Category Archives: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40 )

        百里奚的故事 ( 3 )
 
        回頭說晉國護送公主的一行人到了秦國,秦穆公見名單中有百里奚的名字,而不見這個人,就問發生了什麼事?護送公主的公子縶答道:「他以前是虞國人,現在逃跑了。」穆公就問身邊的公孫技:「你曾在晉國住過,知不知道百里奚是什麼樣的人?」公孫技說:「賢人也,知道對虞公進諫也沒有用就不諫是他的智,跟從虞公入晉是他的忠,百里奚有管理國家的大才能,可惜沒有遇到機會!」
 
        穆公問:「能不能找到這個人?我倒很想見見此人。」
 
        公孫技答:「聽說他的妻兒在楚,可以派人到楚去尋訪他。」
 
        秦穆公立刻派使者去楚,使者回報百里奚在楚國管理牧馬的事務。秦穆公跟公孫技商量:「我派人攜重金赴楚,請求楚讓百里奚來秦,行不行?」公孫技說:「如果這樣,請不到百里奚了!」穆公問:「為什麼?」公孫技說:「楚王讓百里奚去牧馬,是不知道百里奚的賢良,如以重金去聘,楚就知道他是能人,怎麼會答應讓他來秦輔助大王呢?大王不若以逃奴為藉口,賤價贖他回來,這是管仲從魯國脫身的辦法。」
 
        穆公認為計謀可用,派人帶了五張劣質的羊皮,呈進楚王,秦告楚王:「我國有逃奴百里奚,逃在上國,秦王想追捕他回秦國治罪,以懲戒逃亡的人,特奉上羊皮五張,請大王允准我國贖回百里奚。」
 
        楚王也不想得罪秦國,命令東海人囚押百里奚交給秦的使者。百里奚將啟程了,東海人都以為他被秦國捉回,一定會被殺戮,許多人不捨他離去,圍住了他哭泣。百里奚笑著對他們說:「吾聽說秦王有稱霸的志向,他怎麼會為一個逃奴傷腦筋呢?來楚國尋訪我是要用我了,此去將有富貴,你們何必為我哭泣?」
 
        百里奚登上囚車離開了楚國東海。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9 )

        百里奚的故事 ( 2 )
 
        百里奚因跟妻兒久別,想回到虞國去。蹇叔說:「虞國有一位賢明的大臣叫宮之奇,是我的朋友,我跟他相別也久了,你如果回虞,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回到虞國,百里奚的妻子杜氏,因為貧困無依,已經流落他方,不知去了何處。百里奚心中很難過,蹇叔則見到了宮之奇,將百里奚介紹給他,告訴宮子奇百里奚是非常有才能的人。宮之奇將百里奚舉薦給虞公,虞公拜百里奚為中大夫,蹇叔對百里奚說:「虞公目光短淺,也不是有作為的賢主。」百里奚答道:「我貧困已久,好像魚在陸地上,急需要有一勺水可以濡濕一下。」蹇叔說:「弟弟,你因為太窮困,急欲得一職位,我也不阻止你,將來有一天,你想見我,請來宋國的鳴鹿村,那裡地方幽雅,我將前往那裡居住。」蹇叔隨即走了。百里奚則在虞公手下做事,後來虞公失去了王位,百里奚依然追隨在他左右,自己嘆道:「我已做了不智的選擇,難道還不應該盡忠嗎?」
 
        虞國是被晉國所滅,百里奚成了晉國王室的家奴,晉國公主嫁往秦國時,百里奚以家奴的身份,作為公主隨從,一起被送往秦國。
 
        百里奚自嘆道:「我有經天緯地的才能,沒有機會遇到賢明的君主,舒展抱負,現在年紀漸老,淪為家奴,恥辱太甚了!」在赴秦的途中逃跑了。
 
        本想去宋,找蹇叔,但道路有阻,祇能向楚的方向前行,到了一個地方,名宛城。宛城的土人出來狩獵,懷疑他是奸細,把他抓了起來。百里奚拚命辯解,他說:「我是虞國人,因國家滅亡而逃來此地。」土人問他:「你會做什麼工作?」百里奚答道:「我會養牛。」土人就放了他,命令他為他們餵牛。百里奚養牛以後,牛群肥壯,土人十分高興。他能餵牛的消息一直傳到楚王的耳中,楚王就召見百里奚,問百里奚:「飼養牛有什麼訣竅?」百里奚答道:「適時餵養,愛護牛隻,心與牛合而為一。」楚王聽了說道:「你說得好,照你的辦法你也一定能養好馬。」便下令派百里奚去南海牧馬。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8 )

        百里奚的故事 ( 1 )
 
        百里奚是虞國人,字井伯,當時三十餘歲,娶妻杜氏,生有一個兒子。百里奚有學識,但沒有出仕的機會,家中貧窮不堪,想要遠遊四方,又擔心妻子無依,戀戀不捨。一天妻子杜氏對他說:「男兒志在四方,你正在壯年,不出去找出路,難道在家坐困一生麼?我能自己養活孩子,不用為我們擔心!」家中祇有一條老母狗,杜氏宰了那條狗,廚房裡沒有柴薪,杜氏拆了一段籬笆,將狗肉煮熟,又自己舂米脫谷,煮了一餐。百里奚飽餐了一頓,臨別的時候妻子抱著兒子,拉住了百里奚的衣襟,哭著說道:「富貴了不要忘了我們。」
 
        百里奚離家以後,先去齊國,想求見襄王,但沒有人為他介紹。時間久了,窮困潦倒,淪落到在街頭乞食,一天來到一個地名為至的地方,遇到一個人名叫蹇叔,此時百里奚已經四十歲了。蹇叔見到百里奚相貌堂堂,對他說:「你不像是乞丐啊?」問他的姓名,留他吃飯,談論時事。百里奚應對如流,指指點點,條理明晰。蹇叔不禁嘆道:「以你的才能而窮困一致於此,真是命運作弄人啊!」蹇叔自此留百里奚在家,二人結為兄弟。蹇叔比百里奚長一歲,百里奚稱呼他為兄,蹇叔家也很窮,百里奚在蹇叔介紹下為村裡人牧牛。
 
        當時齊國公子無知,弒襄王,自立為王,下榜招賢,百里奚打算去應徵,蹇叔對他說:「國君有兒子在外國,無知非份篡立,終歸要失敗。」百里奚聽了他的話沒有去應徵,後來聽聞周王子頹喜歡養牛,為他養牛的人,都有豐厚報酬,百里奚就辭別了蹇叔,想去投奔周王子頹,蹇叔提醒他:「大丈夫不可以輕易失身於人,如果做了別人的臣下而最終離棄他,則不忠,與人同患難而此人不能成功事業,則為不智,弟弟這次去周,一切事小心謹慎,我料理家事後可能也會去周探望你。」
 
        百里奚到了周,謁見了大王子頹,以飼養牛的專家身份介紹自己。子頹大喜,想錄用他為家臣。這時候蹇叔由至趕來周,跟百里奚一起晉見了子頹,兩人退下以後蹇叔對百里奚說:「子頹為人志大才疏,來往的人都是讒饀之輩,一定會有不軌的行動,我看起來他必而失敗,我們不宜追隨他。」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7 )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第二個故事寫完了,以前沒有這樣的寫作經驗,最初我將故事中人物的對話都用白話的形式重寫過,但後來覺得原文的「文言」描述並不難懂,而且文字簡潔優美,也許能給年青的網友一個閱讀和欣賞「文言」的機會,不知網友們閱讀有沒有困難?
 
        原文多是從「東周列國誌」抄錄刪節而來,東周列國誌成書於明代,當時的「文言」體一直延用到新文化運動時推行「白話文」,即我們今天用的書寫體,明清時的「文言」已經不及古「文言」艱深,還是比較容易懂的,但即使古文言,我們去讀「史記」就可以看到了,也是無需特別訓練,現代人都能讀懂的,這是中國文字語言的偉大。
 
        歷史上殷周時實行分封制,中央政權將皇族親信分封各地,即所謂諸侯,原意是作為藩籬拱衛中央的,但諸侯很快就不聽中央號令,各成一國,後來「諸侯」也因為封賞功臣親信,而實權落到「家臣」手中。從管仲開始建立地方的行政區劃,由政府指派官吏管理,經過長期演變,到秦國商鞅變法 (我們說到的第一個故事),在秦國形成了行之有效的文官管治,秦始皇統一中國後不再用殷周的分封制,而在全國建郡縣,所以中國統一的文官管理體制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經形成了,這是我們中華文化偉大的一面。
 
        反觀今天的世界,在非洲、阿拉伯的許多地區,甚至印度、印尼、菲律賓的邊遠地區,至今都沒有形成有效率的中央管治。那些地方,現代國家的劃界是由殖民者佔據的地域劃界的,事實上從來沒有形成過有效的中央管治。地方上部族勢力,教派勢力以及無數的大大小小的地方武裝都各有影響力,地方上實際處於無政府狀態,根本談不到國家的發展,談不上秩序,更談不上法治,生活在那些地方,沒有安全感,一定是很可怕的。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6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9 )
 
        鮑叔牙死後,豎貂,易牙,開方三人肆無忌憚,欺負桓公老邁無能,專權用事,順他們的都升官進爵,逆他們的或殺或逐。
 
        齊桓公有六個兒子,是正式有名份的「姬」所生。除了公子雍,不爭嗣位,其於五人都有野心,暗中結黨,各藏爪牙。桓公雖然是個英明的君王,但是劍老無芒,人老無剛,志氣昏惰,那五位公子各託其母求為太子,桓公都一味含糊答允。
 
        後來桓公果真生病了,臥在寢室中。易牙跟豎貂商量出一個辦法,在宮門外掛出一道榜文,不准任何人入宮。豎貂,易牙兩人帶領禁軍,守住宮門,祇有長公子無虧,可以留在宮中,又將桓公身邊侍候的宮女,太監全都驅逐,將桓公寢室門,窗都封閉,祇留牆下一小穴,每晚讓小內侍鑽入,打探桓公生死。
 
        桓公伏在床上,無力起身,又飢又渴,呼喚從人,沒有人答應,正在困頓中,瞪著兩眼,呆呆而看,突然聽到撲蹋一聲,似乎有人推窗入來。桓公問:「你是何人?」那是宮女晏蛾兒。桓公說:「我腹中覺餓,正思粥飯,為我取之!」
 
        晏蛾兒答道:「無處覓粥飯。」
 
        桓公又說:「得熱水亦可救渴。」蛾兒對曰:「熱水亦不可得。」桓公問:「何故?」晏蛾兒又答道:「豎貂,易牙二人作亂,守禁宮門,築起三丈高牆,隔絕內外,不許人通,飲食從何處來?」桓公又問:「汝如何得至於此?」晏蛾兒說:「妾曾受主公一幸之恩,是以不顧性命,踰牆而至,欲以視君之瞑也。」桓公問:「太子昭安在?」晏蛾兒對曰:「被二人阻擋在外,不得入宮。」桓公嘆曰:「仲父不亦聖乎?聖人所見豈不遠哉!寡人不明,宜有今日。」然後奮氣大呼:「天乎,天乎,小白乃如此終乎!」病故在床上,在位四十三年,壽七十三歲。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全篇完)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5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8 )
 
        管仲在病床上叮囑齊桓公要疏遠易牙,豎貂,開方三個人,推薦隰朋主政,這些話洩漏了出來,很多人都知道了,易牙一天特意去見鮑叔牙,說道:「仲父之相,叔所薦也,今仲病,君往問之,乃言叔不可以為政,而薦隰朋,吾意甚不平也!」鮑叔牙笑答:「是乃牙之所以薦仲也。仲忠於為國,不私其友。夫使牙為司寇,驅逐佞人,則有餘矣。若使當國為政,即爾等何所容身乎?」易牙非常慚愧,退了下去。
 
        隔了一天,桓公又去探視管仲,管仲已不能說話。鮑叔牙,隰朋都流淚了。就在那一夜,管仲離開了人世。桓公痛哭悲傷,說道:「哀哉,仲父,是天折吾臂也!」下令上卿高虎主持喪禮,殯葬從厚,生前采邑,全數賜給管仲兒子。易牙此時對大夫伯氏說:「昔君奪子駢邑三百,以賞仲之功,今仲父已亡,子何不言於君,而取還其邑?吾當從旁助子。」伯氏依然哭著回答:「吾惟無功,是以失邑,仲雖死,仲之功尚在,吾何面目求邑於君?」
 
‘        易牙嘆道:「仲死尚能使伯氏心服,吾儕真小人矣!」

        桓公遵從管仲遺言,任隰朋為相,但祇過了一個月,隰朋也病故。
 
        於是桓公命鮑叔牙代隰朋為相,鮑叔牙堅辭不受。
 
        桓公說:「今舉朝無過於卿者,卿欲讓之何人?」
 
        鮑叔牙對曰:「臣之好善惡惡,君所知也,君必用臣,請遠易牙,豎貂,開方三人,乃敢奉命。」
 
        桓公說:「仲父固言之矣,寡人敢不從子!」即日罷斥三人,不許入朝相見,鮑叔牙乃受命。
 
       很快兩年過去了,在鮑叔牙主持下,齊國政務還能保持往日管仲在時的光景。
 
        但桓公自從驅逐了易牙,豎貂,開方三人,吃東西沒有味道,晚上又睡不好,口裡沒有了詼諧的話語,臉上沒有了笑容。長衛姬就對桓公說:「君逐易牙,豎貂,開方三人,而國不加治,容顏日悴,意在左右使令,不能體君之心,何不召之?」桓公也說:「寡人亦思念此三人,但已逐之,又召之,恐拂鮑叔牙之意也。」長衛姬答:「鮑叔牙左右豈無使令者?君老矣,奈何自苦如此?君但以調味,先召易牙,則豎貂,開方可不煩召而致也。」桓公聽了她的話,宣召易牙。鮑叔牙勸諫:「君豈忘仲父遺言乎?奈何召之?」桓公不聽,三人都回到朝中,鮑叔牙憤慨發病而死。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4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7 )
 
        桓公回到齊國,自以為功高無比,為自己建壯麗宮殿,他穿的衣服,用的器物,乘坐的馬車,氣派奢華。齊國暗中有人批評他,覺得他在禮儀上有些僭越了。而管仲也在自己府中大興土木,建造高三層的宏偉樓閣,號為「三歸台」,意思是民人歸,諸侯歸,四夷歸。又建造屏門,以蔽內外。又建造反坫,招待列國的使臣。鮑叔牙見了有些看不過眼,問管仲:「君奢亦奢,君僭亦僭,毋乃不可乎?」管仲卻答道:「夫人主不惜勤勞,以成功業,亦圖一日之快樂為樂耳。若以禮繩之,彼將苦而生怠,吾之所以為此,亦聊為吾君分謗也。」鮑叔牙口中雖說:「是,是。」但心中大不以為然。
 
        又過了多年,北方戎兵又進犯周,齊桓公派管仲領兵救周。周襄王感念管仲昔日定位之功,眼下又有退戎兵的勞苦,設盛宴款待管仲,以上卿之禮待之。管仲遜讓,他說:「齊有國,高二子在,臣不敢當。」再三謙讓,祇接受下卿之禮,返回齊國。
 
        當年冬季,管仲病了,桓公親自去相府問候管仲,見到管仲瘦了很多,握住了他的手問道:「仲父之疾甚矣,不幸而不起,寡人將委政於何人?」此時寧戚,賓須無先後都已去世,管仲嘆道:「惜哉乎,寧戚也!」桓公問:「寧戚之外,豈無人乎?吾欲任鮑叔牙,何如?」管仲答道:「鮑叔牙,君子也。雖然,不可以為政,其人善惡過於分明,夫好善可也,惡惡已甚,人誰堪之?鮑叔牙見人之一惡,終身不忘,是其短也。」桓公又問:「隰朋不恥下問,居其家不忘公門。」管仲聽了以後喟然嘆氣,又接著說:「天生隰明,以為夷吾舌也。身死,舌鳥得獨存?恐君之用隰朋不能久耳!」桓公又問:「然則易牙如何?」仲對曰:「君若不問,臣亦將言之。彼易牙、豎貂、開方三人,必不可近也!」桓公說:「彼易牙烹其子,以適寡人之口,是愛寡人而勝於愛子,尚可疑耶?」仲對曰:「人情莫愛於子,其子尚忍之,何有於君?」桓公又問:「豎貂自宮以事寡人,是愛寡人勝於愛身,尚可疑耶?」仲對曰:「人情莫重於身,其身尚忍之,何有於君?」桓公又問:「衛公子開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於寡人,以寡人之愛幸之也,父母死不奔喪,是愛寡人勝於愛父母,是無可疑矣!」仲對曰:「人情莫重於父母,其父母尚忍之,何有於君?且千乘之國,人之大欲也,棄千乘而就君,其所欲有過於千乘者矣,君必去之勿近,近則亂國!」
 
        桓公驚愕,問道:「此三人者,事寡人久矣,仲父平日何不聞一言?」管仲答道:「臣之不言,將以適君之意也,譬之於水,臣為之堤防焉,勿令泛濫,今堤防去矣,將有橫流之患,君必遠之!!」
 
        桓公默然而退。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3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6 )
 
        在服楚之後,桓公又先後兩次大合諸侯。周王室在惠王病危時,又生禍亂,是桓公率領諸侯,擁立世子嗣位,齊的聲望益高益隆。
 
        在安定周王室以後,在回齊的路上,桓公感到自己年紀也老了,對安排嗣位的王子一事也猶豫不定,於是跟管仲商量,管仲說:「周室嫡庶不分,幾至禍亂,今若儲位尚虛,亦宜早建,以杜後患。」 
 
        桓公說:「寡人六子,皆庶出也,以長則無虧,以賢則昭。長衛姬事寡人最久,寡人已許之無虧也。易牙,豎貂兩人亦屢屢言之,寡人愛昭之賢,意尚未決,今決之於仲父。」
 
        管仲知道易牙,豎貂兩人是奸佞小人,而且都得寵於長衛姬,恐怕無虧將來做了國君,他們內外合黨,擾亂國政。公子昭,鄭姬所生,鄭國又是重要盟國,正可因此結好,因而答道:「欲嗣伯業,非賢不可。君既知昭之賢,立之可也。」桓公說:「恐無虧挾長來爭,奈何?」管仲答道:「周王之位,待君而定今番會盟,君試擇諸侯中之最賢者,以昭托之,又何患焉?」桓公點頭。
 
        在葵邱大合諸侯時,宋襄公雖在新喪,但墨衰赴會。管仲對桓公說:「宋子可謂賢也,且墨衰赴會,事齊甚恭,儲貳之事可以托之。」桓公聽從管仲的意見,派管仲私下見宋襄公,又請宋襄公來見齊侯。桓公握住他手,諄諄以公子昭付託:「異日仗君主持,使主社稷。」宋襄公愧謝不敢當,但心中感激桓公信任。
 
        這一次的諸侯大會,復申盟好,誓曰:「凡我同盟,言歸於好。」
 
        尤其特別的是這一次將盟書掛在牲口的背上,但不殺牲,不歃血,諸侯無不信服。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2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5 )
 
        齊桓公聽到楚使再到,就吩咐諸侯:「將各國車徒分為七隊,分列七方。齊國之兵屯於南方,以當楚衝。俟齊軍中鼓起,七路一齊鳴鼓,器械盔甲,務要十分整齊以強中國之威勢。」屈完入營,見桓公,獻上犒軍物品,送來的青茅驗過,仍叫屈完收管,讓楚國派人自行
進貢給周朝庭。
 
        此時,桓公問屈完:「大夫亦曾觀我中國之兵乎?」屈完答:「完僻處南服,未及睹中國之盛,願借一觀。」桓公就帶著屈完,一同登上一駕裝飾著戎輅的馬車,望見各國之兵,各據一方,聯絡數十里不絕。齊軍中鼓聲一起,七路鼓聲相應,正如雷霆震擊,駭地驚天。桓公喜形於色,對屈完說:「寡人有此兵眾,以戰,何患不勝?以攻,何患不克?」屈完答道:「君所以主盟中夏者,為天子宣佈德意,撫恤黎元也。君如以德綏諸侯,誰敢不服?若持眾逞力,楚雖偏小,有方城為城,漢水為池,池深城峻,雖有百萬之眾,正未知所用耳!」桓公聽他說完,面帶慚色對屈完說:「大夫誠楚之良也,寡人願與汝國修先君之好如何?」自此齊與楚訂盟,承認齊為盟主,齊桓公班師回朝。
 
        班師途中鮑叔牙問管仲:「楚之罪,僭號為大,吾予以包茅責之,吾所未解。」
 
        管仲答道:「楚僭號已三世矣,我是以擯之,楚肯挽首而聽吾乎?若其不聽,勢必交兵,兵端一開彼此報復,其禍非數年不解,南北從此騷然矣。吾以包茅為辭,使彼易於共命。苟有服罪之名,亦足以誇耀諸侯,還報天子,不愈於兵連禍結,無己時乎?」鮑叔牙嗟嘆不已。
 
        【註】- 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古代故事,管仲組織了一支浩浩蕩蕩的八國聯軍去
                      伐楚,目的祇是折服楚國,他挑了一件最微末的小事 缺貢包茅
                      責備楚王,令楚王容易找到下台階。
                      這故事裡管仲提到一句:「兵鋒一交,不可解也。」一開始打仗,後
                      如何就不可知了,並非一方可以控制的,卻使是勝方,可能也損失慘
                      重。當時的打仗並不想攻城略地,祇要楚國認錯,政治目的已達,管仲
                      的智謀與遠見真是令人欣佩。

中國古代智慧故事 ( 31 )

        管仲與鮑叔牙的故事 ( 24 )
 
        此時楚成王已拜斗子文為大將,集結軍隊在漢南,祇等八路諸侯接近漢水,便來截擊,結果探子報來:「八國之兵,屯於陘地。」
        主帥斗子文就說:「管仲懂兵法,沒有把握不動兵,現在八國之兵,屯在陘這個地方,一定有計謀,應當再派使節去探聽一下虛實,或戰或和,再做決定。」
 
        成王問:「何人可使?」子文答:「屈完大夫既與夷吾識面,宜再遣之。」屈完奏說:「缺貢包茅,臣前承其咎矣。君若請盟,臣當勉行,以解兩國之紛,若欲請戰,別遣能者。」
 
        成王說:「戰和任卿自裁,寡人不汝制也。」
 
        屈完就再來到齊軍營,請求面見齊侯。
 
        管仲笑道:「楚使復來,請盟必矣,君其禮之。」
 
        屈完見到齊桓公再拜,桓公答禮,並問來意。屈完說:「寡君以不貢之故,致干君討,寡君已知罪也。君若肯退師一舍 (),寡君敢不惟命是聽?」
 
        桓公答道:「大夫能輔爾君以修舊職,俾寡人有辭於天子又何求焉?」屈完高高興興地道謝回去報告楚王,對楚王說:「齊侯已許臣退師矣,臣亦許之入貢,君不可失信也!」
 
        過了一會探子來報告,諸侯聯軍果然撥寨退兵,在召隨駐紮。楚王又說了:「齊帥之退必畏我也!」欲悔入貢之事。大將子文曰:「彼八國之君,尚不失信於匹夫,君可使匹夫食言於國君乎?」楚王默然。這才命令屈完預備了金卑八車,復備青茅一車,前往召陵犒賞八國之兵。然後楚國再表奏周王,以後每年朝供青茅無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