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時事

        「特朗普首訪沙特阿拉伯」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首次出訪是中東的沙特阿拉伯,也不奇怪,美國是沙特阿拉伯皇室的保鏢,對美國的要求絕對不敢說個「不」字,受到隆重接待,國王來到停機坪親自迎接,給足了特朗普面子。

        老布殊總統年代,伊拉克狂人薩達姆打不過伊朗,跟伊朗停戰以後揮軍南下,一天之內攻佔科威特,沙特皇室極為緊張,急向華盛頓求救,美國當然不能容忍薩達姆再併吞海灣其它油國,控制世界原油供應,立即派兵進駐沙特。接着用了大約一個月時間集結兵力將薩達姆逐出科威特,在美國精準火力之下,伊拉克軍隊根本不禁打。當時老布殊見好就收,沒有趁機攻入巴格達,一方面是估計薩達姆經此慘敗,可能會倒台,另一方面美國也不願派陸軍進入敵方大城市,怕深陷泥淖,結果卻是薩達姆依然沒有倒,才有小布殊再攻打伊拉克的第二次美伊戰爭。

        經此一役,沙特和科威特皇室,以及其它海灣產油國富有的皇室,都醒悟到本身的統治何其脆弱,對外,面對同是阿拉伯的強鄰虎視眈眈,對內同樣面對內部的教派鬥爭,從此,美軍長期留守科威特,沙特阿布扎比及卡塔爾,美軍的開支全由駐在國支付,成了名符其實的保鏢。

        這些油國都很少,軍隊談不上質素。曾看到一篇文章,說沙特阿拉伯空軍三千人,除了五六個戰鬥機駕駛員是沙特本地人,其它的飛行員,地勤管理人員,全是外國人,以英國人最多,是一支僱佣兵。沙特幾百億 (美元) 幾百億向美國買武器,已經有好多次了,沙特的軍隊根本操作不了這些先進武器,武器是儲備在那裡,需要的時候美軍 (或僱佣軍) 輕裝到沙特就可以了,裝備已經齊全,說得難聽些是美國在敲詐沙特。不過這些油國皇室得到美國保護,地位穩固,要它們出錢那不是問題。現在的中東,一邊是以色列,也是鐵桿支持美國的,一邊是海灣油國,已經全部是美國的勢力。對中國來說,祇要石油出口穩定,其它都可以隔岸觀火,俄羅斯則拉攏伊朗,敘利亞,想保住自己一點影響力,但對國家來說,勞民傷財又得罪西方,似乎並無所得。

        媒體報導,過去一年經管道輸入中國的俄羅斯原油達1億噸,每噸大約8桶,每桶以50美元計,即價值400億美元,怪不得普京都要討好中國,國與國之間,政策是會變的,但不變的是利益。

股市隨筆

        「再談瑞聲科技」

        星期四沽空公司「葛咸城」再發報告,指瑞聲許多關聯公司都由公司管理高層的親朋出面持有,又指關聯公司交易推高了瑞聲盈利,但看比例並非太高,在報告發表後瑞聲立即停牌。

        我寫過兩篇評論,認為沽空公司的報告不實的可能性很大,即使現在依然維持我的看法。一家多年長期增長的公司,被納入恒生指數成份股,它的產品銷給頂級的國際大公司,即使研究報告也沒有指它銷量造假,毛利率也非特別高,尤其是多年來毛利率都能維持這水平,並非今年特別高,看不出它有什麼特別嚴重的問題。

        該沽空報告發表後立即停牌,一個可能當然可能是證監會要求瑞聲解釋,另一個可能是不給沽空公司低價吸回沽空股票的機會。假定沽空公司仍未有時間吸回它沽空的股票,沽空公司要冒極大的被挾倉的風險,瑞聲主要股東及相關人士,如有財務實力,有足夠時間安排資金挾倉。停牌前瑞聲急跌,收82.60元/股,這個價極可能是沽空公司叫出來的,它未必有足夠時間完成補倉,不管怎麼樣,這次事件也是寶貴的一課,即使恒指成份股也可能遭狙擊,也可能做假賬,瑞聲的股價將會大幅波動。

        瑞聲並非頂級的藍籌股,佔我的投資組合不到2%,整體依然有盈利,感覺上瑞聲不會就此倒下去,有關的沽空報告說服力不是太強,監管機構或瑞聲董事局可能正等待它第二次大舉沽空,即時停牌,沽空公司有可能反而在很大的風險中,股市險惡,由此可見。

我要你

關心時事

        「特朗普陷入困境」

        特朗普上任以後,施政就很不順利。別的事不去說他,他委任的前國家安全顧問費林,上任才幾天就被迫辭職,據說是他沒有依足程序跟俄羅斯駐美大使有聯系,到副總統查問時,又試圖隱瞞這件事,犯了嚴重錯誤。接着,特朗普又不按程序,炒了FBI的主席,被炒的主席透露在一次去白宮見總統時,特朗普叫他不要去查費林的事,如果屬實,就是白宮干預司法和情報部門,國會內共和黨的議員提出要徹查此事。我們並不知道被炒的FBI主席手中還有多少材料可以爆出來?現在已有人將此事與水門事件相比,水門事件導致尼克遜總統落台。現在有一說法共和黨議會中人寧可浪特朗普下台,由副總統接任,更合他們的意,所以美國政壇亂糟糟。特朗普能否有效施政,推出減稅和基建方案都成問題。最有趣的是說特朗普接見俄羅斯外長時泄漏了以色列提供給美國的反恐絕密情報,如果屬實,特朗普真成了一個大嘴巴了,口沒遮攔,怎麼做總統?

股市隨筆

        「瑞聲科技」

        5月15日寫了一篇「瑞聲科技受狙擊」,文中表達了我對沽空報告的懷疑,昨天並無新的沽空報告發表,更相信瑞聲是遭到惡意中傷。昨天我又入了一些貨,沽空公司看準了像瑞聲這樣的公司,短期內股價升幅極大,略有風吹草動,不管真假,必有大量獲利盤回吐,而且瑞聲這樣的大藍籌股,成交量大,借貸沽空也容易,搞事的公司應可大賺一筆。

        這些沽空公司現在膽子似乎越來越大,敢狙擊一線的藍籌公司,它們以前狙擊一些中小型公司,由於成交少,借貸困難 (貨源在莊家手中),即使成功狙擊,獲利也一定不多。像這次狙擊一家藍籌,即使是誇大的虛張聲勢的假材料,也可能獲利甚豐,我覺得瑞聲應用法律手段嚴厲反擊,總之在事件中有利益受損者或市場監管部門應做些事,否則市場會被擾亂。

關心時事

        「一帶一路高峰會」

        中國倡議一帶一路,初提出時就被外媒評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馬歇爾計劃也不是一個負面的名詞,本質上是有相似之處。

        二戰結束,歐洲一片蕭條,美國卻有過剩產能。當年美國國務卿馬歇爾提出援助歐洲,由美國提供信貸,歐洲國家用此信貸購美國貨,機器設備或修復鐵路公路,公用設施,此計劃非常成功,結果是雙贏。中國今天的「一帶一路」,本質上也是中國出資,幫助沿綫國家發展基建,中國可以輸出產能,同時獲得政治影響,受援國當然也受惠。

        像印尼雅加達至萬隆的高鐵,孟加拉達卡的大橋,緬甸至雲南的輸油管等等,項目本身的還款能力不必懷疑,但政治風險是存在的,受援國換了政府,要求重簽合同,或者受援國貪腐嚴重,管理不善,也可能出問題,但在國家層面大量項目中有少量失敗也不是大事。

        中國主持這樣的高峰會,儼然是世界大國了,美國日本最終也派員參加確是好事,如果大國攜手,撇開意識形態分歧,在發展中國家搞基建,對世界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中國現在有強大的工業生產力,有先進的建築設備和技術,還有大量的人才,人力,財力由中國主導做這件事符合中國利益。

        有時想想,當年馬歇爾計劃的倡導者今天都在談「美國吃虧論」,沒有了大國氣度。昔日在國際上雖大但窮的中國,今天倡導全球聯通,大量向外投資,輸出產能,卻絕口不提援助,祇強調合作,中國在不開罪美國的前提下,藉友誼互惠之名,向第三世界擴大影響力,世界風水輪流轉。

股市隨筆

        「瑞聲科技 (2018) 受狙擊」

        瑞聲科技是難得的一隻高增長股份,前天遭到一家公司狙擊,發表報告指它由許多關聯公司的交易,抬高了毛利率,提高了銷售額,言不之義是瑞聲做假賬,並表示有更多資料披露,此報告一出瑞聲股價一天內跌了十多個百分點。

        瑞聲是我鍾意的股票,屬於祇買不賣的一種投資,見到報告初初有些疑惑,但兩天以後的現在,不太相信這報告是真的,昨天更入了一些貨。瑞聲並不是新公司,年年派息,營業額穩定增長,毛利率也不算特別高,蘋果i phone的毛利率更高,這是因為產品中的技術含量高,競爭者做不到它的品質,做不到它相應低的成本。

        瑞聲的客戶是頂尖的知名的生產商,賣了多少套產品由不得瑞聲做假,它產品的毛利率也一直是公開的,並非今年突然升高。此外,它似乎沒有做假的動機,做假賬的企業通常是業務嚴重虧損,而有大筆銀行債項,要掩飾困境,唯有做假,騙債權人。另一種動機是哄抬本身股價,高價甩身,瑞聲似乎兩者都不是。

        假如下週一狙擊它的公司拿不出有力證據,則純是一場鬧劇,狙擊者亦也獲利,可能獲利不多。

        這種惡意的狙擊報告,趁機沽空賺錢,不知有無觸犯法例?似乎迄今仍無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