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淺談「通脹」】

        我們一般理解通脹,就是物價上升了,也是對的。想深一層為什麼物價上升?問題其實是很有趣的,最簡單的回答就是供不應求。供不應求在兩種情況下發生,一種情形是經濟向好,各行各業擴大生產,增聘人手,就業人數增加,工資上升 (不加薪請不到人),對各種商品需求上升,而產出跟不上,需大於供,物價自然上升,這是良性的。在通脹預期下,人民會提前消費 (買遲了更貴),生產商會擴大產能,增加原材料庫存 (原材料漲價帶來利益,超過存貨的利息支出),經濟自然膨脹。現在各國都在爭取良性通脹,美國已接近 (耶倫說美國一、兩年內可見2%通脹),歐洲跟日本仍在通縮中掙扎。

        另一種通脹發生的情形是政府亂發貨幣,貨幣大增而商品產出沒有增加,物價飛漲,人民民不聊生,這是惡性通脹,這種情形歷史上發生很多次,中國解放前金圓券崩盤是一個典型例子,實際上是高層有權發鈔,用鈔的人,用這樣的手段來掠奪民間的財富。為什麼08年以後所有西方大國都陷入通縮危機?日本更早一些,那是因為金融海嘯令到資產大跌價,「次按」房貸直接「蒸發掉」的資產有六萬億美元,其它「健康」的債券也大跌,不知蒸發掉 (外國人又稱熔掉) 多少萬億美元?房產價格大跌,又不見了大量財富,股市在這種情形下也下跌,所以很多人變窮了。消費能力大減,由於銀行出事,信貸停擺,大量工商業受到打擊,大批人失業,更令到消費大減,全世界 (中國和加拿大略好些) 陷入通縮泥淖,直到今天仍未完成恢復回來,所以在此期間央行大做QE是對的,央行放水填補失去了的資本,才令西方經濟漸漸復原。

        通常通漲開始以後也不易控制,加息常常壓不住通脹,通漲在2 – 4%之間還可以接受,再高就影響民生,威脅經濟的穩定性。央行唯有不斷加息,直到經濟繁榮嗄然而止,蕭條重臨,通脹才會停下了,完成一個週期,經濟就是這樣不斷循環,但長遠的經濟產出,永遠是向上的,除非發生大規模戰爭。

        貨幣作為貿易的中介是重要的,現在央行發行貨幣,老百姓肯接受,是由於央行的信用,並沒有任何擔保品。以前美元有黃金本位,也早已通過立法廢除。今天的經濟規模太大,發鈔量太大,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黃金可作儲備,當經濟發展體積增加,對貨幣的需求也大,所以中國政府現在規定財赤可達預算的3%,這百份之三完全可以靠央行增發貨幣來彌補不會引發通脹。

        至於美國,由於全世界其它國家的中產都在積存美元,甚至不敢存入銀行,放在枕頭底下,所以美元在國外流通的遠超過在美國國內的流通量,美國一年印幾百億現鈔,美金都被外國的中產階層吸收了,由美國購買了外國的商品和服務,美元霸權讓美國獲得了巨大的利益。

關心時事

      「再談特朗普」

        特朗普當選總統已兩個月了,這兩個月裡經常曝光,依然直來直去,口不擇言。最近他接受訪問,談到「北約」,他信口便說「北約」已經過時,許多盟國沒有作出應有的付出,「北約」對西方來說是何等重要的組織,美國也承諾了協助西歐防務,他事前沒跟盟國磋商,事後也不解釋用什麼代替「過時」的北約,引起德法不滿,總之他和他的團隊還需要相關部委那些職對官僚好好替他們上幾堂課。

        想想其它大國的領袖,公開說話謹慎,或者說得圓滑,或者說得你根本聽不懂他的意思,特朗普可說是夠「爽」的。

        他對中國的想法也在改變,競選初時想一棍子打死中國,以為他可以為所欲為,現在開始明白事情非美國可以單方面決定,現在改為準備跟中國「講價」,商人本色盡顯,而且他的商人本色不會改變,這個人未必如一般人相像那麼難搞。

        最難搞的領袖是那種有強烈偏激意識形態的人,為了政治信念,不計利益,人民就倒楣了。

股市隨筆

        上星期有兩個中國的經濟數據很重要。一個是PMI (採購經理指數) 升5.5%,說明中國的經濟活動趨於活躍,通脹重臨的信號,在一個通脹環境下企業願意增加投資,增加庫存,人民提前消費,利息向上也有利銀行業。

        其次中國銀監會公佈,去年中國銀行業整體盈利二萬億元,比前年增4%,大銀行盈利大約增幅也是這麼多,至少派息不會比去年少。

        中國收緊居民購外匯的政策,也應該有利於中國的保險業。

        順便說一句時事,美國候任國務卿在國會聽證會上說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像俄羅斯搶奪克里米亞一樣,美國將不允許中國人登上那些已建了機場的島礁上去,他的說話魯莽而無知,是不是準備跟中國打仗?當參議員問他對俄羅斯政策,他說仍未準備好,好像是從外星回來的人應回國務院好好上幾堂課再來談,特朗普的團隊似乎想做很多事,但全部沒有準備好。

關心時事

        「再談特朗普」

        剛寫過一篇特朗普的「能」與「不能」,我估計他競選時的一些意願祇是說說而已,騙騙低層選民,許多事可能上台以後祇是雷劼聲大雨點小,他實際上做不到。

        最近的兩件事更證實了我的想法。首先蔡英文過境,不要說見不到特朗普,也見不到他團隊中任何重要人物,特朗普在他幕僚的勸告下,不敢拿台灣問題來刺激中國,因為祇會加劇台海緊張,美國沒有任何好處。其次蔡英文見不到美國真正有權勢的人,而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卻獲特朗普親自接見,並送客送到門外,讓記者拍照,給足了面子,完全不像是敵視中國的樣子,在經濟利益面前特朗普硬不起來,為什麼傳媒不寫他向中國釋出善意?但他曾有競選承諾,做戲表演一下恐怕總是要做的,上了台以後虛張聲勢說兩句兇話還是很可能的,可能結果是沒有事,但市場受驚,波動一下是很可能的。此外,從國家層面來說,當然不能掉以輕心,我估中國政府和外交部已在做充份準備,對美國挑釁以牙還牙,以博奕論雙方理性的分析,中美不會打貿易戰。

雜談

        <特朗普的「能」與「不能」>

        特朗普仍未上台,就已經在那裡指指點點,不符合歷來的民主傳統,不尊重仍在位的總統。而奧巴馬也不像以前即將退任的總統什麼都不做,讓新總統有更大空間展開新政,反而積極鞏固他任內民主黨的施政,通過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給特朗普未來施政設置障礙。美國社會分裂,兩黨政策差異加深不必是專家也都看得出來了。

        先談跟中國有關的政策。特朗普競選時說他一上台就要向中國入口美國貨物徵45%關稅,這應該做不到。中國如果也向美國入口貨物同樣徵稅,兩國經貿就要停下來,美國利益受損不言而喻。

        另一個問題是特朗普揚言,他一上任就要宣佈中國是貨幣操控國家,如果美國政府正式宣佈中國是貨幣操控國,根據美國法律就要制裁中國,可是美國並沒有可以制裁中國而自己不受損的手段,中國一定反應激烈,反制裁,對付美國在華大企業,美國也受不了¡C所以歷屆政府都抗議中國操縱匯率令美國受損 (不公平貿易),但從來沒有一屆政府敢正式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特朗普真上台,也會發現自己處於同一境地。

        上面兩件事很可能祇會虛張聲勢作狀一番,最後在什麼小題目上中國給他一點面子,他就過去了。

        美國現在失業率祇有4.6%,幾乎是充份就業,需要大量勞工的低收入崗位,美國根本沒有人手去做,所謂找回工作職位祇是一個競選口號,騙騙低層勞工的口號,特朗普一定心知肚明。

        至於南海問題,菲律賓不鬧,美國也鬧不起來。中國已有了南海的實際控制權,美國沒有立足的地方,軍艦來了,總是要走的。

        美國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軍備發展和更新計劃早已訂好,特朗普能改動的,恐怕也祇是很小的修補。

        美國優先「是一個競選口號」,實際上哪一屆美國政府施政時不是優先考慮美國利益?搧動無知的百姓是有用的,拿來做施政口號得罪太多人,很多是美國盟友,相信上台以後他不再會說這樣的話。

        說到底,美國在海外駐軍,甚至軍事援助,保衛的也是美國利益。

        特朗普上台之後當然會有不同,但現存的世界秩序當不會有大變。

        可能有雷聲大雨勢小的情形,他競選時的承諾總是會做個樣子準備做了,這是所謂「雷聲大」,而真正結果可能是要經過協商,小題目上給他一些面子,事情就過去了,這是所謂「雨勢小」真正貿易戰是打不起來的。

關心時事

        「香港社會對立情緒舒緩」

        這次「民陣」示威人數民陣稱有九千人,警方稱4800人,跟以前幾萬人,十幾萬人不能相比,民眾跟建制的對抗情緒明顯降溫,社會安定當然是好事。

        一方面是中央釋法定義「港獨」為非法,也令相當一部份不十分明瞭而追隨他們的人清醒過來,明白「港獨」路線不同於傳統的民主派,「港獨」是要顛覆現有體制,如讓他們形成聲勢,非香港之福。

        另一方面是梁特首宣佈不競逐連任,很多人不滿他毫無誠信,卻高踞特首之位,他退任,反對他的人就沒有了對抗的焦點。

        選新特首,其實是林鄭或曾司長或曾鈺成,都差別不大,保持社會平穩,保持跟中央良好關係就不錯了。

        當然,政改假如再能向前走,不一定擴大選舉人團,祇要進一步擴大有投票權選選舉人的基層人數,就可達到近乎一人一票間接選特首,不失為一個很好的方法。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生活情趣」。

        「箱子上的輪子」

        現在我們看到的每一個箱子或匧子都裝上輪子,單手拖着或推着都能輕鬆移動,似乎應當如此。可是四十歲以上的網友可能會記得在箱子上裝上輪子,其實是近二十年才開始的事,現在已經普及,變成理所當然。

        看過電影鐵達尼號的朋友有沒有注意到,那時的箱子上都沒有輪子,沉重的行李提在手上,槓在肩上,貴族小姐行李特多,有僕人用車推着。

        在箱子上裝上輪子,搬運容易,應該不是什麼高科技吧?為什麼也要到上世界八十年代互聯網都出現了才出現?

        一個解釋是雖然實用,但無人想到。一個例子是,人類騎馬已有幾千年歷史,馬鞍亦早已發明,但馬鞍上的腳蹬卻一直到戰國時,秦國的軍隊才開始使用,而且因為有了腳蹬兩手可不必牽住繮繩,而在馬上發射弓箭,秦國就憑此新科技戰勝六國,統一天下。

        輪子裝在箱子上也可能太簡單了,無人想到,但我不認為情形是如此。如果我是做生產箱子的廠家,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的產品比別人更好,替箱子裝輪子一定早有人想過,可是不成功。過去的材料,祇有木和鐵,輪子要旋轉就要軸瓦和潤滑油,笨重的材料,造出粗糙的產品,輪子要裝在箱子上,一定要做得小,粗糙產品不耐用,而要做出精緻耐用的小輪子,要用到工藝精細的滾珠軸承,如果那樣做,可能成本很高,裝在箱子上的小輪子,可能比造箱子更困難,成本更高。直到差不多二十年前,轉動裝置用到新的材料:塑膠,又輕又耐用,而各種不同設計的軸瓦軸承生產成本大幅降低,這才開始了輪子裝上箱子的年代。

        說起滾珠軸承,我想到一個小故事。二次大戰時,盟軍在諾曼第登陸,轟炸納粹的軍事工廠,德國兩家大的軸承生產商名列榜首,因為沒有了軸承,所有的機器,汽車,都要停下了,但軸承廠在德國腹地,盟軍的戰鬥機航程短,那時也沒有空中加油,所以盟軍的轟炸機就在沒有護航的情形下去攻擊,結果是五十多架轟炸機祇有五架飛回基地,所以小小軸承是那麼重要的軍事產品。

        簡單來說,箱子上裝上輪子,那麼簡單又實用的東西,為什麼到二十一世紀初才普及?背後的原因是新型材料的出現以及滾動裝置的生產成本大幅下降。

        我們今天身處的時代,資訊的傳送及拷貝 (複製) 已是零成本,電腦已經普及,應用材料,加工工藝都日趨成熟,要發明些新東西並不難,最難的反而是有實用價值的創意,有了有實用價值的創意去實現它倒可能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