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時事

        「新財政預算案」

        新一年財政預算案已出爐,政府去年又有大筆盈餘,用於減稅的比例很少,派一些糖也無可非議,又將錢撥入未來基金,有點不知所謂。現在香港政府有財政儲備近萬億港元,不要忘記,還有一筆外匯基金,有二萬多億港元,總共三萬多億港元的儲備,無論用什麼標準看都是太高了,政府的職責不是賺錢,累積錢,有盈餘應該退返給納稅人。

        我覺得外匯基金的投資盈餘不應跟外匯基金分賬,應該全數撥給政府,作為政府的經常性收益的一部份。

        有了這一份經常收入,應大幅提高薪俸稅起徵點,讓全體納稅人得益,有助消費,有利整體經濟。

        還有一個問題,政府年年說香港稅基太窄,但年年都沒有行動,趁經濟好景,應開徵消費稅,起徵點可以很低,例如1%,藉此建立起一個架構,讓市民習慣,消費稅是最公平的稅種,政府的開支,全民負擔,這些大事政府拖了又拖,沒有人願承擔責任,一拖廿年了。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昨天匯豐 (0005) 銀行發佈了年度業績,非常之差,在下午市大跌3.45元/股,約5%,到倫敦市繼續下跌。

        匯豐上次宣佈業績後靠保證派高息,又宣佈回購股份,股價大幅回升,本已到無以為繼的時候,撞上特朗普上台,搭上了國際金融股大升的車,其實極其困難的經營環境未變,內部又為合規合法條例虛耗精力。我曾提及不明匯豐股價為何如此狂升?它的歐洲業務 (它的核心業務) 是虧損!南美也虧損 (巴西的業務似乎沒有人想買),美國已極少業務,微利,盈利全靠亞洲及盤房 (自己炒,可能贏的錢不少是自己客戶輸給它的)。匯豐還有一個危險,就是主席和行政總裁就將離職,新的CEO可能會外聘,渣打前車之鑑,新的CEO將會怎麼做,我去年中沽清匯豐後已不敢碰它,當然情形可能非如此簡單。我將匯豐看得很淡,祇是一種看法,供各位參考。

        近來股市在恒指24000高位橫行,眼前看不到有什麼新的動力推動股市。美國三月可能加息,英國三月開始脫歐程序,股市橫行到三月,可能造市者也完成了出貨的部署,有許多藉口推低股市,小投資者應小心一些,如有利潤在手先鎮定一些,意見值供參考。

雜談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這是一句口號,有不少人宣揚,也有不少人相信,在一個理想化的制度下也許可以實現,但這種理想的境界,並非今天的現實社會,制度嚴謹一些,法官操守較好一些,輿論監督有效的地方,執法的情形也會比較公正一些,在權大於法,或者「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地方,期望法律公正是太幼稚了。

        最近就有某國總統涉貪六億美元,結果案件不了了之,總統依然安座寶座,土爾其正開庭審發動政變,企圖殺害總統的案件,涉案的人幾百名,結果用一句廣府話來說:「無需問阿貴」。

        有的超級有錢人,不知如何弄到醫生重病證書,又遇上特別寬大有同情心的法官,明明是重大的貪腐案,都可以免責,人人心知肚明啦。

        還有一種情形,法官有私心,想藉判案出名,想借嚴判彰顯自己不畏權貴,贏得喝采,這種情形也相當多,被判的人就倒霉了。

        法律是要人來執行的,人受到權力,利慾,個人的喜好或厭惡的偏見,以及希望揚名等種種因素影響,做到公正談何容易。

關心時事

        「法庭消息」

        最近香港法庭上有兩件大案,一件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經過幾天商議,最後有了決定,三項控罪中,一項陪審團無法定罪,另一項授勳給設計師無罪,另一項以「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入罪。

        我跟曾非親非故,但情感上很同情他,那麼聰明的人,為市民服務幾十年,要說財產,可能很多茶餐廳的老闆都比他富有,我也不相信李國寶開出的三十五萬是給他的賄款。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判的時候要根據案情,此案祇是他沒有及時申報利益衝突。而根據現在法例,特首收受利益甚至是無需其它人批准的。看法官對陪審團的引導詞,法官是傾向保護曾的,又說這一次的審判不是道德審判,又說刑事罪的門檻很高,一切疑點歸被告,所以我傾向於相信判決時法官會輕判。當然法庭的事誰也說不準,無論如何,以普遍的做「官」的一般情形看,曾是很不錯的了。曾的案例也證明香港官場的廉潔是成功的。

        另一件大案是佔中期間七警暴力執法案,最後七警全部入罪,並判囚兩年,是非常重的刑罰。

        當時十幾萬人不顧警方呼籲上街遊行「佔中」,雖說是非暴力抗命,但其中也有很多暴力的成份,涉案當事人也做出了一些不該做的動作,警察去阻止他,才發生了此案,嚴格說警方是在執法,執行任務。執法時被捕的人會反抗,可能十分暴力,怎能指望警方執法溫文爾雅?

        此事也暴露了一國兩制本身存在的一些深層矛盾。香港的法律系統,由於原來制度不變,所以回歸以後基本原封不動由特區政府繼承了下來,而法律系統中甚多法官的理念,是同情「民主派」的,一些示威中發生的示威者的暴力案,多獲輕判,甚至無罪,而七警執法卻受嚴判,反應了這種情形。

        此事必會上訴,上訴庭會換一位法官,可能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決。香港的司法體系內部應該在展示綿長的內鬥,現在掌權的人,不一定能完全操控到整個系統,再過十年,舊人統統走了,法庭判決就會反映政府意志。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祇是理想化了的境界,現實世界並非如此,政治和利益深深滲入每一個大案中,相信法官持平地判決,祇是很幼稚的想法。

股市隨筆

 

        隨着特朗普效應,美國股市不斷創新高。特朗普又要減稅,又要將金融業監管鬆綁,股市升不是沒有理由。而中國經濟去年上半年被外資唱得很淡,而實情是經濟平穩而有增,所以股市氣氛變了,從去年底恒指21500點左右,直升到今天近24000點。

        近來大行一片唱好聲,散戶就應該警愓一下,是不是「造市者」已在默默出貨?現在也不是好消息一邊倒。昨天美聯儲主席就說就業市場改善,平均時薪上升,加息不宜太遲,市場對這些消息似乎視而不見。特朗普真要減稅,撤監管,也要國會通過,法案可以被修改得面目全非,所以股市在高位,大行報告不報憂,小股民就應該小心些。

關心時事

          「擔心伊朗形勢」

        特朗普上台雖然張牙舞爪,但對墨西哥政策已碰了一鼻子灰,他的政策雖然對墨西哥帶來不可估量的後果,但明顯也不利美國,也不利美國在墨西哥的龐大投資,反對聲浪高漲,是否真能實行還是未知數,但墨西哥是弱國,無力對抗。

        特朗普對中東非洲七國的移民難民禁入令,也受到司法挑戰,美國的制度在約束他,不能任性橫行,就算結果上訴庭判總統命令有效,這禁令大概也不會維持很長時間。

        他對中國,最初是接聽蔡英文電話,現在正式表示堅持「一中」政策。南海問題上亦已退讓,表示要以外交方式解決,現在不會增兵南海。中國駐美大使館舉行春節招待會,特朗普女婿女兒出朗,他外甥女還以中文朗誦唐詩,更重要的是,他女婿跟崔大使密談了兩小時,中美可合作的領域很多,對抗則都要付出沉重代價,所以從大局來看應是有驚無險,雙方最終能磨合。從國際大局看,現在最危險最值得關注的,大概是美國和伊朗的關係。

        伊朗是中東大國,盛產石油,武裝力量跟當年伊拉克薩達姆相當。伊朗有野心,當年插手黎巴嫩,現在又插手敘利亞,而且伊朗有意發展核武,威脅以色列。

        以色列在中東有兩個潛在的強敵,一個是伊拉克的薩達姆,美國出手幫他打掉了,伊拉克現在是一個分裂,內亂頻繁的弱國,對以色列並無威脅。

        但伊朗依然在,反猶太,反美的政治色彩很濃。以色列通過在美國的猶太人組織,在美國有很強大的政治影響力,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歷來都是親以色列的。但奧巴馬是民主黨中的自由派,奧巴馬本人似乎無意偏幫以色列,這種矛盾奧巴馬任內多次表面化。直到奧巴馬下台前一刻,美國在聯合國譴責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興建猶太人定居區問題上投棄權票,而不是像以前一樣投反對票,議案通過,以色列政府非常憤怒,但共和黨傳統上支持以色列,特朗普說過他上台情形就會改變,也就是說美國會實行非常親以色列的政策。

        以色列是非常想消除伊朗這一外來威脅,至少要催毀伊朗的核設施,讓伊朗無法發展核武,當然這樣的事如果美國來幫它完成就太理想了。

        特朗普初上台,就藉伊朗試射短程導彈,對伊朗單方面實施新的制裁,它是在藉詞製造事端,我們不知道美國在以色列背後推動下會走得多遠,但要知道這股推動力是很強大的,我們看不見,新聞報導也不會有,但暗中有這股強大力量。當年小布殊總統出兵阿富汗,是因為9·11事件要捉拿拉登,後來出兵伊拉克,背後很可能有以色列的影響力。

        我有一次去以色列旅遊,當地的地圖跟我們在香港看到的巴勒斯坦地圖不同,當地的地圖將約旦河西岸原屬巴勒斯人的地域,標成兩種顏色,巴勒斯坦的定居點劃成一個個不連貫的小圓圈,中間地帶是另一種顏色,屬於以色列警察可以進入的地區,猶太人依然在蠶食巴勒斯坦人的土地,聯合國的聲明通過了也沒有用,以色列當局懶得睬你,這就是今天的現狀!

關心時事

        「美國總統選戰回顧」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希拉莉大熱姿態出現,最後失敗,特朗普出乎意料獲勝,而且他在所有搖擺州份勝出,並非外國勢力可以操控的,是真正的贏家。

        選戰結束以後,發表了一些有關的統計數字,不但有趣,而且反映出了更深層的社會問題。

        首先全國總選票,民主黨比共和黨多三百多萬票,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但由於美國的選舉制度,民主黨在加州或紐約州這些票倉,選票再多也沒有用,因為選舉人票祇有那麼多,所以特朗普勝出,得益於現在的選舉制度。如果我記憶不錯,小布殊連任那次,對手是民主黨的戈爾,以全國來說,民主黨也是獲多數票,戈爾祇是在佛羅里達州以些微票數敗給共和黨的小布殊,最後要由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布殊勝選。小布殊做了四年,奧巴馬做了八年,加上去年也是民主黨總選票超過共和黨,也就是說連續十六年,四屆選舉,都是民主黨總票數超越共和黨,這是否已是一個大趨勢。

        其次,出乎大家預想,去年的投票,全國有52%的婦女票是投給特朗普的,很多事後的解釋或揣測認為,特朗普侮辱女性的言論以及好色的傳言,在很多女性選民的眼中不重要,祇是小節,她們依然喜歡特朗普,甚至有憶測認為女性妒忌希拉莉,妳那麼叻,我偏偏不選你!

        最後,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統計數字,這次在所謂「搖擺州份」白人的投票率非常高,都投票給特朗普,而在這些州份,非白人的投票率比歷屆總統選舉時低,有分析認為這些州份的非白人認為希拉莉一定贏,無需他們去投票。假定這一分析是對的,四年以後這些搖擺州份的有色人,就都會出來,都不選特朗普。

        總之美國社會的分化以及民望黨和共和黨的政策分歧越來越大,已是彰彰甚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