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利率和債券價格的關係 (一)」

        有網友提出現在處於一個利率上升期,又想買債券,又怕債息上升,債券價格下跌不敢買,想請我說說兩者之間的關係。這個問題很有趣,但又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試着寫一些,看能不能為朋友釋疑。

        目前的超低利率是怎麼形成的?

        大家都知道2008年發生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由美國開始席捲全球,當時美國銀行體系中充斥一種叫「次按債券」,是由低質素的房屋貸款,由銀行打包,包裝成信用評級很高的,廣泛流通的債券。但2008年美國房地產價格崩潰,相關的「次按債券」面值百元美金的,跌至不值5美元,最後更在市場上停止了交易沒有人願意買入,連帶優質的債券也價格大跌,債市崩潰,市場上信心盡失,就是最大的銀行也被人懷疑會不會倒閉?股票市場也大跌,也崩潰了。

        當時聯儲局一下子就將基準利率降至0,第一個目的是救銀行。普通人看銀行認為銀行財雄勢大,其實銀行是整個經濟體系中最大的負債人,它欠的就是存款人存入的錢,危機發生時銀行的負債沒有減少,存款即使發生金融危機也變動不大,但銀行的資產卻大幅縮水,它揸住的物業,債券,股票通通不值錢了,它的應收賬應收利息也都發生問題了。如果此時它還要支付正常的利息給存款人,銀行的週轉極可能發生問題。如果有一家大銀行資金鏈斷裂,就可能引發骨牌效應,引發銀行倒閉潮。2008年時曾有人計過,幾乎美國所有大銀行都是負資產,中央銀行將基準利率降至零,銀行存款利息順理成章也減到零,銀行就有救了。……( 待續 )

廣告

雜談

        「一地兩撿」

        高鐵的「一地兩撿」本來是很簡單的事,純粹技術性的安排,在高鐵站內部劃出一指定空間,讓大陸的海關人員進駐,旅客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經過兩個海關完成出入境手續,大陸海關人員做清關手續,下班以後甚至規定他們要回深圳居住。

        但香港所謂「民主派」的人,卻要藉此挑起話題,提出一些從牛角尖中挖出的問題,質疑「一地兩撿」讓大陸官員 (海關最低層的普通職員) 在香港執法。其實即使一些非夷所思的情況真的發生,香港有香港法律,大陸有大陸法律,也不是不能處理。所有這些反對的聲音,背後的目的可能僅僅是藉此問題博新聞上電視鏡頭的機會,真的是小題大作。大多數香港市民似乎並不太關心此事,立法會如果為此事爭吵不休,耽擱了其它重要事項,可說議員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股市隨筆

        全球的股市都已升至一個高位。美國的經濟相當好,中國的經濟也比預期好,周小川甚至說今年經濟增長可達7%,所謂中國的債券危機現在也沒有人理了,甚至日本的GDP都開始增長,所以股市好是可以解釋的。香港股市更多一個北水流入的有利因素,不少A股比在港上市的H股仍有溢價,所以北水繼續流入可以預期。

        但是像騰訊,匯豐,一些汽車股,一些資源股,股價都已成倍甚至幾倍上升,要去追似乎也遲了一些,很可能接了大戶的火棒。

        手中有錢但無貨的,祇能小注尋找一些較穩健的,業績在復甦或歷史上有穩健增長記錄的公司。我本人較看好的,以前也提及過,一家是國泰航空 (293);一家是信義玻璃 (868),另一家是中遠海控 (1919)。國泰航空及信義玻璃以前都提過,股價雖上升,現價仍覺合理。中遠海控是中國政府擁有的老牌航運公司,在上一個航運低潮股價跌至極為低殘,航運復甦以後,今年內股價從每股兩元多曾升上5.28元,最近回落至約4.00元/股,它中期業績已扭虧為盈,又收購了東方海外。東方海外也經歷了航運業低潮,整個行業都開始走出低潮,東方海外應也不例外。航運業的週期性是很強的,十年低潮後應有五、六年好景,像1919這樣的大航運公司應該受惠。

雜談

        「伊朗核協議」

        我在多年以前的博文中,曾多次提及影響世界和平大格局的並不是恐怖活動,當年西方媒體將本•拉登及阿爾蓋達姆描述成神秘的強大力量,事實上不是,本•拉登匿居五年,最後被美國特種部隊在巴基斯坦擊斃,他已是一個行動不便,孤伶伶生活的老人,阿爾蓋也消聲匿跡。後來又冒出一個ISIS,又被西方媒體渲染誇大,其實也是一幫散兵游勇,沒有什麼實力。

        真正要說威脅世界和平的,當前最危險的,就是美國和伊朗的關係。美伊關係的背後,是以色列以及以色列在美國政壇上的影響力。

        伊色列立國初期,猶太人口不到二百萬,四面被阿拉伯國家包圍,受到圍攻,處境十分危險,如果沒有美國支持送槍送炮送飛機,它可能早已頂不住。另一個因素是阿拉伯軍隊戰鬥力差,各國部隊又不齊心,各有算盤,歷史上四次中東阿拉伯和以色列人的大戰,最後都以以色列大勝結局。七十年來以色列猶太人口已達 7百萬,軍備精良,它開始有相當的安全感了。以色列早年最強的對手是埃及,經過1973年中東戰爭埃及大敗,埃及還簽了和約,埃及已無意與以色列作戰。接着在中東,伊拉克,侯賽因,薩達姆崛起,擁有幾百萬武裝,又有出口石油的美元資金流入,多次威脅要消滅以色列。最後爆發美國和伊拉克戰爭,美國人出手,幹掉了以色列人眼中釘,最後中東威脅以色列的祇有伊朗了。

        美國歷屆政府都是偏幫以色列的,但是奧巴馬的民主黨政府卻不喜歡,現在以色列的右翼政府,以色列也還以顏色,甚至發生以色列總理訪問美國國會,但不見美國總統這樣的事。

        現在特朗普上台,共和黨是特別親以色列的,這一次特朗普宣佈不肯認定伊朗遵守核協議,背後可以清晰看到以色列的影子,以色列巴不得讓美國出手幫他打敗伊朗,讓伊朗陷入混亂中,至少要讓美國恢復對伊朗制裁,製造事端,削弱伊朗。

        伊朗是中東大國,人口有八千萬,擁有龐大陸軍,又在發展新武器,伊核協議現在穩定着局面,假定美國真的單方退出 (照特朗普的行為並非不可能),伊朗又恢復濃縮鈾生產,試爆核彈,中東又很危險。

        我一直覺得奇怪的是,北韓又窮又弱,一聲不出,就試爆了核彈。伊朗有錢有資源,又高調宣佈自己要造核彈,卻至今未成。

        伊朗會不會向北韓去學製核彈技術,北韓已被全世界制裁,無所顧忌,假如伊朗北韓走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股市隨筆

        匯豐銀行已決定由內部晉升下屆CEO,媒體傳英倫銀行希望匯豐外聘一位CEO,但現任CEO歐智華推薦匯豐現任另一位高層范寧接替他,現在已成定局。

        外聘或內部升上來的人是很不同的,銀行運作是極複雜的。像前兩年經營困難的時候,高層有沒有做過粉飾賬戶的動作?外界是不可能知道的。有沒有隱藏壞賬?有沒有不合規的操作發生過?外界都不知道的。如果外聘一個CEO來,就會將以前所有的衰野都翻出來,撇清以前所有未處理的壞賬,讓銀行輕裝上陣,以後的成績當然要歸功於新的CEO,但這個過程銀行的股價可能大跌,看一看渣打去年的情形就知道了。從內部提升的CEO以前發生的所有的事他都是有責任的,當然不會揭傷疤,祇會繼續粉飾太平,待經營環境改善一切的問題也都不存在了,所以對匯豐股東來說,從內部升CEO是好消息。

雜談

        「從沙特阿美上市的聯想」

        世界最大的石油輸出國沙特阿拉伯,有一家世界最大的油公司,就是國營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準備要上市了,此事已曝光了超過一年,至今仍在籌劃,最新的消息它大概在2018年的秋天上市。

        一年前我聽到這個消息時的第一反應是沙特人真笨,怎麼在油價145美元/桶時不上市,待油價跌到50美元/桶了來上市,不是太吃虧了嗎?細想一想,如果說現價仍不上市,假如油價繼續下跌,豈非更糟?

        沙特阿美是沙特國家極重要的資產,現在估價 (隨時會變,看究竟拿多沙油藏最出來) 大約二萬億美元,先拿5%上市,已收了1000億美元,將來上市之後大股東可以慢慢套現。沙特的說法是要擺脫現在對出口石油的依賴,有了一大筆資金,至少可以透過主權資金投資的形式賺取投資回報。

        但真實的想法可能是趁現在油價還不太差的時候將一部份仍儲在地底下的油套現,所以沙特阿美上市給我們第一個啟示,可能是沙特對原油價格未來趨勢是看淡的,這個看法有道理,現在頁岩氣的開採技術突飛猛進,生產成本大幅下降,威脅到原油價格。

        沙特阿美如果明年秋天上市,則油價在沙特阿美上市前可能會見一新高,讓它順利上市。

        阿拉伯油國中,科威特有一個主權基金,運作得還可以,其它阿聯酋,沙特皇室,都是揮金如土,亂建大白象工程,皇室開支浩大,它們將來仍將靠在油山上,它們的油氣儲量實在豐富,敗家子還有很長好日子可以過!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再談中東沖突」

        網友是否還記得第一次美國伊拉克戰爭,當時還是老布殊總統年代,伊拉克薩達姆野心勃勃,出兵佔領了科威特,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毫無抵抗力的沙得阿拉伯和其它海灣油國了,這是美國絕對不能容忍的。沙特皇室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向美國求救,老布殊在一個月內派去二十多萬美軍,三艘航母,薩達姆不堪一擊,他的精銳兵力從科威特撤退,制空權全在美國手裡,伊拉克撤軍就像靶子一樣,任由美國直升機攻擊,潰不成軍。但老布殊不趁勝追擊直達巴格達,他知道進巴格達容易但出來難,他不想控制伊拉克,這是非常明智的。美伊戰爭美國收獲巨大,為這次戰爭,德國和日本各捐了100億美元,而美國又自此長期在海灣油國駐軍,政治和經濟利益巨大。

        相比之下,第二次美伊戰爭,小布殊政府藉口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進軍伊拉克,小布殊祇派了十幾萬兵,就直攻巴格達,活捉薩達姆。當年美國副總統切尼,曾在一個非正式場合講話,清楚表明是要佔領伊拉克,引入西方的價值觀,進而改造中東,結果我們都知道,對美國來說是一個災難,維持駐軍龐大的軍費,以及不斷地有美軍傷亡。美國國內厭戰情緒高漲,小布殊為幕僚所害,灰溜溜地下台,在民族主義覺醒的今天,外來力量要靠武力,去控制一處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當地人生於斯,長於斯,可以跟你長期對抗,外來力量可受不了沉重軍費及長期傷亡的打擊。

        再來看看其它例子,前蘇聯曾入侵阿富汗,扶植傀儡政府,但最後敵不過當地塔利班的反抗力量,付出沉重代價,最終仍要撤出。

        前蘇聯曾維持一個龐大聯邦,但柏林牆一倒,就分崩離析,不要說前東德,波蘭,羅馬尼亞,就是聯邦成員也相繼獨立。最近的例子是烏克蘭,俄羅斯控制烏克蘭已有四百年之久,同文同種,還是逃不脫分離的命運。所以今天的世界,強的一方最好不要有去征服和控制弱的一方的想法,或者會一時得逞,但最後是兩敗俱傷

        這方面英國人是最老謀深算的。當年北美殖民地要獨立,華盛頓的獨立軍並不強,雙方也沒有打過什麼大的仗,但英國人就決定撤軍,讓北美獨立,英國認為留守駐軍長期打仗太不划算,不如撤軍,雙方做兄弟做生意更好,兩次大戰後英國主動從幾乎所有殖民地撤出,因為它知道民族主義已經覺醒,外來的統治再也行不通。

        再說一句題外的話,現在有些人說,英國在離開它的殖民地時,總是留下一些政治紛爭,讓這些國家不得安寧。其實此話有欠公允,例如印度獨立,引發印巴分治,社會大動亂,事實是真納領導的巴基斯坦 (主要是回教徒) 跟甘地領導的印度獨立,兩派早就存在,英國人在的時候,壓住了分離的主張,英國勢力一走,兩派就大規模沖突,引發印巴分治及人類歷史上可能是最大的難民潮。前英國殖民地都有相似情形,在非洲的前英國殖民地,英國勢力一走,就引發了內部種族或部族的沖突,至今不得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