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情趣

生活情趣

曼谷的商場, 比太古廣場更大更漂亮, 圖片 1

 

生活情趣

圖片 2

生活情趣

圖片 3

生活情趣
圖片 4
廣告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紛亂的世界」

        當今世界可說是一個紛亂的世界。美中關係固然不好,特朗普正跟中國開打貿易戰,但日本跟美國,歐盟跟美國,關係也差得很,彼此疑懼,開始爭鬥。

        日本本來跟中國爭釣魚島,反對中國在南海的活動,兩國的歷史觀又不同,中國反對日本領導人拜祭靖國神社,但日本方面認為這是當然之義,不理會中國的抗議。日本政府又要修改憲法,恢復集體自衛權為自衛隊正名,所以中日關係一直很差。但近日忽然來了個大轉彎,雙方都同意「擱置分歧」,發展兩國的共同關係和共同利益。這個轉彎其實並不奇怪,日本的靠山是美國,日本現在突然發現這個以前的大哥突然變臉了,美國第一,要來跟日本算賬,要限制日本汽車出口,要日本增加駐日美軍費用,這個以前的大哥變了,靠不住了,日本不能再選邊靠在美國一邊,而必需跟中國搞好關係。

        歐洲跟日本的情形類似,突然發現美國不再是可信賴的盟國,而特朗普的民粹主義正在鼓勵歐洲的民粹主義,威脅現在基本上在歐洲的社會民主黨統治,歐美的關係比我們相像中更糟,所以美國聯合日歐圍堵中國的事不會發生,中國正趁機發展與歐日的關係。

        歐洲內部民粹主義抬頭,勢頭很猛,這一次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基民黨在選舉中慘敗,默克爾宣佈辭退黨主席一職,而她的總理任期做完後就徹底退出政壇,她是要藉此平息黨內紛爭,應付極右勢力的桃戰。

        大國都亂成這樣,不要講中東,非洲了,那裡天災人禍,人民在水深火熱中。

雜談 ( 2 )

        「猜測月底中美首腦會談有好消息」

        中美貿易戰始終是經濟和股市中的一個大陰影,但我猜測月底中美首腦會談在此議題上將有好消息。美國政壇元老基辛格今年95歲了,他是共和黨人 (這裡順便提一下,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跟我們理解的「黨」是很不一樣的,他們是非常鬆散的組織,你說你是民主或共和黨,沒有人會質疑你,黨員的政治光譜從中間到極右或極左也是廣泛得很),特朗普剛上任,就拜訪過他,請教外交問題,中國的領導每次訪美也都會拜訪他,稱他為中國的老朋友。基辛格最近剛訪問了北京,不但會見了習主席,還見了李克強總理,劉鶴副總理,臨別的時候按排了一個「老朋友聚會」,他臨別時說了一句:「中美關係不會回復到以前的模樣,但最困難的時刻可能已經過去了。」此話意義深長,媒體普遍猜測他是為美國政府派來傳話,並打探中國的真實意向,他大概了解美國政策的底線,又了解了中國的意向,認為美中談判可以成功,至於不會回到以前的狀態,當然中國已經比以前強大很多,不是以前的狀態了。

        其次消息報導美國財長姆欣已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通過電話,中國將會派出代表團赴美會談。而昨天的新聞白宮的首席經濟顧問最鷹派的庫德洛也放話,經貿議題將是月底兩國首腦會談的重要議題,照此情形來看,月底關於貿易戰必定會有積極進展的消息,至於到什麼程度,當然沒人能估到,但一定是正面消息。

        我以前提到過,美國進口1400萬輛自行車一年96%是從中國進口的。昨天看到一篇資料,美國全國用的玻璃,現在70%是從中國進口的。

        而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而且中國的需求正迅速上升,這麼大的市場美國商界怎麼不想分一杯羹?打貿易戰美國很痛,而且客觀上將中國推向日本和歐洲,共和黨多是生意人,不會不懂這個道理。

        最後,對美國來說跟中國打貿易戰是想拖垮中國經濟,影響中國體制,改變中國。假定預料貿易戰連達不到這個目標,為什麼再打下去?

        對中國來說忍辱負重不要搞壞了跟美國的關係,符合鄧小平的教誨,十年以後可能就不會受制於美國了,強弱走勢時間有利於中國。

股市隨筆

        隔夜美國道指跌了600點,港股開市雖跌,但執筆時午時恒指跟隨A股反彈,僅僅微跌。

        美國經濟沒有像08年那樣次按危機,結構上並無大問題,下跌祇是一種調整,也已調整近10%了。

        昨天新聞,美國財長姆欽跟中國副總理劉鶴通了電話,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啟動了,這次會談有兩個重要的時間點。一是在十一月底中美領袖會唔前,另一個時間是今年十二月尾,美國啟動對中國2500億商品徵25%關稅前。

        這樣高級別的談判,如果徹底破裂,中美就會陷入冷戰的敵對狀態,對美國經濟也帶來大問題,所以可能性不高,雙方必須妥協。

        中方一直表示是願意讓步的,增加向美國進口,每年一千億都做得到,中國祇要農產品進口從澳洲,加拿大轉向美國,又將中東石油進口減少,轉買美國油,就可以輕易達標。

        至於放寬外國金融企業進入市場,允許外資獨資經營,中國也可同意,並且已經在做。這中間如發現有不利中國企業的情形出現,政府是可以有種種設限的行政手段,不怕你外資壓倒了中國企業。

        至於盜竊知識產權,這本來不應在政府層面談,中國政府從來都沒有承認過,既然是「盜竊」又怎麼能放在枱面,美國人管好自己的技術就是了,跟中國政府無關。

        即使最核心的一些關於中國外貿體制,政府補助企業有關主權的要求,也不是都不能談,有些地方也可做出讓步,所以中美貿易談判,雙方都有意願有共同利益。

        假如談不攏美國企業眼睜睜看着中國與日本歐盟大做生意,自己被排斥在外是什麼滋味?中國是一個極大極大的市場,這也是中國在談判中的本錢。

        所以現在很可能是一個很好的入市良機,幾百億美元外資也通過滬港通滬深通北上,那些大基金都不傻的呀?沒有好處它們會來?

        中美最後必會合作,所謂合則兩利,但美國以後沒有什麼手段可以制衡中國,中國祇要政治穩定,憑着人民勤勞對財富的追求,憑着人口量大的優勢,十年後中國將成世界最大經濟體。

雜談

在這裡轉貼一篇網友留言。

美國中期選舉即將舉行,雖然多數人覺得民主党會贏得眾議院的多數,可以牽制特倫普的孤行獨斷,但我看來不一定。這兩個月來特倫普的地位鞏固了不少,完全控制了共和黨,反對他的人都覚無可奈何,而民主黨又沒有人才,不是太老就是太左,政綱混亂,被邊緣化了。

現在美國兩極分化嚴重,支持特倫普約37%到42%, 反對他的約44%,中間的選民不多,只要經濟好,大都會倒向特倫普。今天的民調,有70%的人認為經濟很好,所以特倫普勝算很高。

在特倫普的鐵桿支持者中,大家只知道「白人至上,美國第一」的民粹主義者,其實更大的支持來自教會, 尤其是中西部及南方的基督教。副總統彭斯就是其代表者。教徒們意識形態很高。他們反對墮胎及同性戀合法化,反對回教及一切反宗教者,支持以色列。對他們來说這些事比什麼都重要。要推翻墮胎合法化,關鍵在最高法院的九個終身大法官身上。奧巴馬下台時,九個法官有4個保守派,3個自由派 (都是女的), 2個中間派。特倫普上台後先後有一個保守派及一個中間派大法官退休, 結果換成了兩個中年的白人保守派,所以現在比數變成了5:3:1。自由派法官中有一位已經86歲,估計很快就要退下來。特倫普如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比數會拉開成6:2:1。這個比数可以維持20年以上,影響會極大。所以大多數教會都支持特倫普。至於他個人的道德,操守,信譽,及外交,及貿易政策都變成次要的了。我和不少教徙們講到特倫普的無恥。他們千篇一律的遁詞都是「那個政治人物不是這樣的?」可歎!

在這些因素考慮下,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還不是枱面上最重要的事。除非美國經濟快速衰退,中國可能還要面對特倫普好几年。其實近期美國利息升高,赤字增加,薪水猛漲,再加上關稅 (鋼價已增30%), 新一輪通貨膨脹的苗頭已經很清楚。現在經濟可能在一個巔峰期,下滑的可能性很大。

雜談

        「民粹主義」

        說起民粹主義,一定會聯想起二十世紀一次最大的災難,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聯想起納粹德國以及希特勒。

        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戰敗的屈辱以及凡爾賽和約帶來的束縛及戰爭賠償,令德國上下深感怨憤。又適逢經濟危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希特勒和他領導的所謂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 (英文簡稱NAZI PARTY,中文譯作納粹) 乘機崛起,納粹的理論將民粹主義帶到了極至,日爾曼民族優秀,日爾曼民族應有更大的生存空間,這些邪論甚露塵上。為了製造對立面,希特勒又利用歐洲社會上千年的反猶太意識,將猶太民族標誌成劣等民族,在政治上迫害他們,在經濟上無償掠奪了猶太人的財富,成為他後來發動戰爭的重要資源。

        納粹黨憑着極端的民粹主義理論,憑着希特勒個人的煽動魅力,在1932年的議會選舉中獲勝,成為國會多數黨,利用手中權力,製造所謂「國會縱火案」,大舉鎮壓國內的左派力量,1933年希特勒當上了總理,掌握了權力,整個德國被他裹脅,明智理性的聲音都消失,狂熱地整頓軍備,最後走上了發動戰爭的不歸路,德國慘遭浩劫,希特勒本人也自殺身亡。

        當年希特勒所以能獨裁,是因為他掌握了一個聽他指揮的黨,納粹黨本身有進行恐怖鎮壓的組織,掌權以後又掌控了國家的秘密警察,一人獨裁,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可能在狹隘意義上是一個德國的愛國者,但最終的結局是幾乎葬送了德國,這就是歷史的諷刺。

        今天,民粹主義在西方又漸有抬頭的跡象,但西方今天的民主制度應該可以制衡這種極右的趨勢,就是出了一個極右的總統,未必可以號令整個國家。

        歷史上極左跟極右一樣,可以給國家和社會造成巨大的傷害,看看我們中國的歷史就可以知道。

        理論上國與國之間,相鄰的部族間,總是以和為貴,但歷史上相鄰的國家和部族都是世仇,祇有戰後,出現了核武器,戰爭排除在政治選擇之外,世界才有了較長時間的和平。隨着技術的進步,出現了地球村的概念,出現了歐盟這樣的組織,希望中間路線和合作成為將來世界進步的總軸。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股市隨筆」。

        「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的兩院選舉,由於眾議員選舉是按人口比例進行的,所以更能反映民意。這一次選舉結果已出,一如選前的民調所料,民主黨大勝。執筆時道指升200多點,因結果符合預料,不確定性消除,市場反應是正面的。

        我們說的民粹主義抬頭,所謂美國第一,美國偉大這些口號都是特朗普和共和黨的思維。共和黨有這樣的思維傾向,是特朗普赤裸裸地在演譯這些思想,這一次民主黨勝出,表現出民粹思潮不一定成為美國的主流思潮,這種極右的思潮可能會因此退潮,收歛一些,這在美國的政治上應該是有深遠影響力的。

        特朗普的減稅,增加軍費,換來一時的掌聲,但赤字高企,財政部每個月都要拍賣創紀錄的國債,導致債券利率高企。今年美國的政府預算赤字高達8000億,每個月都有巨量的國債到期,財政部要發新債還舊債,還要額外籌集8000億新債,可以想像國債的發行量將達到天文數字。早幾年還有QE,聯儲局買國債,現在聯儲局不但停止買,還有計劃將手持到期國債跟財政部結算,利率高企對經濟的影響將會浮現,減稅帶來的企業盈利增加的刺激會淡化,利率高企的壓力會來臨,莫非聯儲局再做QE?那美元不知會跌到哪裡?我們小民不懂分析了!

        民主黨掌控眾議院,特朗普不能橫行無阻了,民主黨會質疑他的高赤字敗政方案,質疑他的限制移民政策,應該也會重新檢討他的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利弊,希望特朗普受到制衡,白宮的政策會理性和溫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