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隨筆

        大阪G20峰會後,美股迭創新高,香港股票微跌,基本是一種牛皮狀態,股市在觀望,在等消息刺激,才會有一個較明確方向。

        照目前的情況看,G20峰會後美國承諾不會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又放寬了對華為的制裁,所謂釋出善意,雖然雙方尚未正式啟動面對面談判,但有美國對台軍售等政治議題影響在內,中美雙方均不願貿易戰升級的意願是很明顯的。

        儘管貿易戰打了一年,但中國經濟整體平穩,GDP還增長了6.2%,有些工廠確實在遷離中國,例如製衣工廠,但這些工廠遷到其它國家以後,仍要採購中國的布匹,中國的染料等等,中國損失的加工收入是很小的,其它遷移的製造業也有類似情況,所以中國經濟完全能夠承受,不至太差。

        近七月底,美國聯儲局減息0.25厘,幾乎可以肯定,甚至減得更多。而七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經濟會議,也會有針對經濟放緩的政策出台,直到今年底,除非出現黑天鵝,否則利好股市的消息應該不少,港股上升的機會顯然很大。

廣告

雜談

        「央行的金融及財政政策 ( 4 )」

        央行魔術一樣的財技 — QE

        古典的經濟學理論認為市場經濟的無形的手,可以調整市場在最有效的情形下順暢運作,認為政府不應干預經濟,又認為政府財政要量入為出,否則遲早政府要破產。即使到了今天,大多數負責任的經濟學家還是認為政府開支赤字不能超過GDP一定的百分點,例如2-3%,像歐盟內部就有嚴格規定各成員國的赤字不能超過GDP的3%。

        在凱恩斯理論大行其道的年代,關於政府財政赤字的框架就放寬了許多。

        許多國家在經濟放緩時,就大幅增加政府開支,不理會赤字,政府投資在基礎建設上,希望以投資拉動經濟,而投資的標的,例如鐵路,公路,水力發電廠等都是會產生回報的。九十年代整個十年裡,日本政府就是這麼做的,但成效不大,基礎設施,例如兩個城市間的道路建設,第一條道路通車時經濟效果很顯著,重覆建設效益就下降,許多變成白象工程,大而無用。

        直到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美國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提出「量化寬鬆」(QE)由聯儲局 (央行) 出面,大舉購入國庫券,國庫券是財政部發出的,一方面財政部有錢可以花了,另一方面壓低市場債息。

        「量化寬鬆」是沒有底線的,如果我沒記錯是800億美元每個月,接着日本,歐洲央行有樣學樣,都做起QE,也都是沒有底線的。

        大家還記得2011年希臘債務危機嗎?當時緊張得不得了,還有人提出希臘向中國借錢,結果歐洲央行做QE,大買歐豬債,什麼問題都解決了。日本走得更遠,大家都已知道,但有趣的是美,歐,日都沒有出現通脹。

        特朗普政府想搞基建,但政府沒有錢,現在有經濟學家提出聯儲局再做20000億美元QE,等於由央行借錢給財政部,資金就有了,真是魔術一樣。

        所以新的經濟學理論應該修正,央行做QE當然不可能是無限的,但QE數量可能跟一個經濟體的產出和總的資產規模有關的,應該有經濟學家在研究。

股市隨筆

        美股標普及道指都創了歷史新高,美國就業不錯,通脹也在上升。在特朗普不斷逼聯儲局減息,上星期又打電話給鮑威爾談了五分鐘,這個月底聯儲局又要減息,大概特朗普一定要他減息,他雖然表面上表現強硬,實際上可能拗不過白宮,真的要減息,美股乘着這好消息創出新高,特朗普祇要看到表面的政績好,其它什麼後果,他都不理會,消息傳出他又不滿美元太高,在跟幕僚商量要想推低美元。

        聯儲局的威望岌岌可危,連帶市場對美元的信心也會動搖。

        也有政論家在嘲笑特朗普,太急將股市推向新高,如果股市下跌,他在明年大選前已經沒有工具在股市上做出好成績。

        現在升得越高,將來有一天可能跌得更重,但這不重要,眼前能獲利就贏了。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央行的金融及財政政策 ( 2 )」

        在上世紀二十年代,一場嚴厲的金融危機席捲全球。美國也不例外,大量工廠,農場倒閉,大量工人失業,還能繼續經營的企業也岌岌可危,政府的稅收當然也大幅下滑,當時的美國政府眼見財政赤字龐大,甚至還裁減了政府員工,令到失業情況更惡化,經濟陷入一片烏煙濃霧之中,無力自拔。

        此時出現了凱恩斯理論,凱恩斯發表了很多著作,最後在1936年結集,完成了他的著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他認為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和就業不足是需求不足引起的,他提倡政府舉債,搞大規模基建,建公路,鐵路和水壩水力發電,這樣可以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繁榮經濟,而最後政府也因為經濟繁榮而得到更多的稅收。

        當年美國羅斯福總統上台,基本上採取他的那一套做法,果然挽救了美國經濟,接着就是二次大戰爆發。軍事、工業的需求空前繁榮,美國進入全民就業的繁榮時代。

        凱恩斯是亞當․斯密斯以後又一位劃時代的經濟學家,以後許多國家,在各自不同的範圍內,在經濟疲弱時就放鬆銀根,把資本注入市場,用凱恩斯的方法拯救經濟,基本上屢試不爽。

        這個時候市場上有兩隻手了。一隻手是市場經濟無形的手,會以最好的方式配置資本及其它資源,以達到最有效率的運轉。另一隻手是政府,央行,用有形的手在經濟失調的時候,調控市場。

        2008年大家知道又發生了百年一遇的經濟蕭條,主要原因是美國的次按濫做過了頭,當房地產泡沫爆破時,沒有人敢接跟次按相關的債券,立即將近五萬億的資產蒸發掉了,當時所有債券都暴跌,物業也暴跌,銀行都成了負資產 (它們的存款數字超過了它們賬面資產數),沒有人肯借錢出來,如果把整個經濟體系比喻作人的身體,那金融業就是心藏,突然停止跳動了,後果是非常嚴重的,美國發表的數字差不多每個月增加,二百萬人失業。

        此時,當年的聯儲局主席貝南克,採取了正確的行動,他果斷地將基準利息降到零,又政府入股銀行向銀行注資,同時又搞QE,聯儲局大量買債,藉此壓低利息並向金融體系注資,巧合的是到危機過後,聯儲局向市場注資也達5萬億。

        貝南克做的正是凱恩斯精神的延伸,現代經濟規模已經太大,不能僅靠政府投資基建來推動的。 (待續)

雜談 ( 2 )

        「央行的金融及財政政策 ( 3 )」

        今天想加插一個小故事,說明西方各國的巨額國債並非今天才有的,而是由來已久,各有成因。

        先說美國。美國當年祇有十三個州,是英國的殖民地,英國在那裡設立政府,有駐軍,並抽稅,當地的老百姓幾乎都是從英國來的白人 (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法國人,他們在新大陸都各有地盤),很多人是因種種原因離鄉別井,萬里迢迢到北美找新生活。移民中愛爾蘭人及蘇格蘭人佔多數,因家鄉太窮太苦,在北美建立了新家園,又要受英格蘭人管,這是民族矛盾,英國政府抽稅太重,這是經濟矛盾,結果英屬的北美殖民地就造反了,以華盛頓為首,建立了大陸軍,武力反抗英國統治。大陸軍組軍是要花很多錢的,籌錢的方法之一,就是印發大陸軍的債券,去向有錢人募捐。教科書上說民眾出自愛國,愛獨立,踴躍購買大陸軍的債券,現在想都也未必,如果幾個拿槍的大陸軍的兵站在你門口,拿槍指住了你,你敢一毛不拔嗎?大陸軍跟英軍打過幾次小仗,其實雙方沒什麼傷亡,英國政府在盤算利害得失之後,決定撤走,讓北美殖民地獨立,將來兩國做兄弟,做生意,比打仗好,這就是現在所謂美英特殊關係的由來,他們本來就是自家人。

        北美殖民地獨立以後,成立了十三州的聯邦政府,大陸軍在獨立戰爭其間發的債券,轉成了新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債券。

        當時政府初創,一切制度都要重新建立起來,政府庫房裡除了欠老百姓的債券,一點錢都沒有,此時第一屆美國政府的財長是漢彌爾頓。一天,他向剛成立不久的國會報告有一批大陸軍留下的債券即將到期,請議會的老爺們想辦法如何處理。很多議員提議賴債,不必還了,當時的國債價格祇有面值的三分之一,也有人提議以市價買回來。漢彌爾頓都不同意,堅持要原價贖回。議員問他,錢從何來?他說:「我們再發新債!!!」

        後來政府果然發行新債券,以面值百分百贖回到期債券,漢彌爾頓說政府欠債沒關係。政府沒有信用就完了,所以從美國政府成立的第一天起,美國就已經負債累累了,成了常態。

 

生活情趣

生活情趣

開始結南瓜

生活情趣

第二個南瓜

雜談

        談了幾節貨幣,非常簡略地談了貨幣怎麼形成,怎麼演變的過程,如果要談到貨幣衍生出來的社會現象,那就要寫幾十頁的文章了。

        今天談「央行的金融及財政政策 ( 1 )」

        傳統上政府要運作,要養皇帝一家人,還要養官,軍隊……,開支是不小的。政府收入來源在古代是兩種,一是收稅,一是要求人民服傜役。

        春秋戰國時候齊王小白,有出名能幹的管仲輔助他,齊王問管仲要怎麼抽稅:管仲答:「政府必須抽稅,但最好不讓老百姓感覺到。」他就提到鹽、鐵由國家專營,並設立國家壟斷的鑄幣廠,當時齊國田賦很低,傜役很少,百姓安居樂業,成為戰國早期一霸。現代政府也有類似的稅務,例如資源稅,石油稅,老百姓生活中不太感受到。但自二次大戰以後西歐和日本都實行社會民主主義,強調要縮窄貧富差距,向富人徵更多的稅,最後,還是滿足不了政府開支的需要,西方各國都開徵消費稅,消費稅,個人所得稅及公司利得稅成了政府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初初在歐洲興起時,大家還在糊里糊塗過日子。直到亞當。史密斯發表了原富論才對國家,資本主義的制度,市場經濟的運作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概念。在早期的資本主義年代,經濟學家相信自由市場由無形的手在操控,每個人都在考慮自己的私利,但最終的結果是有益於大眾的,大家認為政府最好不要管經濟,政府 (有形的手) 會將經濟扭曲,反而不利市場。

        而國家財政的原則是量入為出,不可以有赤字,這跟一般人的生活經驗符合,如果入不敷出,不是遲早破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