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文章

講起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大家都認定他是最大的賣國賊,但有種說法並不否認他是賣國賊,但引清兵入關是否是明朝覆滅的主因卻有商榷:

 歷史上已有定論,都說吳三桂引了清兵入關,所以清兵才占了天下。可是看史實,在此之前,清兵已經多次繞道越過長城,侵入長城以南的中原地區,長驅直入,軍隊到達河北山東,如入無人之境,搶掠了大量財物、牲口,俘虜了許多人口,呼嘯而來,滿載而歸。

由清兵曾多次入侵這一點來看,即使吳三桂不從山海關引清兵入關,清兵也有辦法從他途入主中原。那道關口,好象並不足以改變歷史。明朝之亡,是亡在腐敗,亡在統治階層的昏庸無恥和窮凶極惡的貪婪。江山被異族所占,是由於李自成的造反軍腐敗、昏庸無恥和窮凶極惡的貪婪。所謂「自作孽不可逭」,吳三桂開不開山海關,結果恐怕都一樣。

 至於汪精衛,現在的爭議更多,不論海外或國內網站都有大量文章論述。其實中華民族已有兩次被異族奴化的記彔,但看現在的電視的清宮戲(好象元朝較少)無不美化清廷,並稱為乾康盛世,同現在一樣的盛世,我想如果當時日本奴化成功,現在的歷史又不知如何寫了,至少不會餓死三千萬人吧!劉波波曾說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當然他的意思是中國的現代化需要經過長期的西化過程方能實現信念的極端表達,但是否可算是曲線救國呢?我想鳥有之輩肯定會群起而攻的。

 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在一片石戰役中擊潰李自成,是大清立國的關鍵人物,有功之臣。但後來又起兵反清,成了大清的叛逆。既然歷史是滿洲人的清王朝編寫的,為什麼吳三桂會成為漢奸的符號人物呢?清人的歷史應該強調他是忘恩負義才對呀!我認為當年的編史翰林們受到皇室的指示要刻意強調吳三桂漢奸的一面,而把它後來反清的一面卻淡化了,目的是要漢人恨他,但又儘量不要觸及武裝暴動這樣的敏感話題,和諧嚒,做宣傳工作的就是要少讓老百姓看到此類刺激性字樣。所以直到今天中國歷史上的大漢奸還非是秦檜和吳三桂莫屬。皇帝的恨他目的達到了,只要在歷史上吳三桂成為一個壞人,小人,管他什麼理由都無所謂。

 奇怪的是,怎麼到了今天我們的多數民族漢人還在照著當年皇帝的節拍跳舞,傻不傻呢?你看二月河的小說裡的那個定西王吳三桂要多壞有多壞,西選的官吏都是不學無術,貪贓枉法,魚肉鄉民的壞胚子。他手下的將軍們又粗鄙,又無能,還不會打仗,你閉眼一想那一個個都長得像陳佩斯。而朝廷派出的官吏不論滿漢,那都是一身正氣,視死如歸,當然他們得由當年朱時茂這樣的人來演。

 當時的形勢是這樣的,崇禎十七年,李自成逼近北京,吳三桂奉旨放棄寧遠入援京師。他帶領他的部隊勤王,其中有當時最強悍的關寧鐵騎,但是同時為了免受關外清軍的荼毒他也帶了部隊家屬和百姓。因為太多非戰鬥人員的拖累,而且他一定也沒想到北京城會破得那麼快,一路走得比較慢。出發才幾天,當部隊抵達河北豐潤時,得知義軍已進入北京,崇禎自縊,北京失陷,他不得不撤兵退保山海關。那時他想向李自成請降,也有記載說他已接受李自成的招降,但得到消息說父親家被抄,父親被農民軍關押拷掠以求財物,愛妾陳圓圓被大將軍劉忠敏搶去府裡,劉大門不出,日夜宣淫。吳三桂派人去見李自成要求放回父親和小妾作為招降的條件,得到李的同意。但是當李自成見到劉忠敏不得不送回來的陳圓圓時,驚為天人,就把自己的諾言付諸腦後,擁她到後宮享受去也。此時吳三桂才上書多爾袞,請清兵入關討伐大順。李自成得訊,親率二十余萬大軍,赴山海關攻討。吳三桂首戰失利,求救於多爾袞,然後開門揖清兵入關,吳軍和清軍聯合在一片石戰役中大敗李自成。關於擄劫陳圓圓的故事並不見於正史,但吳梅村曾有詩慟哭三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說明這事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吳梅村的詩句相當有影響力,他給我們的印象是吳三桂是為了女人把國家和民族都賣了,這比為了榮華富貴賣國的漢奸還要無恥。但是且慢,我們在給吳三桂蓋棺定論時有沒有把當時的形勢考慮進去。我覺得給吳三桂掛上漢奸桂冠的時候,太多的中國式的道德思維影響了我們的判斷。中式思維對人的道德要求是非常高的,往往不考慮環境,也從來也不設身置地地想一想。假設你在此刻,處在吳三桂的位置,你將怎麼做?有三條路,聯合清軍,投降大順,繼續勤王。這第三條路是無法走了,北京城已破,皇帝自盡,那時又沒網路,對南方情況懵然不知。身為明臣,已無處可盡忠,也不知去勤那個王了。北是清軍南有大順軍,他只有五萬將士,山海關裡還有幾萬家屬百姓,突圍已無可能,要打的話全城軍民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而最主要是不知為什麼打。第二是投降大順,他曾與滿清拼殺了十幾年,本來他歸降大順是順理成章的。但是農民軍進城後就搶劫他家,鞭打他父親,尤其是輪奸他的老婆,如果是你的話,是否還要為了民族大義再要老婆去為他們生幾個兒子。第三是聯合清軍,吳三桂從十幾歲起就跟著父親和清軍打仗,大小血戰無數次,那真是玩命的,所以我看不到他在這之前有任何降清的動機。現在二十萬大順軍兵臨城下,打了一仗,敗了,清軍又虎視眈眈成夾擊之勢。假設你是領軍主將,你做什麼決定?想想國仇家恨,是我的話也只有和多爾袞議和,並聯合清軍打他李自成這龜兒子的。

 這裡所議論的是吳三桂放清軍入關的那一段歷史,至於後來在他身上發生的諸多事件實際上除了史學家我們也瞭解的不多,但是我們罵吳三桂的理由就是因為開山海關的這段歷史。中國歷史上三個大漢奸秦檜,吳三桂,汪精衛我們瞭解多少?大家都是人云亦云,從來沒有做過理性的思考和分析。對歷史和社會的現象國人往往以道德為制高點來作出判斷,我想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這種思路應該改變了吧。

 李約瑟是英國生物化學家,抗戰期間來中國領導中英科學研究的合作,回國後寫了中國科學技術史。他沒受過漢學教育,不大懂中文,也不是歷史學家,他是因為一個戀人是中國人又在中國住過幾年而對中國文化發生興趣。是他首先提出中國的四大發明。我這裡來議一下指南針,即古代所稱的司南。

 中國古代最早記載的司南是戰國時韓非子的有度篇,三百年後東漢王充的論衡又提及司南。李約瑟認為指南針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根據應該主要就是這兩篇文章。不過語文老師一直教導我們看文章必須要看全文,要把前後文聯在一起才能領會文章的本意,否則就會被稱為斷章取義

 韓非子的原文是夫人臣之侵其主也,如地形焉,即漸以往,使人主失端、東西易面而不自知。故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故明主使其群臣不遊意於法之外,不為惠於法之內,動無非法。法所以淩過遊外私也,嚴刑所以遂令懲下也。威不貸錯,制不共門。

 再看王充的原文古者質樸,見草之動則言能指,能指則言指佞人。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魚肉之蟲集地北行,夫蟲之性然也。今草能指,亦天性也。

 晉朝也曾有文提及使大夫宴將送至國而還,亦乘司南而背其所指,亦朞年而還至。記裡鼓車,駕四,形制如司南。

 固然,文章都提及司南一詞,古文好的朋友可仔細推敲一下,這些先賢都在闡述什麼呀。據記載李約瑟的中文水準不過在普通會話的層次,他能否讀懂上面的古文我絕對懷疑,我猜測是找一個像我這樣的古文和英文都糊塗的人做的翻譯。韓非子文中的司南是個執法官,王充說的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聽來最像指南針,但將前後文一聯,這明顯是一種古文中常見的比喻手法,根本不是在說指南針這一具體物件或指南這一磁性現象。晉文更和指南針就更沒關係了,應該是指一種形狀或名稱和司南二字有關的車。除了稱呼北斗星或作形容詞用,別處還居然沒有司南的任何記載。

 解放後中科院下屬的研究所一直要製作一具司南,但是無論用什麼辦法,天然磁石製作的司南因摩擦阻力的作用卻總不指南。本來指南針是否是中國人發明的問題僅僅是一件科學史學術上的不同觀點而已,更何況提出這個觀點是一個既不懂中文,又不是科學史專業的洋人。但我們的學術界,文化界的精英們偏要把這昇華到中華民族尊嚴的高度,似乎不同意就是漢奸就是反華。再說了,如果指南針真是祖先在二千多年前發明的,那麼我們這些不肖子孫窮一國之力,六十年下來還是不明其製作的奧妙之所在,將來如何去面對地下的列祖列宗?那不就是說我們現代中國人的智慧很低嗎?精英們不是在自找麻煩嗎?

 魯迅先生說過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這個把他自己都包括進去說法,打擊面太廣了。但是自古以來中國知識界永遠是用最高的道德標準來衡量一切,這在現代演變成什麼都提到國家和民族的高度。有沒有注意到南宋以來凡是主和的都是壞人,漢奸,凡是主戰的都是英雄,沒有例外,知識界用當局的態度來判別決策的對錯而永遠不審度當時的形勢。這造成歷史上不論發生什麽事,大多數人都喜歡表現出義憤填膺的樣子,因為那種表演永遠是安全的。當局的決策多少得照顧一點所謂民意,實際上是知識份子之意,而最高當局還要為自己掙點臉面,要青史留名,結果製造出多少荒唐的故事,既誤國又殃民。

 現代人喜歡用漢奸這個詞來形容賣國,把持有對牽涉到民族,國家,歷史的傳統觀點有異見的人都認為是漢奸。實際上,只有那些廟堂之上的決策者或手握重兵的將軍才有資格做漢奸,漢奸是一種行為而不是觀點。漢奸行為有兩種,一是在外國佔領軍卵翼下建立傀儡政權的行為,二是為了個人或政黨的政治目的而出讓國家利益或領土的行為。吳三桂在山海關和清軍合作不能算是漢奸行為,他當時是和清軍訂立協議合作抗李,這在歷史上有記載,連多爾袞都不會想到後來區區幾萬八旗兵能席捲全國,以至於最後清人能入主中原。以後吳三桂削髮降清,接受封王,殘殺桂王等倒是不折不扣的漢奸行為,可是在清人的歷史中又把這些淡化了。在中國歷史上,秦檜能算漢奸嗎?我看未必。他殺嶽飛只能說是內鬥的結果,客觀上可能對金國有裡,但不是漢奸行為。李鴻章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是漢奸行為嗎?我認為不是。弱國無外交,設身置地想一想,在兵臨城下的形勢下他又能怎麼辦?現在有研究者發掘大量資料來研究汪精衛出走和建立政府的動機,作為歷史研究這是必要的,值得鼓勵,道德家們把這種研究者稱為漢奸是混淆是非,但毋庸置疑汪精衛在日本扶植下建立偽政權一定是漢奸行為。中印邊界戰,中方在打勝仗的情況下從實際控制線後退二十公里,造成永久性的國土淪喪,當時沒有國際壓力,那麼無論出於何種政治考量,最高當局的決策者們出讓領土就是漢奸行為。

 道德家們往往用漢奸來稱呼那些試圖澄清歷史的學術人士或對某些現象有賣國觀點的人,對他們來說我認為指南針不是中國人發明的,那麼我絕對是漢奸了。許多對中國五千年文明,對南京三十萬人大屠殺,或對其他問題質疑的人現在統統被稱為漢奸,以致于對這些歷史的研究成了一言堂,我不禁要問這種氛圍是不是正常?這和國際上的氛圍如此格格不入,將來我們的子孫會怎麼來評價我們這一代人?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朋友的文章

  1. 史書很多時被统治者利用,來達到自己目的.
    出現以上現象多數是因為很多人并不懂得歷史,人雲亦雲.
    當今盛世是否應重修大典,重現過去,給歷史一個公道.

  2. 成皇敗寇,沒什麼好說,但是總希望有一個較真實的歷史去借古鑑今。

  3. “我想如果當時日本奴化成功,現在的歷史又不知如何寫了,至少不會餓死三千萬人吧!"<– 這種是什麼邏輯?難不成這位寫文的中國老先生不知道1937年有日本軍隊在中國南京大屠弒這件了無人性的瘋狂行徑嗎?!單計這單史事被屠殺的人數就已比餓死三千萬人多10倍.我想呢,你對比我們已是老一輩的中國人了,會更接近歷史,對此應會更為了解,可是看你寫文的思想實是混亂以致不堪入目的地步.

    凱瑟琳
    15/09/2011

  4. 凱瑟琳
    我想張先生是指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對中國人民造成的損害更大。做為文革時出生,15歲來港,故經歷過共產黨自我吹噓,而其後看了一些歷史資料知道共產黨歪曲歷史,我很同意張先生的說法。

    我相信南京大屠殺是事實,但我想說這是否戰爭(壓力)造成人性醜惡?本人母親在印尼長大,經歷過日軍佔領時期,她說日軍很嚴厲,違背其指令會被打,但社會上治安很好,因沒人敢偷東西。 在印尼似乎沒有在中國發生的打劫搶事件,我猜是否因日軍在印尼沒有遇到很大反抗?

    我十幾年前曾在朋友聚會上認識一位臺灣老先生,他說日本人統治時臺灣治安很好。反而國民黨統治時期貪污腐化,社會很亂(他應該是指前期)。詳情我不太記得,但感覺是他覺得日治時期較好。我猜这類似港人覺得60-80年代的香港比國內好。

    Jenny

  5. 樓上的人兄被仇日沖昏頭腦也太態重了吧…可見這種鑑古知今的文章的確有其需要性(3千萬的10倍是3億啊朋友,一天殺一萬人也要殺3萬天…)

  6. 我看過一遍文章有關中印戰爭。
    其主要論點是由地形, 補給等去考慮, 中方如果不撤退, 時間一長, 別人的重型武器一到, 加上源源不絕的後援和補給, 中國必敗。是故一達戰略目的後, 震懾印度, 立即後撤是理性的做法.

  7. 爱国
    南京大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好像还没看到过一个比较公认的结论,反正30万的数字听上去蛮大的,大家跟着这么说就是了。 反日游行人不少,但慰安妇现在生活怎样,她们冻死,病死,参加游行的人士关心过吗? 反对日本官员去参拜日本烈士的爱国人士,知道中越“自卫反击战”中很多解放军的父母至今几十年连儿子的墓地都付不起路费去看一次吗?有些父母即时去了也没找到,因为太多墓地早已给当地发展房产拆得无影无踪了。Michae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