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文章

 

各位網友:

 

我有一位朋友住在美國,是一位機械工程師,退休以後在研究歷史,思考人生,現附上他的文章與各位分享,我想他以後可能常常會有些短文寄給我,我將他的文章歸為「朋友的文章」一欄,這位朋友並非嚴謹的研究歷史的專家,不過有些觀點也很有趣,值得大家了解和思考。

 

在歐洲,法德兩國打了幾百年仗,他們是兩個不同的民族,拉丁人和日爾曼人。二戰時希特勒在法國投降時把對法蘭西民族的侮辱推到了極致,可以想像這兩個民族之間的仇恨程度。戰後戴高樂,阿登納和一批有識之士致力於民族和解,為此作了不懈的努力。要知道在歐美國家,政府引導輿論是很難的。政治人物有他們的理念,當然理念有對有錯,有真有假。但不管怎樣要實現理念還必須讓大多數選民認為你提出的理念是符合他們利益的,他們才會選你,選不上誰睬你,什麼事都不能做。所以引導輿論真的很難。但現在去歐洲看看,兩國之間只有經濟上的競爭,絕對不可能再有戰爭。他們是真正的愛國政治家。他們的人民因為基督教哲學和騎士精神的薰陶,他們會懺悔,會寬恕,會反思,他們大度。實際上得益的也是人民。

在美國有個陣亡將士紀念日,是以紀念南北戰爭陣亡的士兵,南北戰爭在1862年結束,1866年起就有人發起紀念活動。開始時南北方各自紀念己方的士兵,幾年以後有個婦女團體發起同時紀念雙方的士兵,因為雖然理念不同,但他們都是為國犧牲的。當然現在這天的意義已經是為了所有為國捐軀的軍人了。看過“飄”的人都知道,那時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南北之間的仇恨不單是地域或理念的問題,還牽涉到黑人。設想被打敗的南方人看到那些低素質的黑人趾高氣揚地滿大街跑是什麼心理。但是為什麼他們的絕大多數人都不記仇,沒有仇恨?這就是騎士精神,歐美人輸的服輸,贏的大度,從來不計較小細節。

1991年美國發生一件校園槍殺案,作案的是中國人叫盧剛的博士生,因不滿他的論文沒能拿到最高獎賞,在另一個中國同學的答辯會上開槍殺人,造成五死一殘,他自己自殺。他是研究電漿這個非常冷僻的領域,據說這一開槍,把世界上這個領域裡十分之一的研究人員都打掉了。事情過後一個受害人的母親寫信給盧剛的母親說,我失去了女兒,而你失去了兒子,我們一起分擔哀傷云云。這是什麼精神?這是基督教哲學,寬恕,大愛,是非分明。

反觀我們,我不敢褻瀆中華民族和我們幾千年的文化,因為那是我的祖先,我的思維來源,我的根。但為什麼我們總會有那麼多的恨?像黑龍江方正縣砸碑事件,當然那個縣太爺絕對是一腦子漿糊,招商就招商,建什麼碑呢?但縣太爺和他的手下畢竟只是一批小丑級的鄉下人而已。我要說的是碑的本身,碑上面刻的是日本滿洲開拓團在華死亡者名錄。確實他們曾經是侵略者,但他們又是平民,當年會送來東北的日本人我想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些小農民而已。我認為他們死了立不立碑本來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那五個砸碑人卻成了“勇士”的“壯舉”,網上對那些日本人是一片罵聲。我在想,我們的國人是否可以少一點恨了,當年我們恨國民黨反動派,結果現在他們來人民大會堂握手了,當年我們恨萬惡的資本家,現在他們可以入黨了,是無產階級先鋒隊的一分子了。再恨誰呢?是不是有點“拔劍四顧心茫然”的感覺。縱然我們不信基督教,我們能不能還有點寬容的心,能不能大度一點。

在法國諾曼第海灘,有一大批美國軍人,英國軍人,德國軍人,法國軍人的墓,他們一起被紀念,一起受尊重,到了節日總統們還要去為他們禮拜。在美國阿靈頓公墓,南軍總司令李將軍的墓可能占地最大,他可是內戰的罪魁禍首哦,現在海軍陸戰隊的儀仗隊在那裡為南北軍的軍人二十四小時守靈。就是那個華盛頓納粹大屠殺紀念館,那些陳列的照片使人目不忍睹,但看完以後你的感覺是對這事件應該反思,必須反思,而不是恨。你會想要怎麼讓才能這樣的事情永遠不再發生,而不是殺他狗日的德國人。但有件事可不要忽略了,對於那些逃亡的納粹罪犯,猶太人可是花了六十年,追蹤到天涯海角也拿來歸案。

我覺得歷史是用來借鑒,用來反思的。我們出生以來有過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朝鮮戰爭,文化革命(也是戰爭,我們的宿舍不是燒了嗎)。這幾個歷史真正整理過嗎?我們恨日本人,恨國民黨,恨美國人,文化革命革命群眾打革命群眾,都是好人,恨誰?茫然了吧!中國歷史上的好人和壞人是隨著年代的變遷和統治者的需要不斷地變換,看看郭沫若寫的關於江青的詩,上半年寫“獻給在座的江青同志”,下半年寫“粉碎四人幫”。其實歷朝歷代的文人都和他一差不多,而那時書的印刷量更少,一般像我們這樣的人還不是跟著學,中國式的教育的特點就是不求甚解,我們把這些偽歷史背下來,經過考試,都記住了,實際上是都被洗了腦。中國文化裡歷史永遠是用來歌頌主人,打擊敵人的,而且對敵人,敵人的後代歷史傳播的是恨,然後報仇的做法是無所不用其極。伍子胥鞭屍傳為美談,豫讓漆身吞炭為報仇,人性扭曲到這種地步,卻世代被人傳頌。而歷史又是用來為本朝統治者服務,有清一代留下資料最多,也編得最為厲害,以後再專門寫,各位也可發表宏論。這種情況歐洲也有,但要好很多,因為沒有統一過。美國歷史短,就很少見製造歷史了。

2 responses to “朋友的文章

  1. 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現今資訊發達,希望不要再有製造歷史了.

  2. 恕我直言,作者逻辑有些混乱。开篇陈述要宽容要反思,到后来叙述犹太人追查纳粹,是要证明犹太人做法是错的?作者以偏盖全评论中国历史,似乎想表达众人皆醉我独醒?
    此文只是有趣,并无有价值的观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