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今天共有三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回應網友 – Rabit 及 Gerald Yim」。

        「許仕仁案」

        上週五 (1月2日) 跟一位老朋友,一位資深律師一起兩人午膳,閒聊時不免提起這件大案。朋友說「我們」都以為郭氏兄弟很難入罪,他口中的我們大概是指他和他的律師朋友。最後判決更是出人意外,兩兄弟一人有罪,一人沒有罪,一邊說朋友一邊搖頭,又提起兩位中間人都獲判重刑,更是令人奇怪,這二人祇是奉老闆之命或受朋友之托轉手付了錢,這錢也不是黑錢,兩人也沒有受益,何罪之有?串謀行賄是很大的罪,怎能假定他們兩人知道是在「行賄」?怎能憑主觀的臆測來定罪?

        如果用香港現行的英式普通法來看,似乎定罪的事實及證據不足,案已判,我們也不能妄評,被告都已上訴且看將來如何發展。普通法重證據,寧可放過100個壞人,不可冤枉一個好人,如果失去了這樣的法律精神就是大件事了。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雜談

  1. 這一單官司是用陪審團制度,陪審員與我地都係普通人,邊懂咁多法律,都係盟主觀真覺理據投票。
    你唔比著數我做乜俾錢你?如果係合法合理錢,邊使於迴曲折俾錢,寫埋收據都得啦,租樓租寫字樓唔使交租?無哪哪成千幾萬前港澳辦比佢?借幾千萬唔使抵押?盲都睇到呢班人蛇鼠一窩,行賄受賄,信佢地清白至奇,比我做陪審員都判佢哋有罪,香港政府無哪哪使數以億元公帘告佢哋,真係玩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