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再談希臘」

        希臘位處巴爾幹半島南部,由伯羅奔尼撤半島以及愛琴海上約3000個海島組成,人口照2001的統計有約1000萬,90%的人信奉東正教。

        希臘氣候宜人,人口不多,相對來說地域遼闊 (香港已有近千萬人),種族和宗教並不太複雜,理應是安定、和平、富裕的地方。但2010年爆發債務危機,緊縮政策及難以實行,最近的大選選出了極端的左翼陣線,在經濟已是困難重重的情形下,競選綱領竟然是廢除已推行的緊縮政策,減免在緊縮政策下加徵的稅項,停止出售國有資產,所謂左翼陣線的種種承諾,都在討好選民,但是脫離了希臘的財政能力是不現實的,不負責任的,但選民都天真到相信這些承諾。

        希臘已經因為政治爭拗,緊縮還是反緊縮,搞到四分五裂,人口少少,政黨多多,從極左到極右,什麼政綱都有,這一次大選議會中黨團繁多,投了幾次票都選不出總理,現在的左翼聯盟有可能很快就無能力再執政,因為政府已沒有錢,而新政府的綱領嚇壞了債權人,沒有人願意再借錢給希臘,新政府又引起中產不安,銀行系統發生擠提,金融和經濟一片亂局,如果金融結構崩潰,隨之而來是經濟體系崩潰,政府下台,又選不出新政府,後果就是整個國家體系崩潰。我再次來寫希臘,就是想到希臘如果發生國家體系的崩潰,現在看起來這是很可能發生的結果,會不會是一個議會民主制度崩潰的實例?是不是值得社會學家和經濟學家研究一下?

        希臘雖有古老文明,但長期在奧士曼帝國土耳其的統治下,1828年希臘獨立戰爭後才建立了君主政體,第二次大戰時曾被德國佔領,二戰後又經歷內戰,1949年才加入北約,一直到1974年才通過公投,廢除君主制,成立共和國,所以在希臘議會民主的政制時間不長,也許這也是希臘社會不穩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另一個民主政制崩潰先例,大約是1930年代的德國,當時一次大戰中戰敗,經濟凋零,還要償還對英法的戰爭賠款,通脹狂升,人民怨氣及戰敗的屈辱感極深,結果是選出了極右的納粹黨。希特拉是個大魔頭,他也有過人之處,自學政治,經濟甚至軍事學,上台以後,迫害反對黨,大權獨攬,在德國民主制度崩潰,狂人統治下的德國給歐洲也給自己帶來深重災難。希臘今天的情形有些相似,民眾選出一個極端政黨,希臘人的情形當然不可能出一個希特拉,但左翼大約不能穩定執政,則希臘會更亂。

廣告

One response to “雜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