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 2 )

        「香港現狀和前途」

        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當然是收回香港主權及確保平穩過渡的必要政治策略,但我相信中央當初是有誠意,並希望這一方針能順利執行。但是中央最關心的是確保對香港的管治,而相當一部份港人相信普世的民主價值觀,也認為他們有權享有這樣的民主權利。而且中央也承諾過「高度自治」,相當一部份港人要求更多自治權,所以這是一個深層次的矛盾,在這一次大規模的「佔中」行動中表露無遺。

        中央為確保管治權及管治威信,今後大概會強調「一國」而少提「兩制」,至於高度自治則影子都看不到了。

        港人中的大部份,祇要現有的秩序和制度繼續存在,大概也都會接受,一部份人心懷不滿,大概也祇能無奈地接受,繼續抗爭的大概祇是小部份人,建制派的背後是強大的中央,歷史要怎麼走,也不是小部份人所能影響的,中央要的是確保管治權,仍是希望香港經濟能繼續繁榮,為了贏得民心,可能更著意改善民生,扶助弱勢階層。

        不滿意的人如何選擇看他們自己了,有能力移民去外國找出路的,可能也祇是很少數人。相當部份港人對特區政府,甚至對中央政府心存怨憤,要看當政的人如何化解,淡化這一矛盾,要靠現任特首及中央的治港班子,可說完全不可能做到。

        香港的特殊地位還在,香港作為中國門戶的功能還在,相信仍能繼續繁榮。

8 responses to “雜談 ( 2 )

  1. 我住美國,一位韓國朋友在電視新聞上看到香港人舉著標語,對著大陸人罵,要他們滾回去,覺得有些不可思義,一本正經問我是真的嗎?我只好苦笑說這大概是極少數香港人吧。今天幾個美國朋友也提起這個問題,實在不是中國人的光榮。

  2. 新春看到老師的雜談,令新一年充滿正能量,亦加強留港意願,在外地的整體生活質素雖比港為佳,但生活上個人感覺始終有點落寞,未有如在港般如魚得水之感。

    十分期待往後歲月如老師所言的方向,讓世界各人的生活都有得著。

    多謝老師的分享。

  3. 最近恆隆集團主席陳啟宗表示對香港前所未有的樂觀感覺和空前的信心, 因為佔中後, 中央政府已決定直接和全面參與管理香港特區。

    我的理解是小部份泛民雙學激進分子都是介癬之疾, 應該孤立他們, 逐出家門永遠不准他們踏足大陸當作初步刑罰。 如果他們夠膽使用暴力騷亂破壞香港安定, 招致市民的憤怒和憎恨, 則警方順理成章加以武力鎮壓和逮捕送至法庭依法判刑。 讓他們付出沉重的代價, 也就成不了氣候。

  4. 中國擺脫積弱,成為世界大國,是歷史的趨勢,實在正常不過。18年前去紐約,在時代廣場看到為人作畫的畫匠,多為中國人,為了謀生,很多留學生去那裏畫畫維生⋯⋯當年確感受一絲中國人的悲哀⋯⋯沒想到18年後,中國確在世界揚眉吐氣!在歷史的趨勢下,中國還會發展數十年!現在是在中國投資的好機會,機遇還未消失⋯⋯

    與很多做IT的香港朋友聊過,發現他們對於中國發展認知很少。中國在科技發展中,已然成為世界發展最快地區之一,在互聯網產業,甚至已經開始超越美國。這個在過去不敢想像,確已現實發生⋯⋯而香港的很多科技界朋友確還固步自封,認為中國互聯網不如美國,這個思維實在是太過狹隘。(事實上,香港與大陸思想信息似乎隔絕甚遠,讓我想起明朝中國閉關鎖國的情況,造成後世數百年積弱⋯⋯)

    過年期間,微信通過央視春晚大發紅包,大量銀行卡綁定微信帳號,新型互聯網金融正在茁壯成長⋯⋯中國,將會產生皆然不同的新興產業出來!

    春節期間,騰訊沒有任何壞消息,反而好消息不斷,今日在132.1元買入10萬股騰訊。

  5. 這天跟人說面子。
    亞洲國家中最愛面子的國家是中國和日本,兩個國家的人都極講面子,但得到的結果卻正好相反,日本人走到哪裏都很有面子,而中國人則到哪裏都失面子。原因當然很簡單,日本人的面子是自己掙的,中國人的面子是自己失的。這種事情,粵語說得最傳神:面係人哋俾,架係自己丟。
    全世界都給面子日本人,是因為日本人到了哪裏都自重,守規矩,不喧鬧,不給別人添麻煩。這也都是在自己國家養成的習慣,不是要出國了故意做給別人看的。良好的公民意識,放諸四海而皆準。做人得先修身,修身就是為了自己的尊嚴,將自己做成一個像樣的人。一個國家的人民個個都注重自己的修養,想到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行為自然會謹慎和善,他們心中不必事事為國家着想,但實際行動已經為國家製造了良好的形象。國民有面子,國家也得到了面子。
    中國卻正好相反,中國人的意識和習性,總是希望別人尊重自己,但自己卻不自重。你可以在全世界見到希望人家尊重自己而不知道自重的中國遊客,劣行處處。這並且還不是什麼少數的害群之馬,反倒是少數的優良馬──也就是少數的優質中國人──被一大群馬害了。這自然也是在自己國家中養成的惡習,要面子的中國人卻什麼丟面子的事情都做得出來。這跟國家沒有關係,國家像一道墻,國家裏都是拆墻偷磚的國民,國家這道牆豈有不塌之理?
    中國人一發夢就是「強國夢」,但心裏卻個個打着自私自利的小算盤,無事之時只管要面子,有點事了馬上就可以撕臉,一開口就是「素質」,真要展現素質了卻一點都找不着了。這麼矛盾的族群,你要人家如何給面子?

  6. 梁特忽然轉軚,改口稱要跟上面談「限制內地來香港自由行城市」,因為「香港空間有限」。此一改口,雖然明顯是為了下屆直選連任,但也是向在新界轉戰的香港青年反水貨游擊隊屈服,證明沙田屯門的反水貨游擊戰,一來有強大的民意基礎,二來,原來「激進」是能奏效的。
    大陸水貨客來香港狂掃貨,引來外國勢力英美傳媒圍觀報道。加上香港法官,將水貨瘋潮嚴正定性為國恥,「蝗蟲」(Locust)這個英文名詞正在走向國際,由中國人開拓的新定義,即將登入牛津字典。
    英語文明國家漸漸明白:「世界工廠」的「十四億人口龐大巿場」,唾棄自己的產品,瘋狂湧到前英國殖民地搶購外國日用品。有「留學生」做水貨內應,德國奶粉告急,日耳曼的嬰兒據說就快都沒得吃了。英國和日本,應該會是下一輪淪陷目標。
    這樣一來,當初宣稱「背靠祖國」的「董伯治港思維」,加上「香港人不能未富先驕」的梁班子,不得不轉軚了。但是,十年自由行,消費獨大,搞得不事生產,有如吸上海洛英。習慣了,要戒,可就難了。
    這就是為什麼西方國家對外來資金湧進買地產,一定要限制。無論英國和加拿大徵收龐大的物業轉售稅,還是泰國不准中國和香港公司在清邁布吉買獨立的別墅,不,不是美國在幕後拉線來圍堵你,而是看見中國人當前拿着錢、在全世界到處嘩哩嘩啦喧嘩亂灑的情緒狀態,中國人把錢送上來,幾百萬元掃LV、紅酒、哈羅百貨,外國勢力對中國人的錢,當然是要的,但是有個限度,人家不想跟中國人一起發瘋。
    但是對於「凡事總有個限度」的英式常智(British Common Sense),香特的董梁卻認為是「歧視內地同胞」,還反問「世界上哪個國家會拒絕財神」,這樣就激起據說是暗藏港獨的香港反水軍。經過一番動亂,梁班子好像終於學懂包括「背靠祖國」、何謂「凡事總有個限度」,雖然可喜可賀,但是香港特區這個消費經濟毒癮該怎樣戒,西方傳媒又等着看戲了。
    如果只准上海廣州深圳列為自由行城市,遠在齊齊哈爾的,總算也近年富起來,剛也聽說香港的奶粉都是英國的,想也組團來香港,現在卻被禁了,這樣算不算歧視齊齊哈爾的同胞呢?如果激起「來生只做深圳人東莞人,來生不做齊哈人」的抗議,又怎樣防範呢?

    兩岸
    國際
    財經
    生活
    體育
    周刊
    賽馬

  7. 最近大陸網民在網絡上流傳了一篇文章,標題為《八問香港: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全文請看:on.fb.me/1adNXsr),內容不斷以「親媽」自居,狠批港人「港兒,請你撫心自問,你親媽到底欠了你什麼?!」,簡直激到香港網民紮紮跳,以下為大家節錄部分留言:
    「本人心目中的親媽是英國」
    「你唔係什麼媽,當年清國割壤,清國亡國百幾年,所以你點計最多都係後母,仲要係最毒嗰隻,搶錢搶地搶資源」
    「66歲媽生得出174歲兒子!哈!」
    「對,你沒有欠我,因為你本不是我媽。你認錯人了,我自小被是鬼婆養大的。」
    「阿媽畀毒奶粉我飲、畀地溝油我食、收我貴一貴東江屎水費、屈我哋西方撐腰搞雨傘運動、搵埋黑社會打我哋。呢啲老母死都唔洗恨」
    「一時認阿爺,一時認老母」
    「可以斷絕關係嗎?」
    「中國不要認親認戚好嗎?香港真的不想跟山賊有任何關係,香港今日嘅成功永不會是因為港共及共產黨,香港嘅成功永遠都是真領導大不列顛打造」
    「粵語長片都有教: 大義滅親、生娘不及養娘大」
    「我未聽過有人咁X反骨,以前華東水災華南水災香港人熱心捐款,香港人會以父母自居嗎?」
    「比起英國養母的養育之恩,你除了只會要港兒奉養,弄到港兒的孩子都沒奶粉喝,你還做過什麼好事?」
    「點解親共嘅都咁鐘意自認人老母?
    禿鷹又話自己係慈母,呢班仆街又話係我老母,好亂啊」

  8. 真係睇到眼火爆!
    親媽前親媽後,邊個同你哋認親認戚?
    淨係識得講埋晒啲歪理!

    最近大陸網民在網絡上流傳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八問香港: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內容針對近來港人的反水貨客行動,並多番指責香港人對大陸遊客及水貨客不滿的情緒,全文如下:

    「一問港兒:你寄養人家多年,回歸後你親媽怕你不習慣,嚴格執行回歸時定下的“一國兩製”方針,讓你享有標誌高度自治的司法審判權、立法權、行政自理權。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二問港兒:你從來不用向中央政府你親媽交一分錢的稅,自己賺的錢自己花,家裏孩子多,你媽再窮再苦也沒找你要一分半文,這一點讓廣東、山東等財稅大省相當羨慕。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三問港兒:為了保護你的地位和優勢,你親媽——中央政府一再壓製別的城市,比如上海深水港、自貿區、金融中心、迪士尼等項目的啟動,生怕對你不利。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四問港兒:你的產品進入大陸,273種主要產品實行的都是零關稅,這就意味著,大陸這個全世界最大市場對你基本上是敞開的,這讓多少周邊國家和地區垂涎三尺。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五問港兒:你親媽——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勵大陸人到香港去旅遊,而去香港旅遊的最主要項目就是購物,家裏人大把大把的錢消費在香港,給你帶來的好處用屁股都想得明白。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六問港兒:當年不得已,你在別人家,人家給你什麼自由了?駐港英軍用你的錢養著,港督及其他高官讓你參與選舉麼?稅收可一分不少收,你怎麼不“佔中”?

    七問港兒:在民生上優先照顧。你親媽每天將最優質最新鮮的肉、菜、蛋、奶源源不斷地送到香港,保證水、電、氣的供應,從不吝嗇,從不含糊。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八問港兒:你親媽在國際上,給予作為地方政府的你高度尊重,允許你以實體身份參與國際事務,在各種國際場合上占有獨立席位,可以與中央政府一同參與,給足了你麵子。你還在不滿些什麼?

    港兒,請你撫心自問,你親媽到底欠了你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