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今天共有三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回應網友 – IC君」及「漢字的故事 ( 8 )」。

        政改諮詢期將要過去,泛民又再次捆綁,揚言一定會否決人大框架下的議案。政府似乎沒有新招,現在剩下陳弘毅教授苦口婆心勸溫和泛民轉軚,他的說法也受到曾鈺成支持,建制派是支持的,但書生議政,終是空話多,議案通過的機會很小。

        當然方案不通過,泛民跟中央更顯對立,但這種對立一直存在,也不是新事,所以對香港的衝擊未必太大。

        經此一役,香港政治也會變,激進的會變得更激進,但人數不可能太多,更多的人會無奈地接受現實,祇希望有一個平和人環境、立業、賺錢、養家,所以下一屆立法局改選,建制派跟民主派的版圖會變,民主派很可能失去議會中的否決權,屆時爭拗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嚴重。

        我一直說殖民地年代,有多少民主是倫敦說了算的,現在由北京說了算。北京的政治自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多年,越來越開放,走向法治,尊重民意,關懷民生,當然問題依然很多,但我們港人改變不了北京,唯有希望北京政治更好,香港政治也會更好。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雜談

  1. 完全贊同老教師的評論:

    泛民雙學的激進份子哪都有能力鬥贏香港市民選票, 更不用提夠資格做中央權術的對手, 他們動搖不了香港!

    內地與香港肯定會變得越來越緊密合作, 兩者肯定會發展得越來越好,誰也無法改變這一趨勢!!

  2. 如果香港可以少o的政治爭拗,在搞經濟方面多o的同阿爺合作,前途無限。

  3. 基於香港的殖民地經歷, 地理位置, 與西方國家的關係, 市民的收入, 平均教育水平, 平均生活水準和政治素質, 中央其實真的希望在其絕對掌控下在香港進行中國特式民主選舉試驗。成功後, 才引進內地的其它大城市。

    看起來短期內不可能在香港進行這樣的試驗, 當然在澳門可以做, 但人口和面積的規模較小, 試驗效果的可靠性不那麼全面那麼高。

    不得已時也可以選擇在內地的其它大城市例如上海,廣州,天津等進行這樣的試驗。 暫時難以在香港進行這樣的試驗, 沒有什麼大不了!

    李光耀:「五十年後, 你以為中國會讓香港有別於廣東嗎? 談到香港將來應否有普選, 他仍然維持他一貫的看法「要看北京」。
    http://forum8.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5741760

  4. 星期六下午在金鐘太古廣場閒逛,人流稀少,很是清靜。
    清靜逛商場很舒服,但對於商戶來說,清靜則是大忌。我在一家服裝店裏買了兩件白襯衫,付錢的時候跟售貨員閒聊,她說現在生意真是淡了許多,以前在香港開大會的大陸客排着隊來買西裝的盛況不見了,但情況說太壞倒也不是,因為他們這個牌子有許多香港本地客,長期幫襯,生意還算平穩。
    其實生意平穩就好,之前不過是虛火而已,根本不是香港人的消費模式,也不是香港消費市場的正常反映。2001年,就是這一個服裝品牌在電視節目中贊助了我的服裝,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大陸自由行客,百貨公司裏也是熱熱鬧鬧的,顧客絕大多數是香港人,那時候香港消費市場很正常,香港商家的心態也很正常。這種正常,後來就被一陣陣的虛火打破了。
    如今,虛火消褪,本可以將市場恢復正常了,但之前賺了虛火大錢的商家卻好像覺得正常倒是病了,無不叫苦連天,好像缺了大陸貪官這種錢財來源,生意便活不下去一樣。但怎不想想,以前是如何平穩安份做生意的?
    我們不需要滿街金銀珠寶名牌店,也不需要滿街的藥房。香港需要的就是平穩正常的消費市場。以此而論,大陸反貪,倒是還了香港一份清靜。

  5. 值得分享的觀點:

    坦言集:佔中、六四與政改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0608/00184_001.html

  6.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0616/00186_001.html

    正如本報一再指出,政改決不是甚麼真普選或假普選之爭,而是管治權之爭。反對派及背後勢力將政改視為千載難逢的奪權良機,為此進行長期的籌謀準備,但由於中央立場堅定,「八三一框架」不動如山,反對派奪權陰謀破產,絕望之下,不惜玉石俱焚。不難想像,政改一旦被否決,社會將更加分裂,法治將蕩然無存,暴力事件將變本加厲,香港將永無寧日,這一切不就是反對派所樂見的嗎?香港動盪不安,「一國兩制」失敗,中港矛盾惡化,中國崛起受阻,這一切不是外部勢力夢寐以求的嗎?

    一言以蔽之,香港走向恐怖暴力邊緣不是偶然,而是國際大氣候及本地小氣候相結合的產物。反對派也沒有所謂「和理非非」或激進勇武之分,而是一體兩面,互為犄角。港府投鼠忌器,有法不依,則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國之將亡,必出妖孽。香港由經濟之城淪為政治之城、示威之城,現在更變成恐怖之城,不容當局繼續縱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