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時事

        「政改方案被否決」

        政改方案被否決,本是預料之事,但投票關頭許多建制派議員走出議事廳,投票結果是28票反對,僅8票支持,卻是出乎預料。事後有很多解釋,有人道歉,有人痛哭流淚,也有人說自己不知發生何事,糊裡糊塗就沒有投票,我總覺得各種解釋不盡不實,真相依然還是捂著。

        否決政改,沒有出現大規模的街頭抗爭,為著政改爭拗了幾個月了,現在塵埃落定,這個題目暫時消失了,也許香港社會反而可以平靜一下,回歸民生及經濟議題。

        從「佔中」運動開始到現在,激進的人變得更激進,但更多的人厭倦爭拗。十一月就是區議會選舉,選民的取態會看到一些端倪,港人滿足現狀,溫和的中間派就會得票,且看結果是否如此?

9 responses to “關心時事

  1. 真相一字曰:蠢 !
    阿爺須要奴才治港,不須要人材,更加不須要蠢才。
    政改20個月來,多佐很多有用廣告金句可用,例如:
    生力啤「最好啤酒梗係等埋發叔先至飲」
    杜蕾斯「出街前,袋住先啦 ! 唔使等埋發叔,又安全,又快樂」
    UA院線「有票,真係唔要?」。哈……………………….

  2. 政改方案表決前,建制派一直都為8.31政改方案護航,說只要支持方案,這一票唾手可得,全港五百萬選民立即可以選自己喜歡的特首,所以他們支持袋住先,一定會投下贊成票。他們更批評泛民若然是撐民主要普選就應該投贊成票,否則就不要再利用「爭民主,真普選」這個口號繼續站在高地之上,因為這根本不符合支持民主的行為,再者手上有票真係沒理由唔要。而泛民一直都在說除了投票權,也需要查正到底這個方案是否符合公義,甚至有需要符合道德倫理,但建制派說的民主卻彷彿把投票這個動作演繹為民主路上唯一最高代表性的產物。
    上星期五,絕大多數,即超過三分之二的建制派議員終於體會了有些人民價值,有一些固有的生活文化是可以比投票更為重要。他們決定在政改表決鐘聲響起後放低手上的一票,離開會議廳,希望等埋發叔從醫院回來才再重拾手上已經擁有的投票權利。這舉動除了希望建制派齊齊整整的對一國表現忠誠之心,其實也有一份敬老及愛護同伴的心。
    發叔今年七十有八,他在香港政府的法例下被稱為長者已十多年,他在港鐵車廂出現一定會被熱心的年輕人強迫他去享用優先座。還有雖然他擔任立法會議員數十載至今只提出過一項動議案,又是議會內缺席最多的議員,但無勞都有功,作為晚輩等埋發叔都是天經地義的事。再者,中央及特區政府都說沒有重啟政改的時間表,若然今次唔等埋發叔,下次可能是發叔等不了的話,那心裡的遺憾就永遠沒辦法彌補。爛船都有三斤釘,體恤同伴,關愛病人,尊敬長輩等的表現只要是香港人都會一直嚮往及秉承的文明價值觀,而這正正也是泛民一直提出投票權之外也要合符的道德倫理。所以,等埋發叔這舉動根本就是高尚情操的表現,沒有投票支持這個政改議案的建制派議員,你們這一次做得太對了。

  3. 看見政改甩漏8比28否決,好好笑。
    看見那些犯低級錯誤的議員繼排隊離場後,再排隊哭於你面前,更加好笑。
    截稿前,已經至少有三位議員哭泣。分別是葉劉、林健鋒,以及應該自己不應該哭泣但終於還是哽咽了一下的嫻姐。不知文章刊出日,被喻為最大罪人、眾矢之的葉國謙哭了沒有?
    嫻姐最有趣,剛一想哭,突然記起,自己今次站對了隊,仲喊乜鬼啊?
    節目主持人問葉劉問得好:23條撤回你都無喊,這次為何要哭?
    葉劉是23條的主事官員,落力推銷,等於親生仔;23條親生仔被趕出校阿媽都無喊;政改再親再重要,最多是契仔,但契仔留班,契媽喊到孟姜女哭倒長城似的。
    同樣,平時實在不覺得林健鋒有這麼憂港憂民,他居然會為了社會的和諧安寧甚麼恢復秩序而哭泣?仲牽強過「等埋發叔」囉。真正哭泣原因,好簡單,奴才的哭泣。
    話說清末,溥儀是倒數皇帝,遲早被人趕出宮;在此之前,他倒有良心,想把一些太監放生出宮,現代術語,等於「遣散」。
    太監本應感恩,誰知太監聽到皇帝要他們出宮,就像世界末日,如喪考妣,個個號啕大哭,人人抱著皇帝大腿表忠心:「奴才願意天天給皇上端茶倒尿啊。」據說,這些太監最後要用槍指住個頭才肯離開宮門。
    你大概明白了吧?做慣奴才的人,一旦覺得主子要放棄自己,無奴才可做,便會惶恐驚慌,六神無主,即使平時要做幾多髒活,端茶倒尿,只要能看皇上一眼,靠近權力身邊,便心滿意足。如果因為等埋發叔而被迫和發叔一起退休,奴才不服,奴才惶恐,奴才唔制!奴才喊啊!

  4. 本文絕無諷刺、嘲弄、批判之意,更非新片《竊笑風雲》(四)──不過悶咗好耐,忽然有齣鬧劇沖喜吓。假普選表決慘敗,正所謂28比8,文思勃發,歡迎大家自由和應。
    (一)隨口噏版:
    「痴痴呆呆,坐埋一枱;符符碌碌,等埋發叔」
    「集體離場,如意吉祥」
    「神志不清,糾眾遺精」
    「日哦夜哦,百密一疏」
    「人急智障,狗急跳牆」
    「鬼鬼鼠鼠,欠個共主」
    「嫻姐失神,田少銷魂;葉劉幽怨,謙謙頭痕」
    「一定死得,喊苦喊忽」
    「食咗忽得,狗咬狗骨」
    「機關算盡,化為灰燼」
    「無謂上心,返歸補身」
    (二)江湖版:
    「先生幾多位?mark開邊條仔?總共三十一,自由黨唔計。嫻姐坐定定,阿波加阿輝。他來自江湖,唔代表建制。建制禮義廉,傳千秋萬世。」
    (三)文學版:
    「鴟梟鳴衡軛,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讒巧令親疏。」(曹植《贈白馬王彪並序》)
    (四)車公版:
    羊年靈籤:「晨粧露彩髻邊雲,玉佩珠顏錦似銀。色則是空空是色,觀音曾勸世間人。」
    解曰:「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可貪心」。
    (五)結案陳詞版:
    「天意!天意!天意!」

  5. 香港政改表決鬧出一個國際笑話,不少建制派議員在傳媒面前捶胸頓足淚灑人前,見之令人動容,幾乎噴飯。
    然後你就會發現一個問題。有建制派議員出現在中聯辦被記者發現,記者問是否去跟中聯辦交代,那人答說中聯辦沒有責怪。淚灑人前的議員說一夜驚醒幾次,想到這次投票令中央失望了,心裏特別難過。也有投了票的建制派議員說收到中聯辦電話表揚,「肯定了我的工作」。
    凡此種種,不是中聯辦就是中央,可見這幫所謂的香港議員,拿着香港公幣,做着「香港民意代表」,心裏卻只有太上皇,早就把一國兩制拋到九霄雲外。不然的話,政改方案通不過,不想香港民主進程受阻,五百萬香港選民失去權利,反倒只擔心「中央失望」。因愚蠢而出事,跑進中聯辦,誠惶誠恐,結果中聯辦沒有怪罪,馬上如釋重負。即使沒做錯事那個,因為中聯辦來電表揚,還「肯定了工作」,便沾沾自喜。這種「香港議員」到底知不知道在為誰服務,誰才是出糧的老闆?
    所以,香港有什麼三長兩短真的不能怪中央,真正破壞「一國兩制」的人全在香港,把兩制拼命搞成一制的就是這些人。如果我是中央,我何止失望,簡直頭痛:到底應該怎麼應酬這班破壞「一國兩制」的積極份子!

  6. 一群柒人頭也不回離開會議廳時,背影頗瀟灑,走得出,就要承擔所有後果。如果這個時候他們站出來說,「係呀!我唔想投票啊!我鍾意走啊,吹咩?」又或者說,「人按掣我按掣,人哋按一按兩世無憂,我點解冇?我條氣唔順啊,遊戲規則唔公道,所以罷玩。」這麼說,即使得不到尊重,至少令人從此以後不敢小覷他們,當他們是漢子,心存忌憚。偏偏他們懶瀟灑地走了出去,卻哭着說後悔,演技雖好,但只是眾星捧月般把田少捧上了神壇。
    整件事,田少似乎是真正贏家,他投了贊成票,但手動了,腳不動,令結果走向否決。繼23條之後,再度成為港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可是,與那些豬一般的隊友相比,他的紀錄相當漂亮,他是八個贊成者之一,其忠心,日月可鑑。
    這個令人難以捉摸的男人,你永遠不知道他是敵是友,你永遠預計不到他下一個動作。撤回國教科及要求吳克儉下台議案,他投反對票。蓮塘口岸撥款,他投贊成票。成立委員會調查689收受五千萬報酬事件,他投反對票。很多時候,他似乎站在民意另一邊,但關乎香港人命運的兩件大事,23條,他立場鮮明。政改方案,他的表現令人叫絕。然後還送上高潮結尾:諷刺對手比豬更蠢,不屑為伍。就是說,他不是不知道要走,只是不願意走。
    這個謎一般的男人,究竟是甚麼人,不妨放長雙眼慢慢睇。

  7. 建制31人「袋一分鐘」都唔肯,臨尾十零秒「起錨」,在中央嚴懲的「霹靂手段」出台前,市民笑住替這場世紀walk them out鬧劇做紀錄:
    一,網友建議替發叔豎立塑像,刻上「劉皇義士,永垂不朽」。建制派後來者加緊注意,「等埋發叔,煮無米粥」已是好彩,食習總無情雞才大鑊。
    二,立法會70議員中,31個唔係波,裝越位失敗。噓過國歌的球迷獻計,建制議員全部穿上背後有number制服,大number即是大佬,日後再搬龍門方向,邊個射錯波,邊個批踭,冇得爆喊賴地硬。
    三,謝偉俊厚顏指,泛民唔應該在此時噓對方。豬一樣的建制派,未聽清楚雞聲便滾水淥腳離場,咁低層次地等一個人,輕視場內28個對手。這場球賽有人走數,姓周的那121萬人唔會算數,121萬除31,票債肉償,阿爺分硬豬肉!中聯辦已經欽點了肉類分割技術員。地鐵迷建議,先由豬的啫啫割起。
    四,離場又點喎?全國獨立黨破了,民建聯黨鞭借力成立全國建制黨,豬頭做黨徽,粉腸代替藍絲帶,積極爭取呃自由黨8個like!

  8. – 同意李純恩就LIKE & SHARE
    建制派,請你們記住,香港人才是出糧給你們的老闆。
    你們的職責是服務港人,而不是出賣港人、對中共唯命是從!

    「不是中聯辦就是中央,這幫所謂的香港議員,拿着香港公幣,做着『香港民意代表』,心裏卻只有太上皇,早就把一國兩制拋到九霄雲外。」
    「政改方案通不過,不想香港民主進程受阻,五百萬香港選民失去權利,反倒只擔心『中央失望』。」
    「這種『香港議員』到底知不知道在為誰服務,誰才是出糧的老闆?」
    「香港有什麼三長兩短真的不能怪中央,真正破壞『一國兩制』的人全在香港,把兩制拼命搞成一制的就是這些人。」

  9. 2017政改方案爭論到最後,建制派戰略錯誤,鹵莽行事,製造一場空前絕後嘅政治大笑話,讓政改方案在歷史紀錄中,成為28對8嘅大敗議案,實在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田北俊俾北京搣柴之後,呢次唔跟葉國謙、林健鋒等隊離開,「忠貞報國」,率領自由黨議員一齊投下贊成一票,唔知會唔會再受北京重用呢?葉劉墮馬,田少呢位「人民武士」可以取而代之,去選特首啦!
    建制派自亂陣腳,無故大敗,形同自殺,當然係醜過豬八戒,等香港人笑一世。兩位年逾花甲嘅老波骨議員葉劉淑儀與林健鋒竟然公開泣不成聲,恐怕唔會有人同情,田少在fb講「人蠢無藥醫」,都唔知係針對邊個,但葉劉經此一役,其特首野心肯定大打折扣,乜唔係啫,以後北京點敢相信葉劉識得玩政治呀,故此一位律師講:「葉劉係唔係為自己特首之夢破碎而哭?林健鋒是否為了俾田少影射而哭?」點鬼知啫,呢兩位行政會議成員或者因為壓力而哭呢?壓力來自何方?見到經民聯成員梁君彥在六月十八日下午三時半乘車直奔中聯辦,略知一二啦,乜佢地唔係向所屬功能組別選民解釋嘅咩?哦,原來真正老闆就是在西環辦公嘅,平時唔認,呢趟不打自招。
    左丁山有兩位退休賓架老友睇到投票結果,一位狂笑,一位大哭,反應完全相反,狂笑嗰位素來反對831方案,大哭嗰位就力主袋住先,今次大哭並非為了政改不成而哭,佢老早知道唔夠三分二多數票,投票前已打定輸數,但在電視機前眼見自己啲同路人(建制派議員)弄出一套荒唐鬧劇,就真正悲從中來,覺得議會內出醜的同路人真係扶不起的阿斗。為何建制派議員硬係俾人一個觀感、形象:佢地嘅知識質素係低一啲?唉,一個人不論讀書多少,歷練如何,只要佢甘心聽從上頭吩咐,聽命令行事,自動放棄思考能力,行為就會變成咁,好似一位潘兆平議員坐在議事堂上,見同路人離場,竟然不知所措,唔敢投票,唔通佢為人笨成咁?唔係啩,應該係在那一刻,佢收唔到指示,唔知點算好啫,聽慣命令之人往往在緊張關頭就會咁。點解美國咁多科技創新,領導全球呢?當然與美國人唔慣聽總統命令,富獨立思考有關,人民太聽話太馴服嘅國家,幾難持續維持科技創新力,砌贏美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