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時事

        「反恐:反恐的成本與效益」

        布盧塞爾又發生恐襲,跟巴黎恐襲一樣,目的是殺死盡可能多的人,所以選擇向平民下手,在人多的公共場所下手,兇徒極之殘忍。

        以前發生這樣的事,賬都記在基地組織的頭上,現在都記在伊斯蘭國的頭上。其實做出事情來的都是歐洲土生土長的年輕穆斯林,這些歐美土生土長的穆斯林,由於種種原因 (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們的信仰) 不能融入主流社會,沒有升遷和成功的希望、失望、沮喪,以及他們受到宗教仇視異教徒的思想影響,腦子充滿了要報復社會,要為「神」而犧牲的想法,於是做出無人性的襲擊平民的行動。

        我寫過幾次網誌,提及這些恐怖活動不會動搖西方的體制及社會結構,也不會影響整體經濟。但由於造成傷亡,引起震動、反恐,成了近十幾年美國和歐日等西方國家的頭號國策。美國並捲入了伊拉克及阿富汗兩場戰爭,花費了幾萬億美元,死了五、六千士兵,受傷的更是以十倍計,但收效極微。

        自九•一一之後機場的保安大大加強,不計增加的保安的開支,每位乘客要提早一小時到機場接受安檢,這是多大的成本?能算得出來嗎?

        所以恐怖份子用了小小代價,全世界僅在保安上就付出了重大成本。

        比利時恐襲發生後,是不是要檢查每個進入機場大樓的人的行李?地鐵發生爆炸後是否要檢查每個人攜帶的手提袋?顯然是不可能。

        我在以前的網誌中提及過,要預防及阻止個別人的報復社會的衝動是不可能的,尤其在精神病人越來越多的今天。恐怕我們祇能依靠情報機關監控有暴力傾向的組織和個人,過份擾民的安檢之類的關卡最好少一些,因為除了擾民之外對真正的防恐也沒有什麼作用,我們恐怕不得不接受不時會發生的個別人的恐怖活動。

        個別人或小團體的恐怖活動是防不可防的,那些恐怖份子在做出事情以前都是平民百姓,即使有極端言論也不能抓他們,何況現在講保障人權私隱,竊聽都是違法的,警方如何做事?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