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 1 )

        「應該讓學生學普通話中文」

        香港中小學,以前中文全部都是用廣東話教的。近年來,一方面可能有政府的鼓勵,另一方面可能也有家長要求,普通話教中文的班越來越多,這是一個好現象。

        我們學語言,就是要與人溝通。中文的主流是普通話,而且普通話跟書寫文字是最接近的,寫白話文就可以容易地跟十三億大陸人,台灣人,甚至新加坡華人溝通。如果學廣東話中文,寫廣東話文章,可以溝通的人群就大大縮窄。

        港式的廣東話文章,甚至我也看不太懂。最近有一份專家報告,研究近四、五年來廣東話教課及普通話語文班學生的表現,結論是差異不大,據說廣東話班,學生討論熱烈 (孩子用母語交談,不用專家告訴我們,溝通會多一些),而普通話班討論較冷清 (孩子在學不會說啊!) 但詞彙多。

        此事其實不需爭議,將來應該全部都轉普通話班 (師資漸漸跟上),不懂普通話,孩子長大了才發現自己的廣東話發言和文章不能與大陸和台灣溝通,那時就後悔莫及了。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雜談 ( 1 )

  1. 謝謝大朋叔關於普通話學中文的文章,我也贊成這樣更好,廣東話和普通話差異太大了。上陣子我看到一文章說,中國那麼多方言如在歐洲,就會是很多種語言,而且現在歐洲有些語言的相似度其實比中國的方言還近。

    中國歷史上書面語與口語不同,中文用象形字,發音和單字本身又無關係,造成語言非常難學,文盲佔了人口的絕大部分。李光耀甚至認為中國的長期愚昧及落後跟中文以及中國文化有很大的關係,他說 “文化習慣限制想像與創意、鼓勵墨守成規;中文透過雋語影響思想,而四千年積累的古籍經典,能說的都說了,而且古聖先賢說得更好;中文非常難學,使得外國人無從擁抱中國或被其社會接納,並且嚴重限制了中國吸引、融合外來世界的才智之能力。” 《去問李光耀 P. 37》李甚至在八十年代建議中國領導人學新加坡,將英語作為第一語言,不過他也知道這在中國這是不可能的,就像現在我們看到僅將漢字簡化在港台就已經不可能了。

    新加坡立國時幾乎所有華人都不能理解為何李堅持必須以英語作為官方語言,並且將所有華語學校強制變成英語學校。海外最後一間華語大學,好像是南洋大學,也在七十年代永久性關閉了。現在四小龍裡面新加坡經濟發展得最好,不知道當初如果他們像大陸,台灣一樣用中文做為第一語言,五十年後的今天是否會同樣成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