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 2 )

        「政治制度跟文化傳統的關係 ( 2 )」

        記得當年美國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表面上的理由是報復9•11被炸的恥辱,要消除阿爾蓋達組織,當時的副總統切尼還說了一句:美國進駐是要將西方文明帶入中東,影響和改造伊斯蘭文化。

        薩達姆年代議員及總統也是全民選出來的,薩達姆的得票率是99.99%,當然一個原因是無人敢不投他的票,誰不投票給他,下場可能是失蹤被殺。另一個原因是宣佈結果的委員會全部是薩達姆操控的,美國進駐,也搞選舉,競選的人比的不是政綱,比的是你屬於哪一個教派?哪一個部族?在美國主導下,搞權力平衡,可是到最後美國也平衡不了,不同教派,不同部族分區而治,最大的什葉派內部還打了起來。當年美軍駐守的時候,恐怖爆炸不絕,但絕大部份是伊拉克內部的不同利益集團殺來殺去,主要傷亡是伊拉克人自己,美軍為減少傷亡,深溝險壑,盡量少出動,死傷反而不多,在這種情形下,西方怎麼去改造伊斯蘭文化?

        一個國家內,部族,教派的對立和仇恨根深蒂固,怎麼談得上博愛?平等?自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