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政治制度跟文化傳統的關係 ( 3 )」

        從阿拉伯的社會文化我們可以看到,「人」的身份認同,首先是看你是哪一族的人?其次是看你是哪一個「教」的人?雖然同屬伊斯蘭,還要看你是屬於哪一「教派」的人,甚至同一教派之下還有不同長老,不是同教,同派的人就勢如水火,不能相容。在這樣的社會文化傳統下,現代民主的概念根本行不通,人跟人也不是平等的,更談不到博愛包容,非我族類,非我教派,非我長老,就註定要拼死相鬥,這種鬥爭已進行了一千五百年,而且還要鬥下去,誰也改變不了誰。西方的議會民主在這些國家徒具形式,政治權力操在教派長老和軍閥手中 (長老經常就是當地的大軍閥),中央政府的權力出不了首都城市。

        西方,特別是美國自持強大,自持西方先進文化的滲透力,想要挾武力去改變伊斯蘭,結果是勞民傷財,損兵折將。美國在兩伊戰爭中的經驗,由一個將軍口中說出來,他說以後發生糾紛,美國地面部隊切不可進入一個人口超過二千萬的國家,進去容易,脫身就難,所謂民主制度,在這些國家是遙不可及。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