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隨筆

        昨天恒指升158點,成交604億。上證指數升8點,成交2106億。

        美國FBI阿頭宣佈,新發現的希拉莉電郵並沒有問題,不會起訴。此外,有報導這一次大選以前甚少投票的拉丁裔人踴躍投票,他們佔全美人口16%投給希拉莉。而民調專家已精密計算可能的選舉結果,都表示希拉莉會獲勝,港股及亞洲股票市場已作出正面反應。

        昨天本地地產股大跌,並無損股市升勢。匯豐業績極差,股價卻大幅漲升,不知什麼人在買?股市難測,但基本業績好的公司很多,為什麼要買匯豐?

        人大對基本法104條釋法,港獨是踩過了底線,希望議會裡能安靜一些,做些實事。

3 responses to “股市隨筆

  1. 殺小學雞焉用牛刀?
    2016年11月08日 (07:23 PM)

    人大常委會就議員宣誓的問題釋法,引起社會關注。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早前批評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及梁頌恆行為「好小學雞」,不必要地踩到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的底線,觸發中央釋法。

    香港很多有識之士,都和譚允芝一樣,覺得游蕙禎在宣誓時那種「re-fucking of支那」的講法,是小學雞行徑,不經大腦。甚至有些人會進一步覺得,阿爺殺小學雞焉用牛刀,不理會它便是了,沒必要以釋法這樣大陣仗去處理。

    我與一些內地官員談過,了解到他們認為香港的港獨問題,已經去到一個臨界點(Trigger point),再不處理,局面將不可收拾。後來看中央官員釋法後的表態,亦印證了阿爺對港獨問題態度,由不承認變成高度重視。

    那麼,到底是中央誇大了問題的嚴重性、不知這班鼓吹港獨的「小朋友」,只不過是很不成熟的小學雞?抑或問題已經越演越烈,這些貌似小學雞其實已經變成兇猛的大麻鷹呢?

    我認為情況屬於後者,在立法會選舉之中,本土與港獨派拿到了19%的選票,有很多年青的支持者。這些人大舉進入立法會,並且在宣誓時公然挑戰中央,甚至用辱華的語言代替誓詞,又公然在自己的Facebook上用粗口罵《基本法》,公開聲言以慢讀宣誓是要否定誓詞內容。我覺得香港的有識之士,已經不能夠再把頭埋在沙堆裏面,還在說問題並不嚴重。

    其實,若果真是小學雞的問題,在眾多環節上,本來可以及早解決。第一,事件去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關口,只要主席能判定游蕙禎、梁頌恆、劉小麗的宣誓無效,決定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整件事的主客位置便要改寫。政府無需入稟法庭,反而是被取消議員資格的議員會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政府。由於法庭一般不會干預立法會決定,他們能夠成功推翻立法會主席裁決的機會會很小,人大可能不用釋法。

    第二,這些本土派議員一直大罵泛民議員為「大中華膠」,指泛民承認中國對香港擁有主權,是「戇居」的立場。但諷刺的是公民黨及民主黨都有議員護送游蕙禎及梁頌恆進入立法會,尤其是公民黨議員更加積極。試想想,如果立法會建制及泛民齊聲譴責游、梁兩人的行為,那麼立法會主席在人多勢眾之下,膽氣較壯,可能會做出比較果斷的決定。泛民議員一邊給本土派辱罵,一邊卻支持本土派,目的無非是為了爭取年青人的選票。為了選票,喪失立場,令情況進一步惡化。

    第三,案件去到法庭,大家對法庭能落閘的期望已很低了。

    在上述多個環節的「大人們」貌似好人,實質是膽小怕事的情況下,小學雞已變成猛禽,越來越失控了。

    在香港,除了支持建制或者支持泛民的群眾以外,還有一大片政治上比較不積極的市民,他們希望香港能夠維持一個平和穩定的狀況,對無日無之的爭拗感到厭煩,他們拒絕接受立法會內越來越多粗口、暴力,甚至辱華的行為,但現實上卻沒有人能代表他們的意見。

    過去的事例表明,當香港對抗阿爺的聲勢愈大,阿爺的抗擊力也越大,你搞佔中,阿爺就搞出人大「831決定」;你要搞港獨,阿爺便釋法。這樣對抗下去,香港吵鬧不休,只會兩敗俱傷,市民希望能夠平靜生活的卑微願望,也越來越遙遠了。

    盧永雄

  2. 司法界名人, 資深的港英餘孽!

    他指出,大律師是香港精英群體的一部分,香港以法制健全引以自豪,可是近年來都看到分裂國家、對抗中央的犯罪成本,低到幾乎近於零。他續質疑,有不少大律師出力為犯罪嫌疑人「洗白」,顯示釋法更具有現實的緊迫意義。

    ######

    陳佐洱斥司法界遊行 深表遺憾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表示,人大釋法在香港特區是得人心、快人心、正氣上揚、邪氣消沉。

    陳佐洱認為,一些人不接受中央釋法,甚至搞對抗,是由於法理知識缺陷及理解不同所導致的爭議,亦是用法律當做政治鬥爭的工具。他指,可以因為種種原因不喜歡釋法,但不能說釋法是破壞法治。

    他批評與主流民意違背的,居然是一些司法界名人,他們發表對釋法深表遺憾的聲明,指責釋法弊多於利,質疑中央落實「一國兩制」的決心,削弱香港司法獨立的形象,更匆匆搞了一場黑衣遊行。陳佐洱表示,對這個深表遺憾的聲明,深表遺憾。

    他又反問發聲明、穿黑袍人士的思維意識,是否已告別20年前的舊殖民統治時代,是否應該將自己的言行,置身於中國香港特區的法制現實中。他續指出,大律師是香港精英群體的一部分,香港以法制健全引以自豪,可是近年來都看到分裂國家、對抗中央的犯罪成本,低到幾乎近於零。他續質疑,有不少大律師出力為犯罪嫌疑人「洗白」,顯示釋法更具有現實的緊迫意義。

    • 法律界部分人拿法律當政爭工具

      陳佐洱指出,人大釋法深得人心、大快人心,正氣上揚,邪氣消沉。然而香港司法界少數人發表所謂聲明,對釋法表示遺憾,指現階段釋法弊多於利,會削弱香港司法獨立的形象。他指,這些司法界人士對釋法不接受可以分兩種情況,要麼是法律知識有缺陷,要麼是政治立場對立,而拿法律當政治鬥爭工具。

      對於第一種情況,陳佐洱建議加強對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法理知識的研修,有助於增進中央和香港司法界的相互理解,求得共識。而對於第二種情況,他認為就已不是法律爭論的事情。「人在做天在看。天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13億中國人民。」

      他指,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常設機關,根據需要進行法律解釋,是權力所在,是維護國家主權和「一國兩制」方針的憲制責任,也是對特區司法人員的指引和提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