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6

雜談

        「再談特首選舉」

         香港社會現在撕裂為兩派,建制派及民主派,從選票可以看出來,比例大約一半一半,民主派可能還略多一些。

        自從中央宣佈2017年普選方案不可能改動,而立法會否決此一方案,從雙方對立達到頂點,冒出了更激進的「本地派」或「港獨派」。

        因為特首選舉在即,兩派對立的情勢一度極為緊張,焦點轉移到支持梁連任與反對梁連任。網友們不知是否和我一樣感受到自從梁宣佈他不爭取連任,這個衝突的焦點一下子就消失了,兩派對立的情勢一下子緩和下來,梁實在欠缺誠信,民望很低,民怨很大,假定中央仍支持他連任,兩大選舉團中的建制派也有許多人反對他,對將來有效地管治香港帶來困難,中央了解這一點,梁也不得不退下去。

        中央一手強硬,將有港獨傾向的議員踢出立法局,現在雖沒有為「二十三條」立法,但香港社會已知道以後誰公開宣揚「港獨」思想,將會受到鎮壓。

        中央另一手就是要修補與「民主派」的關係,不讓梁再選是重要的一步,此外又表示將向「民主派」一些人發回鄉證。

        再有重要的一步,就是選出一個較能為各派接受而中央又信任的人,其中林鄭月娥是一個可能的選擇,她熟悉政府運作,有廣泛人脈,梁的任期內,她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貫徹的也是中央的政策。另一個可以看好的人,以我看是曾鈺成,他的一生歷史,左派背景,在阿爺看來當然是自己人,可靠的,而他做兩任立法會主席,民望不差,跟民主派的頭面人物有廣泛接觸。

        假如林鄭或曾任何一人勝出,而可獲民主派三百多名選舉人中的可觀的選票,則不是香港社會撕裂得到很大修復的象徵?

        依我看中聯辦頻頻出鏡的領導人,任職時間也不短了,也許也到了交棒的時候,新特首民望高一些,中聯辦也就無需頻頻曝光,就治港事務說三道四,民主派也會變得比較溫和,議會可以有效運作,豈非香港之福。

        至於香港進一步改革,原來的路行不通,也非無路可行,可以學美國,間接全民選特首,辦法是擴大選「選舉人」的投票者的基礎,是否可將「家庭主婦」定為一個專業組別?那有資格投票的人一下子增加幾十萬,各種婦女組織立即活躍起來!我這是一個玩笑式的建議,可以請專家設計絕大部份民眾都有份參與選舉,而中央又滿意的方案,不是一樣可以一步一步走向全民投票選特首之路?

        治理一個地方,一定要得民心,疏導不滿,香港現在豐衣足食,工商繁榮,大多數人是滿意現狀,用有德有能之人來治理,政策鼓勵工商照顧弱勢社群,沒有不可克服的矛盾。

雜談

        「中國崛起的歷史背景」

        近三十年中國的崛起卻好遇上了一個極理想的國際環境,世界上很多事,看似互不關連,實際上影響深遠。

        舉一個例,國家貧富懸殊歷來已久,但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生富國的工業轉移到貧國的低勞動力市場呢?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運輸成本高昂,高昂的運費,令低勞工成本失效。上世紀五十年代,貨櫃運輸出現,貨櫃船從載量幾萬噸發展到十幾萬二十幾萬噸,航速也大大加快,結果是運費大減,開始出現發達國家製造業向低勞工成本地區轉移,中國如果閉關鎖國,到今天才開放,可能市場早就被東南亞國家及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搶去,歷史就要改寫。

        再舉一個例子。中國文化革命,在七十年代末結束,放棄了馬克思列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雖然官方未正式宣佈過),前蘇聯崩潰,冷戰在世界上結束,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敵意消除。對中國改革開放,西方國家都持肯定的態度,西方的思維是世界上多一個國家富裕發達,對其它國家都是好事,美國也常常這樣說,也不阻止美國公司來華投資,也不阻止中國產品輸往美國,歐洲亦然,所以中國崛起的路上,並沒有太大的外部阻力。

        再舉第三個例子。中國經濟迅速發展,石油需求大增,國內自產遠遠滿足不了需求 (中國地理上屬古老的亞洲板塊,貧油),雖然向全世界尋找供應,去南蘇丹,去哈薩克,去委內瑞拉,但實際能得到的油很少。我們進口的原油絕大部份是從中東來的,中國運氣很好,墨西哥上世紀八十年代發現大油田,巴西接着也發現大油田,美國從中東的進口轉向靠近它的墨西哥和巴西,中東由美國離開而產生的空檔,正好由中國補上,中國油源不缺,美國也沒有阻撓中東油國供油給中國。所以很多看似互不相關的因素,正好給中國崛起提供了外部的有利條件。

        所以中國說滿意當今的世界秩序也是有道理的。當年的伊拉克的薩達姆野心勃勃,佔領科威特,接着就要進軍沙特,如果不是小布殊總統做世界憲兵制服了他,中國今天要向薩達姆求情,請他供油?

        冷眼看世界,真實是很有趣的,正在發生的事,背後深層的原因可能我們並不知道。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多謝網友多年支持,我的Blog仍在,今後仍可保持聯絡

股市隨筆

        昨天恒指跌188點,成交557億。上證指數跌5點。

        聖誕和新年假期將近,市場轉靜。最近因拆息抽升人民幣貶值,恒指已跌了一千多點。我十二月十二日Blog中曾提到160 – 170元的騰訊,38元的平保,5.60元以下的建行,當時看看似乎低得遙不可及,轉眼間建行已低過目標,平保跟騰訊都已經很接近了,可以開始分段吸入,期以三個月,大概能有回報。平保和騰訊應該盈利增長合乎預期,建行雖不會有大增長,但盈利也不會倒退,派息應該不減 (派息三成是底線了)。

        我寫Blog,不知不覺已將近十年,每天整理一下思路,是我的得着,最大得着是認識了許多網友,在這裡要表示一下我的感謝,感謝大家的支持。

        我自己年事漸高,精力不如從前了,寫的股市隨筆也未必對網友有什麼幫助啟發。雖然我是誠心在寫,我寫的和我真實的投資是一致的,但由於種種原因,我自己在輸輸贏贏中贏了一些,不代表網友都能贏。20年在股市中風風浪浪,知道自己很平凡,算不了高手,所以打算寫到今年底就停「股市隨筆」,祇會不定時的,每週寫一篇、兩篇「關心時事」或「雜談」之類短文,繼續同各位網友保持聯系。

        再說多一次,感謝多年來網友的關心和支持,最令我安慰的是那麼多年發表我的並不高明的意見,竟沒有發生過一次敵意的搗亂和謾罵,我的網友都是文明禮貌慊讓的君子,都是真的朋友。

雜談

        「中國崛起之路」

        中國自清除了「四人幫」後,鄧小平掌握大權,當時經濟上「一窮二白」,政治上極左派思潮仍在。就在重重困難的條件下,鄧提出了「改革開放」,初初是「摸着石頭過河」,就是鄧本人可能也不清楚這條路該怎麼走。直到九十年代初,他南巡深圳特區,發表了重要講話,一句話是祇是能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都是好政策,不必問姓資 (本主義) 還是姓社 (社會主義)。另一句話是要發展經濟,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很明確地要在中國發展市場經濟,充許私人資本壯大,結果是有權的人先富了起來。

        當時中國除了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其它什麼都沒有,沒有資本,沒有技術,甚至沒有資源,重要的自然資源用龐大人口去比較是非常貧乏的,當年趙紫陽做總理,提出「大進」 (大量進口原材料),「大出」(大量出口加工製成品),「兩頭在外」。

        也卻好趁着全球一體化的大好時機,引進大量外資,外資還帶來了外國市場,短短十幾年,中國就成了世界加工廠,廉價而又勤勞刻苦的勞工,為中國累積了資本。到朱熔基任總理時,他大力發展基建,那是在國家有了初步的財政實力的情況下才做得到的。他又大刀闊斧但低姿態地將大量地方國營企業私有化,中國經濟運營的效力大幅提高,很多人富了起來,國家也富強起來。近十幾二十年,自身擁有的科技也大幅提高,除了出錢買回來的技術,還有通過各種各樣渠道引入的科技,憑我們中國人聰明的頭腦很快轉化成我們自己的技術,大至火箭,飛機,小至手機,家電,中國在各國領域追上世界最尖端的技術。

        今天的中國製造業,建造業,應該是世界第一,每年產鋼四億五千萬噸,煤四十億噸,汽車二千五百萬輛,修橋築路開隧道技術和裝備都是世界第一流。

        中國今年大概已成為淨資本輸出國向海外投資可能超2000億美元。

        中國的崛起大概是近三十年世界上影響最大的大事,今天的形勢跟冷戰時美俄對峙的局面不同,冷戰時美俄之間經濟交往很少,雙方沒有共同利益,而當年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對立,形勢緊張。

        今天在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經提都不提,而中美雙方有巨額的經貿來往,合則兩利,鬥則兩敗。雙方利益當然有不一致的地方,美國也一心要遏制中國勢力的擴張,但彼此並無你死我活的敵意,反而較多地在尋求發展共同利益,中國也無意挑釁美國。習主席訪美時說到中國是現有國際秩序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曲線承認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現在這樣的局面大概會維持很長時間,特朗普上台也要接受這個現實。假定中國再穩定發展三十年,局面又會不一樣,希望「不稱霸」的承諾是真的吧?別國的家務事何必去多管?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回應網友 – WCY382」。

        昨天恒指跌38點,成交716億。上證指數升5點。

        外圍歐美日股市都向好,未見有危機。歐洲,日本更因為本幣貶值股市大升。而美國自特朗普當選以來,金融,能源都大漲,美股近期升勢,港股都沒有跟隨,所以外圍即使跌,港股也未必跟足。現在是A股跟港股的關聯度更大,這跟在市場中中資佔比越來越高有關。

        中央政治局會議以及經濟工作會議都已結束,主題是一個「穩」字,要繼續供給側改革,中性貨幣政策,控制好貨幣流通性,債務去槓桿。中國經濟有危機,都是聳人聽聞的說法。中國經濟體積巨大,消費,外銷,基建均衡發展,政府管控強而有力,政府不但手握巨額儲備,而且國企大約佔了半壁江山。政府是大老闆,財力無限,行政權力也強過任何外國政府,祇要政局不亂,不打仗,中國經濟是一定不會失控。

        我前天乘低已經入市,買入建行,工行,人行,平保及騰訊,分段入貨,再跌再買,再有兩個月就見到年報了,這幾家大藍籌應該都不錯的。

回應網友 – WCY382

        WCY382:謝謝你的留言。

        我近兩年一直看淡樓市,事實上不管樓市指數跌了又升,近兩年裡買入新樓的人,如果沽出大概都是要虧錢的。         香港樓市多了大陸人來買樓,樓宇的供應量又一直不足,樓價已升到一般打工仔負擔不起的高度。但樓宇供應量今年已開始增加,明年後年落成新樓更多,而「辣招」又遏制外來投資者,供求關係可能正在逆轉。現在新樓銷售並非很快,利息又在上升,各種因素都指向樓價會跌,如果真的下跌,就不止10%這麼簡單。

        以上祇是個人看法,實際影響樓價因素很多,看法僅供參考。

                                                                        祝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