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十二月 19, 2016

雜談

        「中國崛起之路」

        中國自清除了「四人幫」後,鄧小平掌握大權,當時經濟上「一窮二白」,政治上極左派思潮仍在。就在重重困難的條件下,鄧提出了「改革開放」,初初是「摸着石頭過河」,就是鄧本人可能也不清楚這條路該怎麼走。直到九十年代初,他南巡深圳特區,發表了重要講話,一句話是祇是能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都是好政策,不必問姓資 (本主義) 還是姓社 (社會主義)。另一句話是要發展經濟,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很明確地要在中國發展市場經濟,充許私人資本壯大,結果是有權的人先富了起來。

        當時中國除了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其它什麼都沒有,沒有資本,沒有技術,甚至沒有資源,重要的自然資源用龐大人口去比較是非常貧乏的,當年趙紫陽做總理,提出「大進」 (大量進口原材料),「大出」(大量出口加工製成品),「兩頭在外」。

        也卻好趁着全球一體化的大好時機,引進大量外資,外資還帶來了外國市場,短短十幾年,中國就成了世界加工廠,廉價而又勤勞刻苦的勞工,為中國累積了資本。到朱熔基任總理時,他大力發展基建,那是在國家有了初步的財政實力的情況下才做得到的。他又大刀闊斧但低姿態地將大量地方國營企業私有化,中國經濟運營的效力大幅提高,很多人富了起來,國家也富強起來。近十幾二十年,自身擁有的科技也大幅提高,除了出錢買回來的技術,還有通過各種各樣渠道引入的科技,憑我們中國人聰明的頭腦很快轉化成我們自己的技術,大至火箭,飛機,小至手機,家電,中國在各國領域追上世界最尖端的技術。

        今天的中國製造業,建造業,應該是世界第一,每年產鋼四億五千萬噸,煤四十億噸,汽車二千五百萬輛,修橋築路開隧道技術和裝備都是世界第一流。

        中國今年大概已成為淨資本輸出國向海外投資可能超2000億美元。

        中國的崛起大概是近三十年世界上影響最大的大事,今天的形勢跟冷戰時美俄對峙的局面不同,冷戰時美俄之間經濟交往很少,雙方沒有共同利益,而當年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對立,形勢緊張。

        今天在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經提都不提,而中美雙方有巨額的經貿來往,合則兩利,鬥則兩敗。雙方利益當然有不一致的地方,美國也一心要遏制中國勢力的擴張,但彼此並無你死我活的敵意,反而較多地在尋求發展共同利益,中國也無意挑釁美國。習主席訪美時說到中國是現有國際秩序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曲線承認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現在這樣的局面大概會維持很長時間,特朗普上台也要接受這個現實。假定中國再穩定發展三十年,局面又會不一樣,希望「不稱霸」的承諾是真的吧?別國的家務事何必去多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