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十二月 22, 2016

雜談

        「中國崛起的歷史背景」

        近三十年中國的崛起卻好遇上了一個極理想的國際環境,世界上很多事,看似互不關連,實際上影響深遠。

        舉一個例,國家貧富懸殊歷來已久,但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生富國的工業轉移到貧國的低勞動力市場呢?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運輸成本高昂,高昂的運費,令低勞工成本失效。上世紀五十年代,貨櫃運輸出現,貨櫃船從載量幾萬噸發展到十幾萬二十幾萬噸,航速也大大加快,結果是運費大減,開始出現發達國家製造業向低勞工成本地區轉移,中國如果閉關鎖國,到今天才開放,可能市場早就被東南亞國家及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搶去,歷史就要改寫。

        再舉一個例子。中國文化革命,在七十年代末結束,放棄了馬克思列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雖然官方未正式宣佈過),前蘇聯崩潰,冷戰在世界上結束,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敵意消除。對中國改革開放,西方國家都持肯定的態度,西方的思維是世界上多一個國家富裕發達,對其它國家都是好事,美國也常常這樣說,也不阻止美國公司來華投資,也不阻止中國產品輸往美國,歐洲亦然,所以中國崛起的路上,並沒有太大的外部阻力。

        再舉第三個例子。中國經濟迅速發展,石油需求大增,國內自產遠遠滿足不了需求 (中國地理上屬古老的亞洲板塊,貧油),雖然向全世界尋找供應,去南蘇丹,去哈薩克,去委內瑞拉,但實際能得到的油很少。我們進口的原油絕大部份是從中東來的,中國運氣很好,墨西哥上世紀八十年代發現大油田,巴西接着也發現大油田,美國從中東的進口轉向靠近它的墨西哥和巴西,中東由美國離開而產生的空檔,正好由中國補上,中國油源不缺,美國也沒有阻撓中東油國供油給中國。所以很多看似互不相關的因素,正好給中國崛起提供了外部的有利條件。

        所以中國說滿意當今的世界秩序也是有道理的。當年的伊拉克的薩達姆野心勃勃,佔領科威特,接着就要進軍沙特,如果不是小布殊總統做世界憲兵制服了他,中國今天要向薩達姆求情,請他供油?

        冷眼看世界,真實是很有趣的,正在發生的事,背後深層的原因可能我們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