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中國崛起的歷史背景」

        近三十年中國的崛起卻好遇上了一個極理想的國際環境,世界上很多事,看似互不關連,實際上影響深遠。

        舉一個例,國家貧富懸殊歷來已久,但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生富國的工業轉移到貧國的低勞動力市場呢?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運輸成本高昂,高昂的運費,令低勞工成本失效。上世紀五十年代,貨櫃運輸出現,貨櫃船從載量幾萬噸發展到十幾萬二十幾萬噸,航速也大大加快,結果是運費大減,開始出現發達國家製造業向低勞工成本地區轉移,中國如果閉關鎖國,到今天才開放,可能市場早就被東南亞國家及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搶去,歷史就要改寫。

        再舉一個例子。中國文化革命,在七十年代末結束,放棄了馬克思列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雖然官方未正式宣佈過),前蘇聯崩潰,冷戰在世界上結束,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敵意消除。對中國改革開放,西方國家都持肯定的態度,西方的思維是世界上多一個國家富裕發達,對其它國家都是好事,美國也常常這樣說,也不阻止美國公司來華投資,也不阻止中國產品輸往美國,歐洲亦然,所以中國崛起的路上,並沒有太大的外部阻力。

        再舉第三個例子。中國經濟迅速發展,石油需求大增,國內自產遠遠滿足不了需求 (中國地理上屬古老的亞洲板塊,貧油),雖然向全世界尋找供應,去南蘇丹,去哈薩克,去委內瑞拉,但實際能得到的油很少。我們進口的原油絕大部份是從中東來的,中國運氣很好,墨西哥上世紀八十年代發現大油田,巴西接着也發現大油田,美國從中東的進口轉向靠近它的墨西哥和巴西,中東由美國離開而產生的空檔,正好由中國補上,中國油源不缺,美國也沒有阻撓中東油國供油給中國。所以很多看似互不相關的因素,正好給中國崛起提供了外部的有利條件。

        所以中國說滿意當今的世界秩序也是有道理的。當年的伊拉克的薩達姆野心勃勃,佔領科威特,接着就要進軍沙特,如果不是小布殊總統做世界憲兵制服了他,中國今天要向薩達姆求情,請他供油?

        冷眼看世界,真實是很有趣的,正在發生的事,背後深層的原因可能我們並不知道。

廣告

3 responses to “雜談

  1. 很高興看到中國堅持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大勢沒有改變, 這對大陸和香港股市應該是非常有利的!

    王毅:中美關係今後面臨複雜不確定因素

    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1460481/%E7%8E%8B%E6%AF%85%3A%E4%B8%AD%E7%BE%8E%E9%97%9C%E4%BF%82%E4%BB%8A%E5%BE%8C%E9%9D%A2%E8%87%A8%E8%A4%87%E9%9B%9C%E4%B8%8D%E7%A2%BA%E5%AE%9A%E5%9B%A0%E7%B4%A0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表示,中美關係今後會面臨一些新的複雜和不確定因素,但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他指出,中美兩國只有相互尊重和照顧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才有可能長久穩定合作,實現互利共贏,稱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大勢,也是中美關係發展的正確方向。

    他又提到,要推動中美關係平穩過渡並開闢新的合作前景,構建更加健康穩定的大國關係框架,拓展與世界各國的友好聯繫。

    王毅於訪問中提到,中國與主要國家的政治關係更加穩定,務實合作進一步深化,中國的「朋友圈」不斷擴大,又稱,中國同發展中國家合作風光正好,大有可為。

    展望世界,王毅稱,和平發展大勢沒有改變,但各種亂象仍將持續。新的一年,繼續開創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具體任務包括精心辦好「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和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兩大主場外交,以及持續打造「海外民生工程」,更好服務國家發展和改革開放等。

  2. 中美新觀察:勿把特朗普當普通商人
    /文:余明中

    【明報專訊】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提名鷹派學者納瓦羅,出任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顯示其對華經貿路線已漸趨清晰,已不是單純作為一個集團主席的「恣意妄為」、或富二代的「任性」行為。

    特朗普在2011年就結織納瓦羅,當時特朗普準備參加總統選舉,結果被奧巴馬嘲弄一番,說「特朗普先生你一定會給白宮帶來變化」,並將他和兩個身穿比堅尼的女郎聯繫起來。

    敬重納瓦羅 為新書寫推薦詞

    特朗普對納瓦羅敬重有加,當年特朗普受訪時曾提及納瓦羅的《將要來臨的中國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顯然納瓦羅的觀點很符合特朗普的胃口。特朗普還答應為納瓦羅的下一本書寫推薦詞。而同年特朗普也出了一本書《該強硬起來了》(Time to Get Tough),書中將中國視為「我們的敵人」,稱「我們不應該為了幾個小合同討好共產主義者」,兩人也算是惺惺相惜。

    特朗普競選以來的許多涉華言論都十分強硬,他在艾奧瓦州演講時說,「他們(中國)拿走了我們的錢、我們的工作、我們的製造業,他們拿走了一切,這簡直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盜竊。他們重建了中國,而我們還欠他們的,想想看吧,我們還欠他們1.4萬億美元!」這類言論一方面受到已加入其團隊的納瓦羅影響,另一方面也可能與特朗普在中國做生意的經歷有關。

    求助港商人吃虧 或埋敵華種子

    1994年,瀕臨破產的特朗普曾向香港地產商人鄭家純和羅康瑞求助,委曲求全地飛來香港;他不喜歡吃蒸魚又不會用筷子,只能讓助手代勞;對於打高爾夫球1000美元一洞的賭注,也是硬着頭皮要求將注碼改為100美元。後來鄭、羅將佔大股的項目出售,卻被特朗普告上法庭,令他給人留下「忘恩負義」的印象。

    在華做生意屢碰壁

    10年前特朗普雄心勃勃要在中國大展拳腳,在內地和香港註冊了商標,並稱至少有8家以特朗普命名的公司與中國有合作關係;不過過程似乎比他競選總統更艱難, 2008年他與恒大地產合作, 計劃在內地大城市建頂級豪宅及摩天大廈,但至今仍未成事;2012年特朗普在上海設辦事處,也一直不見後續動作;2014年與國家電網合作地產項目,也因反貪風暴而擱淺。不過特朗普酒店集團仍表示,未來要在中國多個城市擴張,甚至要進軍台灣。

    這些挫折是否對特朗普未來對華的經貿政策產生根深柢固的影響,可能見仁見智,但他對中國的「負面」言論卻似乎有跡可尋。很多人都一廂情願地把這看成是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商人本性,雖欠缺靈活,卻始終會「務實」地與中國談「生意」。但不要忘記,與中國鮮有做成生意的特朗普,已實現由商人到總統的華麗轉身,他胸懷「美國優先」的鴻鵠之志,加上「商人」基因中的冒險精神,說他只是出言「恫嚇」,恐怕太小看他了。不過,特朗普當年狀告鄭家純、羅康瑞的官司纏訟4年,最終卻以他敗訴告終。

    余明中

  3. 說起宗教, 它們自古以來影響國家興衰和政權更換, 它們填補人類精神上的空虛並帶來自我安慰, 同時也給人類帶來無止境糾紛(例如利用迷信騙財騙色), 競爭(例如廣收教徒擴大地盤)直至鬥爭和戰爭! 十字軍東征在中東的異教之間的戰爭和回教內部的戰爭已經打了一千多年, 今天仍在戰鬥!

    基督教在埃及從無到有, 今天佔埃及所有的教徒10%, 對埃及的最近一次總統更換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昨天(2016-12-26)天主教徒到達香港中聯辦請願, 斥北京侵犯教會自主權! 今天的香港電視報導中國的正式天主教徒和地下教徒以及家人, 總人數估計達到一億! 就是說天主教是中國的第二大政治勢力, 僅次於執政黨八千萬黨員連家人和至親大約三億人。我相信天主教也應該已經滲透入中國執政黨。

    在過去, 西方世界不能依靠武力和/或所謂的自由民主的理念去征服中國! 現在繼續使用宗教信仰自由和傳教自由來同化中國, 相當有可能最終成功征服中國! 中國佛教應該不是組織嚴密勢力龐大西方宗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對手! 中國執政黨應該早有警覺, 問題是如何應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