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回應網友 – 特倫斯」。

        「富裕國家的窮人」

        一般人會將自己的生活環境視作理所當然的環境,並以此想像世界其它地區,其它國家的人也跟我們過差不多同樣的環境,過同樣的生活,事實當然不是這樣。上一篇寫了「黑色非洲」的慘況,已是超乎我們的想像了,實際情況比我寫到的可能還要糟糕百倍,成千上萬的人生活在飢餓中,疾病橫行。今天想寫一點,富裕國家的陰暗面,當然沒有人挨餓,生病也一定有人救,但那些富裕國家的窮人,其實也生活在黑暗中,沒有前途,沒有希望。

        曾看過一篇一位德國社會學專家的文章講述德國,其實也是整個歐洲發達國家的窮人的現狀。

        在德、英、法,當然也包括荷蘭,比利時,丹麥這些經濟發達的小國,有些「窮人」,他們不工作,依靠政府福利救助已有三代,甚至是四代人。

        他們是低收入的,但他們有體面的房子住,有汽車,有家用電器,一應俱全。但他們都不工作,年長一些的在社區裡遊蕩,去看球賽,年紀小一點的在家裡玩電子遊戲機。

        一個年輕的窮女人和一個窮男人同居在一起,祇要這個女人說:"我懷孕了",那個男人大概就要離開她了,這女人也不在乎,因為單親媽媽帶着孩子,從政府那裡可以拿到更多的補貼,比那個窮男人能給的補貼要多得多。

        男人沒有責任心,將這個單親媽媽扔給政府去照顧了,自己又出去跟別的女人鬼混。

        女人理所當然的接受了補貼,也祇顧自己玩樂,孩子的教育有學校管,媽媽祇顧自己尋開心,甚至情夫上門,兩人在房裡顛,房門都不用關,而孩子就在廳裡打遊戲機。

        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跟他們的父母一樣,心中完全沒有責任兩個字,長大了去工作,要求他每天準時上班都做不到,政府及民間的福利救助機構會主動來發現這些需要幫助的人,甚至一切申領福利救助的表格都有人代為填寫,新的一代又在花國家的福利金。

        歐洲發達國家的失業率大約10%,其中5%的人屬於這一類世代窮人,他們不想工作,也沒有工作,沒有必需的起碼的責任心和耐心。

        窮人的社區漸漸破敗,有一點上進心的人都搬走了,剩下的是一個更糟糕的社區。

        還好,現在有了有效簡便的避孕方法,貧窮人口的出生率大幅下降,令此一危機舒緩。

        紐約市的犯罪率,在上世紀四十、五十、六十年代不斷飈升,但七十年代開始,犯罪率逐步下跌,於是市長警察局長都出來領功,但有社會學家指出,真正原因是避孕技術的出現及普及,在紐約在上世紀二十年代通過了墮胎法,這兩者令「貧窮」下一代的人數大大減少,而作奸犯科的那一幫人開始老了,活動能力下降,犯罪率下跌,不是官僚的功勞。

        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這些「窮人」大多沒有出來投票,特朗普這樣搞一下,下次大選他們會出來投票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