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8

雜談

        「特朗普―看民主制度的優點」

        特朗普上台以後,對外是美國第一,跟盟國關係頓時搞得很緊張,對內是大幅改動前朝的移民制度,健保制度,民怨極大。但美國政府依然在正常運作,不滿意的人批評聲音很大,特朗普也當聽不到,還用最幼稚可笑的手法和言詞為自己辯護。但特朗普的新政,例如不顧巨額赤字大幅減稅,還能貫徹下來,對他做法很憤怒的人,怒極也有個譜,因為他們知道再過三年他就會下台的。

        反觀極權制度,最典型的就是中國的歷代皇朝,皇帝在位的時候,就要費盡心力鞏固他的權力,將權力交給親信,但親信的權太大了又會危及自己統治,真是君也難做臣也難做,這種制度已證明是不可持續的。每逢老皇帝死了,權力交接,就是宮庭鬥爭或權臣造反,引起社會震盪,皇位傳了幾代,皇族豪紳,經過土地兼併農民失去土地,民不聊生,加上皇帝幼小或皇帝昏庸,立即就激發起番王造反或農民起義,整個中華大地一片殺剹,死人無數,在廢墟上再建立新皇朝。

        其實權力太集中了,對掌權的人也是極大壓力,常常是欲罷不能,自己放掉了權會不會性命也保不住?這是很多歷史故事的主旋律。

        分散權力,建立制度,建立公平程序,沒有人要為所有事負責,也沒有人要一輩子負責,下台很輕鬆,社會很穩定,才是現代國家應有的面目。

        人民認同政府的合法性,人民遵從法律,了解自己作為公民的權力和義務,無需通過暴力,無需通過革命,讓一切社會變革經過社會協商用改良及漸進的方式進行,才是可持續的發展。

廣告

股市隨筆

        「國泰航空」

        國泰航空主席剛出席了一個投資者介紹會,他說得不多,祇說到國泰四年中節省開支40億的目標可以達到。

        國泰航空現在三個持股者:太古洋行46%,中國國航29%,卡塔爾航空10%,所以自由流通的股份祇有15%,以現在市值計這些股份市值僅75億。

        國泰的生意受到激烈競爭,其實略有些被誇大了,凡是往返香港的航空線協議,通常都是香港政府跟外國政府簽的,按照國際慣例都是對等飛行。而香港本地的航空公司祇有國泰港龍一家,有一點專營性質,可能從深圳、上海、台北飛歐美比從香港飛便宜,但未必搶走很多生意,而且航運這塊餅增大得很快。三十年前搭飛機是奢侈的事,祇有做生意的或有錢人才買得起機票,現在一般受薪階層都負擔得起。雖然香港也出現了新的廉航班機,但它們的航空航線,使用哪一型號飛機都經航管局批准,機位有限,威脅不到國泰。從國泰每月運量報告也可看出來,它業務不但不跌,還每月微升。

        國泰的致命傷是那張巨額虧損的期油合約,該合約至今年底就終告,如果沒有期油虧損,國泰立即成年盈利60 – 70億元的公司,以十倍P/E,值600 – 700億,15倍P/E,值1000億,所以合理股價應在15 – 16元/股間,甚至達20元/股,相信今年內有不小上升空間。

        以上祇是我的看法,我能掌握的資訊有限,祇供網友參考。

股市隨筆

        香港股市升勢凌厲,恒指不斷創新高,成交額也巨大,但這次升市似乎跟以前的「狂牛」有些不同。

        以前看股市是否過熱,就看是否街頭巷尾都在談論股市,擦鞋仔也會給貼士給光顧他的客人,眉飛色舞,講股市賺錢如何容易,但這一次明顯沒有這樣的現象,散戶相當冷靜,可能很多人恒指29000 – 30000點都已獲利套現。

        其次這次升勢北水南來起了很大作用,每天都有幾十億新資金流入,而這些資金絕不像是散戶的錢,主要可能是保險基金,平安保險已宣佈它持有建行、工行都達5%,到了必須申報的臨界點。平安一家如此,中國有多少家大保險公司?而保險基金的投資絕對不是短線的,所以說港股升勢並非建立在「虛火」上。

        再其次,大陸經過多年的調整,經濟穩定下來。而全世界經濟都在復甦,銀行、保險、資源、航運都在行業上升軌,再加上通漲回潮,所以企業的利潤都在上升,雖然恒指升了不少,但整體P/E仍在合理水平。

        從以上各點看,要說股市有嚴重泡沫,似乎言之尚早。

        但另一方面股市升勢太急,獲利盤很大,形成不穩定因素。

        有股評家說「騰訊」累創高位,所以現價以上沒有蟹貨,股價上升沒有阻力,這也是走勢理論的一種說法。但股價從100多元升上來直達400多元,獲利貨堆積如山,就是內銀股那麼大市值的板塊,三個月內漲了30%,也是獲利貨山積,套現的誘因是很強烈的,稍有風吹草動就可以引發沽售潮,大幅升值,大幅成交,接着可能出現大幅波動,一天上落幾百點,此時如果出現壞消息,例如「騰訊」季績增長不理想,又或者某銀行出現大額壞賬,都可能引發調整。現在這樣的市況對散戶中的聰明人是很危險的,他們很聰明,總認為自己能賺到盡,能在大調整前脫身,其實大多數人會走不掉被困住,他們非但繼續入市博殺,還可能加大了「孖展」盡情博殺。現在每日成交額這麼高,有部份原因在此。搞得不好,可能一鋪輸清以前賺回來的錢,所以我的看法也不必太悲觀,說什麼現在清倉止賺,但也不要太拼博,如做了「孖展」的最好清了Loan,再保守一些將賬面上的利潤套現,留着本金繼續揸下去,套現的錢的可以買債券或公用股,再保守一點的,適當減持一些股票,也不必完全離場,做慣股票投資的手裡沒有股票也不舒服的。

雜談

        「輪迴與果報 ( 2 )」

        1月20日貼了一篇,想不到不少網友有興趣,大家都有共鳴,但希望我將力學定律再解說一下跟果報有什麼關係。

        我們在中學就學過的力學基本定律是壓力跟反壓力一樣大,這很容易理解,將一個二十磅的小孩抱在手中,你手上受到的力也是二十磅,皮球你拍得越重,它反彈也越高。我覺得這個定律在人際關係中也是存在的,當然很難定量地來衡量。紅樓夢中的王熙鳳,是府中的大管家,她討好賈母,但克扣各房,撈了錢又去放高利貸,賺了很多錢,結果一場抄家失去一切。紅樓夢裡有一句出名的評語:「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總之,當一個人千方百計想去害另一個人,其實他同時也是在害他自己,那害人的力量,會回饋到他自己身上,這種例子太多太多了。

        總之,做人之道要坦蕩蕩,要知足,要有敬畏心,循正路踏上成功之道,歪門邪道,昧着良心做事,即使一時得逞,也不會長久的。

雜談

        「輪迴與果報」

        又是星期六,常常是我會冥想的時候,忽然想到了標題的題目。

        人生命走到盡頭,然後會發生什麼事?外國的主流宗教,認為好人 (信徒而行善) 會昇上天堂,永享極樂。而壞人 (異教徒而行惡) 會下地獄,總之永不會回到人界了。中國的文化中卻認為人會投胎轉世,所謂「輪迴」,也鼓勵生時要行善,所謂「積德」,來世會有好的回報。

        我是不信這樣說法的,人死了以後就什麼都沒有了,不必為死後操心。但雖然世界上從來沒有證實過有鬼神存在,卻也從來沒有證實過沒有鬼神存在,所以放在一邊不作評論是適當的,這也是孔老夫子告訴我們的。

        另一個因果報應的說法,卻是根深蒂固存在在我們的文化中的。如去翻開明清小說,差不多90%的故事都在告訴我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間未到」。

        因果報應的說法,我是很相信的,並不是理解為上天在按排一切,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可以理解為物理學上壓力與反壓力相等的定律,也在人的社會活動中體現出來。

        一個人做了道德上不允許的損人利己的事,他很可能遭到其它比他更有勢力,更陰險的人,對他做出同樣的事,即使表面上做壞事,詐騙人的人一生平安無事,但他心中自知理虧,那種內疚的痛苦,可能是旁人不知道的,令他一輩子心中不安。

        看電視劇「司馬懿」,曹操弄權的時候,挾天子以令諸侯,漢獻帝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上,兩代以後,他的後代坐在皇帝位上,卻被司馬氏挾持,處境跟漢獻帝一模一樣,因果報應真是不爽,冥冥中或有主宰,誰知道呢?

        所以做人要有一點敬畏心,要有一點感恩的心,要學會謙卑和容忍。

雜談

        「美國優先政策」

        特朗普上台很大程度上靠了這一句口號,他的意思歷屆美國政策移民政策太鬆了,讓很多垃圾級的人進入美國佔美國福利的便宜。美國的多邊貿易協議,對相關國家太寬鬆,令美國吃虧,美國維持國際秩序,在海外駐軍保護盟友,又要出兵又要出錢,受保護的盟友,祇受益不貢獻,美國太吃虧了。這些話在美國社會低層,低收入,低文化的階層中很有共鳴,其實事情並非如此。

        歷屆美國政府無論內政外交,都是美國利益擺在第一位的。當今世界上祇有美國處處佔便宜,哪有美國吃虧的事?美元霸權讓美國佔盡了便宜,現在還在佔便宜。外國移民美國中的精英份子,成了美國科學界,工程界的重要支柱。移民中的下層份子,則為美國提供了廉價勞動力。美國在海外的駐軍,首先是為了確保美國本身的安全,將前線移至例如韓國,日本,德國一線,而且都不是免費的,各國都支付了相當部份的美軍駐軍軍費。另一個因素是正因為如此,美國才有了全球憲兵的地位,安全要靠美國保護的國家,在美國面前是要忍氣吞聲的。在海灣油國的駐軍,美國收到高昂的駐軍費,特朗普第一次出訪是去沙特阿拉伯,簡直是去勒索。沙特要購買1500億美國武器,沙特軍隊很小,技術很差,這些軍備是留在中東給美國有必要時使用的。

        所以特朗普「美國優先」的政策在國內說說騙騙老百姓是可以的,拿到國際舞台上公開地說可以說愚不可及,哪有盟主 (大哥) 對小兄弟說以後利益我要獨佔,但你們仍要奉我為大哥!這樣提法等於跟小兄弟說以後不跟你們做兄弟了,賬要算得消楚!

        特朗普自動退出泛太平洋自由質易協議,本來是想針對中國,增加美國在東亞的影響力,美國退出,中國少了擔心,特朗普又退出黎氣候協定,自己放棄了全球環保運動的主導地位。與此同時中國則滲入了美國不重視的非洲,通過一帶一路加強周邊國家的聯系,將來這些第三世界國家,資源流向中國,技術和資本從中國來,美國不知不覺之間失去世界主導地位。

        當然美國經濟、政治、軍事影響力依然強大,但特朗普上台以後走下坡路的趨勢加快了,特朗普在政治上是短視而愚蠢的。

        有朋友自美國來,特朗普上台以來,廢除了奧巴馬醫改,接着會有其它削補貼的政策,如果共和黨執政延續,窮人會很苦。

雜談

        「財爺預告收入大超預算」

        財政司陳茂波在公開場合預告去年的財政收入將大幅超過預算,也就是政府將會有不小的財政盈餘。

        林鄭新班子上台以後已經有些聲音批評上屆財政司太保守,而任志剛進了行政會議,他重新出山時曾說過,政府保留太多盈餘,其實對整體經濟有一種收縮效應,暗示要「積極」理財。

        就這個題目我差不多每年都寫一篇博文,批評政府已累積太多儲備,政府職責不是賺錢,而是要服務人民,促進經濟。

        醫療、教育、基建必定要做,這是投資於未來,但是也要緊貼實際的需要,要講究成本效益,不能盲目地投資「大白象」項目。

        扶貧當然也要做,也應緊貼實際需求,這方面增加開支,博短期掌聲很容易,但要收緊就很難,所以要謹慎。

        至於像澳門政府那樣派糖,人人有份,我是很不贊成的,可以用「無厘頭」來形容。

        真正應做的是退稅於民,設計一定的公式,用個人所得稅退稅的方法還給納稅人,市民收到退稅當然會增加消費,有利經濟,至於稅負的起徵點不一定要提高,如明年預算仍有盈餘,可以再退稅,哪一年沒有盈餘了可以不退稅。

        其次,香港現在的稅基很窄,很大比例靠賣地,印花稅等等不穩定的收入,應該擴闊稅基,開徵消費稅,現在財政有盈餘,消費稅收0.1%好不好?總之要建立一個框架,未雨綢繆,全世界發達國家都有這樣制度,政府才有穩定可靠的收稅基礎,官員怕事,不肯承擔責任,才一年一年拖延下來,到財政差的時候再來辦的話,民怨更大了。

        這些建議說說容易,但我並不期望能做得到,官員任期都有限,任內祇希望博得掌聲,誰願意辦困難招罵的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