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廢除領袖任期限制」

        在一個民主制度裡,都有規定最高領袖的任職期限,大約都是可連任一次,總任期八年至十年。

        這是重要的約束權力的制度,防止執政時間長了,領袖安插親信,獨攬權力。有一句名言:「權力令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令人腐敗」。任期有限制還有一個好處,令執政者不必為再連任而費盡心機,反而會在有限的任期內好好集中精力,為國家,為人民做一些好事,可以名留青史。

        一旦權力任期取消了,一連串的問題會產生。首先,原來的同僚變成了君臣關係,說得現代一些,變成上下級關係,這會觸動多少人的利益?多少人的神經?大概沒有幾個是會因此而歡喜的,隱隱然的一個權力鬥爭就會因此而產生。

        其次,此時最高領袖最關切的可能不再是百姓的福祉,國家的強大,他最關切的可能是如何保持權力,一屆一屆做下去,即使他本人不這麼想,但跟隨他的那一班幕僚,享受着權力的榮耀的那些人,不希望主人失勢,護主心切,中國歷代皇朝同類的事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

        更有甚者,人是會老的,六十幾歲七十歲可能還英明神武,八十幾歲呢?生了病呢?如果還是不肯放權 (也許身不由己,身邊人不讓他放權),那麼國家大事怎麼辦呢?由一個糊塗老人決定,或者一切都拖延着不辦?這樣的事中國歷史上也發生過。

        我們小百姓說說是沒有用的,歷史會告訴我們結局,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如果這條路向回頭方向走下去,對獨裁者肯定不好,對國家也肯定不好,不知要反覆多少次,歷史才能走向正路?

廣告

3 responses to “雜談

  1. 文章分析清晰,有說服力。當年美國立國,華盛頓做完兩任總統後,眾望所歸,而在很多繼承人中,雖人才濟濟,可是互相不服,所以很多人勸華盛頓稱帝,成為佐治一世。可是華盛頓拒絕了。他認為短期繼承人事雖難解決,但是憲法的原則,長期對國家更重要。鄧小平也看到這點,也有這個胸懷。可惜中國的政局,一人權力鞏固之後,就沒有制約了。當大家都要公開表態的時候,有多少人有勇氣可結黨反對?

  2. 我也不明白為何會開倒車,但也未必是太悲觀吧!
    今天,中國已建立全球性反貪機制,與他國分贓款,除了月球,貪官也沒什麼地方可去。另外,近兩次中央政治局常委均在鏡頭前,手握權頭向全世界發誓,如不全心為國,其心也難安。
    從近年中國的反貪及整體國力的角度看,中央的治理能力可以是肯定的。也是如此,一定有一大幫既得利益團體被拿下,他們的勢力應該還是很強大,只要有任何機會便會復出。也許,不修憲,不確保最高權力的穩定,至少在未來十年以上的時間,真正的中國夢很難圓。或許在完成此宏願後,說不定會再修憲呢?
    華盛頓在白人美國而言,的確是偉人,但他們二百年來的成功,有着獨特的地理及歷史背境,跟今天中國面對的有天壤之別。當時,美國最大的外部勢力,主要是千里之外同文同種的英國,國內的主要反對力量就只有極少數的印第安人(雖然他們是美洲大陸的原住民,但美國歷史上說只有數百萬,而且九成以上因外來病毒感染而死),怎樣算,合的力量都比分的強,國家很容易團結發展。
    今天的中國很不一樣,面對的外部勢力,有多複雜,不言而喻。真正的軍事硬實力未到位,全球導航準確度還未能與美國匹敵,即使有導向飛彈,但極其量只能作威嚇作用,未到生死關頭,絶不會用,即使人家的大軍臨門,也不一定會用。中國的北斗全球定位系統要到2020年才全面投入,才有可能超越今天的GPS。因此,中國發展航母戰鬥群作國家的保安,這是最實際而又可作一些區域性作戰的方法。國內,中國還有大量的缺口,台灣、新彊、西藏、甚至我們香港,都是隨時可以被外國影響的地點。如果全面民主,一人一票,反共反中央的力量即時抬頭,中國可能一夜間就變成獨聯體。就算情況不至太亂,也會像香港一樣,每天吵吵鬧鬧,永無嚀日,對大部分中國人都不一定是好事。
    三權分立,民主自由,這些好東西,總有一天可以很好的在中國出現,只嘆時機未到。套用基金界的術語<>,中國要走的路,是自己的路,不能百分百跟他國,抱足就履。摸着石頭過河,見步行步,一切從實際出發就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