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隨筆

        利息在上升,貿易戰形勢不明,前景難料,去年股市升得太多,所以現在確不是大舉入市的時機。

        不過根據歷史經驗,利息上升無阻股市升勢,直至經濟突然衰退,這應該是多次加息以後的事,貿易戰中美能談判,事情不會演變得太壞,這種損人又損己的政策在美國主流有影響力的人中間也行不通。

        股市中不時會出現一些機會,譬如萬洲國際 (288) 業績宣佈後股價大幅下跌,跟高峰時比跌了20%,而它的盈利升22%,收入升5.6%,其實是不差的,又是莊家大戶在作怪,我在低價 (昨天中午前) 入了一些貨,萬洲是很成功的消費股,現價顯然有投資價值,長揸回報未必理想,升10%沽出是有可能的,僅是個人看法,希望結果不失望吧。

        而大摩新興市場指數加入A股,六月起生效,估計有180億美元因為追蹤此指數而會購入A股。而萬洲在國內上市的雙匯一類有規模業務穩定的公司,會是外資購入的對象。

廣告

13 responses to “股市隨筆

  1. 本文就是從中美貿易戰鼓聲中,觀察宏觀的主導因素:對美國及西方而言,是如何箝制異於西方主流價值的社會主義中國大國崛起;對中國而言,吸收了蘇聯解體的深刻教訓,如何避免在新冷戰中倒下,是習近平「底線思維」的起碼條件。即是說,中美貿易戰,西方封殺華為、中興兩間中國通訊企業,以至中國的強硬回應,都不能從個別事件加以理解。「博觀約取」就是這個意思。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王卓祺:從華為、中興被封殺 看中美貿易戰及網絡屏蔽

    【明報文章】前言

    近幾年,在內地公幹及旅遊都感覺網絡屏蔽的問題。除了有所謂「防火長城」,不能瀏覽外國網站如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YouTube等外,還有一些敏感文章、詞語經常受到屏蔽。筆者認為,只有博觀,才能從大局了解身邊小事。這個專欄名為「博約集」。「博約」兩字取自蘇軾「博觀而約取」。以我理解,觀察事物要多蒐集資料、聽取不同意見,梳理其精要,才會掌握符合客觀規律的觀察。

    本文就是從中美貿易戰鼓聲中,觀察宏觀的主導因素:對美國及西方而言,是如何箝制異於西方主流價值的社會主義中國大國崛起;對中國而言,吸收了蘇聯解體的深刻教訓,如何避免在新冷戰中倒下,是習近平「底線思維」的起碼條件。即是說,中美貿易戰,西方封殺華為、中興兩間中國通訊企業,以至中國的強硬回應,都不能從個別事件加以理解。「博觀約取」就是這個意思。

    封殺華為及中興 所為何事

    若貿易戰只是為了減低美國貿易赤字,便簡單得多及風險可控。中美貿易戰發展至今,問題愈顯複雜。舉例說美方500億美元商品制裁清單講明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即美國藉此阻止中國產業升級,包括阻止中國科技產業發展超越美國的目標。而這又與中美博弈背後冒起的新冷戰戰略有莫大關係。

    所謂「新冷戰」,一般指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及組織如北約為一方,而中國和俄羅斯的東方國家為另一方。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不滿,始於近幾年其主流政治精英開始反思一直對華推行接觸戰略(engagement strategy)的成效。他們認為全球化促進中國經濟改革和開放,並沒有像預期使中國成為西方式民主國家,並接受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及規則;反之中國近年還將南海島礁軍事化、強軍路線、「一帶一路」、人民幣石油期貨等都威脅美國霸權。美國過去半年出台的兩份報告,即《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及《國防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對華從「支持、合作」轉變為「壓力與競爭」。

    從這個宏觀角度看中美貿易戰,便有所不同。以下幾個例子都說明,只有新冷戰視角才更符合事實:(1)今年3月初美國財政部轄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反對新加坡晶片商博通收購美國對手高通,因為美國軍方擔心,如果博通與高通合併,10年內半導體產業的全球化先驅地位將落入華為手裏;(2)美國商務部4月中宣布禁止所有美國企業和個人以任何方式向中興出售硬件、軟件或技術服務;(3)英國國家網絡安全監督機構也警告電訊行業不要使用中興的設備和服務;(4)澳洲國防部表示要逐步停用華為、中興手機。

    這些事情背後有一個陰謀論,就是華為及中興兩間電訊企業與中國情報機構關係甚密。今年初美國六大情報機構,包括中情局及國家安全局的負責人在參議院聽證會中表示,若美國消費者使用華為、中興手機,便會有信息安全威脅。

    蘇聯歷史教訓與西方情報機構大規模竊聽

    筆者參考了蘇聯解體的一些資料,梳理這個歷史巨變對中國的影響。其中中共得到的教訓是,要加緊對意識形態的領導,以免重蹈蘇共覆轍。網上流傳習近平內部講話,慨嘆蘇聯解體:「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竟無一人是男兒」,喻意蘇共喪失鬥志。而蘇共為何喪失鬥志?習近平認為是它放鬆對意識形態領導的後果。

    21世紀是互聯網的世界,互聯網亦是意識形態的載體。習近平於2013年8月19日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的講話在網上流傳,他表示:「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因此習近平要求幹部在輿論鬥爭面前不是退縮,而是敢於亮劍:「不僅要在網絡上加強控制,而且要落地做人的工作……所在地方和單位要切實管起來。」

    習近平亦對境外網絡起戒心,視之為西方「和平演變中國」的手段。2013年正是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揭露美國情報機關利用互聯網進行「活動能量和規模遠遠超出了世人想像」的網絡監控。習近平「8.19講話」舉出兩個例子:「稜鏡」(PRISM)及「X關鍵得分」(XKeyscore)。

    所謂「超出了世人想像」是什麼意思?據斯諾登表示:「當我坐在一部電腦前,只要我知道相應的郵箱地址,我就能夠竊聽任何人,下至平民百姓,上至法官、總統。」

    斯諾登還透露一個稱為「STELLARWIND」的大規模未獲授權竊聽美國人通訊的計劃,由國安局直接進入科網巨頭如谷歌、蘋果、微軟、臉書等伺服器監聽。直至2006年5月24日,「STELLARWIND」才得到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批准。

    斯諾登更透露美國親密盟友英國的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如何操控互聯網。他提及一份文件,記載2012年全球20億互聯網用戶,其中4億臉書的經常用家被這家英國情報機構竊聽的秘密。

    大家還記得捲入特朗普競選醜聞的英國公司「劍橋分析」,它利用社交網絡大數據影響用戶政治取態。境外網絡巨擘與外國情報機構如同伙伴,中國不擔憂被「和平演變」才怪。

    結論

    如果我們將內地進行網絡屏蔽視為身邊不爽的小事,便大錯特錯。從蘇聯解體的歷史經驗,放鬆意識形態掌控、放鬆對西方「和平演變」的警惕,其後果是災難性的。這不止對執政黨而言,更對經濟民生影響負面,如蘇聯解體後首10年,俄羅斯工農業產值和國民生產總值下降了一半。以社會發展指標來看,俄羅斯人均壽命從79歲大幅下降到64歲;男性則短了10年命。普京曾於2005年形容蘇聯解體是20世紀地緣政治上最大的災難。

    以美國為首的幾個西方國家封殺華為及中興,根本不是貿易戰的正常舉措,而是新冷戰的部署。美國政治精英近期改變對華戰略,以「壓力及競爭」代替「支持與合作」,這才是「博觀約取」下得出的合理判斷。由此可見,中美貿易戰只是新冷戰一個組成部分。中國民族復興最後一里路,路途艱險!

    (作者按:文中引述斯諾登的資料,見Harding, L.(2014). The Snowden Files: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World’s Most Wanted Man. NY: Vintage Books.

    (編者按:「博約集」專欄隔周五刊出)

  2. 坦言集:明裏暗裏

    中美貿易戰似乎不易打下去。明的衝突在中方強硬應對下,特朗普囿於利益集團及中期選舉的影響,早晚會重啟談判,尋求妥協。但美國不會真心和甘心,特朗普也是隨時可以變臉,沒有原則,可睜着眼說假話。未定是否重啟談判,便可製造懸念,既試探中國反應,也增強心理和市場壓力;同時留有餘地,可重啟亦可不重啟,主動權在特朗普和美國手裏,企圖使中國不知所措,猶豫不決,便被牽着鼻子。

    期間,美國對付中興乃至華為等中國科技大企業是必然的,應屬美國朝野的共識,問題是怎樣將之宰割。罰款、市場禁售,然後開放些少,再罰款、再禁售,整個過程可以延續多年,一方面盡量榨取金錢,另一方面摧毀中國在美國乃至美國聯盟國家的市場份額。待金錢無可再榨之時,如中興等便會在美國主宰的市場全面敗退,騰出市場空間給美國主導的企業佔據。

    於是,中美貿易談判是一個過程,美國對付中國科技大企業又是另一個過程,兩者可以交叉,亦可以各自分開,這會是美國的大戰略部署。特朗普的小丑跳樑不可能扭轉或打亂這個大戰略,倒是產生混亂、煙幕,使中國決策者心存幻想,受騙而不能及早應對。

    若中國為了避免與美國直接衝突,回復到朱鎔基當年對美國送禮討好的做法,美國必然得寸進尺,貿易談判可拖着甚或擱置,對中國科技企業的打擊卻是有增無減,變本加厲。怎可信美國!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3. 如果美國全面禁止晶片供應中國, 再大的代價中國也要支付,甚至倒退幾十年, 中國也要逐漸攪好高端晶片的研究和生產!

    強詞有理:禍兮福所倚

    根據唯物辯證法的觀點,好事可以變壞事,壞事也可以變好事,正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的道理一樣。美國封殺中興通訊,企圖阻止中國科技發展,無疑對中國造成極大衝擊,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只要中國人能夠吸取教訓,改變依賴心態,自主創新,從頭做起,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新中國自成立那一天起,便受到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嚴密封鎖和圍堵,連汽油也曾被禁運,但當年的毛澤東就是不信邪,號召國人自力更生,終於在一無所有的基礎上研製出「兩彈一星」,一舉打破美國的核訛詐。時移勢易,如今中國已非吳下阿蒙,各項條件都遠勝當年,反而處處仰人鼻息,連小小晶片也受制於人,寧非咄咄怪事?

    中國每年進口晶片逾二千億美元,花費幾乎是原油進口金額的兩倍,既然需求這麼大,花錢這麼多,為何不自己研發?當今中國能上九天攬月,能下五洋捉鱉,難道竟對小小晶片束手無策?顯而易見,中國不是沒有能力研發晶片,而是急功近利,不肯腳踏實地,許多企業養成「造不如買、買不如租」的觀念,寧願向洋人進貢,也不願自己動手。

    經過今次教訓,中國人終於明白,發展高新科技不能一味依賴進口。正如有人指出,美國的封鎖只會激發中國鬥志,讓無路可退的中國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從而爆發前所未有的能量。這些年中國在航天、北斗、超音速武器、可燃冰、量子計算、量子應用等領域取得的成就便是最佳證明。
    評論員 陳競立

    • 作最壞的準備:
      如果美國全面禁止晶片和電腦與手機應用軟件供應中國, 再大的代價中國也要付出,甚至倒退幾十年, 中國也要逐漸攪好高端晶片的研究和生產並發展自己的電腦與手機應用軟件!

      • 曾淵滄:特朗普勝利 埋下未來困境 各國着重國內技術料成新趨勢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2.php?col=1463481132566&node=1525375456165&issue=20180504

        ……

        今日特朗普對準中興(0763)打科技戰,看在韓國三星眼中,豈能不震驚。今日可以使中興「休克」,他日不能保證特朗普不會用同樣方法對付三星。看來今後世界上各大強國,都會設法發展自己的通訊科技、製造晶片、手機運作系統,設法打破美國的壟斷。目前全球手機幾乎都用美國晶片及系統,理由是美國產品又好又廉宜,但逼得走投無路之際,只好關起門來搞自己的。其實最強而有力的反抗者當然是中國與歐盟,中國與整個歐盟都各自有巨大內部市場,關起門來不用美國產品而用自己產品也足以養活自己,今日特朗普的勝利埋下未來美國的困境,若全球百花齊放,出現多種通訊硬件與軟件,美國產品市場就大大收縮了。

  4. 眾所周知,在外交上,印度是出了名自尊心強的國家。莫迪想深一層,又怎會甘做一隻小棋子任特朗普利用?莫迪對特朗普的觀感,可說是從沮喪到憤怒;正當中國受瘋老頭貿易戰圍困之際,此時訪問中國,莫迪當知中國豈會虧待自己?中印因危局而走在一起,能否擦出火花,還有待彼此的坦誠和努力。

    笑看天下:中印因危局走在一起

    印度總理莫迪對華態度急轉彎,頻頻向中國示好,且將於兩個月內兩度訪華,這在中印外交史上確實罕見,果真是「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早前美國聯合印度、日本、澳洲組成四國聯盟,矛頭直指中國。而去年六月,中印兩軍於一觸即發的局面下在洞朗對峙了兩個多月;今年二至三月,兩國海軍又一度在馬爾代夫近海進行相互敵視。此外,印度對習近平倡辦的「一帶一路」亦不屑一顧。

    如今莫迪主動靠近中國,予人「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的感覺。有網民叮囑中國要小心,老朽倒覺得不必過分解讀,印度肯示好,中國肯接見,彼此皆有所求而已,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是永遠的利益。不要忘記,印度一一年國內生產總值四點四五七兆美元,與日本並列世界第三,僅次於美、中;而且印度GDP近三年的同比增長都超過中國,難怪有經濟專家預測,未來一段時間,印度將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

    印度即使因為發展經濟而有求於中國,或者為了打通巴基斯坦而來,那又有何不可呢?印度為何不可以有大國夢?有人說,「唯利是圖、互為利用」才是國家層面最大的政治。莫迪變臉,不再為美國搖旗吶喊,調整節奏,利己永恒,這才是硬道理。美國根本不把印度看在眼裏,美國財政部的半年度外匯政策報告,並沒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卻把印度列入觀察名單,你估莫迪係冷凍人,無感覺嘅咩!

    眾所周知,在外交上,印度是出了名自尊心強的國家。莫迪想深一層,又怎會甘做一隻小棋子任特朗普利用?莫迪對特朗普的觀感,可說是從沮喪到憤怒;正當中國受瘋老頭貿易戰圍困之際,此時訪問中國,莫迪當知中國豈會虧待自己?中印因危局而走在一起,能否擦出火花,還有待彼此的坦誠和努力。
    評論員 施友朋

    • 如果印度和中國長期互相鬥爭,可以得到好處肯定是美國歐洲和日本。即使最笨的人都知道是這樣的!

      • 強詞有理:國與國只講利益

        印度總理莫迪上周訪華兩天,來去匆匆,雖然沒有帶走任何協議,但從他在武漢短短兩天便與習近平一起出席六場活動,其中四場更是一對一會晤,雙方均不帶助手、不做記錄、不預設議題,可見此行意義非凡,比簽署協議收穫更大。

        在美國煽風點火之下,印度一度衝在反華最前線,去年的洞朗對峙更幾乎導致擦槍走火。如今印度終於明白,充當美國爛頭蟀不但不能得到任何好處,反而因為得罪中國而招致經貿等各種損失。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向自私自利,把印度拉進所謂「印太戰略」,只是利用印度來遏制中國,順便推銷軍火,而不是真正視印度為盟友,更不是為了幫助印度。相反,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歪風所及,印度也不能幸免地成為受害者。

        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關係,中印既是重要鄰居,又是兩個最大的新興國家,在共同利益和共同關切趨使之下,捐棄前嫌乃順理成章的事。更何況,印度今明兩年將舉行一連串地方和中央選舉,直接關係到莫迪能否連任,而中印關係恰恰是其短板,所以,尋求改善對華關係成為當務之急。

        除了今次武漢之行,莫迪還將於六月份出席在青島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兩個月內兩次訪華,這在過去是十分罕見的,反映中印關係已進入新階段。國際形勢波譎雲詭,變幻莫測,中方將之形容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每個國家都需要重新尋找自己的定位和方向,中印由對立走向合作,顯然也是大勢所趨。
        評論員 陳競立

  5. 仗義執言:大國博弈 中國連環出招

    近來,國際大事接二連三。先是首度「習金會」舉行,其後,朝韓峰會吸引全球焦點,同一時間,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在武漢東湖舉行非正式會晤。

    多家韓媒認為,「習金會」與特朗普接連把白宮兩位重要的安保外交官員換成鷹派有關,這對平壤當局造成了巨大的壓力,「習金會」使美國鷹派的威懾力大為減弱,要對北韓動武,美國人不能漠視中國的立場。中朝首腦熱情握手使特朗普如意算盤打不響,亦使「中朝關係崩潰論」和「北韓帶槍投美論」等猜測失去說服力。

    金正恩跨過「三八線」,朝韓兩國重修和平友好,是朝鮮半島高麗民族自尊心、主體性的體現。不論美朝峰會談判結果破裂與否,都不會影響朝韓雙方做出的最為妥協、有利選擇──兩國關係趨向正常化。

    同一時間的「習莫會」,瓦解了西方製造的「龍象之爭」。在現時地緣政治格局中,西方營造「龍象之爭」的概念,美國將亞太戰略從太平洋擴展至印度洋,就像是為新德里度身訂造的。然而印度很快發現了,對華關係緊張並未能為印度帶來任何利益,印中合作才是重大的利益選擇。

    「習金會」、「金文會」、「習莫會」接踵舉行,確實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中國的大國博弈棋局中,習近平連環出招,已明顯佔上風,特朗普忙於招架。美國財長本周就到中國來談判,早不來晚不來,在這個重大變局時過來,美國是否有點慌亂了?
    立法會議員 葛珮帆

  6. 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
    社評:美方來者不善 北京未被壓倒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505/s00003/1525457414673
    【明報社評】美國高級代表團來華商討貿易糾紛,兩天會議達成了一些共識,但新華社報道稱,「在一些問題上還存在較大的分歧」。根據美國傳出的消息,美方根本沒有要達成協議的準備,從美方的叫價看,甚至可以說已經超出了貿易戰的範圍,上升到兩國比併硬實力的肉搏戰。中國一方面要沉着應戰,另一方面要另闢蹊徑,愈加開放尋找新的合作伙伴,為消弭失去美國市場所帶來的損失做準備。
    ……
    中國朝野上下對「落後捱打」的慘痛教訓,有深刻的認識和理解,今後絕對不會接受人家在家門口舞刀弄槍,同時也會奮發圖強,下大決心搞好自己的科技,搞好自己的市場。美國的科技水平確實比中國高得多,但歷史經驗顯示,愈是中國受到限制的科技範疇,中國最多遲幾年就能追上甚至超越,况且,中國有足夠大的市場消化本來是依賴出口的產品,美國的市場雖然很大,但世界其他新興市場也在迅速冒起,東方不亮西方亮,損失了美國市場,還可以尋找以及培育出新的市場。

    中美之間的矛盾,是在中國上升這個特定的歷史時刻發生的,兩個強國的紛爭不可能透過一次談判解決,而且,為了遏制中國強大起來、威脅自己全球獨大地位,美國必會不斷發動攻勢,兩國角力,會繼續在不同領域長期展開。

    • 獅子開大口 要找下台階
      2018-05-05社論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php?id=1795850&target=2

        美國財長努欽以總統特使身分率領的代表團,未能夠在今次訪華行程中,與中方就雙邊貿易問題達成協議。這是預料之內。中美都不希望貿易戰導致雙輸,但是雙方分歧不可能一下子解決,今次大家同意保持溝通及建立相應工作機制,預計談判過程需要較長時間,而且續有風浪,考驗商界和投資者的冷靜和耐性。
      ……

  7. 白種人怎麼會平等對待黃種人!? 中國別做夢!!!
    中國從改革開放,到加入世貿,經濟體制就以歐美為師,強調改革的市場化方向,但現在連「市場經濟地位」都不獲承認,反而連和平發展都被視為威脅被打壓,確實會令中南海痛定思痛。1960年代中蘇論戰終結了中共「以俄為師」的路線,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會否成為中國終結「以美為師」的轉捩點,令人關注。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社評﹕高調紀念馬克思 內政外交探新路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506/s00003/1525543218299

    【明報社評】北京上周五以隆重儀式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長篇演講指出,「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這番話總括而言,就是「社會主義並沒有定於一尊、一成不變的套路」。中共紀念歷史人物,從來不是簡單地緬懷、致敬,而是服務於現實的政治路線,今次高調紀念馬克思,也不是簡單的意識形態認祖歸宗,而是有迫切的內政外交需要。

    密集紀念活動正本清源

    重人文關懷重塑合法性

    今年是馬克思冥誕200周年,也是《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內地舉行了連串紀念活動。4月23日的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會,主題就是《共產黨宣言》及其時代意義;由中宣部領銜監製的5集電視論政節目《馬克思是對的》和兩集電視紀錄片《不朽的馬克思》也先後在中央電視台夜晚黃金時段播出;習近平5月2日視察北京大學時,在該校的馬克思主義學院提出要堅持「馬院姓馬,在馬言馬」的辦學原則。

    中國現在雖然號稱是世界最大的馬克思主義實踐之地,但40年的改革開放,是在揚棄社會主義原教旨理論的過程中,大量借鑑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經驗。但在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發展失衡、貧富不均,社會欠缺公平正義成了中國最大的弱點,理念與實踐無法邏輯自洽、難以自圓其說,也令中共陷入了理論困境,出現執政危機。正是意識到這條道路難以為繼,習近平在傳統經典中重新發揚光大馬克思主義,既是為了彰顯不忘初心、繼承傳統,也是要正本清源,以馬克思理論中「人的全面發展」這類人文關懷來定義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力圖重塑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重掌話語權。

    習近平在主持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就強調,中共是《共產黨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並表示學習運用《宣言》,就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更好增進人民福祉,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

    中共重新高舉馬克思主義大旗,也是與國際思潮相呼應,同時也為中國高舉全球化的大旗尋找理論依據。冷戰結束後,隨着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崩解,馬克思主義一度被作為一種失敗的社會實驗,被棄如敝屣。但近年金融海嘯危機爆發,世界增長與分配、資本與勞動、效率與公平的矛盾更加突出,經濟全球化也出現分配不公、貧富差距拉大、全球治理體系滯後等諸多問題。法國學者皮凱提2014年出版的《21世紀的資本論》,引發了新一波《資本論》熱潮。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曾經判斷:「資產階級,由於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習近平在政治局集體學習會就強調,當前,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充分印證了《共產黨宣言》中的科學預見。

    背書人類命運共同體

    貿易戰終結以美為師

    習近平同時標榜「讓不同國家、不同階層、不同人群共享經濟全球化的好處。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領導者應有的擔當」。他呼籲各國共同推動更加包容普惠的經濟全球化,也似乎是在用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來為中國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背書。

    在當前中美矛盾趨向尖銳,面臨攤牌之際,強調中共和中國的社會主義主義屬性,既是向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體系示威,亦有結束中國「以美為師」的意涵。對此,1949年6月毛澤東的《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可作觀照,毛在文中指出,自從1840年鴉片戰爭失敗起,先進的中國人,經過千辛萬苦,向西方國家尋找真理。「那時,求進步的中國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麼書也看」。但「帝國主義的侵略打破了中國人學西方的迷夢。很奇怪,為什麼先生老是侵略學生呢?」「中國人向西方學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總是不能實現………」「就是這樣,西方資產階級的文明,資產階級的民主主義,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方案,在中國人民的心目中,一齊破了產。」

    中國從改革開放,到加入世貿,經濟體制就以歐美為師,強調改革的市場化方向,但現在連「市場經濟地位」都不獲承認,反而連和平發展都被視為威脅被打壓,確實會令中南海痛定思痛。1960年代中蘇論戰終結了中共「以俄為師」的路線,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會否成為中國終結「以美為師」的轉捩點,令人關注。

  8. 雪地鴻爪:打一場持久戰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506/00184_005.html
    對於第一回合中美貿易談判,中方評價是「坦誠、高效的溝通」,美方則形容「友好的交流」,潛台詞就是「雞同鴨講」。今次美方代表團咄咄逼人,提出八項要求,除了強迫中方減少二千億美元貿易順差,更威逼北京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方不可能答應,否則就是另一個「廣場協議」。雙方立場分歧太大,妥協難度極高,中美貿易大戰很可能如期爆發。

    很明顯,美國挑起這場蓄謀已久的貿易戰,目的不僅僅是減少貿易逆差,而是感到世界老大的地位被威脅,尤其擔心喪失高科技方面的領先地位,因此將矛頭對準中國的高科技行業,這正是中方能否真正崛起的命門所在,從中興被美方制裁後立即「休克」已可見一斑。此仗關乎美國能否持維持霸主地位,同時也是中方崛起的成人禮,中美力量對比乃至國際經濟格局皆繫於此。

    某程度上,中美貿易戰相當於當年的抗日戰爭。日軍在戰爭初期勢如破竹,中方則節節敗退,損失慘重,不少人對中國前途由盲目樂觀轉向極度悲觀,「亡國論」甚囂塵上。此時毛澤東發表《論持久戰》,批駁中國「速敗論」及「速勝論」,認為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終勝利一定屬於中國。

    這一論斷,對今日的中美貿易戰仍然有指導意義,也是中方敢於針鋒相對的底氣所在。
    評論員 香桐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