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8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歐洲和美國股市期指都大跌,港股受拖累下跌307點。歐洲跌是因為意大利政局混亂,拖累整個歐洲股市及歐元匯價。

        意大利大選,傳統的較保守的政黨落敗,兩個右翼的「疑歐」政黨勝出,兩黨在組織政府時各不相讓,都要搶總理的位,最後請了一個較有威望的並不屬於兩派的教授出來做總理,但組閣名單被總統否決,中立人士的候選總理又是兩派都管不到,乾脆辭職了,新政府難產。

        意大利在歐盟成立前,政治也不穩定,經濟也差,差不多每過三年五年里拉就要貶值一次。加入歐盟後,由於有德國撐住,它的信用評級上升,借債容易,而且利息極低,享受了很長時間的好日子,但政黨和民眾都認為得益是理所當然的,而現實生活中的一切不滿都歸罪於歐盟的結構,所以「疑歐」「脫歐」的思潮湧現。而「歐豬國家」本身的資本,由於國家前途沒有信心,都流向德國,情形跟當年希臘的危機是一模一樣的,祇不過規模要大幾十倍。雖然歐洲央行買入了大量豬國的債券,表面上豬國國債債息都很低,但是債畢竟總是要還的,意大利跟西班牙都隱隱出現了還不出債的危機,沒有人知道會發酵至什麼樣?但有希臘債務危機的前車之鑑,最後總是歐洲央行行出來頂住 (做QE),將問題拖下去,意大利的經濟規模也不大,不太可能影響全球。

        今年以來債息上升,美元上升,不少新興國家都出問題,貨幣相繼貶值。最新的例子是土耳其,不過亞洲的情形比97年時要好許多,相信不會像97年時那樣,當年港幣都受到衝擊,南韓的老百姓要把家藏的黃金都拿出來,現在看來97年的風暴不會在亞洲重演。

廣告

雜談

        「深化市場改革的方向」

        朱鎔基任總理時,大刀闊斧地推行了很多市場化的改革,他將大量的國企私有化,主要是賣給當時國企的管理層,少量是賣給市場上的私人資本,大量的企業從此脫胎換骨,朝氣勃勃,其中不少企業成了今天規模巨大的私人企業。朱鎔基又將國有的銀行改組成商業銀行,並上市,當年嚴重負資產的國有銀行,現在在國際上都排名前列。

        但近年來,進一步深化改革,卻看不到體制上的大變化。兩家鐵路設備公司合併,航運公司的改組,都不知所為何來。而發改委的職權不斷膨脹,國家指導經濟的思潮又在回潮。而銀行,電訊,能源這些大企業,雖已上市,但董事局人員都是國家任命的,這些高級管理人員本質上仍是官,聽從上級指示,本份不做錯事,是他們的責任,他們並不是握有實權,可以大幅改造公司,提升效益,提升收益的職業經理人。所以進一步深化改革,應着重在將國企的股權多元化,國家讓出更多股權給私人的財團,而董事局吸收外來的私人財團派來的成員,引入專業的經理人,放權讓他們經營改造企業。

        其次,要研究發改委在經濟體制中的作用,設計一個長遠的計劃,逐步減少發改委對經濟的干預。發改委太多干預市場,煤、電、油、電訊,都由發改委訂價,其結果一定是順了哥情失嫂意,市場被扭曲,市場效益降低。

        總之,改革開放的兩個大方向,一個是私有化,一個是市場化,都不能放棄,走回頭路,掌權的部門很過癮,甚至發生尋租貪腐的問題,對整體經濟發展一定是不利的。這樣的構思要做得成,一定要最高層面的權力介入,自己限制自己的權力,向完全市場化的方向走,難度是極高的。

股市隨筆

        中國發改委公佈,允許天然氣加價,受益最大的是中石油,但天然氣分銷商因為天然氣來價上升,分銷價終端客戶的售價卻不能按比例提升,所以利潤會受壓,中石油因此股價大升6%,是升市的火車頭。

        中國的天然氣田在西部,西氣東輸,成本高昂,但天然氣是賣給老百姓日常生活用的,不能輕易加價,多年來中石油的這一盤大生意,都是虧本的,現在大概可以少虧或不虧了。

        發改委權力超大,油、天然氣、煤、電、電訊通訊的定價權都在發改委手裡,其它市場的事,祇要它想管都可以管,所以中國市場並非完全的市場經濟。

        這大概也是從百分百的計劃經濟過渡,到市場經濟的不可避免的一個確保平穩過渡的權宜之計,但發改委似乎對權力很過癮,近十年來沒有漸漸退出市場的意思,這也是改革開放要考慮的一個重要課題。

雜談

        「股市中沽空及沽空公司的策略」

        股市中沽空是常見而正常的現象,有投資者需要藉沽空來對沖風險,但沽空公司出沽空報告,追擊某一特定公司,則是另一會事,沽空公司的狙擊若是成功,是可以在極短時間內獲取暴利的。

        最近新秀麗 (01910) 遭狙擊,兩天內股價跌了21%,市值蒸發102億。

        沽空公司的基本策略,就是在目標公司股價甚高時,借貨沽空,同時可利用衍生工具沽空,然後發出沽空報告,指出公司財務及經營上的種種疑點,直斥公司股價過高。如果沽空報告一出,股價果然大跌 (通常會發生這樣結果,因為散戶不明內情,一見這些沽空報告,寧可信其有,跟隨沽了再說),則沽空公司低價補回賺了一大筆。為了製造更多恐慌,將股價推至更低,沽空公司常常預告,還有第二次報告,披露更多內情,製造恐慌心理,延長自己低位買入的時間。

        有些公司真的有造假行為,被揭發以後破產停業的都有。

        但事情並非如此簡單,沽空公司也是面臨很大風險的。

        它們不能選規模太小的公司,太小的公司市值小,每日成交疏落,狙擊成功也賺不到大錢。它們又不能選市值極大的藍籌股,董事會可能財力雄厚或者有大基金揸重手貨的,即使抓到公司管理有瑕疵,沽空以後發沽空報告,董事會或大基金可以即時挾高股價,這些沽空公司是要補貨完成交易的,可能要高價買回虧蝕巨大。

        另有一重危險是這邊廂剛發沽空報告,該公司立刻宣佈停牌,借貨是要付利息的,不知停牌到幾時,沽空公司也吃不消。

        香港證監會主席也清楚說明,不歡迎粗製濫造這些有時內容不實的沽空報告,所以沽空公司非必賺錢。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信義玻璃 (868) 上週五 (18日)斥一億,24日斥 1645萬,昨天斥3900萬回購股份,回購的股份都被註銷,理論上發行總股份數減少,可提升每股價值,但因回購規模很小,所以影響極小,但為什麼董事局要作出這樣的決定呢?

        以我的理解,董事局認為公司股份的現價被低估,買回註銷符合所有持股人利益。更重要一點,是要警告炒家,不要來沽空圖利,公司是會出手的。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每股11元是一個底價,隨着產能增加,即使毛利率保持不變,股價仍會上升。

雜談

        「中美貿易戰 ( 11 )」

        現在還有人因中美貿易戰嚇自己,特朗普講了一句他對這一輪的貿易談判不滿意,有人就解釋為股市下跌的原因。其實中美貿易爭拗已轉至如何增加中國從美國進口,原本提及的五百億美元徵稅清單,現在也撤銷了。根本原因在於特朗普政府明白了中美貿易牽扯的利益太大,如果中國強硬,什麼都不答應,美國政府沒法落台。現在中國表示願意談,願意開放市場,增加進口美國貨,特朗普已很有面子了,他根本打不起貿易戰,國內抗議的聲浪,他無法面對。

        港股橫行,正在等新的動力,六、七月份大量公司派息會流入市場,MSCI納入中國A股,也會有大基金追隨。假定人民銀行降准,股市又獲得新動力。股市就是這樣,不斷波動,但大方向總是向上的,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明白自己揸住的股票是不是好股票?在市場留意有關的消息。

雜談

        「家禽批發市場不會有死雞」

        還記得幾年前禽流感令到政府很緊張,長沙灣的批發市場發現了死雞,拿去政府化驗所一驗,死雞體內有禽流感病毒,政府就下令批發市場停業一週,徹底消毒。後來未隔多久,同樣的事重覆一次,我記得當時我寫了一篇短文,標題同今天這一篇完全一樣。昨天忽然想起此事,確實這幾年再也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批發市場也一直正常營業,我的預言倒是應驗了。那麼大的批發市場,每天處理幾十萬隻雞,真是沒有發生過雞隻死亡的事件?那是不可能的。那麼死雞去了哪裡?以前有死雞,雞販子隨手丟在市場的垃圾桶裡,被政府駐市場的衛生督察員看見了,就鬧成了大事,自此以後雞檔檔主發現自己檔裡有死雞,再也不會丟出來,而是偷偷地放在包裡,帶回家去處理了,這樣最符合他們的整體利益,而政府派去駐場的衛生督察知不知道有這樣的事?他們天天在市場裡怎麼會不知道?但雞販子將一隻病雞藏在包裡,他們樂得眼不見為淨,不願多管閒事,而且他們天天跟雞販子見面,不願傷了感情得罪人。

        這樣的事是不需去市場調查,可以容易地推論出來,驅動整件事的祇有兩個字「利益」。

        大陸現在反貪反腐運動很厲害,貪腐是否能杜絕呢?答案是肯定不能,祇會轉成更隱蔽,更曲折的方式,每個違法在貪的人,都會認為被抓的那人是倒霉,被抓的人手法太笨,自己好運又聰明,不會輪到自己。

        人性就是如此,千變萬變,人的自私心不會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