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1)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1) 及 (2)」。

        「中國為何成為一個統一的超大型國家?」

        現在有歷史學家在研究這個問題。歐洲是一片大陸,亞洲是一片大陸,為什麼歐洲現在是支離破碎幾十個國家,而亞洲大陸上形成中國這麼一個統一的超大國家?

        從地理上來說,中國有長江黃河這樣的天然分界,又是秦嶺,太行山等大山分隔,小農社會可以雞犬相聞而老死不往來,各地方言又不同,中國應該在不同地域形成很多國家才合理。

        歷史學家找出了兩個理由,一個是治理水害。黃河流域是漢文化的母親河,可是這條母親河並不溫順,由於夾雜泥沙太多,歷史上不斷泛濫,為了治水人跟人之間就不能老死不相往來,一定要有有效的行政機構指揮下,大家同心協力,疏洪築堤,這是將華夏民族凝聚起來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理由是我們漢文化很久以來就是一個農耕文化,要抵抗北方的遊牧民族野蠻人,所以要有國家政權,建立軍隊,修築長城。

        這理由可能都有道理,但不能解釋全部。北宋被金所滅,大量北人南遷,但金依然是漢人的文化,最後金人完全被漢人同化。

        漢朝時候,朝庭派軍隊到今日廣東,領軍元帥不回北方了,就地自立為王,稱南粵國,漢文化統一了亞洲大陸。

        其實中國成為一個統一的,超大型國家,大概要歸功於方塊漢字。漢字是世界唯一的,從象形文字發展出來至今仍在通用的文字,它的特點是每個字都有嚴格的特定的意義,但並不規定發音,結果是不同地域不同方言的人,都能用統一的文字。

        假定中國在原始時代沒有發展出漢字,拼音文字肯定出現。不同方言的人用不同的拼音字,亞洲大陸上就不知道有多少種不同文字,不同文化,不同族群。

        由於方塊字在全中國通用才形成了今天的漢文化,方塊字是14億人的最大的凝聚力。

        自從提倡普通話以後,才形成了全國通用的語言,漢民族內部的凝聚力更強了。

        為什麼我們常將普通話與北京話混淆?也不難理解。因為明清兩朝都以北京為首都,當年官員上朝,都要用「官」話,皇帝才聽得懂。「官」話是以北京方言為基礎的,「官」話一步步演進成今天的普通話,這中間是經過幾代的語言,語音學家的努力的。

        印度也是十億人的大國,但它跟我們中國歷史背景完全不同。印度是英國殖民者逐漸兼併才統一的,官方語言英文,也是殖民者定下來的,各邦各地種族,語言,歷史,文化完全不相同,到今天都不能把它看成是一個統一國家,中國真是獨一無二的。

廣告

One response to “雜談(1)

  1. 中國樹大招風!!!

    美要制華 組合拳出招不斷
    2018-06-06社論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php?id=1814324&target=2

      外電報道美國考慮派遣軍艦通過台灣海峽,再度挑起中國敏感神經。一個台海,一個南海,成為中美兩國互相「示威」的敏感地帶。

      解放軍今年四月在南海舉行歷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和海上閱兵,身兼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檢閱,參與演習的航空母艦遼寧號戰鬥群,回程時還在台海進行實彈軍演,解放軍機和軍艦亦不止一次繞飛或繞航台島。對中國來說,這是維護主權的宣示;美國則視為中國改變地緣勢力均衡、威脅地區穩定的舉動。

      中美外交關係正常化後,美國戰艦只在敏感時刻駛經台海,作為警示,例如一九九六年解放軍針對台灣選舉可能變天而試射飛彈,或者二〇〇〇年發表不放棄武力統一的《台灣問題白皮書》,至於最近一次已經是十年半前,中國因為不滿美國向台灣售賣軍備及向達賴喇嘛頒發勳章,臨時取消美國航母小鷹號泊港讓官兵慶祝感恩節,小鷹號就取道台海回航到日本橫須賀基地。

      台海南海 敏感交手之地

      美艦會否再度穿過台海,尚在「考慮」之中,不過,一些透過加強對台聯繫來牽制中國的舉動,已經實行。最明顯是總統特朗普在三月簽署國會兩院一致通過的《台灣旅行法》,「鼓勵美台之間所有層級互訪」,旋即派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瀚訪台,他是美國對台斷交後踏足台灣的最高級官員,而美國在台協會新址啟用九月開幕,美國亦打算派高層官員出席。美國還打算為對台售武拆牆鬆綁。

      南海方面,剛結束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中美官員亦在與會的眾多亞太國家的國防和軍方代表面前,進行交鋒。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不但表明,會持續向台灣提供必要防衞物資與服務,還批評中國在南海的軍事化行為。中國代表團團長何雷則指南海軍事化的根源,是「有的國家」打着航行自由旗號,利用軍艦或軍機到中國島礁的臨近海域或上空偵察。

      中國發展 外部阻力趨增

      美國拒絕中國海軍代表參與今年的環太平洋軍演,在與北韓「破冰」的策略中包括冷落中國,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易名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顯然是拉攏印度來抗衡中國。卸任亞太司令哈里斯在改名交接儀式上說得很露骨,指中國是美國面對的最大長期挑戰,若非有美國及其盟友介入,中國將實現在亞洲的霸權夢。

      習近平提出的富強中國夢,哈里斯改為霸權夢;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共富倡議,馬提斯指印太地區有「很多帶和很多路」。特朗普政府近來鷹派當道,脗合他自己的「美國優先」主張,基本上是確保美國稱雄世界的地位不受挑戰。

      美國視中國為其最大挑戰,要向中國展示強勢,出動軍事、外交和經貿方面的組合拳,震懾中國的舉動恐將絡繹不絕。改革初期,中國發展面對的阻力主要來自內部,現在有了驕人成績,將來還要克服更大的外部阻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