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六月 11, 2018

雜談

        「新科技的軍事情報應用」

        外電報導Google 發了一個內部指引,表示將來在Google的AI研究中,不會應用在武器研究中,也不會發展不合理地窺探他人隱私。

        很多人有善良的心,他可能很有智慧,當他知道自己的研究可以殺人無數,會有一種內疚感。Google這一次發這樣的通告,據說也是有部門的同事,不願參加與國防部的合作計劃,逼公司表態,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原子彈的研發。當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了要打贏戰爭,美國一流的核物理家,其中很多是猶太人,用了三年多時間造出了原子彈,等到原子彈真正用到戰爭中,兩顆核彈即時就在日本奪走了三十萬人的生命。參加研發的科學家很多表示後悔,愧疚,有記載向日本投下世界第一枚核彈的轟炸機師,他奉命在投下炸彈後迅速飛離現場,當他飛離後兩分鐘,原子彈爆炸,他回頭後望祇見背後天空像着火一樣,嘴裡呢喃了一句:「老天爺!我做了什麼事啊?」從此得了嚴重的憂鬱症。

        但原子彈會不會因為人的良知的譴責而銷毀?不會!發展新武器,所謂小當量原子彈「干淨」原子彈的研究從未停止。

        AI會否因為Google不參加研究而不用在軍事上?也不會。有需求,有回報就會有人去做。

        最近AI的人臉識別系統已經投入實用,祇要掃描照片,比對數據庫中的資料,就可以找出想找的人。有一個消息,當它是道聽塗說吧!說是四川警方在一次張學友演唱會上,一次就抓了三個通緝犯。

        指紋辨認系統警方早就有了,可是每人的指紋平時是看不到的,人臉識別就不一樣了。現代國家每人有一張身份證,每個人的相片都在政府的檔案裡,有了相片就可以在億萬人中找出特定的人。

        隨着手機普及,隨着AI技術的進步,人的隱私越來越藏不住了。而隱私是和人身自由關聯的,後果是什麼?不難想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