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新科技的軍事情報應用」

        外電報導Google 發了一個內部指引,表示將來在Google的AI研究中,不會應用在武器研究中,也不會發展不合理地窺探他人隱私。

        很多人有善良的心,他可能很有智慧,當他知道自己的研究可以殺人無數,會有一種內疚感。Google這一次發這樣的通告,據說也是有部門的同事,不願參加與國防部的合作計劃,逼公司表態,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原子彈的研發。當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了要打贏戰爭,美國一流的核物理家,其中很多是猶太人,用了三年多時間造出了原子彈,等到原子彈真正用到戰爭中,兩顆核彈即時就在日本奪走了三十萬人的生命。參加研發的科學家很多表示後悔,愧疚,有記載向日本投下世界第一枚核彈的轟炸機師,他奉命在投下炸彈後迅速飛離現場,當他飛離後兩分鐘,原子彈爆炸,他回頭後望祇見背後天空像着火一樣,嘴裡呢喃了一句:「老天爺!我做了什麼事啊?」從此得了嚴重的憂鬱症。

        但原子彈會不會因為人的良知的譴責而銷毀?不會!發展新武器,所謂小當量原子彈「干淨」原子彈的研究從未停止。

        AI會否因為Google不參加研究而不用在軍事上?也不會。有需求,有回報就會有人去做。

        最近AI的人臉識別系統已經投入實用,祇要掃描照片,比對數據庫中的資料,就可以找出想找的人。有一個消息,當它是道聽塗說吧!說是四川警方在一次張學友演唱會上,一次就抓了三個通緝犯。

        指紋辨認系統警方早就有了,可是每人的指紋平時是看不到的,人臉識別就不一樣了。現代國家每人有一張身份證,每個人的相片都在政府的檔案裡,有了相片就可以在億萬人中找出特定的人。

        隨着手機普及,隨着AI技術的進步,人的隱私越來越藏不住了。而隱私是和人身自由關聯的,後果是什麼?不難想像。

廣告

6 responses to “雜談

  1. 最重要的是中國有能力做到與美國同歸於盡, 那麼再沒有什麼可害怕的!

    龍七公:東風41再試射 回敬美軍挑釁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611/00184_012.html

  2. 坦言集:美國的所謂民主

    在加拿大召開的G7峰會與青島召開的上海合作組織會議,明顯地表現美國世界霸權沒落,全球政治與經濟正快步地走上多元多極的格局。

    若美國霸權仍在,便不會被其他六國排斥,特朗普也不用遲到早退,甚或聲明拒簽聯合公報。美國既不能說服,也不能威逼,只是一走了之,讓特朗普的幕僚用宗教的字眼,說別國領袖會下地獄。從特朗普到他的幕僚主僕一併都不懂說道理,也沒道理可說,只是像無賴或神棍那樣咒罵別人下地獄。這比起小布殊總統的「邪惡國家」更低鄙、沒智慧。

    美國一如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明為宗教,實是佔地掠財。就在其中一次的東征不往耶路撒冷,卻往攻擊同屬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堡,破城後大掠搜劫。

    美國侵略伊拉克欲奪石油的財富以及歷史文物的表現與其如出一轍,方法一樣,性質一樣。美國今天愈來愈像神教國家,但這都只是統治層借宗教口脗來糊弄國民,也以此來掩飾它的背德背信。

    兩國交惡,咒罵別國領導下地獄,這便是把歐洲近幾百年創立的國際秩序全然破壞。證諸特朗普在G7峰會中的胡言亂語,連基本的邏輯也沒有,前言不對後語,答非所問,這便是美國總統的典範。倒不如說,他被人利用,卻以為自己利用別人,問題是在特朗普政權背後是甚麼人、甚麼組織呢?若沒有的話,美國民主制度的虛假性質和失效便完全暴露於世了!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3. 值得參考

    龍吟虎嘯:歸根究柢還是制度之爭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622/00184_002.html

    山姆大叔發起規模空前的中美貿易大戰,使出各種手段打擊「中國製造2025」,把中國視為最可怕的競爭對手,視為危害了美國的制度、價值觀和國家安全,這背後的意識形態和理論判斷是,中國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世界經濟發展到今天出現的重大變化,以美國為代表、建構和運行多年的市場經濟體系,已無法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競爭,因為中國政府和國家力量強力介入市場,造成了國際經貿領域競爭的「不公平」,造成了美式資本主義市場制度處於「不合理」的弱勢。一邊是得不到國家力量的支持,一邊是得到國家力量的支持,雖然都行「市場經濟」,然美國吃虧,中國佔便宜也。

    四十年前的社會主義中國,未行市場經濟,乃計劃經濟,打不過市場經濟,這是鐵一般的事實,美歐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國家對此無比自信。中國推行改革開放,逐漸實行市場經濟,開放市場,美歐獲得豐厚經濟利益,同時他們認為中國實施市場經濟後,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必然瓦解,必然實施西方政治制度,整個社會發展依然會在美國制訂好的規則下被掌控,絕不可能趕超美歐,因此,他們仍很自信。

    然而他們沒有料到,中國通過改革開放拓展出既實行市場經濟、又堅守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制度,這樣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其經濟推動力和全球競爭力大大超過美歐資本主義市場體制,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制度優越性。美國極為恐慌和仇視,它看到了持續百年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究竟誰戰勝誰的生死鬥爭未結,最嚴峻的挑戰剛剛開始。

    中國這些年埋頭發展,和氣生財,沒想挑戰誰戰勝誰,只想致力於市場經濟的競爭、合作、雙贏,但看來不行,人家不滅了你,就覺得自己要完蛋也。
    評論員 柳扶風

  4. 非常好的策略和方法

    環時籲保持戰略定力 管控中美關係

    中美貿易關係再度緊張,內地《環球時報》再發文,指中美競爭愈來愈突出,不友好的氛圍也在擴散,很可能是大趨勢,中國社會既應該調整心態,又須要保持戰略定力,管控好未來更加複雜、不排除出現局部危機的中美關係。

    文章呼籲,要看清中美關係的基本態勢,就是美國的科技實力、國防實力還有外交動員力都高於中國,因此在未來很長時間,美方都會繼續握有面對中國的戰略主動性。

    文章強調,只要中國保持戰略清醒,保持穩健的對美關係路線,對外開放不動搖,不與美國搞全面地緣政治競爭,不搞戰略對撞,中國應對美國壓力的主戰場就始終在中國國內,最簡單說,就是要「搞好自己的事情」。

    中國只要能夠把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功政策和經驗保持好、運用好,不犯顛覆性錯誤,中國的實力增長就將綿延不絕,充滿後勁。

  5. 坦言集:對美戰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623/00184_001.html

    中國對美國最佳的策略是以戰止戰,但更重要的是背後有一清楚的長期戰略。

    中國以往追求的大國關係只是一廂情願,美國根本不會接受與中國共治全球。一是美國從來都是追求霸權主義,從來是要求零和遊戲。二是中國若與美國共治,即所謂的G2,很容易被美國騎劫和融化。與美國共治也即是參與和維持美國的霸權主義,背棄中共革命和中共建國的初心。與美國共治便會在制度、政策、措施上與美國協調,跟從美國,就有如日本與歐盟過往與美國合作,也如日本、歐盟那樣,當威脅到美國的基本利益便會反目成仇。

    假若有大國關係的話,這應是以制約美國霸權主義為主,也要站穩在世界和平與發展、多元文明發展的立場,中國只能在眾多國家中暫時以規模大而起領導作用,但這個領導作用是從世界出發,不是像美國那樣,以國家利益顛覆世界整體利益。

    中國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大方向,但在大方向之下具體的發展原則、國際關係,乃至中國具體推行新型國際關係,正確的義利觀可採取怎樣的戰略等,都需要全面深入的探討、制訂。這裏涉及中國與現今大國的關係,與眾新興市場經濟和發展中國家的關係。也不能只是投資貿易,更應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包括對現有的國際、區域秩序的反思檢討。當前最關鍵的是怎樣應對美國的戰略,以此來決定策略措施。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