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8

雜談

        「全球暖化,氣候變化」

        最近跟朋友餐聚,席間有天文台的專家,大家不免都向他請教。他說全球正在暖化,這是確定的了。南極,北極跟格菱蘭的冰層都在溶化,高山冰川也在減少,確實令人憂慮。

        但是據專家說,由於氣候變暖,所以海洋的蒸發也強,全球空氣中的濕度也在增加,降雨多了,所以冰川減少,不等於將來河流斷流,無須擔心。

        他又說了一些我們港人可能關心的氣候變化。首先氣候暖化,形成颱風的中心,比以前的緯度要高。以前颱風多是在呂宋島東南形成,吹向香港,廣東,台灣,現在颱風多在呂宋島東北形成,緯度高了,吹向江蘇,浙江,山東,甚至日本,東北今年日本就已經多次被颱風蹂躪。

        而且,現在降雨已跟以前不同。以前中國的華北,西北是十分乾旱的,北京還考慮過是否要遷都?又搞南水北調,現在北京常下大雨,水庫滿盈,西北也常大雨。

        專家又說,通常我們將某地大雨死了人,講成是雨災。其實不是禍是福,多少水降下來,是寶貴資產!

        由於氣候變暖,北極圈的冰開始溶化,現在夏天沿西伯利亞北岸,已祇有極小浮冰,暢通無阻,將來歐美之間貨運可經北極,路程縮短很多。聽專家之言,似乎氣候變暖好處甚多,我們也不必太操心。

廣告

雜談

        「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提出對中國進口貨開徵關稅,初初大家都以為是特朗普的魯莽舉動,要得到一些貿易上的利益,如達目的他就收兵了。現在看來市場人士錯估了,這個舉動有政治目的,就是打壓中國,這是共和黨人的既定政策,民主黨人也對中美貿易失衡不滿,表示要對此「做些事」,至少沒有對此反對,貿易戰前景如何?沒有人說得清楚。

        中國近年來經濟迅速擴張,國際影響力日增,美國看着是不順眼的,而中國宣傳自己的經濟發展模式更是令美國不舒服,看看美國在世貿組織的發言,可以清楚看到美國的立場。

        中國可能在對外的姿態上收歛一些,譬如「中國製造2025」已經很少提,但中國的模式是不會變的,美國的打壓在短期內也不會停。

        對美出口,佔中國GDP的總比例,這30年來大大縮小,而美國徵稅以後,進口及出口商都有應變的措施。例如將產品的最後一道工序移去東盟國家,包裝成中國以外製造,出口商還可以減價,留住美國市場,所以不會失去所有對美出口,實際對中國經濟影響不會太大,人民幣略微貶值 (出口商品可減價),增加基建,都可補償對美貿易的損失。

        祇是從此中美拉破了臉,將來的衝突可能會更多。

        以後北韓問題,伊朗問題,中國還會聽美國那支笛嗎?中俄會走得更近,中國會拉攏歐盟,日本,東南亞,中美對抗開始成型。

股市隨筆

        「央行QE可以走得多遠?」

        昨天寫到日本央行做QE,為了向經濟體系注資,央行買了40%的市場上的國債,買了40%市場上的股票,央行買入的債券中甚至有一部份是評級一般的企業債,拼命抬高資產價格,想讓經濟活起來,結果也不如理想。當然,人口老化,社會富裕,以後年青人缺乏吃苦奮鬥精神都是原因,這是鈔票解決不了的。

        再看看美國,08年金融海嘯,大概價值六萬億美元的次按相關債券的價值,突然「融化」掉了,在金融體系中消失了 (沒人敢買),資金流轉出事,影響到整個經濟體系,大量企業倒閉,幾百萬人失業。聯儲局開始做QE,幾期QE做下來 (主要是08,09兩年),聯儲局資產負債表擁有三萬多億美元,也就是聯儲局用票據 (相等於現金) 換回國債,三萬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21萬多億,溫總理的四萬億是小兒科了。奧巴馬剛上台,美國經濟一片蕭條,政府收稅減少,赤字狂升,如果沒有聯儲局在買國債,國債利息要漲到天上去,經濟要崩潰。

        最終美國經濟也安渡難關,就業人數每月增加,留給特朗普的是活力十足的經濟。現在聯儲局在談利率正常化,資產負債表正常化,今年聯儲局資產減少了1千億美元,它並沒有在市場上沽,而是將手上到期債券註銷。

        所以央行玩「財技」幾乎是沒有底線的,前提是經濟體系不能崩潰。

        香港一九九七金融危機時,情勢也是很緊張的,樓價從高峰跌去近70%,要知道許許多多小企業的資本,是業主抵押自己的物業而來的,資產不值錢,銀行就要追按揭。那些小生意的小老闆如果要賣資產,也就是他的一盤小生意來還債,香港整體經濟就要崩潰,所以政府千方百計救市,停賣地,停售居屋,都是有原因的。後來經濟好了,又有大量北水湧入買樓,是政府始料不及的。

        總之今天所謂自由經濟體系中,一隻有形的手一直存在的,而且力量越來越大。

        我們不必輕言中國債務如何如何,似乎危機迫在眉睫,其實相比之下,中國政府是財力最厚,權力最大,最不會發生結構性危機的國家。

股市隨筆

        昨天港股大升,中央一開水喉市場立竿見影!巧合的是日本央行表示微調以往寬鬆的貨幣政策,十年期國債息率從0.04厘單日升上0.09厘。看看日本的情況是很有趣的,央行的QE政策可以走到多遠呢?

        日本十年前開始學美國做QE,安倍上台以後,準備大做QE,前央行行長不願配合,被安倍炒魷魚,換了現任的黑田,為將息率推至零以及托高資產價格。現在日本政府國債在市場流通的,已有40%在央行手中,日本3000家上市的大企業中,央行都是重要股東,持有大約40%的股份。安倍另一支箭是將日元迅速貶值,幾天內貶值30%,我們可以看到央行可以走得多遠?

        希臘債務危機,當時人心惶惶,甚至傳出歐盟要向中國貸款,結果呢?歐洲央行大做QE,大量買入歐豬債,現在似乎什麼問題都沒有。

        比較起來中國的央行真是「小國央行的思維」(中國財政部批評央行的說法),中國央行仍在很謹慎地降存款準備金率,解凍已有銀行體系中的資金,跟日本歐盟的大膽QE根本沒法比,央行如真要放水,手段及空間還很大很大。

        當年美、日、歐全球做QE,市場擔心通脹重臨,結果也不是那麼悲觀。

        所以,從宏觀角度看,祇要維持經濟體系的正常運作,財富產出正常,根本就無須擔憂,古典的經濟學派的思維可以要改一改了。

        政府發行的本幣國債,根本不用擔心還不起,央行可以印鈔給國家,買回債券,欠債根本不是問題!正常的經濟運轉的秩序,整個經濟體的產出能力以及競爭力,才是最重要的!

股市隨筆

        昨天新聞,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說,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積極,適度的貨幣政策要視形勢,應緊就緊,應鬆就鬆。

        這跟前幾天提到的中國正在醞釀相當規模的刺激經濟政策是一致的。

        昨天央行發出5020億中期信貸便利,規模超大,貨幣緊縮及去槓桿不再提及,下半年有政府「積極的財政政策」,就是放水大搞基建,又有寬鬆的貨幣政策,中美貿易戰不一定令中國經濟下滑。

        在貿易戰方面中國政府至少釋放了兩個信息,一是將來會歧視美國公司,但向其它國家開放市場。二是政府會扶持出口企業,雖有財政部發言人出來講,政府可以以退稅方式幫助出口廠商保住美國市場,但具體不知怎麼做?做得太明顯又給美國不公平貿易的藉口。

        想想美國即使對五千億中國商品徵稅,總額也才五百億,以今天中國的經濟規模來說不算大數目,真正影響要等徵稅正式開始才知道。

        生產力是四個要素構成的。第一,勞動力;第二,資本;第三,技術;第四,擴及世界的進出口網絡。改革開放前,中國一窮二白,除了廉價勞動力,什麼都沒有。今天,資本,技術,對接全球的網絡都有了,祇要社會穩定,鼓勵人民創富的政策不變,中國的前途光明,事後回頭特朗普可能祇是一個小丑,表演四年,得罪所有的人,黯然下台。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近日天天聽到特朗普這三個字,他跟普京密談兩小時,內容沒有向國務院和情報部門彙報。他是一個非常出格的總統,又批評油價太貴,又批評聯儲局加息,管出界了。

        中美貿易戰難免要開打了,誰也估不到,最終結果如何,中國政府已透露會用減出口稅的方法,幫助中國生產商,不放棄美國市場,世界產業鏈,物流鏈勢必調整,但中國可能依然發揮重要作用。

        貿易戰對股市的影響漸消退,但也不是說從此進入坦途,前景變數太多。

        上週五單日人民幣由大跌倒升,人民幣應不會用來做貿易戰工具,中國要維護人民幣的信用也很重要。

雜談 ( 2 )

「治國要用貪官?」

最近朋友發來一篇奇文,歷史出典並未查核,不過讀來有趣,跟各位分享:

北周開國皇帝宇文泰跟蘇綽的對話。

宇文泰問:如何治理國家?

蘇答        :用官。

宇問        :如何用?

蘇答        :用貪官,棄貪官。

宇覺奇怪,又問:怎能用貪官?

蘇答        :作為帝王,大臣的忠心是第一位的。想人死心塌地

                    跟隨你,必須給人家好處。官多錢少怎麼辦?給他

                    權,以權謀私,權是你給的,貪官當然擁戴你。

宇問        :既用貪官為何又反貪官?

蘇答        :必用貪官,又必反貪官,這是權術的奧妙所在。

                    怕他不忠,以反貪之名除去棄已,內可安枕,

                    外可得民心,何樂不為。其二,官員祇要貪,把柄

                    就在你手裡,貪官越怕就越忠心,所以反貪是馭官

                    之道,如果國家是清一色清官,國君就危險了。

宇問        :用清官為何國君危險?

蘇答        :清官自持清廉,不聽話,君主怎麼罷免他?棄清官

                    人民必怨,國家危矣。

宇問        :如果所用貪官激起民憤怎麼辦?

蘇答        :為君者要打出反貪旗號,令百姓知道君主英明,如

                   有大貪,則抄其家,沒其財,民怒消,財入國庫。

                   總之,用貪官換忠心,反貪官,除異已,殺大貪平

                   民憤,沒貪官之財充實國庫,此乃千古帝皇之術。

以上這篇東西,我不大信是真的,但寫的有趣跟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