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8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中國的大銀行都公佈了業績,中規中矩,一切都在市場預料中,沒有驚喜也沒有失望。中國的大銀行絕對不能看作是增長股,但也不用悲觀到似乎它們會破產,揸住收息。在現價息率是很不錯的,更進一步,由於內銀股市值很大,所以會牽動恒指,市勢差的時候,譬如就是眼下可以買入收息,市勢好的時候,譬如恒指升破31000,就可以高價沽出,越高越沽,等下一波恒指跌,這樣長年來做,利潤也不錯,而且由於它們股價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差,用衍生工具來買入,沽出收益很不錯的。

        內房股中,恒大是我很看不懂的一隻股票,批評它外幣貸款太高的時候,它可以在很短時間內 (不到一年) 基本還清。批評它負債率太高,它又可以在兩年內由負債400%降到130%,要知道內房股淨利潤率是很低的,賣資產怎能那麼快回籠資金還債?業績又明顯跑贏其它內房真是很怪,這樣股票我是不敢碰的。

        中美貿易戰看看特朗普經濟班子裡那些人的談話,他們根本不了解中國,用他們偏激的角度看中國經濟,似乎就要崩潰,由這樣的人來決策,怎能不出錯?

廣告

雜談

        「善用政府儲備及外匯基金」

        行政會議成員,前任金管局主席任志剛昨天發文,表示香港的外匯儲備太多了,可以用來發展土地開發,特別是填海。

        香港的外匯儲備太多了,政府的職責不是歛財,而是服務香港社會,認為儲備越多越好是完全錯誤的想法。從經濟體中拿走了一大筆錢 (政府盈餘) 去買回報極低的外國債券,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是負面的,收縮性的,幾萬億港元的政府儲備及外匯基金實在是太多了。

        我每年財爺提出預算案都會提出這個看法,政府應用這筆錢投入基建,例如填海,另一方面就是減稅,退稅,還富於民,特別是減薪俸稅,讓廣大受薪者受益,提高社會福利要非常謹慎,而派糖更是不知所謂。

        我們小市民呼聲當然沒有人聽,行政會議成員的意見應該有點份量吧?甚至有人說任志剛是在為林鄭舖路,希望政府的理財政策真正為大局着想,有長遠的目標,不要做歛財的守財奴。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香港土地政策大辯論」

        香港地少人多,隨着國內經濟的崛起,香港作為連結中國及世界的世界級金融中心,經濟快速發展,人口大量湧入,樓價飛漲,土地供應緊張,政府推動展開一個所謂土地政策的大辯論,原意當然是想凝聚共識,讓政府覓地建樓減少一些阻力。但是,新界有地的農地主,盯住的是自己的利益,地區人士都希望自己住的地方密度低一些,幾乎反對一切在當地建樓的建議,環保人士依然堅持他們心目中神聖的環保目標,幾乎反對任何新的開發土地的建議,所謂大辯論變成各方人士堅持私利的示威平台。

        有些建議是很可笑的,譬如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土地建樓,填平萬宜水庫建樓,或在貨櫃碼頭上蓋起屋,香港雖然土地短缺,但決不至於到如此地步。

        新界大量農地已在發展商手中的,盡量讓發展商補地價建樓。新界原居民地主的土地,也可以補地價起樓,政府介入讓地主及發展商去談條件,談得攏的就可以雙贏發展,談不攏的就保持現狀,也無害處。

        覓地最簡單易行的應是大規模填海,特別是在大嶼山與港島之間的內海,大規模填海根據水文資料 (海床深度,海流方向),決定填海的區域,將來填海土地甚至可以跟大嶼山或港島陸地相接,或通過橋隧相接,填出來的都是貴價土地,何樂而不為?

        郊野公園的邊陲地帶也可發展,但有環保人士法律阻擾就難搞了。

        現在不少人責怪曾蔭權做特首任內沒有開發土地,可是要記得97年的八萬五令香港樓價大跌,為了救市,政府停止賣地,停售居屋,當時形勢下政府怎麼可能想到去開發土地?

        這次大辯論有一個結論,大概是政府必須大規模填海,而這一結論是人人皆知,人人皆懂的。大辯論其實是虛耗了時間,現在就開始填海,也要幾年後才可用,先將農地「活化」起來吧。新界地主得益,發展商得益,他們也都是香港經濟的一部份,可以說香港經濟也得益。

雜談 ( 2 )

        「美國霸權正在加速衰退」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雖說是冷戰時期,兩強:美國和前蘇聯對峙,但從經濟實力的對比,兩強是絕不對稱的。柏林牆倒下,前蘇聯瓦解,俄羅斯失去東歐,中亞很多附屬國,它除了擁有核武,出口能源,經濟很弱,影響力大不如前,人口和地域也大減,世界祇剩一強,就是美國。美國的霸權地位是如何建立的呢?

        先說硬實力,它的核武裝是全球最強的,它的軍事科技是全球最先進的,它在世界很多地方駐軍,譬如日本、南韓、德國、中東油國,它的軍事霸權短期內是難以取代的。但說到底,強大的核武裝,其實是沒什麼用的,原子彈可以丟到哪裡去呢?

        硬實力的另一面是美國強大的經濟,GDP19萬億美元,世界很多國家的經濟要依賴與美國的生意,30年前的中國也是這樣。其次美國的高科技領先,這方面的優勢隨着西歐 (德國) 及日本的崛起,已在漸漸消失,特別中國崛起以後,美國在世界GDP以及世界貿易總量中的比例每年在縮小,中國從東南亞、澳洲、中東的進口,遠超美國對這些地區的進口,地域國家經濟上受誰的影響更大呢?經濟上的考量會影響相關國家外交和政治上的考量。

        美國霸權的硬實力還體現在美元霸權,美元現在是全球貿易貨幣,全球貿易有70%是以美元結算的,最後結算都要通過在紐約的美國銀行,許許多多國家 (也許也包括中國) 的中產都將儲蓄存入美元,所以美國祇要印鈔票就可以換回大量的外國資產和服務。隨着特朗普上台,濫用美元霸權制裁其它國家,大國之間越來越多訂立雙邊貨幣互換協議,並彼此以本幣交易,美元霸權會漸漸淡化,這個過程可以是相當快的,讓我們拭目以待。

        美國霸權還包括它的軟實力,二次大戰,美國參戰,並成為主力打敗了德國、日本,很多國家從被佔領解放出來,包括我們中國。即使德國、日本,美國戰勝後並沒有要求賠償,更沒有掠奪它們的資源,反而通過馬歇爾計劃,幫助兩國復興。西方世界的戰後尊美國為首是心服口服的,美國又通過北約,日美安保條約,以西方世界保護者的身份出現,它的道義力量,在西方的號召力是非常強的。

        我們不能小看這個軟實力。

        但是特朗普愚蠢的美國第一政策,正在自我損毀美國這一軟實力。

        這一次中美貿易戰是兩大國一次角力,如果最後美國政府在政治上頂不住國內反對的聲音,而中國經濟安然渡過,在美國撤銷中國貨進口關稅的那一刻,可能會是一個歷史上的里程碑,這個世界美國獨霸結束了,可能是兩強共存,兩強共存未必是對抗的,可以是合作中有對抗,對抗中有合作,世界變得更複雜,但更富裕,更美好,前提是中國內部不能亂。

雜談

        「好的制度能約束壞的領袖」

        【特朗普的故事】

        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已經一年半了,但他的施政越來越困難,雖然貴為總統,卻指揮不了美國的國家機器。

        特朗普是一個毫無誠信的人,說謊可以毫不臉紅。他又是一個充滿偏見的人,種族偏見,宗教偏見,歧視女性,又是極度傲慢自大的人,美國選出這樣一個總統可以說是異數。但美國的制度有效地約束着他,現在已是四面楚歌,日子不好過了。

        他當選總統,就跟傳媒鬧翻,傳媒並不買他的賬,不斷挖他的傷疤,因為言論自由和民眾的知情權是民主社會的基石,沒有人真的害怕總統的行政權力。

        國家的檢察部門也按章工作,特朗普上台就成立了「通俄門」的調查委員會,FBI也不賣總統的賬,他的私人律師一有犯法嫌疑,就被FBI抄家,現在已經查證他私人律師有罪,更多細節會被曝光。

        特朗普批評聯儲局加息不當,聯儲局所有委員都表態聯儲局決策有獨立性,不受總統的言論影響。特朗普雖然很「狂」,但被制度束縛住,現在已成了孤家寡人,單憑他的個人意志,做不成什麼事了。

雜談

        「特朗普有麻煩上身了」

        昨天新聞,特朗普前競選團隊中有兩個人被調查以後認罪,其中一人科恩 (Michale Cohen) 更是十多年以來他的私人律師。像特朗普這樣性格複雜,生活複雜,經歷複雜的人,一定有很多事求助於律師,而律師的工作,是將每一次客戶交付的工作,甚至一次普通談話記錄下來,所以科恩手中可能有很多有關特朗普的秘密。他的家,辦公室和下塌酒店被FBI突擊搜查,拿走了所有電腦,文件,現在我們所知的第一件醜事是競選期間有人指使科恩將一筆13萬美元金錢付給一個跟特朗普有染的女模特兒作為掩口費,而這筆錢來自特朗普的競選經費,而這筆競選經費亦已經超過了法規規定的金額。

        這件事已鬧了很久,特朗普曾多次否認,但這一次難以抵賴了。

        相信以後還有更多的事。

        但他已在總統位置上,現在要板倒他不太可能,不過他為人的氣勢,肯定會大受影響,下台以後面臨起訴大概是逃不過的了。

雜談

        看到資料,從2009年迄今九年,美國標準普爾指數升了3倍,港股升了128%,而中國A股祇升了23%!

        A股確是很奇怪的,GDP每年升6.5-7.0%,怎麼股市上毫無反應。在外國,本幣跌,股市都是升的,在中國人民幣跌股市就發生恐慌,跌得更厲害。

        帶着這樣的問題有機會就請教專家,沒有人答得出來,純粹憶測,大家認為有這幾個可能性。第一,A股新股的發行量太大,股票市場也有一個供求因素,新股票發行太多,太速,股票供應多了,資金不免攤薄。第二個原因,政府政策干預太多,譬如銀行股淨息差以前是很大的,政府放開了存貸息管制,銀行息差大減。又譬如石油公司以前利潤是很高的,08年油價大跌,中國政府乘機插入油品稅,現在中國的零售油價是包含油稅的。又譬如移動通訊公司利潤本來很好,政府對它加稅,又下令它們減價,移動通訊公司股價長期不振。

        A股股價受政策影響很大。總之A股市場是很新的,歷史短,可以說仍未成熟 (包括法規及執行力度),而且參與者散戶居多,股市深度不夠。

        隨着時間過去,A股市場也在不斷完善,現在基金及保險資金也快速成長,A股市場正在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