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厚黑學

厚黑學 ( 61 )

        各位網友:以下也是精彩的一段。
 
        「我對聖人之懷疑 ( 8 )
 
        我不敢說孔子的人格不高,也不敢說孔子的學說不好,我祇說除了孔子,也還有人格,除了孔子,也還有學說。
 
        孔子並莫有壓制我們,也未禁止我們另創異說,無如後來的人偏要抬出孔子壓制一切,使學者的意思不敢出孔子之外,理應把他推開,思想才能獨立。
 
        凡事以平等為本,君主對人民不平等,故政治上生糾紛,我主張把孔子降下來,與周秦諸子平列,我與讀者諸君一齊參加進去,與他們平坐一排,把達爾文諸人歡迎進來,分庭抗禮發表意見,不許孔子,達爾文諸人高踞我們之上,我們也不踞於孔子,達爾文之上,人人思想獨立,才能把真理研究出來。…… (全書終)
廣告

厚黑學 ( 60 )

        各位網友:以下是很精彩的一段文字,這是一百年前一個文人所寫!
 
        「我對聖人之懷疑 ( 7 )
 
        學術上的黑幕與政治上的黑幕一樣。聖人與君主是一胎雙生的,處處狼狽相依。聖人不仰仗君主的權力,聖人就莫得那麼尊祟;君王不仰仗聖人的學說,君主也莫得那麼猖獗。於是君主把他的名號分給聖人,就稱起王來了,聖人把他的名號分給君主,君主也稱起聖來了。君主箝制人民的思想,中國人民受了幾千年君主的催殘壓迫,民意不能出現,無怪乎政治紊亂;中國的學者受了數千年聖人的催殘壓迫,思想不能獨立,無怪乎學術消沉。因為學說有差誤,政治才有黑暗,所以君王之命該革,聖人之命尤該革。…… (待續)

厚黑學 ( 59 )

        「我對聖人之懷疑 ( 6 )
 
        我的厚黑學,逆推到秦漢是相合的,又逆推到春秋戰國,也是相合的,大家都說三代以下人心不古,彷彿三代以上跟三代以下的人心變了兩截,不是很奇怪嗎?其實祇有黃帝一人可能是聖人。黃帝以後堯奪哥哥的天下,舜奪婦翁的天下,禹奪仇人的天下,文王武王以臣叛君,周公以弟弒兄,這樣來看,我的厚黑學可逆推到堯舜。
 
        在此引用「太史公.殷本記」,說:「西伯 (周文王) 歸,乃陰修德行善。」周本紀也寫道:「西伯昌陰行善。」齊世家更直截了當地說道:「西伯之脫歸姜里 (註:商討王監禁西伯昌的地名),與呂尚 (即姜太公) 陰謀修德,以傾商政,其事多兵權與奇計。」可見文王之行道義,明明是一種權術,何嘗是實心為民?…… (待續)

厚黑學 ( 58 )

        「我對聖人之懷疑 ( 5 )
 
        孔子之後,平民中也露出一個聖人,此人就是人人知道的關羽。凡人死了,事業就完畢,惟有關羽,死了以後還幹了很多事業,還著了「桃園經」、「覺世真經」等書,流傳於世,是否很奇怪?其實,孔子之前,那些聖人的事業及典籍恐怕也與關羽差不多,都是後人附會,托名作出來的。
 
        現在窮鄉僻壤之地,偶然有一人,享了小小富貴,講因果的就說他陰功積得多,講堪輿的就說他墳地葬得好,看相的就說他面貌生庚與眾不同,我想古時的人心與現在差不多,大約也有講因果的人,看見那些開基立國的帝王,一定說他品行如何好,道德如何好,這些說法流傳下來就成了周秦諸子著書的材料。兼之,凡人皆有成見,心中有了成見所見東西說會改變形象,用他們的眼光去看古代帝王,古代帝王自然會改變形相,恰與他的學說符合。…… (待續)

厚黑學 ( 57 )

        「我對聖人之懷疑 ( 4 )
 
        周秦諸子的學說要依托古之人君,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可舉例說明。南北朝時有個張天簡,把他的文字拿於盧納看,盧納痛加詆斥。隨後天簡把文改作,托名沈約,又拿與盧納看,他就讀一句讚一句。清時陳修園著了一本「醫學三字經」,其初托名葉天士 (),及到書流行了,才改歸己名,有修園的自序可以證明。從上述而事看,假如周秦諸子不依托開國之君,恐拍他們的學說早已煙滅,豈能傳到今天,後人受益不少,我們應該對他們表示感謝的,但是,為研究真理起見,他們的內幕不能不揭穿。…… (待續)
 
        註:葉天士,清朝中葉的名臣。

厚黑學 ( 56 )

        「我對聖人之懷疑 ( 3 )
 
        周秦諸子的門徒,尊稱自己的先生是聖人,也不為僭妄。
 
        於是孔子、孟子、老 ()、莊 ()、楊、墨 ()諸人都成了聖人,到了漢武帝的時候,表章六經,罷黜百家,在周秦諸子中獨選了孔子承認他一人是聖人,其它諸子聖人的名號一律削奪,孔子就成為御賜的聖人,孔子成為聖人,孔子所尊崇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當然都成為聖人了。
 
        此所以中國聖人中唯有孔子一人是平民,其它都是開國君主。…… (待續)
 
        註:漢武帝罷黜百家,獨遵儒家,在我國歷史上是影響十分十分深遠的大事。中國到了今天,要找回傳統的價值觀,還是要回到儒家學說,現在國內講儒家學說的新著作非常多,反映了這一種思潮。

厚黑學 ( 55 )

        「我對聖人之懷疑 ( 2 )
 
        於是道家托於皇帝,墨家托於大禹,倡並耕的托於神農,著本草的也托於神農,著醫學的,著兵書的,百家雜技與夫各種發明,無不始托於開國之君。孔子生當其間,他所托更多,更把魯國開國的周公也加入,所以他是集大成之人。周秦諸子個個都這樣,古帝王坐享大名,無一個不成為後世學派的始祖。
 
        周秦諸子各人把自己的學說發表出來,聚徒講授各人都說我們的先生是個聖人。
 
        原來聖人二字在古時並不算高貴,依「莊子.天下篇」所說,聖人之上還有天人、神人、至人的名稱,「聖人」充其量排名第四,聖人的意思,不過是「聞聲知情,無事不通」罷了。本來是聰明通達的人都可呼之為聖人,猶古時的朕字,當時人人都可以朕自稱,後來把朕字與「聖」字收歸御用,不許凡人使用,聖字跟朕字才變得高貴。……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