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古文欣賞

古文欣賞 ( 86 )

        「洛神賦 ( 19 )
 
        洛神賦全篇到此介紹完畢。
 
        文學界和史學界曾有一種說法,說曹植和他嫂嫂甌氏,曾有一段情。這篇「洛神賦」是曹植寫了感懷甌氏的,但這種說法理據也不足,不太可信。
 
        漢代時,男女之間的「禮防」還是很嚴謹的,如有這樣的事曹植恐怕不等七步成詩,早就一命嗚呼了。
 
        這是一篇華麗的文章,傳頌千年,曹植也因此留名。他的大哥曹丕,如果不是因「三國演義」的傳世,即使做了皇帝,恐怕也不如弟弟曹植出名,早被後人遺忘了。
 
        談論古文,差不多也寫了四個多月了,下一篇開始我想再談博奕論,那也是我喜歡的一個題目。
廣告

古文欣賞 ( 85 )

        「洛神賦 ( 18 )
 
原文: 於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遺情想像,顧望
    懷愁。冀靈體之複形,禦輕舟而上溯。浮長川
    而忘返,思綿綿督。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
    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
    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白話解說:洛神已離去,我於是離開河邊,登上高崗,腳步在向前,思緒仍留在
                 那處,洛神的形象在我腦子裡翻騰,忍不住含愁回顧。我盼望再見到
                 洛神,駕起輕舟,逆流而上。
 
                 船在漫長的洛水上航行,而我的思念也是綿綿不斷。長夜漫漫濃霜
                 沾身,我心神不寧,直到天明,也未能入睡。絕望的我,祇能吩咐
                 僕役,傋馬東歸封地,我上了馬,卻勒緊了馬韁,在原地慢步,不願
                 離去。

古文欣賞 ( 84 )

        「洛神賦 ( 17 )
 
原文: 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
    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
    明璫。雖潛處於太陽,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
    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白話解說:洛神舉起絲質的衣袖掩泣,淚流不止。哀念良辰不再,一分離就是天各
                 一方。洛神感嘆,不曾以微情表示相愛之意,就要離去,我願把我佩戴的
                 玉耳環獻給君上,以表達我的深情,即使將來在我水中的居所,我也會
                 永遠想念著你。忽然之間,我看不到洛神了,神消光逝,我的心中充滿
                 惆悵。

古文欣賞 ( 83 )

        「洛神賦 ( 16 )
 
原文: 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
    水禽翔而為衛。於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
    回清陽,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
    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
 
白話解說:六條龍並頭引路,洛神的雲車緩緩而行,鯨跟鯢 (古代傳說中的巨大
                 的魚) 在兩側隨行,水鳥在飛翔護衛。於是越過北面的沙洲,又越過
                 南面的山崗,洛神回過頭來望我,眉目清揚,她輕輕動朱唇,緩緩陳述
                 結交往來的綱常。說只恨人神分隔,因此雖皆值盛年,也不能如願以償。

古文欣賞 ( 82 )

        「洛神賦 ( 15 )
 
原文: 於是屏翳收風,川後靜波。馮夷鳴鼓,女媧
    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
 
白話解說:這時風神讓風停息下來,河神讓波濤平靜下來。黃河之神擊鼓,女媧唱起
                 了歌。文魚躍出水面,警衛著車駕,在玉鑾叮噹作響聲中,眾神一起離開
                 了。

古文欣賞 ( 81 )

        「洛神賦 ( 14 )
 
原文: 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
    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白話解說:她的舉動沒有定則,有時看上去驚險,有時看上去安穩。她的進退難料,
                 像要離去,又像回來。她轉眼顧盼,神采奕奕,她容顏似玉,光澤溫潤。
                 她話未出口,已散發著幽蘭的芳香。她婀娜多姿,令我廢寢忘食。

古文欣賞 ( 80 )

        「洛神賦 ( 13 )
 
原文: 歎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褂之
    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
    陵波微步,羅襪生塵。
 
白話解說:洛神感嘆匏瓜,牽牛二星的孤獨。輕風吹動她的長裙,洛神以袖遮光,
                 深情地向我眺望。她身體敏捷像飛鳥,飄忽莫測,她小步走在水波上,
                 絲質的襪子上似乎沾上了一些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