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 杰,Dr. Lo,Geraldyim,Louis

        談到政治,很容易有不同意見,最重要是細心聆聽別人的聲音,彼此交流,最後仍有歧見,也是正常的,彼此要有包容的心。

        香港有那麼多人上街反修例,很多是有些年紀,受過良好教育,收入也不低的中產階級,他們不喜歡權力比法律大的制度,也害怕這種制度延伸來香港改變香港現在的制度,因此對「修例」特別敏感。香港是和平過渡的,人們已習慣於英式的民主制度,也接受人權,民主,自由,平等這樣的價值觀,要說殖民統治,一百多年來隨着英國民主制度的進步,它的殖民地政策也是在不斷進步的。最早的時候,英國是想移民港島,將香港變成英國人的地方,像直布羅陀那樣,但香港的經濟 (轉口貿易) 發展很快,需要大量勞動力,才不得不讓廣東省的人民進入香港,但殖民者是歧視中國人的,當時還有華人不能住山頂區的規定等等,隨着英國本土政治的進步,它管治殖民地的手法也在改變,採取依靠當地精英,咨詢民意來施政的手法。直到九七年移交政權,雖然還是總督治港,但政府還是尊重民意的。在殖民地的最後幾年,開始推行區議會選舉等等,算是開始了民主自治的開端,當時港人是接受並習慣於這種統治方式。

        中國提出回歸後,鄧小平是明白港人對大陸來管治的恐懼的,所以提出「一國兩制」安定港人,有利於和平過渡。但港人的價值觀跟大陸的價值觀不同,這一「深層次的矛盾」並未解決,而報紙,媒體,投合港人的一種自我優越感,著重報導大陸的負面新聞,令這一深溝越來越深。

        還有很多的人上街,是對生活現狀不滿,低下層收入的人,這二十多年來收入增加不多,但樓價漲了十幾倍,生活指數高了很多,低下層的人被迫住進劏房,蚊型房,或甚至賴在父母家,無力成家立室,無力生養孩子,心中憤怒可以想像。

        經過這一場大的動亂,可以說很多人都驚醒了,也包括當政的人,價值觀的重塑談何容易?以後政治議題要謹慎處理,而着手提升民生水平是當務之急,要看主政香港的人的智慧了。

廣告

回應網友 – Arhonlam

        Arhonlam:謝謝你九月九日留言。

        我的貼文寫明是「星期六的冥想」,是假定中美雙方都是理性的,以利益為先,雙方博奕的結果,即推斷出來的,但現實中有「特朗普的狂暴脾氣」(非理性的),有美國的政治考量 (並非物質利益第一),所以真實情形很難預測,但以兩個大國的實際利益來衡量,中美再鬥下去兩敗俱傷,必定會找到一個平衡點,全面休戰或局部休戰,無需太擔心的。

        香港的亂局,現在看起來香港警察有能力控制,祇有一種情形大陸才會介入,就是警隊不願效忠政府,現在看起來不會出現這種情形,真正很暴力的人,也不是太多。警察已經捕過近千人,受到教訓的人不敢亂來,社會輿論也漸漸不同情這些人,他們聲勢漸弱,香港局面會漸漸平情下來。不過政府應做些實事,平息社會上的怨氣,香港的中產相信西方的民主制度,不喜歡權力比法律大的制度,但這是現實,唯有「井水不犯河水」,維持兩制,而民生方面政府可以做很多事,切實回應改善居住,增加收入要求。

回應網友 – Arhonlam

        Arhonlam:

        謝謝你八月八日留言,更要謝謝你看了我的Blog十年,沒有你這樣的朋友支持,這Blog是寫不下去的。我已經寫了十三年,特別是我說明不是每天寫的以後,支持的朋友並沒有減少,這是鞭策我寫下去的動力。當然,我也將Blog看成日記,經常檢討一下自己。我在性格上是一個樂觀的人,你大看可以看到每當什麼危機發生時,我的思路總是向好的一面想,有時都懷疑自己是否太樂觀了?幸好這十幾年來投資跟交朋友都算是成功的,雖然樂觀也並非太盲目吧?

        最近發生的事,我的態度也很清晰,「一國兩制」這個「制」不應輕易改動,反對修例我是同情的,但用暴力手段,破壞公共秩序,這是社會不能接受的。從電視鏡頭中看,極端自我中心,姿意妄為的人並非太多,大部份的人,在暴力發生時站在一邊,祇是在看熱鬧而已,跟上百萬的青年人來比,那一批人祇是千分之幾,肯學習又勤奮的人,在年長成熟以後,就是這少數人也可能變好了。

        世界上並沒有理想社會,也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樓,自己的車,年長以後會接受現實,安於平凡生活。

        香港沒有尖銳的種族衝突,沒有不可解的宗教衝突,老百姓也並沒有被欺凌,剝削,生活無助的苦況,有的是兩種價值觀的衝突,並非你死我活的鬥爭,所以我相信局面很快會平靜下來。

                                                                祝好!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6月7日留言。

        人類歷史上蒸汽機的發明,是一個劃時代的突破,但很多人不明白它的偉大之處,看到似乎祇是一個笨重落後的機器。蒸汽機的發明標誌着人開始掌握化石能源 (木材、煤、石油)的新時代,有了蒸汽機可以將幾百架織布機用軸相聯,一架蒸汽機就可推動幾百架織布機,第一次工業革命開始了。

        我到英國長途旅行有過三次,印象中那裡得天獨厚,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到處都是碧綠一片,植物非常茂盛。

        其次那裡未開發的土地非常多,很少見到在耕作的農地,都是原生的草地,有一些羊和牛優閒地吃着草。

        再其次,那裡社會穩定,政治穩定,近一千年來由同一個皇室家族統治,用着同一種貨幣,即使近兩年脫歐鬧得很厲害,我們港人都很關切,但鄉鎮地方一般民眾,抱着無所謂態度,我們問問當地人,回答是脫歐也不錯呀!留歐也無所謂,真是一點都不緊張。

        英國應該是一個宜居的地方。

回應網友 – Gerald Yim

        Gerald Yim:謝謝你5月5日的留言。

        關於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我也一直在思考。非洲的津巴布韋,南美的委內瑞拉,由於獨裁者毫無節制發行鈔票,通漲幾百倍,紙幣面值漲到100億一張,等於廢紙,市場也不接受,人民也不接受,現在在那裡市場上流通的主要是美元及歐元,央行已失去信用。

        但是像美國這樣的國家,社會上的總資產是一個天文數字,包括土地,土地下的資源,全國的房地產,工廠建築及設備,一切公共設施,再加上銀行體系和保險業的儲蓄金等等,也許等值二百萬億美元?甚至更多,在這種情形下,政府以造福人民的名義,花多一、二萬億,等如九牛拔一毛,不會影響整個金融體系。

        特朗普上台以後一直說要投資一萬億翻新全美國的道路橋樑,機場,可是錢從何來?這個「現代貨幣理論」可能真是符合了共和黨的政治需要。

回應網友 – Gerald Yim

        Gerald Yim:現在大陸的小學中,我相信在學中文的課堂中,都同時教標準的羅馬字拼音,所以小孩都懂,他們在手機上打了拼音也常常會跳出幾個同音字,需要挑一個出來。拼音完全作為一個教漢字的輔助工具,因為一個不認識漢字的人,對住任何一個漢字,都是束手無策的,也不知道它意思,也不知道它發音,旁邊印一個拼音,至少知道它怎麼發音。

        但所有的出版物都是祇有漢字的,我們平時書信來往,也不會在漢字旁加拼音,所以拼音目前代表不了字。

        不過漢字漸漸向拼音化的方向變,大概是不可避免的,祇是文字演變有一個自然過程,牽涉到十幾億人的使用習慣,變動應該是很慢的。

        但生活中的方言俚語,都是可以變動很快的。在上海話中形容「很大」這個詞,五十年中至少已變了三次了。我現在回到上海,跟朋友聚會,當地人都會說,我說的是「老式」的上海話了,我相信同樣情形也發生在廣州話中。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兄:謝謝你3月19日留言,詳細解釋波音737 max的始末。昨天的消息,波音已表示這個月底它將為所有737 max的軟件升級,似乎在波音看來事情已解決了。空難發生以來,波音總裁曾說過一次,波音會認真和努力地研究這一次事件,第二次就是這一次了,表示為軟件升級。

        自從事故發生後,空難事件成了朋友間閒聊的熱門話題,不少朋友說波音這一次有難了,不知要面臨多少索賠,我認為它大概不需要賠一分錢,因為大飛機是賣家市場,供應商祇有兩家,為保護自己,買賣的合同上賣方一定有許多的免責條件,買家如果不簽它就不賣,買家沒有選擇餘地的,當然這祇是猜想,我相信離事實不遠。

        我又增持了不少波音準備長揸。

                                                                     祝

                        好!

                                                                     DP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