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 Dr Lo

        Dr Lo:謝謝留言。

        我想起一個故事。多年前我有一位香港朋友去上海公幹,他甚有名望,在上海有大量投資。不料就在上海發急病,要立即開刀,家屬想連夜飛機送他回港治療,他本人卻相信以他的地位聲譽,可在上海獲最高級別的醫療服務,所以決定在上海留醫。醫院方面果然派出了教授副院長親自操刀,市領導也紛紛前來慰問,同時卻有中間人來找家屬,告訴某醫生,某醫生,某護士,某醫生助理,各需付紅包若干若干,一時找不到需給紅包的人,家屬還十分焦急,擔心得不到應有的護理,就是病房的清潔工人,也給了四百人民幣紅包。那清潔阿姨對我的朋友太太說:「太太,洗手間裡按規定祇有兩條毛巾,我今天給你留了四條。」

        最後手術做得不好,回香港後再開了一刀。

        此事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我們的醫療制度什麼地方出了毛病?

                                                                        祝

                        好!

廣告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的留言。

        希望中國在科技領域的「盲點」能一一補上。

        其實我一直很疑惑,怎麼中國發展不出像默克,輝瑞這樣的大藥廠?中國也看不到像美國現在有那麼多的開發新藥的新型小企業?

                                                                祝

                        好!

回應網友 – WCY382

        WCY382:謝謝你的留言。

        我今年幾次介紹國泰 (293),自己也持有不少國泰股份。

        昨天早晨聽到財經新聞中提及建滔以13.68元/股 (比上星期五有溢價) 全售國泰股份,以為是利好消息,想不到昨天國泰股份最低跌至12.56元/股,不知如何解釋。收市價13.00元/股,對國泰股價來說,這一消息肯定是好消息,揸在建滔手中,是隨時準備沽出獲利的,但卡塔爾航空買入,可能有長遠打算。

        國泰股權太古佔51%,中國國航佔19%,卡塔爾航空佔9.6%,在市場流通的,祇有20%,國泰是傳統的藍籌股,恒指成份股,所以基金揸住一定不少,能自由流通的股份不多,如果你手中有國泰,建議你緊緊揸住,國泰現價肯定偏低,前景看好。

回應網友 - 杰克

        杰克:謝謝留言。

        電腦反過來操控人類,我跟許多年青的電腦專家談過,他們幾乎異口同聲覺得祇是科幻電影裡的情節。電影裡想操控人的電腦它自己也像一個人,有表情有眼神,實際生活中的電腦可能是一堆堆像箱子的東西,聯接着無數電線。

        電腦沒有情感,沒有欲望,沒有野心,祇是一部機器,基本上可以做一些特定專業的事,但是它沒有融會貫通知識的能力。

        也不排除一定的可能性,就是有一些壞人設計了一些壞的機器人去做壞的事,其實現實生活中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可以立法對付。

        至於大群的,具有自己性格的機器人背叛人類,大概祇能是電影的情節,機器人是沒有動機這麼做的。

                                                                                祝

                                                                                                好!

                                                                                                DPZ

回應網友 – Louis

        Louis兄:看到你轉發的「坦言集:敘利亞的教訓」,作者是陳文鴻先生,我竟有些不敢相信這是陳先生的文章。

        中東的衝突,歷史上已有一千多年,種族的衝突,主要是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衝突,還有波斯人跟阿拉伯人的衝突,庫爾德人與阿拉伯人的衝突,阿美尼亞人跟阿拉伯人的衝突,都是無解的死結。此外,有宗教的衝突,主要是穆斯林內部什葉派跟遜尼派的衝突,什葉派跟遜尼派內部還各有不同的支派。此外還有部族的衝突,利比亞經過茉莉花革命,帶來的是三大部族內部六、七派軍閥的割據和混戰,而敘利亞內戰幾乎包含着以上所提的所有矛盾,外部勢力介入從來不能解決中東亂局,外來勢力,包括俄國美國,其實都付出了沉重代價,但達不到它們預期的戰略目的。

        中國在中東的核心利益祇有一條,就是穩定的石油供應,有美國在維持秩序,中國的油源沒有發生過問題。

        其它的中東亂局,都跟中國關係不大,何必去管那些當事人自己都說不清的歷史仇怨?況且中國在地理上遠離中東,歷史上跟中東那些糾紛也沒有關係,最好的策略就是表示中立,置身事外。

        美國在利比亞支持反卡達菲武裝,現在利比亞是群匪割據,對美國也不友好,美國又支持庫爾德武裝去打ISIS,現在庫爾德勢力坐大,要搞公投,搞庫爾德獨立,美國也不能操控,可能更要得罪土耳其和伊拉克。

        普京是很強硬,支持巴塞爾政權不倒,可是伊朗勢力進入敘利亞,庫爾德勢力進入敘利亞,普京做出重大投入,最後得到什麼呢?

        中國的中東政策是對的,不影響石油供應,其它都可以不理,他們喜歡打讓他們去打吧!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7月10日的留言。

      回顧歷史,其實無論西方東方,社會發展都經過了差不多一樣的軌跡。從原始人的平等社會,進入氏族領袖的奴隸主時代,王的家族親信,作為諸候分封各地。接着又進入皇權社會,開始建立了中央集權的,皇權絕對的封建時代。隨着中產的崛起,出現了人權,民主這些現代的思潮,皇權也衰落,代議政制興起。今天在發達的民主國家,兩黨兩院制,領袖由民選產生,領袖的任期受限制,權力受制約 (三權分立),發展出舉世認同的價值觀,差異祇在於世界各地發展的不均衡,文化傳統有不同,社會變革達到某一水平的時間不同,但我相信假以時日,譬如幾百年 (?),世界極可能進入世界大同的時代。

        先進的文化、科學、技術、生產力,不停地在全球各個角落裡擴散和發展,先進的人人平等高效的社會制度,最終也會衝破宗教,傳統保守觀念等的束縛。在今天仍落後的地區成長起來,歷史是億萬人共同創造的,我們不能預知在個別地區它是如何迂迴曲折地發展,但最終落後的地方會追趕上來。

        具體說到中國社會,中國沒有真正的民選制度,所以權力的公信力成疑。中國有法,但權力大於法,所以法律並不受到人民自覺的尊重和認同,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的情形比比皆是,這是我們制度中的缺陷。下至普通百姓,上至高層領導,有文化有自主思維的人其實都明白這一點,假如我們跟三十幾年前比,中國今天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譬如我們訂立了大量的法規,填補了以前法律真空的地帶,我們廢除了領袖終身在位的制度,也是一大進步。總之迄今我們仍在正確的方向上向前,前途應是光明的吧?

圖片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