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 Louis

        Louis兄:看到你轉發的「坦言集:敘利亞的教訓」,作者是陳文鴻先生,我竟有些不敢相信這是陳先生的文章。

        中東的衝突,歷史上已有一千多年,種族的衝突,主要是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衝突,還有波斯人跟阿拉伯人的衝突,庫爾德人與阿拉伯人的衝突,阿美尼亞人跟阿拉伯人的衝突,都是無解的死結。此外,有宗教的衝突,主要是穆斯林內部什葉派跟遜尼派的衝突,什葉派跟遜尼派內部還各有不同的支派。此外還有部族的衝突,利比亞經過茉莉花革命,帶來的是三大部族內部六、七派軍閥的割據和混戰,而敘利亞內戰幾乎包含着以上所提的所有矛盾,外部勢力介入從來不能解決中東亂局,外來勢力,包括俄國美國,其實都付出了沉重代價,但達不到它們預期的戰略目的。

        中國在中東的核心利益祇有一條,就是穩定的石油供應,有美國在維持秩序,中國的油源沒有發生過問題。

        其它的中東亂局,都跟中國關係不大,何必去管那些當事人自己都說不清的歷史仇怨?況且中國在地理上遠離中東,歷史上跟中東那些糾紛也沒有關係,最好的策略就是表示中立,置身事外。

        美國在利比亞支持反卡達菲武裝,現在利比亞是群匪割據,對美國也不友好,美國又支持庫爾德武裝去打ISIS,現在庫爾德勢力坐大,要搞公投,搞庫爾德獨立,美國也不能操控,可能更要得罪土耳其和伊拉克。

        普京是很強硬,支持巴塞爾政權不倒,可是伊朗勢力進入敘利亞,庫爾德勢力進入敘利亞,普京做出重大投入,最後得到什麼呢?

        中國的中東政策是對的,不影響石油供應,其它都可以不理,他們喜歡打讓他們去打吧!

廣告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7月10日的留言。

      回顧歷史,其實無論西方東方,社會發展都經過了差不多一樣的軌跡。從原始人的平等社會,進入氏族領袖的奴隸主時代,王的家族親信,作為諸候分封各地。接着又進入皇權社會,開始建立了中央集權的,皇權絕對的封建時代。隨着中產的崛起,出現了人權,民主這些現代的思潮,皇權也衰落,代議政制興起。今天在發達的民主國家,兩黨兩院制,領袖由民選產生,領袖的任期受限制,權力受制約 (三權分立),發展出舉世認同的價值觀,差異祇在於世界各地發展的不均衡,文化傳統有不同,社會變革達到某一水平的時間不同,但我相信假以時日,譬如幾百年 (?),世界極可能進入世界大同的時代。

        先進的文化、科學、技術、生產力,不停地在全球各個角落裡擴散和發展,先進的人人平等高效的社會制度,最終也會衝破宗教,傳統保守觀念等的束縛。在今天仍落後的地區成長起來,歷史是億萬人共同創造的,我們不能預知在個別地區它是如何迂迴曲折地發展,但最終落後的地方會追趕上來。

        具體說到中國社會,中國沒有真正的民選制度,所以權力的公信力成疑。中國有法,但權力大於法,所以法律並不受到人民自覺的尊重和認同,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的情形比比皆是,這是我們制度中的缺陷。下至普通百姓,上至高層領導,有文化有自主思維的人其實都明白這一點,假如我們跟三十幾年前比,中國今天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譬如我們訂立了大量的法規,填補了以前法律真空的地帶,我們廢除了領袖終身在位的制度,也是一大進步。總之迄今我們仍在正確的方向上向前,前途應是光明的吧?

圖片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回應網友
多謝網友多年支持,我的Blog仍在,今後仍可保持聯絡

回應網友 – WCY382

        WCY382:謝謝你的留言。

        我近兩年一直看淡樓市,事實上不管樓市指數跌了又升,近兩年裡買入新樓的人,如果沽出大概都是要虧錢的。         香港樓市多了大陸人來買樓,樓宇的供應量又一直不足,樓價已升到一般打工仔負擔不起的高度。但樓宇供應量今年已開始增加,明年後年落成新樓更多,而「辣招」又遏制外來投資者,供求關係可能正在逆轉。現在新樓銷售並非很快,利息又在上升,各種因素都指向樓價會跌,如果真的下跌,就不止10%這麼簡單。

        以上祇是個人看法,實際影響樓價因素很多,看法僅供參考。

                                                                        祝

                                                                                好!

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的留言。

        很贊同你的意見。歷屆共和黨政府都減稅,照共和黨的理論,減稅刺激消費,消費刺激經濟,經濟繁榮政府可收到比減稅前更多的稅,但這種情形並未出現過。共和黨對外顯得保守,自大,狂妄到出兵伊拉克,想控制和改造伊斯蘭,結果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同時給中東百姓造成重大傷害,而這一點,西方媒體很少提及,放鬆監管,結果搞出「次按」債券,釀成2008年金融大災難。

        美國還是中產佔大多數,低層的白人又不滿外來移民太多,不滿美國近年國力衰退,所以特朗普的煽動語言令很多人受落。

        退一步說共和黨也非全不可取,相比歐洲,日本,美國還沒有成為一個福利國家,可能跟共和黨的執政有關。

回應網友 – WCY382;Mathew Chan

        WCY382;Mathew Chan:謝謝留言。

        三十年前,中國國內沒有有錢人,當然也沒有錢外流,自然災害的年代 ( 60年代初) 還靠香港的親友寄炒米粉及舊衣衫回去改善生活。經過三十幾年改革開放,生產是發展了,加工出口發展了,外資開始進入,貿易順差開始累積。特別是近二十年,房地產價格上升,股市從無到有,種種財富效應令到中國富起來,其中一部份人更是極其富有。

        中國的有錢人,從高官及高官家屬,一直到底層開一家小店的小老闆,真的是有一點點辦法,就要將錢搬去國外,害怕的還是怕私產沒有保障,資金外逃也不是新事,也有了十幾二十年了,但現在越逃越烈,外貿順差,外國投資都掩蓋不住了,看起來准許人民幣每年每人可買六萬美元外匯及外遊可買入這些途徑都會收緊,越是有收緊可能資金越是逃得快,這就是現在的情形。

                                                                        DP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