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孔子與中國文化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6 )

        結束語
 
        前面寫了95節「孔子與中國文化」,介紹了孔子的身世,以及引用了大約八十句「論語」中廣為人知的著名的孔子語錄。
 
        孔子生於距今二千五百年前,當時是全世界人類文化啟蒙的年代,孔子就已經編訂了「春秋」,開創了平民教育,發展出一整套倫理和道德規範。我們每一個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的中華兒女,可能自己並不自覺,自己的思想深處,自己的基本價值觀念,原來是代代相傳,深受孔子思想影響的。
 
        在我引用的「論語」警句中,幾乎有一半是家喻戶曉的成語,傳達了孔子思想的基本價值觀,以仁、禮為中心,仁為內心情性的體現,禮為外在行為的規範,相互依存,教人以任事、求知、處世、修身之道。
 
        當然,孔子的時代離開今天的現實已有二千五百年,社會在變,價值觀也在變,民主、人權、個性的釋放都不是孔子能想到的。孔子為代表的「儒家」並不是宗教,也沒有排它性,也不強調自己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正確的,所以儒家思想有極大的包容性,現代的學者應可將新的觀念融合到傳統的「儒」的框架中。
 
        簡單地介紹了孔子之後,我想在Blog 中引入一個新題目:「中國古代智慧的故事」,並沒有現存的書籍可作參考,我將嘗試從「東周列國誌」,「三國演義」以及一些明清小說中尋找素材,這樣的寫著要困難得多,如寫得不好我致歉在先。
廣告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5 )

        「論語」精要 ( 4 )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為政)
 
        這一句孔子的話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這是孔子晚年回顧自己一生對客觀事物認識發展的總結,符合人生成長成熟的規律。
 
        孔子的意思是:「我從十五歲開始立志求學;三十歲有所成就,能在社會上立身處世;四十歲能分辨各種現象之間關聯,不為外在的現象而迷惑;五十歲知道事物發展有其一定規律;六十歲能對所見所聞所見辨別真假是非;七十歲能隨心所欲地依禮行事,避免超過規矩界線。」
 
        孔子是一個清醒做人的典範。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4 )

        「論語」精要 ( 3 )
 
        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 (陽貨)
 
        「道聽途說」又是一句常用成語,意指真實性可疑的傳聞。
 
        孔子說:「偶然在外間聽到一說說話,不問真假,隨便傳給別人聽,有品德的人不會這麼做。」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3 )

        「論語」精要 ( 2 )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君子成人之美」又是一句我們常用的成語,也是孔子的話。
 
        孔子說:「君子祇會幫助別人促成別人的好事,不會幫別人辦壞事,小人則剛好相反。」
 
        君子為人,必胸開闊,光明磊落,把別人的快樂當成自己的快樂,自己良善為懷。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2 )

        「論語」精要 ( 1 )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這又是一句人人都耳熟能詳的成語,也是孔子的話。
 
        孔子告訴我們:「人若不能高瞻遠矚,做長遠的考慮和週詳安排,就很可能在短期內就遇到麻煩。」
 
        孔子教導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為將來,為每一件面對的事或想做的事做週詳考慮,如果糊里糊塗過日子,很可能就有「近憂」等著你了。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1 )

        「論語」精要 立信篇 ( 7 )
 
        第六句: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矣。」(學而)
 
        孔子的弟子有若 (有子) 說:「一個人作出的諾言,必須合乎義理,才可以實踐信守,如果發現自己的承諾錯了,不符合更高的道義要求,則可以修改自己的不合義理的話,不為違信。」

孔子與中國文化 ( 90 )

        「論語」精要 立信篇 ( 6 )
 
        第五句:子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子路)
 
        這句話是子路記錄下來的,當時子貢問孔子:「何以謂士?」什麼樣的人可稱作士?孔子答道:「言出必行,行必有始有終,如果事事計較得失,祇是小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