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股市隨筆

股市隨筆

        「沙特阿美上市」

        沙特阿美油公司是沙特阿拉伯國有石油公司,籌備上市已逾一年,市場估值達二萬億美元。

        第一個想到的問題是為什麼油價140美元/桶時不上市?即使當時未想到,為什麼三年前油價70 – 80美元/桶時不上市?後來是產油國,特別是沙特本身的主導下大量增產,低價傾銷,壓低油價,搶回市場佔有份額,油價才大跌,為什麼不先讓沙特阿美上市,才推低油價?結論祇有一個,主事的人不夠聰明,沒有遠見。

        油價大跌後的今天要來上市,是典型的敗家仔的行為,油價低了,皇室收入減少,國家揹着沉重的補貼老百姓福利的包袱,逼使它不得不賣家當,話雖如此說,沙特的資源實在太多,敗家仔仍有幾代可以揮霍。

        沙特阿美如上市,作為散戶,我是不會買。上市一刻一定包裝得漂漂亮亮,那些儲量數字是不是靠得住?真是天知道。此外,面對新能源競爭,特別是頁岩油的競爭,油價很難大幅上升。此外,這次IPO祇是全公司的5%,敗家仔隨時可以再沽,而且歷史證明,敗家仔等用錢的時候,什麼價錢都肯賣。

股市隨筆

        特朗普上台以後,針對中國的虛聲恫嚇,一件都做不成。他說美國政府不一定繼續執行「一中」政策,現在已改了,他的政府「一中」政策不變。他競選時又說一上台就要向中國進口貨徵40%關稅,現在沒有人提起。又說要將中國列入匯率操控國,我曾提過,如果美國政府正式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按照美國法律就要相應地制裁中國,實際上美國政府並沒有手段制裁中國而自己不受損。特朗普這一狂人已被美國的制度及世界大形勢約束住,並非可以為所欲為。中美元首將要會面會談回到雙方協調的正常軌道上,中美關係可以說有驚無險,一如意料,美國經濟數據很好,通漲已接近2%。明天香港可能就知道聯儲加息了,而且加息幅度可能比預料的快,對股市當然不是好消息了,特別是美股已在高位,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要壓住通脹,利率應高過通脹兩個百分點,所以現在聯儲局加息,已經滯後了。西方國家中英國可能會是通脹最快最猛的國家,它經濟本就是歐洲表現最好的國家,因為脫歐,英鎊大貶,通漲會比其它國家更厲害。

        英國脫歐已獲國會批准,很快會啟動脫歐程序,我在想,脫歐談判應該不太困難,因為英國和歐盟國家都是傾向雙方合作而不是對抗,否則大家都不利。可是也有一種說法,歐盟要英國付出代價,阻嚇其它歐盟國家脫歐,究竟結果如何現在可能沒有人知道,但「不明朗」對市場已是一種威脅。

        中國經濟穩健,但也沒有了高速增長的動力,政府也不傾向太多的人為刺激,現在的供給側改革或所有制混改,我們也很難把握哪些公司受益或受損,所以也沒有太過看好中資股的理由。

        股市不會長期在高位運行,現在在23500點以上已運行了1個月,再有半個月或1個月一定可以看到是向上突破還是向下調整,我的感覺是向下的機會很大。

        最近 (前天) 高盛發表一篇研究報告告誡投資者應該沽貨,保留現金,這可能是造市者造淡的一個信號,如有其它大行響應,則造市者已有默契。

股市隨筆

        2月22日寫了一篇股市隨筆提及股市在高位橫行,有點像大戶高位出貨的感覺,三月隱憂很多,提出我的看法,散戶不但不應高追,還應趁高沽貨,鎖定利潤。

        2月22日恒指24201,昨天恒指23501,已經跌了700點,證明看法沒有錯。

        下週美國聯儲局加息機會90%,人民幣又走弱,港幣也走弱,有資金外流的擔心。

        迄今尚未看到有頂級大行唱淡的報告,相信近期內可能會出現,將可能是造市者全面造淡的信號。

        跌700點,遠遠不夠調整的幅度。

        特朗普新政府上台以來迄今都是在講空話,譬如他向國會提出將要求國會撥款一萬億搞基建,全無細節,我看在他任期內能否完成1000億基建都是疑問,如果他沒有清晰可信的減稅計劃出台,股市可能會大幅調整。

        北水都是保險資金,基金大戶在操盤,並非盲目買入港股,現在內銀跟H股價差已消失,股價不回,北水也不會繼續進入。電訊板塊,工信部又要求提速減費,各公司也都奉命執行,難望盈利上升。這次美國加息,香港跟的機會很大 (事實是港幣隔夜拆息早已升了不少),不利因素很多,散戶應減持股票增持現金,股市跌就成了好消息,等合理價格再買入。

股市隨筆

        「中資發展商來港高價搶地」

        啟德地拍賣,最近兩次都落在中資手中,市場估值假定是100,他們出價140到160,即是高出本地發展商認為合理價格40 – 60%中標。接下來是最近的海怡半島的地,中資伙拍本地不知名的搞公路基建的上市公司,以高出估值近倍的168億投得,平均每呎地價 (麵粉價) 已達20000元,表面上中資跟本地公司各佔一半股權,但他們內部是否另有風險分擔協議,我們不得而知。

        本地發展商對此目瞪口呆,祇能說有人出癲價,由得他們去癲,中資高價來港買樓買地已打擊了政府想穩定樓市的政策,海恰半島的普通住宅樓,將來要賣到35000 – 40000元/呎?真正匪夷所思。

        中資願出高價搶地,跟它們幾十年的投資經驗有關。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地價樓價不知漲了幾十倍,夠膽高價搶地的人,幾年後都獲利甚豐,不夠擔的人,全部淘汰 (手中沒有地),他們的經驗是不怕高價,祇怕搶不到,來港投資更是這種心態,當然誰都不敢說三、五年後樓市如何?也許他們又是贏家,香港樓價祇要升到天上去了。

        當然他們也可能輸,照本地某一大發展商說,如此高價搶地,「坐艇」的機會很大。

        祇是短期來說,他們擾亂了市場,對香港經濟沒有好處。

        香港股市從去年12月中21000左右升至24000點,近兩週都在高位徘徊,奇怪的是沒有人唱淡,高位徘徊無人唱淡是一種大戶在出貨的狀態,要小心留意權威的大行有哪一家率先出來唱淡,可能就是大市轉向的信號。現在聯儲局三月加息的可能性升至80%,英國脫歐程序也在三月展開,特朗普要處理的事很多,什麼時候就匯率問題或貿易逆差向中國發炮也隨時可能發生,做淡的藉口很多。散戶眼前小心些為好,不但不應高追,更應減磅,鎮定利潤,等下一波股市至少下跌10%再考慮入貨,這一看法不一定對,僅供各位網友參考。

股市隨筆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股市隨筆」及「雜談」。

        昨天匯豐 (0005) 銀行發佈了年度業績,非常之差,在下午市大跌3.45元/股,約5%,到倫敦市繼續下跌。

        匯豐上次宣佈業績後靠保證派高息,又宣佈回購股份,股價大幅回升,本已到無以為繼的時候,撞上特朗普上台,搭上了國際金融股大升的車,其實極其困難的經營環境未變,內部又為合規合法條例虛耗精力。我曾提及不明匯豐股價為何如此狂升?它的歐洲業務 (它的核心業務) 是虧損!南美也虧損 (巴西的業務似乎沒有人想買),美國已極少業務,微利,盈利全靠亞洲及盤房 (自己炒,可能贏的錢不少是自己客戶輸給它的)。匯豐還有一個危險,就是主席和行政總裁就將離職,新的CEO可能會外聘,渣打前車之鑑,新的CEO將會怎麼做,我去年中沽清匯豐後已不敢碰它,當然情形可能非如此簡單。我將匯豐看得很淡,祇是一種看法,供各位參考。

        近來股市在恒指24000高位橫行,眼前看不到有什麼新的動力推動股市。美國三月可能加息,英國三月開始脫歐程序,股市橫行到三月,可能造市者也完成了出貨的部署,有許多藉口推低股市,小投資者應小心一些,如有利潤在手先鎮定一些,意見值供參考。

股市隨筆

 

        隨着特朗普效應,美國股市不斷創新高。特朗普又要減稅,又要將金融業監管鬆綁,股市升不是沒有理由。而中國經濟去年上半年被外資唱得很淡,而實情是經濟平穩而有增,所以股市氣氛變了,從去年底恒指21500點左右,直升到今天近24000點。

        近來大行一片唱好聲,散戶就應該警愓一下,是不是「造市者」已在默默出貨?現在也不是好消息一邊倒。昨天美聯儲主席就說就業市場改善,平均時薪上升,加息不宜太遲,市場對這些消息似乎視而不見。特朗普真要減稅,撤監管,也要國會通過,法案可以被修改得面目全非,所以股市在高位,大行報告不報憂,小股民就應該小心些。

雜談

        「關於強積金對沖」

        這是一個近來城中的熱門議題,當員工退休時,僱主可以將僱主供的那一部份強積金計入應付給退休員工的退休金,代表職工利益的政黨,團體,認為這種做法不公平,要求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做法,結果就是僱主要從腰包裡多掏一些出來,除了僱主供的強積金讓退休僱員全數拿走,再要按政府法例付退休金。

        我覺得僱員的要求是合理的,強積金不應對沖退休金。

        強積金計劃推行的初衷,就是讓僱員多一份保障,退休金制度早已成立,在推出強積金計劃以後,又允許僱主用強積對沖退休金,僱員額外所得少得可憐,所謂僱主供款,僱員得益很少。

        現在討論這個問題,變得很複雜。商界代表當然不願讓步,勞工代表當然要堅持,逼迫政府介入,設計一個很複雜的方案,都是當時強積金計劃要商界接受,政府提出的妥協方案留下的問題,其實牽涉的金額並不大,香港商界完全承擔得起,最後的成本也是由整個社會一起來承擔,政府應該強硬一些,商界也不應斤斤計較。說得再清楚一點,政府不要扮沒有立場的中間人,政府應強硬介入,支持強積金不能對沖退休金的勞方的立場,資方代表可以向背後的大老闆 (各大商會) 交代,牽涉的金額並不太大,商界完全可以承擔,真正讓勞工得益。

        至於另一重大社會保障議題,即所謂「全民保障」則是不同的議題。如果實施,政府要揹上沉重包袱,而且現代人平均壽命不斷延長,政府是負擔不起的,而且香港社會以中產為主,許多人無需政府幫助養老,選擇性的 (資格審查) 幫助最需幫助的人,才是正確的選擇。

        看看歐洲的福利國家,政府養懶人的情形很突出,經濟喪失活力,國家漸漸變窮,不是我們的「前車之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