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心時事

        「四名議員被取消資格」

        我本來有些擔心此事會激起新一輪的抗爭,假如此事發酵,應該由選出這四名議員的選區裡的選民發動,至少是以他們的名義來提出抗爭。法庭判決以後已過了四、五天了,似乎沒有反響,反而有人提出寬大處理他們四人歸還薪酬、津貼以及訴訟費用等等。寫文章的法學教授不知是出於他本人的意思還是有人授意他這麼寫?讓反抗的力度盡量降低,政府也許正有此意,讓「對抗」的張力盡量減少。記得曾有民主派的領袖提出免起訴「佔中」期間一些人的行為,雖然後來受到批評,該名民主黨的領袖也撤回了他的意見,其實他的本意是不錯的,已經過去的事不要再去揭傷疤,「難得糊塗」不也是一種處事智慧嗎?北京要有把握的控制香港政局,香港有一大批人要「高度自治」,要解決這矛盾是不可能的,但共同的一點是大家都希望香港繁榮穩定,雙方有共同利益,爭吵要有「度」,雙方都不要越過底線,對民主派來說,不要說「我要獨立」,對北京來說,不要高調地來香港執法,現在香港的局面證明這一種平衡是做得到的,將來怎麼樣誰都不知道,等將來再說吧!

        「民主派」代表的香港民意,跟北京要牢牢地把握住香港的治權,也是一種很典型的雙方博奕的模式,但雙方有基本的共同利益,雙方都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越底線,相對穩定的局面是可以維持下去的。

        四名立法局議員被法庭裁定取消議員資格,法庭以此四名議員在宣讀誓詞時的不當行為,判他們不符合當議員的資格。此事才剛發生,不知會如何發展?發酵?會不會引發新一輪抗爭運動?都還是未知之數。

        這四名議員的立場我是不認同的,企圖顛覆現有的體制,肯定不符合大多數港人的利益。但議員是民選的,由法庭來罷免似乎說不通,權力在政府手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現在空出來六個席位,肯定要補選,選民都是法庭罷免不了的,由同一班選民補選,選出來的代表大概也都是立場差不多的人吧?不知政府又能做些什麼?避免選出面目隱蔽但實際上立場更激進的人?

        我也不贊同議會中一些所謂民主派人士,為表達反政府立場,採取不合作態度,動不動拉布,阻礙基建和重大民生項目撥款,反對政府是一件事,但政府的正常運作、基建、教育、扶貧,不應受到阻撓,為了搶出鏡,博宣傳而這麼做,實際上是為了議員私利而不顧大局。

        傳統民主派,到今屆立法會已經交棒到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接班人,感覺上他們反政府的態度越趨溫和,最激烈的新冒起的本土派遭到鎮壓,議會中將來會平和一些。

        現在換了新特首,林鄭本人操守跟形象要好很多,港人中不少人本來分不清民主派,本土派,現在清楚了所謂港獨並非要民主,是要顛覆現有制度,港獨會失去很多民意支持,希望香港社會的撕裂,對抗也會緩和下來。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雜談」。

        「回歸二十週年」

        回歸二十週年,習大大親自來港,搞得很熱鬧。回顧這二十年,總體上可以說香港現狀不錯,經濟不知翻了多少倍?民生安定,治安良好,香港的生活水準,醫療保健,照顧弱勢社群,環境,交通的便捷,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大都市比。九七年前大量港人移民,對前途不安,心情忐忑,今天很多移民的人都回流,還後悔當年賣掉了樓。

        當然也有不少人仍不滿意,政改踏步不前,來自北京對香港事務的干預也越來越多。我曾寫過,一國兩制仍在,香港現在行使的仍是英國人留下的普通法,法治跟廉潔都還不錯,但高度自治沒有了,林鄭高票當選,她的票哪裡來的?當然是中聯辦在背後操控。

        話要說回來,假如香港政治的背後沒有這麼一股穩定的,強大的力量在操控,小小香港有那麼多不同黨派,人人都自以為自己掌握真理,自己是老大,局面不是要大亂?

        香港命運已跟中國大陸聯在一起,現在唯有希望中國好香港也更好。

        中國不在香港收稅,中國還免費保護香港 (看看新加坡就知道國防是什麼代價?) 中國提供了生產基地和廣大市場,帶動香港繁榮,港人可說很幸運,我們要接受今天的現實,保護兩制的底線,所謂港獨,自主,要顛覆今天的制度,這些人的主張不但不現實,而且危險,危害全體港人的福祉,他們想的可能祇是個人的野心。

        高度自制不提也罷,現在已經很少政治家說這句話了,強調的是中國對香港的主權。

關心時事

        「新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政策」

        梁振英政府在下台前一刻,通過行政會議決定的形式宣佈了一個新的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政策,將會定下一個日子 (劃線) 在十年內取消強積金對沖,這算是照顧勞方利益,但修改退休金計算方法,這算是遷就資方的利益,在過渡期十年中政府拿出79億補貼,現在這個方案在立法會中勞資雙方都不滿意,看起來能否通過很成問題。

        我以前曾就這問題寫過短評,當初設立強積金機制,就是要給僱員多一份退休保障,當時就明確說明這筆錢是獨立的專款給勞工退休用的,不能對沖,香港的資方應是有能力接受的,結果又安排了退休金可由資方的強積金對沖,就是說勞工祇拿到自己的供款,資方祇是預支了退休金,負擔沒有增加,根本不符合設立強積金的初衷,不知所為何來?

        這樣政府就製造了一個勞資衝突的一個新的議題,勞工說應取消對沖,資方不同意,成了社會上一個嚴重不和的一個爭拗點。

        更奇怪的是政府兩年成立了一個諮詢組織!請來勞方代表跟資方代表雙方對席討論,政府也參與,但似是一個不出聲的仲裁人。

        利益完全對立的雙方能期待他們談出一個雙方滿意的結果嗎?假定我是資方代表,我心中同意退休金強積金不能對沖甚至在自己公司中已經實行,但作為資方代表,我能在談判桌上讓步嗎?所以政府在這件事上的處理手法是很愚蠢的,雙方代表各不相讓,結果政府作為和事佬,提出一個折衷方案,就是今天宣佈的方案,依然是兩邊不討好。

        政府當時應該做的是邀請勞資之外的第三者,德高望重的經濟學教授及社會學家公平公道來談這問題,並提出建議,再諮詢立法,就不會弄成今天的局面。

        假定新特首上台,梁政府的方案不能在議會通過,當然會推倒以前所有工作,照我建議的請第三者來建議,勞資雙方都容易下台。

        其實牽涉的金額並非很大,在今天社會民主主義氣氛如此高漲的情況下,資方多承擔一些也合理,而且香港經濟承擔得起,商界中人心中也明白這一點,但要他們的代表在公開場合同意這一點卻是極其為難,絕不可能的。

關心時事

        「東京灣撞船事件」

        美國一艘海軍神盾艦,在日本東京灣被一艘菲律賓貨櫃船撞了一下艦身嚴重受損,破裂直至水線以下,大量海水湧入,海水進入船員睡艙,七名海軍士兵溺死,蛙人潛入該艙找到這七人遺體。

        事件特顯出所謂當今世界最先進軍艦的脆弱性。

        菲律賓的貨櫃船雖是貨櫃船中最小的一種,載重祇有二萬噸,但也是龐然大物,怎麼另一艘船如此逼近軍艦而艦上人員蒙然不知?各種吹噓到天上的雷達到哪兒去了?

        兩船相撞以後,菲律賓貨櫃船祇是船體油漆擦損,船身安然無恙,而美國軍艦卻傷亡慘重,差點要沉船,何以艦身如此脆弱?如果它被一顆魚雷擊中,還能生存嗎?祇能為美國海軍強大的神話蒙上一層陰影。

關心時事

        「美國成功攔截洲際導彈」

        美國從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發射一枚洲際導彈,模擬是北韓 (?) 的導彈奔襲美國,結果由美國本土的陸基導彈成功攔截。無可否認現在的製導技術越趨先進,但這祇是一次試驗,預知來襲導彈來自何方?幾時發射?軍方可能還在來襲導彈上加強了位置識別信號,如果實戰中敵方出其不意,同時發射幾十枚甚至幾百枚攻擊導彈,結果又會如何?所以所謂試驗成功宣傳意義很明顯。

        現在俄羅斯、中國,都有精確導向的洲際導彈,而且可以中途變軌,又有一箭多彈,在實戰上是不可能被攔截的,希望沒有一方能發展出全面有效的反導彈系統,核威攝力均衡,世界反而安全一些。

        至於北韓,巴基斯坦,甚至印度,可能並不具有工業化生產核彈及洲際導彈的能力,幾次成功核試或發射,並不說明它們已擁有核攻擊力,所以國際社會並不太在意他們的核力量。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雜談」。

        「歐洲要靠自己」

        這句話是德國女總理默克爾最近在一個競選集會上說的,她參加了七國峰會及北約高峰會,見過特朗普旁若無人,美國第一的嘴臉之後,回國就說了這麼一句話。美國在西方作為大哥的影響力正在下降,特朗普用人唯觀,動不動就簽一個總統命令來辨事,也在逐漸侵蝕,敗壞美國民主制度中的程序和規則,他如當足四年總統,對美國可能造成很嚴重的傷害,多一、兩個航母艦隊並不能使美國更強大,信用的喪失,制度受損卻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