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心時事

關心時事

        「新財政預算案」

        新一年財政預算案已出爐,政府去年又有大筆盈餘,用於減稅的比例很少,派一些糖也無可非議,又將錢撥入未來基金,有點不知所謂。現在香港政府有財政儲備近萬億港元,不要忘記,還有一筆外匯基金,有二萬多億港元,總共三萬多億港元的儲備,無論用什麼標準看都是太高了,政府的職責不是賺錢,累積錢,有盈餘應該退返給納稅人。

        我覺得外匯基金的投資盈餘不應跟外匯基金分賬,應該全數撥給政府,作為政府的經常性收益的一部份。

        有了這一份經常收入,應大幅提高薪俸稅起徵點,讓全體納稅人得益,有助消費,有利整體經濟。

        還有一個問題,政府年年說香港稅基太窄,但年年都沒有行動,趁經濟好景,應開徵消費稅,起徵點可以很低,例如1%,藉此建立起一個架構,讓市民習慣,消費稅是最公平的稅種,政府的開支,全民負擔,這些大事政府拖了又拖,沒有人願承擔責任,一拖廿年了。

關心時事

        「法庭消息」

        最近香港法庭上有兩件大案,一件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經過幾天商議,最後有了決定,三項控罪中,一項陪審團無法定罪,另一項授勳給設計師無罪,另一項以「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入罪。

        我跟曾非親非故,但情感上很同情他,那麼聰明的人,為市民服務幾十年,要說財產,可能很多茶餐廳的老闆都比他富有,我也不相信李國寶開出的三十五萬是給他的賄款。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判的時候要根據案情,此案祇是他沒有及時申報利益衝突。而根據現在法例,特首收受利益甚至是無需其它人批准的。看法官對陪審團的引導詞,法官是傾向保護曾的,又說這一次的審判不是道德審判,又說刑事罪的門檻很高,一切疑點歸被告,所以我傾向於相信判決時法官會輕判。當然法庭的事誰也說不準,無論如何,以普遍的做「官」的一般情形看,曾是很不錯的了。曾的案例也證明香港官場的廉潔是成功的。

        另一件大案是佔中期間七警暴力執法案,最後七警全部入罪,並判囚兩年,是非常重的刑罰。

        當時十幾萬人不顧警方呼籲上街遊行「佔中」,雖說是非暴力抗命,但其中也有很多暴力的成份,涉案當事人也做出了一些不該做的動作,警察去阻止他,才發生了此案,嚴格說警方是在執法,執行任務。執法時被捕的人會反抗,可能十分暴力,怎能指望警方執法溫文爾雅?

        此事也暴露了一國兩制本身存在的一些深層矛盾。香港的法律系統,由於原來制度不變,所以回歸以後基本原封不動由特區政府繼承了下來,而法律系統中甚多法官的理念,是同情「民主派」的,一些示威中發生的示威者的暴力案,多獲輕判,甚至無罪,而七警執法卻受嚴判,反應了這種情形。

        此事必會上訴,上訴庭會換一位法官,可能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決。香港的司法體系內部應該在展示綿長的內鬥,現在掌權的人,不一定能完全操控到整個系統,再過十年,舊人統統走了,法庭判決就會反映政府意志。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祇是理想化了的境界,現實世界並非如此,政治和利益深深滲入每一個大案中,相信法官持平地判決,祇是很幼稚的想法。

關心時事

          「擔心伊朗形勢」

        特朗普上台雖然張牙舞爪,但對墨西哥政策已碰了一鼻子灰,他的政策雖然對墨西哥帶來不可估量的後果,但明顯也不利美國,也不利美國在墨西哥的龐大投資,反對聲浪高漲,是否真能實行還是未知數,但墨西哥是弱國,無力對抗。

        特朗普對中東非洲七國的移民難民禁入令,也受到司法挑戰,美國的制度在約束他,不能任性橫行,就算結果上訴庭判總統命令有效,這禁令大概也不會維持很長時間。

        他對中國,最初是接聽蔡英文電話,現在正式表示堅持「一中」政策。南海問題上亦已退讓,表示要以外交方式解決,現在不會增兵南海。中國駐美大使館舉行春節招待會,特朗普女婿女兒出朗,他外甥女還以中文朗誦唐詩,更重要的是,他女婿跟崔大使密談了兩小時,中美可合作的領域很多,對抗則都要付出沉重代價,所以從大局來看應是有驚無險,雙方最終能磨合。從國際大局看,現在最危險最值得關注的,大概是美國和伊朗的關係。

        伊朗是中東大國,盛產石油,武裝力量跟當年伊拉克薩達姆相當。伊朗有野心,當年插手黎巴嫩,現在又插手敘利亞,而且伊朗有意發展核武,威脅以色列。

        以色列在中東有兩個潛在的強敵,一個是伊拉克的薩達姆,美國出手幫他打掉了,伊拉克現在是一個分裂,內亂頻繁的弱國,對以色列並無威脅。

        但伊朗依然在,反猶太,反美的政治色彩很濃。以色列通過在美國的猶太人組織,在美國有很強大的政治影響力,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歷來都是親以色列的。但奧巴馬是民主黨中的自由派,奧巴馬本人似乎無意偏幫以色列,這種矛盾奧巴馬任內多次表面化。直到奧巴馬下台前一刻,美國在聯合國譴責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興建猶太人定居區問題上投棄權票,而不是像以前一樣投反對票,議案通過,以色列政府非常憤怒,但共和黨傳統上支持以色列,特朗普說過他上台情形就會改變,也就是說美國會實行非常親以色列的政策。

        以色列是非常想消除伊朗這一外來威脅,至少要催毀伊朗的核設施,讓伊朗無法發展核武,當然這樣的事如果美國來幫它完成就太理想了。

        特朗普初上台,就藉伊朗試射短程導彈,對伊朗單方面實施新的制裁,它是在藉詞製造事端,我們不知道美國在以色列背後推動下會走得多遠,但要知道這股推動力是很強大的,我們看不見,新聞報導也不會有,但暗中有這股強大力量。當年小布殊總統出兵阿富汗,是因為9·11事件要捉拿拉登,後來出兵伊拉克,背後很可能有以色列的影響力。

        我有一次去以色列旅遊,當地的地圖跟我們在香港看到的巴勒斯坦地圖不同,當地的地圖將約旦河西岸原屬巴勒斯人的地域,標成兩種顏色,巴勒斯坦的定居點劃成一個個不連貫的小圓圈,中間地帶是另一種顏色,屬於以色列警察可以進入的地區,猶太人依然在蠶食巴勒斯坦人的土地,聯合國的聲明通過了也沒有用,以色列當局懶得睬你,這就是今天的現狀!

關心時事

        「美國總統選戰回顧」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希拉莉大熱姿態出現,最後失敗,特朗普出乎意料獲勝,而且他在所有搖擺州份勝出,並非外國勢力可以操控的,是真正的贏家。

        選戰結束以後,發表了一些有關的統計數字,不但有趣,而且反映出了更深層的社會問題。

        首先全國總選票,民主黨比共和黨多三百多萬票,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但由於美國的選舉制度,民主黨在加州或紐約州這些票倉,選票再多也沒有用,因為選舉人票祇有那麼多,所以特朗普勝出,得益於現在的選舉制度。如果我記憶不錯,小布殊連任那次,對手是民主黨的戈爾,以全國來說,民主黨也是獲多數票,戈爾祇是在佛羅里達州以些微票數敗給共和黨的小布殊,最後要由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布殊勝選。小布殊做了四年,奧巴馬做了八年,加上去年也是民主黨總選票超過共和黨,也就是說連續十六年,四屆選舉,都是民主黨總票數超越共和黨,這是否已是一個大趨勢。

        其次,出乎大家預想,去年的投票,全國有52%的婦女票是投給特朗普的,很多事後的解釋或揣測認為,特朗普侮辱女性的言論以及好色的傳言,在很多女性選民的眼中不重要,祇是小節,她們依然喜歡特朗普,甚至有憶測認為女性妒忌希拉莉,妳那麼叻,我偏偏不選你!

        最後,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統計數字,這次在所謂「搖擺州份」白人的投票率非常高,都投票給特朗普,而在這些州份,非白人的投票率比歷屆總統選舉時低,有分析認為這些州份的非白人認為希拉莉一定贏,無需他們去投票。假定這一分析是對的,四年以後這些搖擺州份的有色人,就都會出來,都不選特朗普。

        總之美國社會的分化以及民望黨和共和黨的政策分歧越來越大,已是彰彰甚明的了。

關心時事

        【美國航母「企業號」退役的聯想】

        美國航母「企業號」股役五十年以後退休,將來的命運是拆件,變成廢鐵賣。

        「企業號」排水量92000噸核動力,可載機九十架,有彈射裝置,曾有一天起飛130次的紀錄,有很強大的殺傷力,從航母技術看我們中國落後了不止五十年。

        我真不贊同中國發展航母,有以下的理由:

  1. 航母,除了美國的技術外,英、法、俄羅斯都沒有造出有戰鬥力的航母。遼寧艦是前蘇聯幾十年前的技術,柴油發動,續航力短,艦載機少,起降效率低,攻擊火力很小,我們已搞了幾年,勞民傷財,同樣的投入,可能可造成幾十艘驅逐艦,在區域海域 (東海和南海) 形成強大戰鬥力,要造出跟美國同級的航母,世許還需要二十年?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

  2. 航母在現代戰爭中就是一座流動的棺材,一旦大國之間爆發戰爭,現代的導彈製導精確,整個航母艦隊存活率很低。

  3. 美國做國際憲兵,需要航母向遠離本土的地域投送武力,它能威嚇的國家也祇是伊拉克,塞爾維亞等中小弱國。假定當年伊拉克戰爭或科索沃戰爭,伊拉克跟塞爾維亞有射程1000公里精確製導的中程陸基導彈,美國航母就不敢靠近,也失去威攝力。

  4. 這是一個政治議題,即使中國有現代化的航母,能駛到地中海,大西洋去揚威嗎?

        中國需要強化國防,首要的是發展精良導彈,通過各種空間計劃,展示我們的導彈是不可抵擋的。其次是以合適的速度,增加核彈頭。中國已有多座核電站在運作,將來有更多的核電廠投產,製造核彈的原料可以很容易獲得,增加核彈數量不難,再其次是發展常規海軍力量,空中力量在東海,南海形成區域的軍力優勢,已經無人敢欺侮我們,至於印度洋,地中海,大西洋發生的事,讓當事國或美國去操心吧!

關心時事

        「再談特朗普」

        特朗普要表現他是一個言出必行的「有為」的總統,一坐上總統位就簽署了多條總統行政命令,同時也招來了示威和批評。

        他指示在美墨邊境起高牆,費用由墨西哥政府給,墨西哥總統已拒絕。他又聲稱向墨西哥進口貨徵20%關稅,進口稅是美國進口商付的,必定要推高墨西哥進口商品的價格,最後還是美國老百姓買單,現在美墨關係非常緊張。

        墨西哥是美國第二大貿易伙伴 (第一大是加拿大),除了石油和一些農產品外,主要的出口去美國產品都是外資在墨設廠,加工以後進口美國,港人也有不少投資在那裡,但最主要的是美資,所以受到打擊最大的是美國公司,其次是美國的消費者,假如真是實行相關政策,墨西哥的加工業會向其它地區轉移,他的政策尚未實行已證明是損人不利己。

        他又限制從阿拉伯和非洲七國的公民入境,引起混亂和抗議。

        他的貿易代表和商務部長,指責德國跟日本操控匯率,剝削美國,總之特朗普與他的團隊在與全世界為敵,他們的心態是全世界都負欠美國甚多。

        我曾在以前的博文中談到美國的制度會約束特朗普這樣的狂人,職業官僚不一定願意執行他的命令,這樣的事已經發生。署理司法部長耶茨 (Yates) 已因反對限制移民難民人境,被特朗普免職!現在辭職並準備辭職的中層職業官僚很多,他剛上台國家就開始亂起來。

        又有傳說,他指示國防部制定三個月消滅伊斯蘭國的方案。伊斯蘭國是最不怕轟炸的「國家」,因為它已窮到什麼都沒有的地步了。本來還有一點石油設施,也早已被美國和俄羅斯炸光了。那裡沒有重要的工業,沒有重要的基建,就是一群散兵游勇霸了一塊荒涼的地方,除非派地面部隊去,否則無法消滅他們。美俄都不肯出兵,阿拉伯的僱佣兵又沒有戰鬥力,搞得不好他們還是自己人,那一片地方有散步游勇,地方武裝,由來已久,外來勢力來了又走了,不可能徹底改變那些地方的情形,外人去殺了他們的人,仇結會更深。

        特朗普上台,跟中國和俄羅斯還沒有正面衝突,希望他從近日處處碰壁學到一些「乖」,不要四面樹敵,撞到「強敵」更是不好惹的。

        外國傳媒已有的在計算俄羅斯及中國有多少核彈頭?俄羅斯有七千多枚,中國有250 – 400枚核彈頭,特朗普能打仗嗎?

關心時事

        「中國能保住在南海的島礁嗎?」

        特朗普已上台,仍是滿口美國第一,他簽署了行政命令批准建兩條輸油管工程。其實相關工程的爭議是相當大的,而且眼下油價很低,非同建議起油管時的油價高企,投資者會不會建都是問題,當然特朗普祇是在做秀,他大筆一揮又創造了28000個就業崗位,還讓記者在他簽字時拍照,很威風。跟中國相關的是南海島礁,特朗普的發言人說中國的南海島礁是國際水域,中國人佔領並建機場,形同侵略,看來中美之間關於南海爭議大大升了一級。記者問美國是否要阻止中國人登上那些已建設施的島礁?發言人沒有明確答覆,祇說看將來的事態發展。

        這一事件跟中日之間的釣魚台島有些相似,博奕祇是兩方的事。

        南海的中部和東部,本來都是平靜無人的海域,很少航道經過那裡,對美國來說通航自由的利益近乎零,海洋資源他也沒有份,南海海域的這一部份,對美國來說無足輕重,他祇是做慣了世界憲兵,想對中國也欺壓一下。

        特朗普政府極可能祇是虛晃一搶,挑起一個事端,看看對方如何反應,有沒有價可以講?美國可否佔到些便宜?他的政府的整個對外政策的心態就是這樣,世界將會從此多事。

        但現在美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正在下降,譬如南海島嶼,中國人如有軍艦護航登島,美軍敢膽阻嗎?美國並沒有太大的利益在南海,它會為此跟中國翻臉嗎?理智的人應不會這樣做,我想南海現狀不會改變,中國也不會從已佔領的島上撤退,將來美國能得到的也無非是中國再次保證國際航道通行自由,給美國新政府一些面子。

        特朗普將是一個麻煩製造者,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步步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