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心時事

關心時事

        「從津巴布韋看黑色非洲」

        最近津巴布韋的穆加貝總統被迫下台,結束了他三十六年的統治,這條新聞佔據了報紙的頭條新聞。其實津巴布韋是個非洲小國,在國際上沒有什麼影響力,它的總統下台能成頭條新聞,可以說當前世界相當太平,天下無事,穆加貝下台才成了大新聞。

        非洲北部沿地中海,都是阿拉伯人和摩爾人,膚色是褐色,撒哈拉沙漠以南直至南非,主要人口都是黑人,稱為黑色非洲,原來都是英國,法國及比利時殖民地,歷史很相似。

        津巴布韋原名羅得西亞,是英國殖民地,從1888年開始,英國開始蠶食這裡的土地,白人開始殖民,建立政權,白人移民佔有了土地,建立農莊,並開採礦業,津巴布韋在殖民時代,經濟相當發達,農產品可以大量出口。

        二次大戰後英國無意繼續殖民統治,津巴布韋國內的白人 (主要是農場主) 宣佈接管政府,成立獨立國家。英國不承認這個政權,但也沒有嘗試用武力恢復控制權,就這樣從津巴布韋撤出。

        而當地黑人則開始了武裝游擊戰,反抗白人政府,白人祇佔到總人口的1%,祇有十幾萬人,人孤力寡。1980年白人政權終於同意交出政權,舉行民主選舉,穆加貝就是當時黑人游擊隊的領袖,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當然選出一位黑人總統,穆加貝上台。

        白人失去了政權也失去了財產,當時全國發生暴動,發生了無序的搶奪和殺戮,黑人強佔了白人的莊園,搶奪白人的財產,來不及逃走或不捨得離開家園的白人很多人被殺,但政府又沒有能力恢復秩序,恢復生產,大量莊園和農田從此廢棄。

        穆加貝上台,他和他的親信團隊貪污和公開在民間搶掠財富,政府陷入財困,就大印鈔票,通脹以每年幾百倍的速度上升,紙幣面額大至一張千億元,甚至百萬億元,最終的結果是津巴布韋鈔票沒有人肯接受。現在在津巴布韋流通的是美元和歐元,甚至人民幣也是合法流通的貨幣,就是沒有津巴布韋自己的貨幣。

        失業率達到90%以上,看到這樣的數據網友一定和我一樣吃驚,那裡會不會是天堂?不用工作都可以活下去?事實當然不是這樣。我相信出現這樣的數據一定是政府無效,簡單的統計都做不成了。

        津巴布韋還有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就是愛滋病流行,整個黑色非洲愛滋病肆虐,當地並沒有可靠的政府統計,據估算愛滋病感染者佔總人口超過30%。政府沒有愛滋病普查,也沒有像樣的醫療系統,即使現在有了愛滋病新藥,當地人也買不起,國民的平均壽命也沒有可靠的統計。外界研究中非一帶黑色非洲,平均壽命大約祇有四十歲。

        由津巴布韋向西,西部黑色非洲一帶,岡比亞,象亞海岸,塞拉利昂,經濟及國家的社會情況,甚至更糟糕,去年非洲爆發伊波拉病毒,就在這個地區。

        西方殖民主義者初初進入這個地區,他們很驚訝,他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座墳墓,原來當地土人沒有殯葬先人的概念,族中老人或體弱有病的人會自己走入叢林讓野獸吃掉,還處在原始部族狀態。

        近二十年來,有不少中國人來到非洲,他們是帶着中國的廉價日用品來到這裡做生意的,賺到了錢開始開店舖,甚至開始買當地的房產,土地。白人走了,是否留下空位給我們中國人填補?但那裡沒有法制,甚至沒有有效的政府,幫派橫行,有了錢風險就很大。歷史上曾經有幾萬印度人,到東非坦額尼克開發土地發展農耕,正當一直似乎順利,土地肥沃,收成豐厚時,當地人在一夜之間拿了大刀圍殺印度移民,最後死的死,逃的逃,印度人再也不敢回來。

        這樣的國家,沒有文化,沒有傳統,沒有信用的意識,沒有基礎建設,沒有有效的政府管治,似乎前途依然一片茫茫黑暗。

        黑色非洲實際的情形,可能比我上面寫到的還要原始,還要黑暗。

廣告

關心時事

        「美國白宮的『通俄門』事件」

        在過去這一次希拉莉跟特朗普競選運動中,有一個俄國的影子。美國民主黨說俄羅斯干預了美國的總統選舉,俄羅斯當然不承認,但漸漸地暴露出越來越多的蛛絲馬跡,Face Book也承認那一段時間有特別多的網上帖子,散佈不利於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的言論。其中許多似乎跟俄羅斯機構有關,特別是爆出了希拉莉的電郵事件,希拉莉用私人電腦跟下屬談國事,都給洩漏出去。希拉莉的個人電腦可不是我跟你用的普通電腦,是經過重重加密的,黑客要入侵並取得其中三萬多封電郵,不是簡單的事。

        接着爆出來當時特朗普競選班子裡有人秘密接觸俄國駐美使館人員,又爆出特朗普班子在競選期間接觸一俄羅斯女律師。

        最近聯邦大陪審團發出拘捕令,扣押了前特朗普競選班子裡兩個人,白宮發言人正極力淡化這件事,但已經有人猜測,有俄羅斯說客,接觸特朗普競選團隊,提出俄羅斯可提供不利於希拉莉的黑材料,而特朗普團隊欣然接受。

        假如事情真的如此,相關的人可判通敵罪,非常嚴重。特朗普本人未必會直接介入,但也信譽掃地。現在看起來此事還剛開始發酵,從特朗普辭退國家安全顧問弗林時弗林的憤怒神態,祇要團隊中有一個人咬定特朗普知道此事,特朗普的日子就不好過。

        特朗普甫上台就受到很多挫折,「通俄門」的事件更令他成了破腳鴨,能不能做滿任期都可能有問題。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雜談」。

        「十九大的聯想」

        中國共產黨十九次代表大會結束了,也選出了新的領導層,總書記不斷強調的是讓國家強大,人民幸福,也期待新班子是實幹型的,能帶領國家快速發展。2020年全國達到小康的目標,大家都能清楚看到,可以說是提前達到了。國家發展越來均衡全面,質與量都在進步,未來三十年建成現代化社會主義國家的承諾當然可信,也希望可以達到。

        會上聽到很多願景要將中國建成進步的法治國家,一條條細則都描述得很好,可是黨的絕對領導的提法,絲毫未變,今年還要加強,如果黨比法大,所有關於法治國家,人人平等這些話又如何自圓其說呢?如果黨比法大,所有私有財產的保護不是仍是一紙空文?有錢人不是還是繼續走資?

        就像每次黨代會一樣,一切事情都早已決定了,會上祇是舉手通過而已,像這樣最高權力的轉移仍是黑箱作業,怎能保證萬世基業的穩固呢?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雜談」。

        「特朗普減稅」

        特朗普要減稅,講了很久了,最近終於有了眉目,企業利得稅從35%降至20%,個人入息稅起徵額提高了一倍,美國還有消費稅,聯邦跟各地方政府都有,當然不能減,那是稅務收入的大的一塊。

        減稅的方案風聲已放出,市場反應不大,大概市場的期望也就是這樣。

        此事符合共和黨的傳統保守思想,美國至今沒有像日本、法國那樣變成福利國家,跟共和黨的保守政策有關。歐洲及日本戰後幾十年都是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的自由民主黨執政,都成了稅率高企的福利國家,經濟喪失活力,美國比較起來要好一些。

關心時事

        「北韓試爆氫彈成功?」

        旅行其間聽到此一消息,國際社會不安又困惑,不安當然是多一威脅,困惑是不知北韓有何企圖,它想要什麼?

        如果說是為了自衛,祇要試爆成功即可,不必恫嚇南韓和美國。它以前恫嚇南韓,要將南韓從地圖上抹掉,現在用同樣口吻恫嚇美國,似乎很可笑。

        北韓已明言它的核武計劃不是談判籌碼,如果要跟北韓談判又不能談要它棄核,不知能談些什麼?

        這是一個困局,似乎要長期令國際社會煩惱。另一方面北韓真的經濟和工業技術薄弱,並不構成重大威脅。

        中國的態度曖昧。雖說反對北韓擁核但又不切斷對北韓的貿易,處處還在包庇它,大膽猜想一下,中國是否在等一個時機,等全世界都要求它除掉金正恩此一狂人?可以名正言順介入北韓內政,控制北韓?

關心時事

        「前金管局長任志剛進行政會議」

        任志剛曾擔任香港金管局局長很多年,雖不算什麼大人物,相信也為網友們熟悉。

        這一屆林鄭政府網羅他入了林鄭的智囊班子,林鄭上任以後又邀他入了行政局。

        不知網友有否留意他最近兩次公開發言?他隱隱然批評香港近年的財政政策太保守,守財奴式的理財,政府每年有大幅盈餘,不採用進取一些的財政政策,將盈餘撥入財政儲備及外匯基金,實際的效果是令香港的經濟收縮。我多年以來差不多每年都批評政府的財政預算,政府的責任不是累積盈餘,現在香港政府擁有的儲備遠超保持貨幣穩定的需求,將港人創造的財富去投資外國 (美歐) 的國債,貨幣年年在貶值,港人的血汗津貼了美歐經濟。

        現在任志剛發出了不同的聲音,特首林鄭也曾有過呼應,可以猜測香港政府的財政政策在新政府的領導下,可能會有所轉變。

        首先是更積極的投資於教育和基建,教育林鄭才上台就增撥了五十億,教育是一種長期投資,而且是經常性開支,擴了以後要收縮很難,所以也要根據實在的需要一步一步去做。基建則對香港的長期發展非常重要,現在高鐵,機場擴建都阻力重重,該做的都應該做,地鐵應有計劃地開建新線,不要讓工程隊伍停下來。更重要的是建公屋,建公屋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扶貧的方式。外匯基金投資收益,應該全數劃歸政府,如果上一年財政有盈餘,在第二年就應該退稅,還富於民,不再增加儲備及外匯基金,這樣打工階層得益,增加消費,經濟會更繁榮,希望新政府的財政政策循此方向去做,香港經濟會更好,港人會更心情愉快,政府的支持自然會增加。

        扶貧也可以做,但祇是派糖,實際對貧窮階層有多大幫助也成疑,而行政成本很高,並不可取。

關心時事

        「特朗普的全國演講」

        特朗普在競選的時候,口才很好,滔滔不絕,而且外表很自信,很精神的樣子。當了總統,既然是公開面對全國的演講,應該是一個策劃好的,顯示他英明神武的好機會。但我看他說話結結巴巴,反而沒有了競選時的那種氣派,是不是做美國總統令人容易老?

        他的演講在事前是放過風的,有關於阿富汗政策的重大宣佈,結果是向阿富汗增兵四千人,而且再三強調美軍去,不是幫助阿富汗重建,而是要去消滅塔里班。

        現在每一個稍有理性的戰略家都知道,要依靠外來的武裝力量去征服當地的反抗力量,根本是做不到的。小布殊出兵阿富汗至今十六年了,現在塔里班武裝佔領了阿富汗40%的土地,所謂阿富汁的政府軍,祇佔領了幾座大城市,而且在美國人眼中,阿富汗政府軍是否可以信任都成問題。而美軍除了自己建立的基地,小小的地盤,一出基地就四圍都是敵人,美軍開支巨大,還有人員傷亡,不知所為何來?

        特朗普特別喜歡出風頭,什麼事都要管,又亂說話,暴露出自己的無知和無能,這一個任期會捱得很辛苦,美國要彈劾總統門檻很高,他做完這一任大概還是可能的。

        就職典禮參加的群眾少,本來不是什麼大事,但一定要黑的說成白的,媒體有批評,就一棍子打死所有媒體,在公開演說中還嘲笑媒體,不像一個總統的樣子,他似乎正將一股歪風帶進美國社會,非美國人民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