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心時事

關心時事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 ( 1 及 2 )」。

        「香港需要休養生息」

        特首選舉落幕,結局一如所料,林鄭高票當選,她的公務員的形象很好,希望香港在她治下紛爭少一些,實事做多一些。

        要說修補撕裂,本質上是不可能的,一派要多點民主自決,一派要絕對掌控管治權,怎麼談得到一起。但對立和衝突的場面是可以減少的,未來兩年裡不要搞政改,不要搞二十三條立法,沒有了尖銳的爭議題目,雙方也吵不起來。上環也可以少一點出來曝光,政府就事論事,搞教育,搞醫療,增撥土地,善用龐大儲備,減稅,減地鐵車費 (政府將地鐵分紅回饋市民)。

        對港獨要嚴厲鎮壓,教育市民港獨與爭取民主民權是兩回事,議會中驅逐港獨議員,總會安寧一些,林鄭應該會循此基本方向走。

關心時事 ( 2 )

        「特朗普醫保法案被迫撤回」

        奧巴馬醫保法案是共和黨人很不滿意的,其中的利益牽扯十分複雜,我們不大可能明白,也不需要去了解了,因為我們不是美國人,總之藥廠、醫生、經濟能力較好的人,利益都受觸動,受惠的是特別窮的一批人。特朗普一上台就誓言要廢除這個法案,他也以為藉着共和黨在議會的多數,可以較易做到這一點。但事與願違,法案難獲通過,白宮祇能在最後關頭撤回。諷刺的是法案不獲通過,是因為共和黨內最強硬的議員,不滿新法案保留太多奧巴馬醫改的內容,特朗普上任以後如意算盤打的響響的第一炮,就無功而回。

        另一個內政重大議題是減稅,減稅當然人人都想,問題是政府財政的承受力。現在政府赤字已經高企,增加軍費已經雪上加霜,如再減稅不知算盤怎麼打得響?過去有多年,聯儲局做QE吸入很多 (四萬多億美元) 國債,聯儲局已在談論利率正常化 (加息), QE退市 (減少聯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如果財赤大增,美國國債誰來接?假定減稅計劃不能落實,特朗普將信用盡失,恐怕美股也難企在高位。

        美國國內政情複雜,特朗普政府將大量國務院,法律系統官員炒魷魚,反對勢力也非常強大,特朗普如果給人抓到痛腳,日子會很不好過。

        他的霸氣已慢慢消失,我們且等着看好戲吧!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生活情趣」。

        「特首選舉」

        這一屆特首選舉在即,是不是可以預估一下選舉的結果?

        坊間有傳言,鬍鬚曾民調支持率高企,候選人辯論會上獲掌聲最多?會不會出人意外獲選特首?我想這個絕不可能的。首先民調結果不準,英國脫歐;美國總統選舉民調都失準,不要說香港的民調了。其次民調的組織者往往有自己的政治立場,未必不偏不倚,從如何問?找誰問?都會有偏差。再其次香港的選委無須按民調投票,建制派,民主派壁壘分明,立場早已設定,不會理會民調。

        民主派有300餘票,他們其實沒有選擇,不能投給胡官,因為胡官不是一個認真的競選者,心底深處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會贏得選舉,參選前民主派也沒有視他為領袖,他沒有從政的經驗,沒有施政的經驗,沒有群眾中的威望,沒有中央支持,似乎是個人出來表演一下,如果民主派選委投票給他,投票的人也變成不嚴肅的一票,我估民主派選委會給他提名票,但正式投票不會投給他,或祇有很少數人投給他。寫這篇博文時聽到新聞,似乎事實正如此發展。

        我估林鄭會當選,而且在第一輪就勝出,得票遠超上屆梁特首,我估應在800票以上。

        上屆梁跟唐之爭,中央選前可能較傾向唐,但對梁也是絕對信任的,唐因爆出一些有關誠信的醜聞,最後讓梁當選,但不少選委本來支持唐,投票時也投給唐,當時即使投給唐也不算政治不正確,分薄了梁的選票。

        這一屆選舉不同,中央反覆關照,祇支持一個候選人,選委1200票,除了民主派的300餘票,也許另有100票,糊里糊塗又投給了曾或胡,這樣林鄭可得800餘票,說選票是不記名的,每一張選票背後都有一個功能組別,投了票不需要交代,不需要負責嗎?

關心時事

        「"特首選舉"林鄭是否說錯話?」

        三位候選人同台辯論,電視轉播,眾目睽睽的情形下,林鄭說假定她被選上做特首,假定將來有一天發現香港的主流民意跟她的特首責職發生衝突的時候,她會選擇辭職,這是很耐人尋味的一句話。說得白一些,就是如果中央要她執行的政策,跟香港的主流民意不符的話,她有自己的價值觀的底線,她將選擇按自己的良心辦事,這話聽在中央的耳朵裡,肯定是不高興,特首應該是無條件忠於中央,服從中央,像林鄭這樣一生搞政治那麼聰明的人,會不會失言?一時不小心說出了真心話?

        當然也可以做不同的解讀,她這樣說事前是跟中央有溝通的,也許可以幫助她爭取民主派的選票?還可以作另外的解讀,現在就表明心跡,將來中央不要叫她去做「違背香港主流民意」的事,究竟是怎麼一會事,可能我們小市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可是事到如今,特首候選人中,中央並沒有備用的輪胎,如果林鄭不是一時失言,她真的是城府很深,很有心機的人。

關心時事

        「香港特首選舉」

        現有三人出閘,胡官拿的多是民主派選委票,他本意並非真想選上特首,祇是自己心中有話,找這麼一個機會讓他充份發揮,能出線已很有面子了。曾司長也依靠不少民主派選委得以出線,而有人為了討好民主派有些地方似乎有些越了位,可能中央更不喜歡。葉劉兩邊不討好,成了多餘的人物,政治生命也可能到此為止了,沒有建制派的支持,下次她的立法會議席都有問題。

        林鄭以近600票推薦票入閘,據說還有建制派的很多鐵票留着給她,當然還有不少工商界的大佬不表態,但會投給她,所以林鄭會以高票當選似無疑問,自己沒有樓,所以不會有僭建這類醜聞。

        祇是為了香港選特首,中央兩次派高層要員南下召見選委,傳達中央的意向,有點令人費解,唯一的解釋是對這一千二百票,中央也沒有百份百的控制的把握,民主派的三百餘票不去說它了,其它九百票,管選舉的指揮團隊,還怕有人不了解或不理解中央的意見投錯了地方。其實誰做特首照我看差別不大,現在的特首上要服從中央,下面也被架空,上環的滲透力非常之強。

        我對未來特首的唯一期望是勤力一些,多做些對香港好的實事。

        據說香港缺地,何不填海?當然不能再填維港,假定在港島和南丫島之間填海呢?想填多大都可以,將來還可將地鐵延伸過去,成貴重地皮,香港怎麼可能缺地?

關心時事

        「新財政預算案」

        新一年財政預算案已出爐,政府去年又有大筆盈餘,用於減稅的比例很少,派一些糖也無可非議,又將錢撥入未來基金,有點不知所謂。現在香港政府有財政儲備近萬億港元,不要忘記,還有一筆外匯基金,有二萬多億港元,總共三萬多億港元的儲備,無論用什麼標準看都是太高了,政府的職責不是賺錢,累積錢,有盈餘應該退返給納稅人。

        我覺得外匯基金的投資盈餘不應跟外匯基金分賬,應該全數撥給政府,作為政府的經常性收益的一部份。

        有了這一份經常收入,應大幅提高薪俸稅起徵點,讓全體納稅人得益,有助消費,有利整體經濟。

        還有一個問題,政府年年說香港稅基太窄,但年年都沒有行動,趁經濟好景,應開徵消費稅,起徵點可以很低,例如1%,藉此建立起一個架構,讓市民習慣,消費稅是最公平的稅種,政府的開支,全民負擔,這些大事政府拖了又拖,沒有人願承擔責任,一拖廿年了。

關心時事

        「法庭消息」

        最近香港法庭上有兩件大案,一件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經過幾天商議,最後有了決定,三項控罪中,一項陪審團無法定罪,另一項授勳給設計師無罪,另一項以「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入罪。

        我跟曾非親非故,但情感上很同情他,那麼聰明的人,為市民服務幾十年,要說財產,可能很多茶餐廳的老闆都比他富有,我也不相信李國寶開出的三十五萬是給他的賄款。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判的時候要根據案情,此案祇是他沒有及時申報利益衝突。而根據現在法例,特首收受利益甚至是無需其它人批准的。看法官對陪審團的引導詞,法官是傾向保護曾的,又說這一次的審判不是道德審判,又說刑事罪的門檻很高,一切疑點歸被告,所以我傾向於相信判決時法官會輕判。當然法庭的事誰也說不準,無論如何,以普遍的做「官」的一般情形看,曾是很不錯的了。曾的案例也證明香港官場的廉潔是成功的。

        另一件大案是佔中期間七警暴力執法案,最後七警全部入罪,並判囚兩年,是非常重的刑罰。

        當時十幾萬人不顧警方呼籲上街遊行「佔中」,雖說是非暴力抗命,但其中也有很多暴力的成份,涉案當事人也做出了一些不該做的動作,警察去阻止他,才發生了此案,嚴格說警方是在執法,執行任務。執法時被捕的人會反抗,可能十分暴力,怎能指望警方執法溫文爾雅?

        此事也暴露了一國兩制本身存在的一些深層矛盾。香港的法律系統,由於原來制度不變,所以回歸以後基本原封不動由特區政府繼承了下來,而法律系統中甚多法官的理念,是同情「民主派」的,一些示威中發生的示威者的暴力案,多獲輕判,甚至無罪,而七警執法卻受嚴判,反應了這種情形。

        此事必會上訴,上訴庭會換一位法官,可能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決。香港的司法體系內部應該在展示綿長的內鬥,現在掌權的人,不一定能完全操控到整個系統,再過十年,舊人統統走了,法庭判決就會反映政府意志。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祇是理想化了的境界,現實世界並非如此,政治和利益深深滲入每一個大案中,相信法官持平地判決,祇是很幼稚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