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心時事

關心時事

      「再談特朗普」

        特朗普當選總統已兩個月了,這兩個月裡經常曝光,依然直來直去,口不擇言。最近他接受訪問,談到「北約」,他信口便說「北約」已經過時,許多盟國沒有作出應有的付出,「北約」對西方來說是何等重要的組織,美國也承諾了協助西歐防務,他事前沒跟盟國磋商,事後也不解釋用什麼代替「過時」的北約,引起德法不滿,總之他和他的團隊還需要相關部委那些職對官僚好好替他們上幾堂課。

        想想其它大國的領袖,公開說話謹慎,或者說得圓滑,或者說得你根本聽不懂他的意思,特朗普可說是夠「爽」的。

        他對中國的想法也在改變,競選初時想一棍子打死中國,以為他可以為所欲為,現在開始明白事情非美國可以單方面決定,現在改為準備跟中國「講價」,商人本色盡顯,而且他的商人本色不會改變,這個人未必如一般人相像那麼難搞。

        最難搞的領袖是那種有強烈偏激意識形態的人,為了政治信念,不計利益,人民就倒楣了。

關心時事

        「再談特朗普」

        剛寫過一篇特朗普的「能」與「不能」,我估計他競選時的一些意願祇是說說而已,騙騙低層選民,許多事可能上台以後祇是雷劼聲大雨點小,他實際上做不到。

        最近的兩件事更證實了我的想法。首先蔡英文過境,不要說見不到特朗普,也見不到他團隊中任何重要人物,特朗普在他幕僚的勸告下,不敢拿台灣問題來刺激中國,因為祇會加劇台海緊張,美國沒有任何好處。其次蔡英文見不到美國真正有權勢的人,而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卻獲特朗普親自接見,並送客送到門外,讓記者拍照,給足了面子,完全不像是敵視中國的樣子,在經濟利益面前特朗普硬不起來,為什麼傳媒不寫他向中國釋出善意?但他曾有競選承諾,做戲表演一下恐怕總是要做的,上了台以後虛張聲勢說兩句兇話還是很可能的,可能結果是沒有事,但市場受驚,波動一下是很可能的。此外,從國家層面來說,當然不能掉以輕心,我估中國政府和外交部已在做充份準備,對美國挑釁以牙還牙,以博奕論雙方理性的分析,中美不會打貿易戰。

關心時事

        「香港社會對立情緒舒緩」

        這次「民陣」示威人數民陣稱有九千人,警方稱4800人,跟以前幾萬人,十幾萬人不能相比,民眾跟建制的對抗情緒明顯降溫,社會安定當然是好事。

        一方面是中央釋法定義「港獨」為非法,也令相當一部份不十分明瞭而追隨他們的人清醒過來,明白「港獨」路線不同於傳統的民主派,「港獨」是要顛覆現有體制,如讓他們形成聲勢,非香港之福。

        另一方面是梁特首宣佈不競逐連任,很多人不滿他毫無誠信,卻高踞特首之位,他退任,反對他的人就沒有了對抗的焦點。

        選新特首,其實是林鄭或曾司長或曾鈺成,都差別不大,保持社會平穩,保持跟中央良好關係就不錯了。

        當然,政改假如再能向前走,不一定擴大選舉人團,祇要進一步擴大有投票權選選舉人的基層人數,就可達到近乎一人一票間接選特首,不失為一個很好的方法。

關心時事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 ( 1 及 2 )」。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有什麼不同?」

        特朗普這次以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參選總統,結果壓倒了大熱門希拉莉勝出,特朗普有極右翼的思想,為人狂妄,經常口出狂言,他的勝出令世界有些不安,也令很多美國人感到不安。

        共和黨一貫的經濟政策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政府最好少干預。共和黨又相信減稅刺激消費,消費刺激經濟,所以特朗普未上台已在談減稅,共和黨反對分級徵稅 (收入越高稅率越高),認為是劫富濟貧,不公平。共和黨又反對設最低工資,認為會降低工作效率,造成更多失業和令美國失去競爭力,工作崗位外移。

        共和黨人也支持設一個社會安全網幫助弱勢社群,但他們支持的方案較不依靠政府支持,要對有資格接受的人的要求也高很多,共和黨也不支持全民都可享有的健保制度,奧巴馬的方案令他們深惡痛疾。

        共和黨人在外交上非常保守和強硬,布殊任內就入侵伊拉克及阿富汗,以反恐報復基地組織為名,實際上想控制中東,改造伊斯蘭文明,許多共和黨人不相信氣候變暖,或者認為氣候變暖要由中國和第三世界負責。

        民主黨則認為通過政府介入,發展一個貧富懸殊較少,弱勢社群得到照顧的可持續發展社會,方法是向富人徵更多的稅,通過福利,社會保障,醫療保障,將財富再分配向窮人傾斜。民主黨支持最低工資政策,工會是民主黨的票倉,民主黨又容忍同性戀,容忍墮胎。

        這一次,特朗普尚未上台,美國的銀行股已經漲了20%,大家認為新政府將廢除或放寬一些監管金融企業的法規,又認為新政府會放寬環境規範的法例,讓採油,採氣,發電這些產業較容易發展。

        奧巴馬的醫保法案也可能面臨重大修改,雖然事實證明奧巴馬的醫保法案仍無法阻止藥品價格上漲,醫療費用上漲。

        美國社會又面臨一個變改,許多事大家無法預料。

        共和黨有一些理論,聽起來似乎也有理,但實行起來就是另一會事。民主黨克林頓任內,政府預算甚至有盈餘,一到小布殊大幅減稅,又對外用兵,財赤達到驚人地步,對金融業放鬆監管,結果出現2008年金融海嘯,小布殊灰溜溜下台,由奧巴馬收拾殘局,現在又上來一個共和黨狂人,後果難以預料。

        不過布殊在競選時也大罵中國 (每屆總統候選人都這樣做),但上台以後中美關係還可以,今日中國更不是好欺負的,特朗普上台以後會明白這一點,但這是一個狂妄的人,風波會有,應是有驚無險吧?特朗普曾在移民問題上批評德國總理默克爾,默克爾還以顏色,等着看特朗普表演吧。

關心時事 ( 2 )

        「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

        我曾多次寫過,香港搞到今天這樣社會撕裂,民怨很大,當然是有「一國兩制」先天性的結構問題的,但特首個人令人感覺無誠信,不可信,挺他跟反他也成了社會撕裂的一個因素。北京應該換人,用新面孔設法來修補社會裂痕。看梁最近頻頻上電視,一些梁粉也大力呼應,可以猜想他是有意參選,甚至有一定的連任的信心,突然宣佈棄選,大概是阿爺明確地指示他退下來。正在思量誰會是下屆特首呢?幾個可能的參選人似乎都不夠份量,突然林鄭見記者,表示本無意參選下屆特首,但情況大變,她為了全體港人利益,將慎重考慮是否參選?似乎是叫梁退出的同時,阿爺向林鄭招手,開綠燈給她,當然一切僅是猜測,邏輯上說得通。

關心時事

        【如何看「港獨」】

        97以來,議會中民主派主流,民主黨及公民黨等不斷在議會爭取更多民主,更多正義,更多人權,桿衛言論自由,它們的立場是接受現在的制度,但要用和平非暴力的方法改善這個制度,很大部份港人支持這個立場,也包括我自己。

        「港獨」則是另一會事。港獨是要顛覆現有體制,通過跟中央對抗,不擇手段,包括瓦解香港的經濟來要協中央達到目的,對絕大多數港人來說,少數人走這條路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如果港獨得勢,香港必亂,我是反對的。

        假定要顛覆現在的政體,任何國家的中央政府都不可能同意,這批人叫梁振英下台,可能越叫越不會下台,中央防微杜漸,禁止將來議會中出現港獨的言論,應該說是必要的。

        對於「港獨」,中央政策當然是壓制,鎮壓,但對於傳統民主派,他們代表近50%香港的民意,中央則應傾聽他們的訴求,用尊重友善的態度協商,找出雙方都可妥協的共同點,統治者永遠要棍子和葫蘿卜雙管齊下,才能成功治理。

關心時事

        「再評特朗普上台」

        這次令所有政治觀察都跌眼鏡,特朗普勝出。他的所有「狂言」正是他成功的地方,令相當部份普羅大眾相信他與眾不同,與現行政府政策路線不同,希望改變的民眾都選擇了他,甚至他反移民、侮辱女性、歧視少數族裔,這些事都無損他當選,總之他成功激起了選民國家將有所改變的期望,對民主黨八年統治不滿的民眾,想讓現狀有改變,是否能變?是變得更好還是更壞,是另一會事。

        特朗普可以說單槍匹馬殺出重圍 (共和黨大佬不支持他)。他也不像希特勒,有一套納粹的意識形態和一個狂熱的納粹黨聽命於他。他當選以後就要面對治國的實際問題,共和黨內的治國精英就會匯聚在他的身邊,內政,外支,軍事,經濟各方面共和黨內的專家會向他提出建議,政治各部的首長可能大換班,但既定的政策,程序,制度,不可能大變,執行者更是同一班人,所以不必擔心他一上台就一切大變,美國大亂。

        像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高牆,費用要墨西哥政府承擔,這種狂妄言論,最後可能祇是成立一個小組進行研究,不了了之。

        他對中國產品要徵45%入口稅,要將中國納入匯率操控國家,大概也祇是說說而已。專家們告之以利害,中美經濟互補雙方利益交錯,美國可以說沒有手段懲罰中國而自己不受損,拭目以待吧。

        傳統的共和黨政策是親商的,所以對銀行的監管會放鬆,有利銀行業。特朗普也可能減稅,不論富人,中產都減,財赤不是問題,政府再舉債就可以。共和黨又極不喜歡奧巴馬的全民健保計劃,如不全面否定,也可能作大幅度修改。共和黨傳統上支持擴軍,擴大軍火採購,所以軍火製造商應受惠。

        總之,在勝利演說上特朗普形象已不是一個鬥士,而是謙謙君子,美國的路線可能向右傾,但真正能改變的事可能很有限,對世界的影響也未必是負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