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還富於民,消解民怨」

        根據大約推算,香港政府外匯基金大約有4450億美元,約合港幣34700億,而1997年時,這一儲備不足1000億美元,而政府的財政儲備,到2019 / 2020財政年度可達11784億港元,兩筆數加起來大約達46000億港元。我不是專家,數字可能不太準,但總之是一個天文數字,香港政府非常有錢。

        這兩筆錢外匯基金是用來穩定聯系匯率的,而在1997金融風暴時,政府打大鱷才能動用了一百多億美元,今天相信已沒有大鱷能撼動香港,另一筆政府儲備是用來積穀防饑的,足夠政府兩年開支!世界上所有大國都是負債累累的,香港政府沒有大筆負債,坐擁大量現金,不知為了什麼理由?

        1997回歸以後,政府每年累積巨額盈餘,好像每年有盈餘是政府政績,但政府的宗旨是造福百姓,不是每年有錢賺,累積的大筆財富,實際購買力是在下降的,想一下近二十年香港的建築成本漲了多少?許多項目早建早著數,政府的資金應該最大份的投資在美國政府債券上,投資在AAA評級的外國大銀行大企業債券上,微薄的利息,抵消不了通漲的蠶食。

        政府應動用儲備,大量買入農地,大規模興建公屋居屋,給低下層收入的勞工,有安居和置業的機會,公屋租金雖低,但根據以往經驗,可以做到管理和保養收支平衡,是非常有效及低成本的扶貧方法,居屋更是有利可圖的,政府在房屋供應上要有新思維,並向民眾發出明確信息,給民眾有「安居」的期望。

        其次,政府應參與及主導最低工資的協商,主導在幾年內每年推動最低工資升幅,適當超過通漲升幅,提升基層的工資收入,對於中小企,例如僱員十人 (?) 或以下的小店,小商,減免它們的稅及牌照收費等等,讓低層勞工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

        坐擁大筆儲備看不到民怨很高,是很愚蠢的事,看看挪威,科威特,新加坡,那些細小但富裕的經濟體是如何照顧自己的國民的,香港政府應該有所醒悟。

廣告

雜談

        「消解民怨,政府能做些什麼?」

        昨天的維園集會,顯示出來有非常多的香港市民,對現在自己的生活現狀,對現在的體制是不滿意的。

        回頭看看97回歸以來的二十二年,社會的整體財富增加了不少,但本地賺到錢的人 (當然佔人口少數啦),以及大陸的有錢人,都將資金大量地投入房地產,引致樓價高漲,租金高漲,樓貴,租貴又引發生活開支大幅上升,但普羅大眾,低下層的人並沒有受惠。譬如的士司機,現在的收入比97年時幾乎無增加,一般的文員,服務員,售貨員,收入增幅也很小,大學畢業生畢業後的工資,也祇是多年都停留在每月一萬餘港元的水平。有一些因素是市場驅動的,有一些因素可能是新技術減少了工作崗位的需求,造成了低技術職位的工資升幅很小。

        人民的不滿有些是政治的,跟體制有關,根本沒有解決的方法。但有些事是政府可以做的,主要有兩點:一是推動大規模興建公屋,政府手中有足夠資金,要用新的思維來解決土地供應問題,地產商手中有農地的,讓它們補地價起樓同時,政府出資,大規模收購農地,香港很多農地是丟荒着的,香港並不需要農業,畜牧業,盡量收地起樓,新界地主可能發了,讓他們發吧!香港樓價可能會跌一些,也並不是一定會發生,而且是多年以後的事,有了樓,可以降低入住公屋或買居屋的條件,改善全民的局住條件,「安居」才能「樂業」。

        第二件可以做的是:提高最低工資,按年較大幅度的推升,同時減低企業的稅費擔負,政府儲備太多了,應該適度的還富於民,不應該再累積盈餘。

        假如住的問題讓低下層民眾感覺有解決的辦法,假如低下層的人收入有改善,民怨就可以得到舒解。當然說起來簡單,如何實行?如何可做到較為公平?要看政府的手段和能力了。

 

雜談

        「負利率按揭?」

        有消息指丹麥 (歐盟國家) 一家銀行,全球首例做了一宗負利率按揭,做按揭的人仍要分期還款,唯一不同是他無須付息,銀行還倒付給他0.4厘利息。

        銀行認為很正常,銀行可從機構投資者獲得0.6厘或以上的負利率,當然就可以負利率借出。我覺得有趣的是按揭是要做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歐盟內的銀行已經認為負利率是可以長遠繼續下去的常態嗎?

        歐洲不少銀行已向客戶發出通知,存款在50萬歐元以上的戶口要繳0.6厘負利息,即存款戶要向銀行付息。

        這種情形下銀行很難做生意,存款會流向有息收的地方,銀行放貸也難,要記得匯豐的總部在歐洲,它的歐洲業務已有多年沒錢賺。

        這是「量化寬鬆」以後的新常態,但如此寬鬆的貨幣政策,歐洲經濟依然不振,央行手中已沒有什麼彈藥了,怎麼辦?

雜談

        「政治介入商業」

        最近中國航管局對國泰航空發出非常嚴厲的通知,要國泰航空處理參與香港暴動的員工,國泰迅速作出回應,太古主席親自赴京表示合作。國泰有非常多航班飛中國,而且歐洲航線有不少也要飛越中國領空,國泰總部又在香港,所以絕對不能得罪中國。平心而論,太古母公司在香港和大陸都有大量投資,它大概是九七回歸之後最賺錢最成功的英資企業,絕對無意冒犯中國政府,而國泰的工會歷來是很強勢的,我在擔心國泰會不會引發工會強烈反彈,發起大罷工?如果這樣,國泰處境就危險了,兩面不是人,為了大局也許工會不出聲?

        中央又對九龍倉財團不滿,吳光正已正式在報紙上發文,內情如何我們不知道了。

        由此很容易聯想到在中國做生意的台企,想在中國繼續做下去,大概要明確表示反「獨」立場,但那些台企在台灣也有生意,很難兩面都討好,很容易兩邊都不討好。

        政治介入商業不已是市場經濟了,雖然這樣的事難免發生,希望是越少越好吧?

        現在市場人心浮動,多少跟政治介入是有點關聯的。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特朗普正在傷害美國」星期六的冥想。

        特朗普近日來不斷炮轟聯儲局,要聯儲局減息一厘!歷史上聽命於總統的聯儲局不是沒有,但聯儲局跟白宮的默契外界是不知道的,這一次大概是白宮向聯儲局施壓無效,便出現了特朗普在推特上公開喊話這一幕,特朗普公然施壓,他的白宮幕僚也對聯儲局指指點點,現在就是一般的市場經濟評論員也可以對聯儲局的政策說三道四,令到聯儲局的威信蕩然無存,特朗普在破壞美國本身的制度,後果會是很嚴重的。

        G20峰會後,中美貿易問題似乎在轉向解決的方向,特朗普突然又大轉向,趨向更加強硬,有人形容這是特朗普的賭徒性格,第一舖賭輸了,他加大籌碼再賭一舖,中國回敬,一手不買美國貨,不理睬你!特朗普想在中美貿易上撈政治資本,但結果是中國對美採購全面停頓,他不知如何向美國企業交待?

        特朗普政府又退出氣候協議;退出跟俄羅斯的中導條約;退出伊核協議;向歐日展開貿易戰;跟全世界為敵,他濫用總統權力,濫用美元的霸權,結果祇能是促使它人重新整合,迴避美國霸權,削弱了美國霸權。

        特朗普不是一個深思熟慮,老謀深算的策略家。他不學無術,意氣行事,將美國弄亂,將世界弄亂。美國最終什麼好處也得不到,落到信用盡失的地步,美國的主流輿論每天都在批評他。

        據說在特朗普提出向中國3000億美元商品徵稅時,鷹派的談判主代表萊特希澤三次提出反對,要特朗普冷靜,但特全然不聽,一意孤行,他對手下重要幕僚一點尊重都沒有,這樣的老闆令人寒心。

        所以現在有一種理論,中俄希望特朗普連任,美國跟盟友都翻臉,美國國內一團糟,貿易利益暫時放一邊吧!

雜談 ( 2 )

        「聯合國呼籲人類少吃肉?」

        聯合國常常會發表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報告,昨天的新聞,聯合國召集了多國的專家發表報告,指畜牧業產生大量甲烷和CO2,如果人類少吃肉,多吃菜,有助減少溫室效應。

        這理論當然是對的,但怎麼可能要求人類少吃肉呢?要改善生活是每個人的天性,吃不起肉的貧苦的人,當然祇能吃土豆,木薯,但經濟條件好了,你能要求他不吃肉嗎?吃慣肉的人,你能要求他改吃木薯嗎?這種理論說了等於沒說。

        要減少環境中的溫室效應,唯一有效的方法是利用科技,用零排放的方式取得能源。例如風力,太陽能,水力,核能,將來也許還有可燃冰。另一個方法就是利用科技,將現在環起中的CO2「封存」起來,這有多個方案,最新一個發明,是將稻、小麥等農作物其中一個基因改變,令植物根系更發達,將更多CO2留存在地底下。

        人類或許能找到減少排放的好方法,但一定不是人人自律少吃肉,想想都會感覺好笑,怎麼專家給出這樣的建議?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回應網友 – Arhonlam」。

        「美中全面開打」

        中美已開打全面經濟戰,不是熱戰,沒有炸彈硝煙,也不是「冷戰」,冷戰時美蘇祇是互相恫嚇,外交比拼,軍備競賽,並沒有真正的交鋒。

        這一次美國已差不多用盡了它所有手段打壓中國,以前它打壓日本及西德,強弱懸殊,而且兩國都在美國軍事佔領之下,不能不聽話。這次中國不同,不甘屈從,正式打了起來。

        可以發揮想像力,兩國相鬥會發生什麼事?中國不買美國大豆,特朗普政府要堵住農民的口,慷慨地撥款,資助農民,農民收到政府補助,收成的大豆就是零成本了,可以以超低價賣出去,巴西,加拿大的豆商就可以低價買入美國大豆,將本國大豆出口給中國,所以大豆價一定大跌,因有美國政府的補貼!

        中美已經鬥成這樣,所以中國也不在乎什麼美國制裁了,不買美國油,大量購買伊朗的平價油 (一定要賣得便宜,已經沒人敢向它買了),國際市場的油價就要大跌。

        中國讓人民幣貶值,近一年來已貶了10%,這一次破7,歐洲的奢侈品名牌股價大跌,因為它們30%的生意是來自中國人的購買,人民幣貶值,中國人的購買力肯定縮小,影響它們的生意。

        以上的情形其實不是想像,已經都已發生。

        美國想壓死中國,但它已做不到了,中國有廣大領土,豐富資源,龐大人口與市場,中國又已跟歐盟,東盟,日本,俄羅斯構建了貿易網,對美出口祇佔總出口15%,美國靠自己一國之力,沒法堵住中國,3000億美元10%關稅,是擋不住中國貨進口的,就是升到25%,中國企業也有因應之道,中國能拖,特朗普拖不起,他已經輸了。

        從樂觀的一面來說是這樣的,但市場擔憂美中貿易戰,金融戰,匯率戰引發衰退,這種擔憂有多嚴重?怎麼在市場反映出來?是無法預判,如特朗普政府短期內又回頭要求談判,當然另當別論,如果中美經濟戰長期化還是令人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