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淺談「通脹」】

        我們一般理解通脹,就是物價上升了,也是對的。想深一層為什麼物價上升?問題其實是很有趣的,最簡單的回答就是供不應求。供不應求在兩種情況下發生,一種情形是經濟向好,各行各業擴大生產,增聘人手,就業人數增加,工資上升 (不加薪請不到人),對各種商品需求上升,而產出跟不上,需大於供,物價自然上升,這是良性的。在通脹預期下,人民會提前消費 (買遲了更貴),生產商會擴大產能,增加原材料庫存 (原材料漲價帶來利益,超過存貨的利息支出),經濟自然膨脹。現在各國都在爭取良性通脹,美國已接近 (耶倫說美國一、兩年內可見2%通脹),歐洲跟日本仍在通縮中掙扎。

        另一種通脹發生的情形是政府亂發貨幣,貨幣大增而商品產出沒有增加,物價飛漲,人民民不聊生,這是惡性通脹,這種情形歷史上發生很多次,中國解放前金圓券崩盤是一個典型例子,實際上是高層有權發鈔,用鈔的人,用這樣的手段來掠奪民間的財富。為什麼08年以後所有西方大國都陷入通縮危機?日本更早一些,那是因為金融海嘯令到資產大跌價,「次按」房貸直接「蒸發掉」的資產有六萬億美元,其它「健康」的債券也大跌,不知蒸發掉 (外國人又稱熔掉) 多少萬億美元?房產價格大跌,又不見了大量財富,股市在這種情形下也下跌,所以很多人變窮了。消費能力大減,由於銀行出事,信貸停擺,大量工商業受到打擊,大批人失業,更令到消費大減,全世界 (中國和加拿大略好些) 陷入通縮泥淖,直到今天仍未完成恢復回來,所以在此期間央行大做QE是對的,央行放水填補失去了的資本,才令西方經濟漸漸復原。

        通常通漲開始以後也不易控制,加息常常壓不住通脹,通漲在2 – 4%之間還可以接受,再高就影響民生,威脅經濟的穩定性。央行唯有不斷加息,直到經濟繁榮嗄然而止,蕭條重臨,通脹才會停下了,完成一個週期,經濟就是這樣不斷循環,但長遠的經濟產出,永遠是向上的,除非發生大規模戰爭。

        貨幣作為貿易的中介是重要的,現在央行發行貨幣,老百姓肯接受,是由於央行的信用,並沒有任何擔保品。以前美元有黃金本位,也早已通過立法廢除。今天的經濟規模太大,發鈔量太大,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黃金可作儲備,當經濟發展體積增加,對貨幣的需求也大,所以中國政府現在規定財赤可達預算的3%,這百份之三完全可以靠央行增發貨幣來彌補不會引發通脹。

        至於美國,由於全世界其它國家的中產都在積存美元,甚至不敢存入銀行,放在枕頭底下,所以美元在國外流通的遠超過在美國國內的流通量,美國一年印幾百億現鈔,美金都被外國的中產階層吸收了,由美國購買了外國的商品和服務,美元霸權讓美國獲得了巨大的利益。

雜談

        <特朗普的「能」與「不能」>

        特朗普仍未上台,就已經在那裡指指點點,不符合歷來的民主傳統,不尊重仍在位的總統。而奧巴馬也不像以前即將退任的總統什麼都不做,讓新總統有更大空間展開新政,反而積極鞏固他任內民主黨的施政,通過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給特朗普未來施政設置障礙。美國社會分裂,兩黨政策差異加深不必是專家也都看得出來了。

        先談跟中國有關的政策。特朗普競選時說他一上台就要向中國入口美國貨物徵45%關稅,這應該做不到。中國如果也向美國入口貨物同樣徵稅,兩國經貿就要停下來,美國利益受損不言而喻。

        另一個問題是特朗普揚言,他一上任就要宣佈中國是貨幣操控國家,如果美國政府正式宣佈中國是貨幣操控國,根據美國法律就要制裁中國,可是美國並沒有可以制裁中國而自己不受損的手段,中國一定反應激烈,反制裁,對付美國在華大企業,美國也受不了¡C所以歷屆政府都抗議中國操縱匯率令美國受損 (不公平貿易),但從來沒有一屆政府敢正式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特朗普真上台,也會發現自己處於同一境地。

        上面兩件事很可能祇會虛張聲勢作狀一番,最後在什麼小題目上中國給他一點面子,他就過去了。

        美國現在失業率祇有4.6%,幾乎是充份就業,需要大量勞工的低收入崗位,美國根本沒有人手去做,所謂找回工作職位祇是一個競選口號,騙騙低層勞工的口號,特朗普一定心知肚明。

        至於南海問題,菲律賓不鬧,美國也鬧不起來。中國已有了南海的實際控制權,美國沒有立足的地方,軍艦來了,總是要走的。

        美國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軍備發展和更新計劃早已訂好,特朗普能改動的,恐怕也祇是很小的修補。

        美國優先「是一個競選口號」,實際上哪一屆美國政府施政時不是優先考慮美國利益?搧動無知的百姓是有用的,拿來做施政口號得罪太多人,很多是美國盟友,相信上台以後他不再會說這樣的話。

        說到底,美國在海外駐軍,甚至軍事援助,保衛的也是美國利益。

        特朗普上台之後當然會有不同,但現存的世界秩序當不會有大變。

        可能有雷聲大雨勢小的情形,他競選時的承諾總是會做個樣子準備做了,這是所謂「雷聲大」,而真正結果可能是要經過協商,小題目上給他一些面子,事情就過去了,這是所謂「雨勢小」真正貿易戰是打不起來的。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生活情趣」。

        「箱子上的輪子」

        現在我們看到的每一個箱子或匧子都裝上輪子,單手拖着或推着都能輕鬆移動,似乎應當如此。可是四十歲以上的網友可能會記得在箱子上裝上輪子,其實是近二十年才開始的事,現在已經普及,變成理所當然。

        看過電影鐵達尼號的朋友有沒有注意到,那時的箱子上都沒有輪子,沉重的行李提在手上,槓在肩上,貴族小姐行李特多,有僕人用車推着。

        在箱子上裝上輪子,搬運容易,應該不是什麼高科技吧?為什麼也要到上世界八十年代互聯網都出現了才出現?

        一個解釋是雖然實用,但無人想到。一個例子是,人類騎馬已有幾千年歷史,馬鞍亦早已發明,但馬鞍上的腳蹬卻一直到戰國時,秦國的軍隊才開始使用,而且因為有了腳蹬兩手可不必牽住繮繩,而在馬上發射弓箭,秦國就憑此新科技戰勝六國,統一天下。

        輪子裝在箱子上也可能太簡單了,無人想到,但我不認為情形是如此。如果我是做生產箱子的廠家,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的產品比別人更好,替箱子裝輪子一定早有人想過,可是不成功。過去的材料,祇有木和鐵,輪子要旋轉就要軸瓦和潤滑油,笨重的材料,造出粗糙的產品,輪子要裝在箱子上,一定要做得小,粗糙產品不耐用,而要做出精緻耐用的小輪子,要用到工藝精細的滾珠軸承,如果那樣做,可能成本很高,裝在箱子上的小輪子,可能比造箱子更困難,成本更高。直到差不多二十年前,轉動裝置用到新的材料:塑膠,又輕又耐用,而各種不同設計的軸瓦軸承生產成本大幅降低,這才開始了輪子裝上箱子的年代。

        說起滾珠軸承,我想到一個小故事。二次大戰時,盟軍在諾曼第登陸,轟炸納粹的軍事工廠,德國兩家大的軸承生產商名列榜首,因為沒有了軸承,所有的機器,汽車,都要停下了,但軸承廠在德國腹地,盟軍的戰鬥機航程短,那時也沒有空中加油,所以盟軍的轟炸機就在沒有護航的情形下去攻擊,結果是五十多架轟炸機祇有五架飛回基地,所以小小軸承是那麼重要的軍事產品。

        簡單來說,箱子上裝上輪子,那麼簡單又實用的東西,為什麼到二十一世紀初才普及?背後的原因是新型材料的出現以及滾動裝置的生產成本大幅下降。

        我們今天身處的時代,資訊的傳送及拷貝 (複製) 已是零成本,電腦已經普及,應用材料,加工工藝都日趨成熟,要發明些新東西並不難,最難的反而是有實用價值的創意,有了有實用價值的創意去實現它倒可能不難。

雜談

        「再談特首選舉」

         香港社會現在撕裂為兩派,建制派及民主派,從選票可以看出來,比例大約一半一半,民主派可能還略多一些。

        自從中央宣佈2017年普選方案不可能改動,而立法會否決此一方案,從雙方對立達到頂點,冒出了更激進的「本地派」或「港獨派」。

        因為特首選舉在即,兩派對立的情勢一度極為緊張,焦點轉移到支持梁連任與反對梁連任。網友們不知是否和我一樣感受到自從梁宣佈他不爭取連任,這個衝突的焦點一下子就消失了,兩派對立的情勢一下子緩和下來,梁實在欠缺誠信,民望很低,民怨很大,假定中央仍支持他連任,兩大選舉團中的建制派也有許多人反對他,對將來有效地管治香港帶來困難,中央了解這一點,梁也不得不退下去。

        中央一手強硬,將有港獨傾向的議員踢出立法局,現在雖沒有為「二十三條」立法,但香港社會已知道以後誰公開宣揚「港獨」思想,將會受到鎮壓。

        中央另一手就是要修補與「民主派」的關係,不讓梁再選是重要的一步,此外又表示將向「民主派」一些人發回鄉證。

        再有重要的一步,就是選出一個較能為各派接受而中央又信任的人,其中林鄭月娥是一個可能的選擇,她熟悉政府運作,有廣泛人脈,梁的任期內,她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貫徹的也是中央的政策。另一個可以看好的人,以我看是曾鈺成,他的一生歷史,左派背景,在阿爺看來當然是自己人,可靠的,而他做兩任立法會主席,民望不差,跟民主派的頭面人物有廣泛接觸。

        假如林鄭或曾任何一人勝出,而可獲民主派三百多名選舉人中的可觀的選票,則不是香港社會撕裂得到很大修復的象徵?

        依我看中聯辦頻頻出鏡的領導人,任職時間也不短了,也許也到了交棒的時候,新特首民望高一些,中聯辦也就無需頻頻曝光,就治港事務說三道四,民主派也會變得比較溫和,議會可以有效運作,豈非香港之福。

        至於香港進一步改革,原來的路行不通,也非無路可行,可以學美國,間接全民選特首,辦法是擴大選「選舉人」的投票者的基礎,是否可將「家庭主婦」定為一個專業組別?那有資格投票的人一下子增加幾十萬,各種婦女組織立即活躍起來!我這是一個玩笑式的建議,可以請專家設計絕大部份民眾都有份參與選舉,而中央又滿意的方案,不是一樣可以一步一步走向全民投票選特首之路?

        治理一個地方,一定要得民心,疏導不滿,香港現在豐衣足食,工商繁榮,大多數人是滿意現狀,用有德有能之人來治理,政策鼓勵工商照顧弱勢社群,沒有不可克服的矛盾。

雜談

        「中國崛起的歷史背景」

        近三十年中國的崛起卻好遇上了一個極理想的國際環境,世界上很多事,看似互不關連,實際上影響深遠。

        舉一個例,國家貧富懸殊歷來已久,但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生富國的工業轉移到貧國的低勞動力市場呢?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運輸成本高昂,高昂的運費,令低勞工成本失效。上世紀五十年代,貨櫃運輸出現,貨櫃船從載量幾萬噸發展到十幾萬二十幾萬噸,航速也大大加快,結果是運費大減,開始出現發達國家製造業向低勞工成本地區轉移,中國如果閉關鎖國,到今天才開放,可能市場早就被東南亞國家及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搶去,歷史就要改寫。

        再舉一個例子。中國文化革命,在七十年代末結束,放棄了馬克思列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雖然官方未正式宣佈過),前蘇聯崩潰,冷戰在世界上結束,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敵意消除。對中國改革開放,西方國家都持肯定的態度,西方的思維是世界上多一個國家富裕發達,對其它國家都是好事,美國也常常這樣說,也不阻止美國公司來華投資,也不阻止中國產品輸往美國,歐洲亦然,所以中國崛起的路上,並沒有太大的外部阻力。

        再舉第三個例子。中國經濟迅速發展,石油需求大增,國內自產遠遠滿足不了需求 (中國地理上屬古老的亞洲板塊,貧油),雖然向全世界尋找供應,去南蘇丹,去哈薩克,去委內瑞拉,但實際能得到的油很少。我們進口的原油絕大部份是從中東來的,中國運氣很好,墨西哥上世紀八十年代發現大油田,巴西接着也發現大油田,美國從中東的進口轉向靠近它的墨西哥和巴西,中東由美國離開而產生的空檔,正好由中國補上,中國油源不缺,美國也沒有阻撓中東油國供油給中國。所以很多看似互不相關的因素,正好給中國崛起提供了外部的有利條件。

        所以中國說滿意當今的世界秩序也是有道理的。當年的伊拉克的薩達姆野心勃勃,佔領科威特,接着就要進軍沙特,如果不是小布殊總統做世界憲兵制服了他,中國今天要向薩達姆求情,請他供油?

        冷眼看世界,真實是很有趣的,正在發生的事,背後深層的原因可能我們並不知道。

雜談

        「中國崛起之路」

        中國自清除了「四人幫」後,鄧小平掌握大權,當時經濟上「一窮二白」,政治上極左派思潮仍在。就在重重困難的條件下,鄧提出了「改革開放」,初初是「摸着石頭過河」,就是鄧本人可能也不清楚這條路該怎麼走。直到九十年代初,他南巡深圳特區,發表了重要講話,一句話是祇是能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都是好政策,不必問姓資 (本主義) 還是姓社 (社會主義)。另一句話是要發展經濟,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很明確地要在中國發展市場經濟,充許私人資本壯大,結果是有權的人先富了起來。

        當時中國除了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其它什麼都沒有,沒有資本,沒有技術,甚至沒有資源,重要的自然資源用龐大人口去比較是非常貧乏的,當年趙紫陽做總理,提出「大進」 (大量進口原材料),「大出」(大量出口加工製成品),「兩頭在外」。

        也卻好趁着全球一體化的大好時機,引進大量外資,外資還帶來了外國市場,短短十幾年,中國就成了世界加工廠,廉價而又勤勞刻苦的勞工,為中國累積了資本。到朱熔基任總理時,他大力發展基建,那是在國家有了初步的財政實力的情況下才做得到的。他又大刀闊斧但低姿態地將大量地方國營企業私有化,中國經濟運營的效力大幅提高,很多人富了起來,國家也富強起來。近十幾二十年,自身擁有的科技也大幅提高,除了出錢買回來的技術,還有通過各種各樣渠道引入的科技,憑我們中國人聰明的頭腦很快轉化成我們自己的技術,大至火箭,飛機,小至手機,家電,中國在各國領域追上世界最尖端的技術。

        今天的中國製造業,建造業,應該是世界第一,每年產鋼四億五千萬噸,煤四十億噸,汽車二千五百萬輛,修橋築路開隧道技術和裝備都是世界第一流。

        中國今年大概已成為淨資本輸出國向海外投資可能超2000億美元。

        中國的崛起大概是近三十年世界上影響最大的大事,今天的形勢跟冷戰時美俄對峙的局面不同,冷戰時美俄之間經濟交往很少,雙方沒有共同利益,而當年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對立,形勢緊張。

        今天在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經提都不提,而中美雙方有巨額的經貿來往,合則兩利,鬥則兩敗。雙方利益當然有不一致的地方,美國也一心要遏制中國勢力的擴張,但彼此並無你死我活的敵意,反而較多地在尋求發展共同利益,中國也無意挑釁美國。習主席訪美時說到中國是現有國際秩序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曲線承認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現在這樣的局面大概會維持很長時間,特朗普上台也要接受這個現實。假定中國再穩定發展三十年,局面又會不一樣,希望「不稱霸」的承諾是真的吧?別國的家務事何必去多管?

雜談

        「蝴蝶振翅效應」

        這是自然界中普遍存在的現象。誇張一點說,南美洲一隻蝴蝶振翅,可以引起北亞洲一場颶風。意思是說一連串看似不相干的小事,最後引發一場大災難。

        最近巴西一個足球隊乘坐的一架包機墜毀,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包機起飛前,機組人員就知道油箱存油不足,準備中途到一個機場停留加油,但起飛時間遲了半小時,擬在中途停留的機場,恰恰在半小時前關閉,機長認為機油夠直飛目的地麥德倫,沒有折返加油而是繼續飛行,到達目的地時,麥德倫機場發生緊急事故,要該機延遲降落,結果燃油耗盡,發動機停了墜機,至於為什麼飛機延時飛出呢?因為有一位領隊臨時不參加了,要找出他寄艙的行李,行李中有他的電子遊戲機!七十一人喪生!此事真是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