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美國軍力漸失優勢」

        美國軍力從二次大戰後一直是世界第一,軍事科技最先進,艦艇飛機都是世界第一,但這一優勢正在漸漸褪色。

        猶記得1958年,大陸炮轟金門島及馬祖島,當時美國第七艦隊介入,航母駛入台灣海峽。1991年台海又發生危機,第七艦隊又東來,但不敢進入台灣海峽了,而是航行在台海以東太平洋上,原因是中國已發展並裝備了射程1000公里的陸基對海導彈,當時報導這類導彈中國已擁有近千枚,所以美國航母不敢貼近中國海岸1000公里的地方。這一次特朗普向中國挑釁,派出雙航母,跟澳洲,英國聯合軍演,軍演地點改在更加遠離中國的南海東邊,靠近菲律賓海的地方了,而且這次中國「對等反擊」也同時在南海西沙海域實彈演習,解放軍戰機在離目標近百公里外,發射反艦導彈,正確命中目標靶子,打給美國看,如果那靶子是美艦,我已經擊中你了!

        然後美艦北上,與日本舉行聯合軍演,演習地點在第一島鏈外的太平洋上,也遠離大陸海岸線,而且在美日軍演同時,中國海軍從潛艇上,在渤海水下發射四枚巨浪型洲際導彈,飛行五千公里後命中5000公里新彊沙漠中的目標,巨浪射程是可達美國的,美國的軍演已經失色,嚇不到中國人了。

        雙方針鋒相對也是有道理的,中方不再示弱,警告美國不要在南海生事,兵兇戰危,不能進行軍事挑釁,所以現在的美國制裁祇是關領事館,限制中國人簽證等等,美國人自己不痛的措施,而且後果可控

        特朗普政府四個高官先後發表反華演說,原意要在全球掀起反中浪潮,但迴響很小,特朗普民調大大落後,他也亂了陣腳,想推遲選舉都說得出口,雖然幾個小時後就收回,但對他的個人聲望已造成大的損害,離總統寶座越來越遠了。

雜談 ( 3 )

        「特朗普的政治自殺」

        昨天晚上新聞,特朗普以總統身份在推特網站上貼文,提出來因疫情嚴重,提請國民考慮是否推遲這一屆的總統選舉,直至「選民可以安全地投票時」,也就是無限期推遲,由他說了算。

        在我看來這是愚不可及的一步棋,暴露了他人格的自私,自戀及自大,他必將受到排山倒海的輿論攻擊,民主黨堅決反對不去說,共和黨大概也會掀起反他的波浪。

        美國的議會民主及憲法,對總統任期,總統選舉是有明確的條文的,已經成了全體人民的共識,特朗普要憑一己之力來挑戰這一制度,他一定摔得頭破血流。

        假如他本來還有一點點可能連任的希望,那麼因為這一愚蠢舉動,他將信譽掃地,成了人民公敵,寫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了袁世凱,特朗普跟袁是不是在一些地方真的有點像?

雜談

        「中美爭霸」

        歷史上不同時期各國爭霸的故事不斷重複出現,國家強盛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經濟,包括技術先進,經濟體積足夠大,運作有效率 (政府管治有效),有足夠強大的經濟才能支持強大的軍力,第三個要素是人口。

        中國春秋時期,七國爭霸,最後秦一統天下,就是因為歷代秦王任用賢能,勵精治國,改革政治,最後七國中秦經濟最強,兵力最強,人口最多,統一中國。

        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崛起,它以為自己武器精良,百姓組織嚴密,經濟超越英法,以為自己擁有優勢,發動戰爭,結果策略錯誤,東西受敵,最後戰敗。

        日本也是,想在亞洲稱霸,先併吞朝鮮,接着侵略中國,最後發動珍珠港襲擊,想從太平洋逼退美國勢力,但它國家太小,人口不足,資源不足,註定戰敗。

        戰後美國稱霸世界,它國家遼闊,人口三億多,資源豐富,技術先進。二次大戰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跟它匹敵,前蘇聯跟它對抗四十年,因國內部問題崩潰,美國更是獨霸世界。

        中國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奉行改革開放政策,正好迎合貨櫃運輸大大降低運輸成本,工業從發達國家向低成本生產地轉移的歷史大潮,憑藉者勞動力優勢的紅利,經濟,特別是製造業快速發展,外資不但帶來資本,技術,設備,還帶來了市場,四十年間中國製造佔領了全世界。

        中國憑着勤勞,智慧,孜孜努力學習,很快地掌握了生產技術,生產管理,市場運銷,發展起了自己的產業。四十年前家用電器都是日本人的品牌,現在已都被中國品牌取代。

        中國內銷市場龐大,很容易培養出自己的巨無霸公司,在世界上參預競爭。

        現在在國際競爭中,武力已退居次位,大國間因核均勢沒有一國可以擁有絕對優勢,所以排除了戰爭手段,赤裸裸的軍事干預也行不通,一方面是人民厭戰,另一方面入侵一方付出太大代價卻達不到政治目的,所以現在的爭霸角力主要在經濟和外交戰場。

        中國已是世界最大貿易國家,對亞非拉很多國家,中國都已成了它們最大的進出口伙伴,技術和資金的來源國。例如伊朗跟中國,現在年貿易額超過500億美元,伊朗出口石油,換取人民幣,大量進口民生用品,即使親美如沙特阿拉伯,它90%輸出給中國,當然不願跟中國交惡。中國在非洲有超過200個大基建項目,派出人員幾十萬,美國不可能做到,所以祇要中國保持穩定的成長,時間肯定在中國這邊,總有一天美國要接受中國崛起的現實,兩國發展非對抗的互利的關係。

        這大概是未來發展的必然之路,沒有其它的可能。

        這一次世界霸權的爭奪戰,應該不是以一場戰爭結束,而是漫長的充滿摩擦的經濟實力和外交實力的比併,時間可能長達十年,二十年,世界永不寧靜,可能是一個常態。

雜談

        「美國大企業不理會政府反華呼籲」

        美國司法部長,國安局長乃至於蓬佩奧國務卿,相繼發表了反華的演說。有外媒形容是新冷戰開始,蓬佩奧甚至用上了「鐵幕」這個詞,但今天的情形跟美蘇冷戰時是很不同的。當時東西對立,互相軍備競賽互相恫嚇,但沒有什麼交往,貿易很少,民間交流很少,所以用「鐵幕」來形容,兩個陣營中間隔着「鐵幕」。但今天情形不同,中俄雖有合作,但沒有排外的同盟,中美之間有巨大的雙邊貿易,美資在中國有重大投資,有重大利益,中國並不選擇跟美國對抗,祇是被動地見招拆招,所以中間並無「鐵幕」相隔,如果硬要說鐵幕,可能是美國想設一鐵幕在中美之間,所謂中美關係「脫鈎」,但可能它做不到。

        幾位部長都批評了美國一些大企業為了短期利益討好中國,被批評的所有大公司全體保持沉默立場。有美國媒體指出,這些大企業祇當這些部長在政治季節 (大選已近) 做政治秀,不理會部長們的講話。美國有智庫研究員指出,蓬佩奧根本不懂外交,他說了一大輪,但沒有實質的政策及策略,美國還在試圖以外部力量改變中國,但這是一個錯誤的,做不到的,也對美國不利的政策,美國也無法孤立中國。

        美國的企業的本質就是要追逐利潤的,你要求它們放棄中國市場不符合美國利益,蓬佩奧講話追隨者廖廖。

雜談

        「中美開始冷戰?」

        港股最近跌勢可能跟中美關係緊張有關。我上週六花了大約四十分鐘,從頭到尾聽完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的演說,他說1972年尼克遜總統訪問北京,當時有兩位參議員隨行,他們報告裡提到這個國家 (中國) 幅員遼闊,有十億人民,歷史悠久,人民勤勞,有一天可能成為美國的競爭者。五十年過去,他們的預言成真,五十年中,中國從美國偷呃拐騙,成了一個經濟大國。

        巴爾說中國GDP僅略低於美國,以購買力平價計,已超過美國,而歷史上美國一直在技術上領先,但現在在最先進技術,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無人駕駛,下圍棋的軟件,以及5G等一些方面,美國漸失主導優勢。

        巴爾說中國政府是傾全國之力,眼光放在幾十年後,全面發展經濟科學,但美國公司的眼光可能祇放在下一季的季度業績。接下來巴爾批評美國的大公司,在中國市場准入,提供投資優惠等誘惑之下,為了眼前利益,放棄原則,跟中國公司合作,而長遠來說,失去了技術,也失去了市場。好萊嗚為了影片進入中國,多次遷就中國政府,但去年在中國最賺錢的十部電影,其中八部是中國國產的。

        說到最後,他號召西方民主國家團結起來,跟中國打交道時要小心,時刻提防中國企業的野心。

        整篇報告並無新意,但是坦白承認了中國現在已經強大,美國已無力遏止中國,希望西方團結,共同對付中國,但完全沒有說出美國的方針,計劃,要盟國如何配合,整篇祇是喋喋不休的抱怨。

        美國多年前已經體驗到中國是在迅速崛起,奧巴馬結束伊拉克戰爭後提出「重返亞洲」,政策已是指向中國。奧巴馬搞泛太平洋區域聯盟,排斥中國在外,已有聯合東南亞國家抗衡中國的打算,最後無疾而終。而特朗普上任以後,曾以為關稅戰可以重創中國,結果談了兩年達成協議,中國並沒有倒下。接着又是科技戰,想扼殺中興,華為,結果發現也打不死華為,中國反而更努力發展自己的短板。

        司法部長,國安局長,國務卿發表的談話都差不多,都是美國大選前共和黨的反華攻勢的一部份,看起來祇有脫歐後的英國,恢復了緊跟美國的政策,日本,澳大利亞也有響應。法德歐盟祇看到跟中國交往的利益,感受不到中國的「威脅」。至於亞非拉發展中國,國家利益第一,中國對它實際的利益大,當然不會跟着美國起舞,美國也不買它們的產品,也不去它們國家投資,為什麼要討好美國人呢?

        中國還是要韜光養晦,做得多一些,說得少一些,不要咄咄逼人。

        新冷戰跟舊冷戰不同,中美有巨大共同利益,中國不主動向美國挑釁,中國跟全世界發展經濟合作,最後定勝負的是國力對比,美國漸落下風,看起來是必然的,前提是中國要保持政局穩定。

雜談

        「美中關係鬥而不破」

        昨天美國突然下令中國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理由是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以及百姓私隱,它不說你從事情報收集,大概彼此的領事館做的是相同的事吧,傳聞中國會關閉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作為報復。

        這樣的消息是可以上報紙頭條的,可以吸引民眾注意。一方面表現特朗普對中國強硬,又可以轉移疫情嚴峻的注意力,更主要的是這些做法美國自己不痛,後果也可控。

        特朗普選情不好,他千方百計要製造話題和事端,提升他的聲望,相信他的幕僚給他一張長長單子,有些什麼牌可用?作用如何?後果如何?特朗普正在一張一張牌打出來。新彊法案,香港法案,還可能有保衛台灣法案……等等,基本上都是不痛不癢,講了也可以不做的事。

        民調雖然拜登領先很多,但拜登本人實在太弱,特朗普卻有無賴性格,越鬥越勇,選舉結果難料。

        但無論拜登,特朗普現在反中多厲害,但他們都重視中美貿易,相信中美經濟紐帶共同利益龐大,中美關係不會破裂。

雜談

        「國家力量強弱的內部因素」

        昨天寫了一篇「美國的霸權地位正在衰退」,這個題目可以再深入探討一下。

        我們說到一個國家強大,一是它有相當的版圖,眾多的人口,有效的政府,人民有很高的科技及文化水準,這樣才能建成強大經濟,支撐強大武力。

        想深一層,還有其它因素,是該國內部的因素。

        例如前蘇聯一度是十分強大的,它兼併了十五個加盟共和國,又控制了東歐,但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突然倒下,原因是內部民族和文化衝突失控。前蘇聯的領導人知道這一點,他們以為通過聯邦軍隊以及跨國界的蘇聯共產黨組織,加上經濟互相依存,已經有足夠的凝聚力,控制了所有分離傾向。但一旦中央轉弱,地方民族主義崛起,波羅的海三國首先宣佈獨立,莫斯科中央無力鎮壓,各加盟國獨立勢如燎原,甚至俄羅斯自己也獨立了,當時葉利欽向戈爾巴喬夫逼宮,傳說戈爾巴喬夫要求給他多一個星期在克里姆林辦宮,葉利欽都不同意,蘇聯解體,俄羅斯現在人口1億4千萬,經濟落後,GDP排在南韓之後,世界第十三位,已經稱不上強國了,但它有核彈以及老舊的航母及空軍。

        另一個例子印度,印度人口有13億人,但沒有人將它視作強國。

        它歷史上從未統一過,是英國人殖民時將那些土邦合併成今日印度。它有十七個邦,生活着不同種族,不同語言的人,官方文字有二十二種,更有二百多個土皇,邦的權力很大,土皇也有特權,中央政府很弱,可以用一盤散沙來形容。它還有種姓制度,雖然明令廢除,但社會上影響依然根深柢固,人民分成幾等,一生下來就註定了的,這樣國家如何強大?如何現代化?

        就是在發達的歐盟,27國差異很大。譬如捷克斯洛伐克,本是一個小國,捷克人跟斯洛伐克人還一定要分開,獨立成小國,前南斯拉夫,六個細小的加盟共和國,最後也分裂成六個小國,其間還發生內戰及大屠殺。今日歐盟貧窮的南方與富裕的北方為了疫情舒困基金,立場明顯分裂,這樣的國家體自顧不暇,怎能團結對外?

        阿拉伯國家則有教派衝突,爭鬥千年,沒完沒了。

        我們中國,民族衝突不最重,95%的人都自認是漢人,說同一種語言——普通話,有共同的歷史認同。中國也沒有嚴重的教派衝突,「儒」學一直是中國文化的主體,我們的價值觀植根於此。

        但我們也有我們制度的弱點,我們國家的權力是高度集中的,政府可能很有效率,菁英治國的體制有兩個缺點:一個是菁英以為自己是為民服務,在做最正確的事,但民意不一定認同。其次權力的交接,沒有公開透明的民意授權,容易引致權力交接的不順暢。

        我們還有一個弱點就是人多資源少。我們農地不夠,至少在目前科學水平上,我們農產品生產不足以滿足消費,需要大量進口大豆雜糧。我們石油和鐵礦銅礦這些基本資源也缺,也需大量進口,所以我們國家需要和平的國際環境,需要跟其它國家互通有無,基本是我們進口原材料和農產品,再出口製成品。

        我們因為發展時間短,在高科技,例如晶片製造,精密機床,儀器設備很多方面還是落後的,所以沒有理由自高自大。

        用謙卑態度跟朋友相處才是最好的處世之道,自己有了強大力量不怕別人來欺負。

雜談

        「美國的霸權地位正在衰退」

        一個國家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具體的看就是看它的國家力量,國家力量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個是它的軍事力量,軍事力量強可以對盟友提供安全保護,接受保護的國家,為了自身安全當然要仰賴盟主的鼻息,乖乖聽話。而軍事力量強對不聽話的小國就可以進行軍事恫嚇,甚至直接出兵打擊,干預,美國攻打伊拉克,阿富汗就是典型的例子。但現實的結果是美國花去巨額費用及人命損失,結果什麼也沒有得到,國內人民厭戰,所以美國現在就是對小國也不敢輕易出兵。而前蘇聯冷戰時期,兩大陣營對壘,歐洲,日本,南韓都依靠美國提供安全保障,唯命是聽。現在前蘇聯瓦解,中國行改革開放之路,並不談輸出革命,所以對歐盟,日本,南韓這些國家來說,安全威脅大減,美國軍事保護似乎不再那麼重要。而在核武器及導彈精準的時代,戰爭恫嚇已經不起作用,所以強大武力不再那麼有用,美國航母在南海演習,離開中國大陸幾千公里,演習了幾天總是要走的,沒有人害怕它。

        第二種國家力量,就是經濟實力。中國的總體經濟規模可能已超過美國,是世界最大消費市場,世界最大進口國和最大出口國。當中國成為東南亞,中亞,非洲許多小國產品的最大出口國,中國產品成了它們最主要的消費品,資本和技術都來自中國,這些國家怎能不親中國?美國不停指指點點,但實質的經濟實惠欠缺,誰再聽美國的指點?

        國家力量的第三個體現,就是人力,美國更是望塵莫及。中國有十四億人口,每年有近一千萬大學畢業生,可以同時做所有國家想做的事,美國人願意去非洲搞基建嗎?難!

        所以近年美國深深體驗到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迅速上升,就是美國領袖那麼敵視中國,還是重視跟中國的貿易,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影響到每個家庭的生活,中國的龐大市場,商界怎能忽視?

        所以今天的美國領袖,狂人如特朗普,也祇能嘀嘀咕咕,卻再也沒有有力的制裁中國的手段。

        中國本身如能保持穩定地發展經濟,科技,外交上用柔軟身段,拉攏所有可以拉攏的朋友,則前途光明。

        駐加拿大中國大使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他說明白有美國在干擾中加關係,中國理解,不會要求加拿大選邊站,中加兩國應有智慧發展正常和友好關係。

        這位大使的話也反映了中國的自信。

        世界力量對比正在悄悄改變,這個趨勢不會改變。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回應網友 – Brian Yeung」。

        「美國大談意識形態」

        美國繼國務卿之後司法部長也出來大講意識形態,而且點名批評蘋果公司,廸士尼等一些大公司,指他們為了短期利益,討好中國政府,而中國政府的最終目標是要讓中國公司取而代之它們的地位。

        美國經常批評中國的人權不佳,這樣點名批評美國的大公司,以前也有過,但不是這麼高的層次,以後這一套說詞可能會經常出現。

        列寧說過,資本家會把吊死自己的那條繩束賣給無產階級。美國高官似乎是在演繹列寧的名言。

        列寧的理論無疑是太極端了,現代社會並非是兩極對立的,而是中產佔人口的大多數。而司法部長的話實際上也是空話,美國的大公司還是會追逐利益。

        不過蓬佩奧和巴爾的話反映了西方保守思潮的崛起,以前將中國視作一個品行壞的競爭者,現在則將中國和中國現體制視作敵人,非世界之福,非中國之福,看起來世界霸權老大老二之爭是不可避免的,恐怕無人知道前路如何?

雜談

        「再談疫症」

        近日香港再爆疫情,而且照專家意見疫情已流入社群,源頭無法追尋的有許多宗,隨時有大爆發的危險。這個病據說又有變異,傳染力更強,無症狀時期就可以帶很高的病毒量,有傳播給它人的危險,所以防不勝防。好消息是疫情開始至今,醫學界也在已有藥物中尋找有治療作用的藥物,而且已經找到一些治療方法,死亡率更降低了。

        而且英國,德國,美國,中國都在大力研究疫苗,現在看起來九月份,最晚今年底就會有有效疫苗,此病將可受控。我很關切香港安老院那幾十個染病的老人,也已一星期過去了,沒有聽到他們的壞消息,如果最終大部份都存活下來,大概社會的憂慮又可以減少一點。

        歐美疫情未停,但都紛紛開放經濟,一方面可能已無法控制,無法追蹤,另一方面病症不重,有藥可醫,也不能長久將民眾關在家裡啊!

        香港應該也走一樣的路,不過我們仍在設法控制疫情,能做到當然最好。

        很重要的是每個人自我保護的意識,人人戴口罩,做好手清潔,保持社交距離,病毒傳播會轉慢,盡量小心防護等疫苗出現才能消除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