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1 及 2)」。

        「網站廣告」

        我寫Blog已超過十年了,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blog上開始穿插廣告,這網站也沒有問過我的意見,也沒有表示過我從刊出的廣告上可否得到任何收益,我並不喜歡有廣告穿插在網頁中,但也不太介意,網站要維持運作總是要想法賺些錢的。

        不料前天突然收到一個通知,祇要我參加該網站任何一個付費計劃,就可以不在我的網頁中穿插廣告,我如果選擇不付費,我仍可以一如既往這樣貼下去,原來網站的策略是一定要有收益,可以從刊登廣告獲得,也可以從向Blog主收費獲得,要求我付出的錢是很少的,但增加了麻煩,看起來刊登這些網絡廣告的收費也是非常便宜的,對網站來說「山大斬落夠柴燒」了。

廣告

雜談 ( 2 )

        「再談漢字」

        我以前寫過好幾篇讚美漢字的短文,漢字也確實偉大,世界各地的古文化文字,差不多都是從象形文字開始的,但全部在歷史長河中消失了,唯有漢字,在同一塊土地上,由同一種人繼承,創造,不斷完善,形成今天的中華文化,凝聚了十四億人!真是一個奇跡。

        上星期我在紀錄自己的車被山坡上倒下的樹擊中時,我寫到車頂「凹」陷,寫這個「凹」字時心裡不禁笑了,這就是象形文字!漢字的很多字,是我們的祖先在畫畫,看到什麼就畫什麼,成為「字」,然後當「形」不足以表達時,就加上了「意」。譬如「身」字,原始就是畫的一個人的樣子,在右邊加一個「弓」字,彎了身子,就是「躬」字,然後「意」都不夠了,再加上象「音」。譬如記憶這個「憶」字,左邊是心字,加上一個音「意」,表達記憶,表達一個沒有形的抽象的意思,所以每個字都是一幅畫,然後簡化成一個符號,形成了可以表達任何事物,動作,情感的一整套文字,這個過程中有多少人參與了創造?包含多少智慧?真是難以描述的。

        中國版圖遼闊,人口眾多,又有大江大河高山沙漠分割各地,各地的地方語言都不同,但大家可以通過文字溝通,沒有分裂成無數不同的部族和國家,這是漢字凝聚力的偉大。

        說了很多漢字偉大,但漢字從溝通的角度來看,效率不是最高的。每一個字是一個獨特的符號,要能較好的達意,我們通常要記得四千個字,有的字有二十幾筆劃,真是非常難學。有教育家研究過,同樣的學母語,學中文比學英文,小孩子要多花一年的時間,而對習慣拼音的外國人來說,學中文真是太難了,很多很多的想學中文的外國人都半途而退,學不好。

        簡化中文這條路是行不通的,一個符號減了幾筆,並沒有提供什麼便捷,當年強行推動簡化字,反而讓中文變得更複雜,中文變成有繁簡兩個體系,漢字簡化運動也停下來了。

        另一條路是將漢字拉丁化?相信反對的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而且十幾億人用慣的一個文字體系,也不是能輕易變動的。

        難學就難學一些吧!祖宗留給我們的,努力些學吧!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1 及 2)」。

        「台灣政局」

        台灣明年就要大選,選總統和各級民意代表,蔡英文政府的不作為,令很多民眾不滿。更有甚者,降低公務員退休福利。停用核四,但在台中建多了煤發電廠,污染了台中,供電給台北。為了環保,又強制性要求淘汰老齡柴油汽車,老百姓生活沒有改善。政府高官卻高高在上,不懂民間疾苦,民怨很深。民進黨又祭出老法寶,挑起台灣人民的地方認同感,用對抗大陸來拉攏人心,但這一招漸漸失靈。大陸明言,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為了對付極端情況出現,大陸祇是保留了武力統一的選項,大陸沒有武力統一台灣的主觀意願。

        在這樣的背景下,韓國瑜在深綠的高雄被選出做市長,所謂「韓流」橫掃台灣,民眾要求變。

        看到民進黨失勢,國民黨一些元老紛紛跳出來,想參選明年總統,但這些舊時代的老面孔,現在沒有什麼權威,也沒有追隨者了,國民黨想要徵召韓國瑜出來選總統,但他高雄市長的位置才剛坐上去,還看不到政績,很難丟下選他的高雄選民,正在舉棋不定時,富士康的大老闆郭台銘卻宣佈他將參選下屆總統,代表國民黨,參加國民黨的黨內初選。郭台銘事業成功,平時出鏡率極高,知名度極高,又面面俱圓,跟中國政府高層,跟美國特朗普總統關係都很好,他的勝算機會很高。

        總之一面倒的對抗中國,搞什麼去中國化運動,現在已經退潮了,民眾也厭倦了,台灣將要開啟一個新局面,提高政府效率?不知能不能做到?但改善兩岸關係,有更多的交往和合作是可以預期的。

        有趣的是郭台銘的親信,利用傳媒大搞宣傳,說是媽祖神托夢給郭,要他出來為台灣人民做點事。又傳出了郭崇拜關聖爺,他的總部裡供奉着關聖神祇,多次示意郭要出來爭大位,有些像古代的真龍天子出世了,這一招也許還是有用的。

        有分析員認為郭台銘出來選,韓國瑜就不會出來爭了,我看也未必。這次韓的聲勢這麼好,民進黨又這麼差,是難得的一個機會,如果郭做了總統,做得不好,國民黨下屆又不行了,做得好會連任一屆,韓國瑜等得及嗎?

雜談 ( 2 )

        「紅雨中的奇遇」

        四月十九日,星期六,我遇到一件奇怪的事。中午二時二十分左右,氣象台已發了紅色暴雨警告,當時烏天黑地,像黑夜一樣,但除了雨大一些,外面也沒有什麼異樣。在山光道馬會俱樂部午餐後就坐車回家,已約了兩位朋友在家下棋。

        坐的車駛在司徒拔道上山的方向,一切也還正常。過了一個迴旋處,轉入馬己仙峽道,路更窄,路邊的山壁更陡峭,天氣也更陰暗。突然捲起一陣怪風,祇聽到砰的一聲,感覺是所坐的車被山上倒下的樹擊中了,因為車還在行駛,那樹就滑在車後,司機減慢了速度想下車檢查發生什麼事?我叫他「不要停,快開,快開」,回家以後才看到車頂凹陷,右邊倒後鏡撞脫,那樹在車的左側山崖上倒下的,那樹大約不會短於十米,車子還多處刮花,好在車上的人都安然無恙,也應感恩的了,世事無常,這樣的事是很少發生的,居然也碰上一次,也是難忘的回憶了。

        連日大雨,樹冠很重,下面土壤又浮動,又發生一場怪風,所以樹倒了下來,我叫司機快走,離開有危險的地方,誰知道有沒有另一棵樹會倒下呢?

雜談

        「佔中三子罪成」

        我們先應簡單回憶一下,佔中發生時的社會背景。當時根據基本法規定,香港政改將要跨出一大步,特首選舉由小圈子選舉改成一人一票普選產生,關心政治的香港民眾對此是抱有期望的,但政府推出的政改方案,從聆選候選人,到選舉,到最後由中央批准,一系列的條例和程序,都令港人失望。於是出來了反對假普選的說法,有為數不少的港人有這樣的想法,而且情緒很激憤,在此背景下佔中三子提出了佔領中環,以公民抗議的方式逼迫政府讓步。佔中三子是明白他們的行為是觸犯法律的,他們也一再表示願意承擔由此產生的責罰。現在法庭判定他們妨擾社會治安罪成,也是合情理的。

        後來公民抗議失效,警方漸漸清場,佔中三子也去警署自首,而佔中運動一旦發起,佔中三子發現他們並不能控制群眾,學生領袖主導了後面運動的進程。從事情前前後後我們得到的消息看,佔中三子並不是為了錢而做這一切的,而審訊過程也沒有提及他們有金錢收益,而佔中三子本也不是政治人物,搞這場運動並不是為了出名,撈選票,他們是為了一種理念,理念可能是有道理的,但他們選擇了錯誤的方法。

        我本人反對佔中,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很可能失控,造成不能預計的後果,結果是普羅百姓倒霉,我當然也不認同佔中三子的做法。

        但審判在即,我很希望法官能輕判他們。首先他們三人是學者,牧師,以前沒有劣跡,並非壞人,其次同情和支持他們的人很多很多。假如輕判,過去的事都抹過去,讓社會恢復祥和。假如判得很重,在支持他們的人的心中,就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情結,怨恨和不滿會留在心中,而他們三人也可能因此成為英雄,為政者應小心妥善處理此事。我們一介小民,人微言輕,要說審判中沒有政治介入,是很難令人相信的,寬容的政治有時比苛嚴的政治好,我們追求的是和諧祥和的社會,盡量要化解衝突。

雜談

        「中美互補」

        中美貿易談判仍在進行中,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接見CNBC記者訪問時說,希望談判得到好結果。如果達不成協議,美國將提高懲罰性關稅一倍,口氣中美國高高在上,由美國主導,實際上恐怕是美國更怕談判破裂。特朗普總統希望藉貿易談判爭取中國大量增購美國貨,進一步展示他做總統的功績。而且一年來他和美國政府已給商界和農民可以跟中國做大生意的期望,如果談判破裂,中美就處於對立的不友善局面,中國會說隨你加稅吧!我回去吃草都可以過活!而中國訂單流向其他國家,特朗普和美國政府如何向老百姓交待?所以彭斯是色厲內荏,真正是紙老虎了,這一點全世界都已看,清彭斯還要大話連篇,實在令人好笑。在明年大選前特朗普還要對付歐盟和日本,如果中美談判破裂,美國政府就威信盡失,什麼事都做不成了。現在可以說中方已佔上風,中美貿易戰打不下去了。

雜談

        「國家的同質性」

        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的,有的國家人民是同一個種族,同一種語言,同一種文字,同一種交化認同,同一種歷史認同,同一種宗教,這就是同質性高的國家。世界上有這種高度同質性的大國,祇有我們中國和日本,中國雖有五十幾個不同民族,但漢族佔了95% , 方塊字和普通話通行全國,日本也是,基本上是大和民族,祇有北海道有人數很少的土著人。

        同質性高的國家,內部的矛盾較少,管治比較容易。中國的歷史雖是「合久必分」,但「分久必合」,朝代更替,內戰時常有,但有一種凝聚力始終能維持一種大一統的局面。

        同質性差的國家,不勝枚舉。譬如非洲的蘇丹,國家不大,但有二百多個部族,語言都不一樣,宗教信仰都不一樣,國家被無數軍閥分治,中央政府徒具虛名,即使較現代化的印度,有17個邦,膚色都不同,語言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雖然說它是一個英語國家,但祇是上層社會的人才能掌握英語,95%的平民百姓都說本地語言,彼此不能溝通。

        再說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他是以盎格羅撒克遜的,說英語的白人為主體的,但漸漸融入了黑人,然後是大批拉丁美洲的混血人士融入,黑人和拉丁裔人,受教育較差,由於種種原因,他們是美國社會中較低下的一群人,現在美國來自世界各地的有色人種已經超過總人口的一半,他們在大城市裡形成自己的社區,說自己的語言,跟整個大社會格格不入,雖然說反對種族歧視,但歧視處處存在。說美國社會漸漸在撕裂,是有深層的原因的。國家人民的同質性高,人口數量龐大,自然擁有優勢。所以說中國的優勢開始發揮作用,掌握了市場經濟,掌握了現代科技,中國的未來無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