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廢除領袖任期限制」

        在一個民主制度裡,都有規定最高領袖的任職期限,大約都是可連任一次,總任期八年至十年。

        這是重要的約束權力的制度,防止執政時間長了,領袖安插親信,獨攬權力。有一句名言:「權力令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令人腐敗」。任期有限制還有一個好處,令執政者不必為再連任而費盡心機,反而會在有限的任期內好好集中精力,為國家,為人民做一些好事,可以名留青史。

        一旦權力任期取消了,一連串的問題會產生。首先,原來的同僚變成了君臣關係,說得現代一些,變成上下級關係,這會觸動多少人的利益?多少人的神經?大概沒有幾個是會因此而歡喜的,隱隱然的一個權力鬥爭就會因此而產生。

        其次,此時最高領袖最關切的可能不再是百姓的福祉,國家的強大,他最關切的可能是如何保持權力,一屆一屆做下去,即使他本人不這麼想,但跟隨他的那一班幕僚,享受着權力的榮耀的那些人,不希望主人失勢,護主心切,中國歷代皇朝同類的事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

        更有甚者,人是會老的,六十幾歲七十歲可能還英明神武,八十幾歲呢?生了病呢?如果還是不肯放權 (也許身不由己,身邊人不讓他放權),那麼國家大事怎麼辦呢?由一個糊塗老人決定,或者一切都拖延着不辦?這樣的事中國歷史上也發生過。

        我們小百姓說說是沒有用的,歷史會告訴我們結局,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如果這條路向回頭方向走下去,對獨裁者肯定不好,對國家也肯定不好,不知要反覆多少次,歷史才能走向正路?

廣告

雜談

        「特朗普有麻煩?」

        看到新聞報導,有前三級片女影星爆出來,跟特朗普有一夜情,這已經動搖不到特朗普今天的地位了,所以白宮不予理睬。該影星又爆出來,大選前特朗普派了人給她送了十三萬美元要她掩口,特朗普的私德已經很臭了,也不在乎再加上這麼一件事。

        但昨天的新聞報導則指名,替特朗普送掩口費的人是特朗普的多年來的私人事務律師,現在聯邦調查局也搜了他的辦公室和住處,帶走電腦和大量文件。

        這可以給特朗普造成很大的麻煩。這些緋聞之類的事,無論如何真,特朗普都可以抵賴,也拿他沒有辦法,可是如果這律師的紀錄裡有逃稅或干犯刑事的事情,就可以是大件事,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很多大人物都有不可告人的私密,但他們的私人秘書或律師可能都知道,特別是律師,不但知道並會做紀錄,這件事有可能翻出特朗普見不得人的舊事。

        感覺上特朗普有麻煩了,在民主制度裡沒有人能一手遮天,因為權力分散,這就是民主制度好的地方。

雜談

        「中美貿易戰真要打起來?」

        美國對中國鋼鋁進口徵稅正式生效了,中國也對一百多種美國產品徵進口稅,白宮發言人說總統要反擊,如果美國真開出一張六百億的清單來,貿易戰就升級了。我估美國不做的可能性很大,即使做中國也升級,貿易戰就算打完了,特朗普要的是面子,要看雙方能否想出一個給特朗普面子,又無損貿易大局的事,從現在到六月還有兩個月,時間是有的。

        中美在貿易問題上博奕,可以用博奕論來分析一下。中美雙邊貿易額巨大,共同現在存在的利益當然巨大,但特朗普競選時對美中貿易說了很多狠話,他要做給選民看他履行承諾,他要做到好像嚴厲地制裁了中國,但實際上不觸動中美貿易的最大宗最核心的項目,他現在搞了三十億徵稅的商品目錄,中國也回敬,如果有好的落台階,他可能現在就收手,如果沒有機會,可能會升上100億或200億或300億的台階,可能在任何一點上停下來,所謂貿易戰不會損及雙方的核心利益。

        中國現在在談判桌上可能相當強硬,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不用着急。此外中國也看穿特朗普這一類茶黨型的政客,虛張聲勢,得寸進尺,中國如強硬,特朗普反而要找落台階。

        總之雙方拳來腳往會有兩下子,虛晃一下,打到兩敗俱傷是絕對不會的,所以市場驚了一下,很快靜下來。

        特朗普是一個搞麻煩的人,希望他早點下台吧!

雜談

        「新的強積金對沖方案」

        常看我的Blog的網友,一定知道在這個議題方面,我是百分百站在僱員一邊的。我寫過多篇短文,批評過去政府,將勞資雙方拉到談判桌旁,政府祇做一個沉默的中間人,政府的想法天真到幼稚的程度,勞資雙方在這個關係利益的重大問題上,怎麼可能肯主動讓步?談100年都談不出一個結果來,一定要政府介入,拿出一個折衷方案來,用立法形式,強制推行,現屆政府終於這麼做了,對打工仔當然是件好事。

        當年立法推行強積金制度,原因就是要幫助僱員對退休後生活提供一點保障,結果僱主強積金可以對沖退休金,僱主等於沒有額外為僱員儲蓄,違背設立強積金制度的初衷,當年就應該規定僱主供款不可對沖,沒有今天這麼麻煩的事。

        該法案應在立法局可以輕鬆通過,代表僱主利益的議員有幾個?代表勞工或自稱代表基層的議員則有幾十個,我相信會有一些棄權票,專業組別的代表不會反對但也不想得罪僱主。

雜談

        「金正恩去北京談些什麼?」

        什麼都沒有公佈,我們小老百姓當然什麼都不知道,但小老百姓可以用博奕論的方法去分析、去猜想。

        北韓現在是金正恩一人獨裁,他的基本策略是擁核自重,也讓他確實跨過了擁核的門檻。北韓雖沒有批量生產核彈及遠程導彈的能力,但至少已擁有並測試過相關技術。北韓有核武器對美國,日本當然有威脅,但對中國威脅更大,裝在中程導彈上已可射至北京,所以中國也是真心反對北韓擁核的。

        北韓和美國都已宣佈五月底之前要展開談判,照特朗普的說法,他還要親自談,並說北韓是有誠意棄核的,假如特朗普不掌握確切的情報,他也不敢這麼說的,所以北韓很可能已通過外交途徑向美國表示它願意棄核。

        北韓受到全世界制裁,特別是中國認真執行制裁,不買北韓的煤 (北韓沒有外匯來源),減少向北韓供應油品及糧食,相信北韓經濟已陷入困境,日常用品及糧食供應,都發生問題,這會直接威脅到金氏家族的統治。

        所以北韓的統治者祇能執行一種新策略,要改善與中國關係,緩和與西方關係,它不得不暫時放棄發展核武的計劃,他去北京就是要表示承認中國是大哥的地位,表示自己以後做個乖細佬,換取中國承諾支持他的統治,繼續援助北韓。

        如果金正恩擁核立場不變,中國不可能請他訪美,美國不可能跟他談判。

        暫時棄核北韓以前也曾做過,後來悔約,現在再來一次可能性很大,金祇要保住自己地位,將來再伺機而動,而中國手中依然有一張北韓牌,在跟西方的外交博奕中也是有用的。

雜談

        「金融改革?」

        人大閉幕在總理記者招待會上有央視記者問保護私有產權的事,直接說現在有私企老闆因擔心私人產權未獲充份保障,有了些錢就設法向海外轉移,自己老婆孩子也送去外國,問 政府如何做好保護私有產權的工作?總理回答說是有些地方政府,不遵守政府和私企之間的協議,換了一任官,新官不認舊官的賬,政府也要強調誠信,遵守合約。

        其實總理說的,祇是冰山一角。

        政府部門有一點權的,都會欺壓民企,稅務部門來查賬;環保部門拴查是否達標;消防部門故意刁難不發牌……是很普遍的現象,各種罰款上繳以後去了哪裡?簡直一筆糊塗賬,更有甚者,地方的強力部門指控私企老闆涉黑;涉黃;財產全部充公的都有,涉資數億甚至幾十億。

        雖有法律,但法律比權力小,法律任由權力解釋,一般私人經營而致富的心中有恐懼是一點都不出奇。

        現在走的路不是在限制權力,反是更集中權力,加強統一領導,民間的有錢人要將錢放到政府管不到的地方,是很自然的一種自保反應,錢流走並非因為外國有更好收益,純是政治考慮,所以從這個角度看中國要讓人民幣自由兌換開放資本賬,根本是遙遙無期的事,現在行的路反而是加強外匯管制,限制資金外流。

        現在一黨專政,更一步步走向一人專政,為什麼沒有人來制止他?這個老問題又出現,老百姓唯有拜神拜佛,希望領袖理性英明,了解人民疾苦,並在自己年老退化之前還政於民。

雜談 ( 1 )

今天共有三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及回應網友 – Ken。

        「對中國打貿易戰?」

        消息傳出,特朗普政府計劃針對中國進口貨徵進口關稅,涵蓋的貨值大約是600億美元,又引起市場一陣震動,不知特朗普究竟想做什麼?如果美國這麼做,中國一定針鋒相對,也對貨值6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徵進口稅,不知美國可以得到什麼好處?真是兩敗俱傷。

        中國最高層管經濟的劉鶴剛從美國回來,他跟美國高層對等的經濟高官一定談過這些事。

        有趣的是這次鋼、鋁徵關稅,歐洲、日本、南韓都大聲抗議,但中國特別低調,而這次傳出特定對中國商品徵稅,中國也亦表態。

        美國眾議院中期選舉近了,每兩年要選一次,特朗普急於兌現他的競選承諾拉選票,在中美貿易問題上始終要表現一下他的強硬。但上台以後,他也明白中美貿易互補雙方都得益,而且由於貿易規模巨大,牽涉的共同利益也巨大,不能輕易下手,搞亂雙方經濟,經過一年多的準備,終於要做點事了。

        中美貿易總額在2017年達到6360億美元,美國的逆差是2758億美元。

        如果僅挑選600億美元商品徵稅,對雙邊貿易的影響也不算大,中國一定反擊,美國的飛機,大豆等對中國出口也受影響,不知特朗普演戲要演多久?我相信他也是隨時在找落台階。美國將要做的,和中國如何反擊,應該都是雙方都已商量好的,又要做政治show,又不可以過份損壞雙邊關係。

        美國還揚言拉攏主要盟國,一起對付中國,現在談的貿易問題,美國的盟國靠攏中國還怕來不及,怎肯跟美國做損害自己利益的事?

        總之,我覺得這一類事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做戲給老百姓看,且看現在對鋼、鋁徵稅結果如何?似乎聲音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