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白人比黑人聰明」

        美國著名科學家沃森 (James Watson) 是研究生物和醫學的,他是第一個發現基因及基因有雙螺旋結構,因而獲得諾貝爾獎。

        他2007年時,就向「周日倫敦時報」記者在訪談上提到,根據他的研究,黑人的智商比白人低,而現在社會政策是假設所有人智商一致,所以他對非洲的前景看得暗淡。他的原意是指出黑人的弱點,在社會政策上應該對他們多點幫助,但言論發表後引來激烈攻擊,他不得不道歉。

        去年,美國公共廣播公司 (PBS) 又派人訪談,沃森堅持他的這一觀點,被所在的工作單位開除,他因經濟困難,將諾貝爾獎的金牌也賣掉了,現在92歲,晚年悽涼。

        此事細細思量,有很多方面值得研究。

        首先,沃森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家,並非民粹主義的政治家,他也沒有野心靠貶低黑人來達到什麼個人的目標。現在以他的言論提倡種族歧視,將他重罰。假如他的理論有基因學的證據支持,說出了一個事實,他有沒有權利說出一個事實?說出他的觀點呢?有這樣類的觀點的人和書其實是很多的,我就見過猶太人寫的,講猶太人比其它人種優越的書,也見過有文章批評說,世界上最笨的人是印弟安人,看過以後也將信將疑。

        從科學探索的角度看,這些研究如果是嚴肅有證據的,應該可以讓研究者發表出來,不同意的人可以反駁。

        但從社會政治的角度看,不同膚色的人彼此著書立說互相批評,那就是大問題了,所以說這樣的話題是禁忌,不能去觸及的。

        你有再多的證據,你有再強的信念,也不可公開提出你的觀點。

        類似的情形其實有不少。

        例如不久前有中國科學家進行了基因編輯,原意是避免有愛滋病的父母生下有愛滋病的孩子,但觸及基因編輯,用科技去干預自然的生育,就是犯了大忌,出發點再好也是錯的。

        人類不同的社會中,還有不少禁忌,可能涉及政治,可能涉及宗教,在交通便捷,溝通方便的情形下,懂得一些禁忌,可能也是很重要的。

廣告

雜談 ( 2 )

        「英國脫歐」

        今天香港午夜是英國下議院表決政府的脫歐方案的日子。英國報紙有分析文翠珊政府的方案會被大比數的票數否決,文翠珊警告議會如否決她的方案,英國一是可能硬脫歐,另一可能是脫不了歐盟,繼續留在歐盟中,而歐盟表示隨時都願意接受英國延遲留歐。

        我們從香港看整個脫歐過程好像是在做一場戲,表面上是在努力脫歐,而實際上英國有龐大的勢力,在找機會留在歐盟。

        差不多三年前,前首相凱麥倫發動公投,他是以為留歐一派穩勝,議會中議員也是留歐派多,但公投卻讓所有人跌眼鏡,以微弱多數 (不到2%?) 通過脫歐,而事後的民調顯示,贊成脫歐的英國人,是教育較低,收入較低的一群人,也就是說英國的精英,上層多數主張留歐,也曾在倫敦兩次出現十萬人大遊行,要求舉行第二輪公投,工黨是反對派,批評政府脫歐協議談得不好是合理的,但大批保守黨議員反戈,是很特別的,這些人可能正是代表不想脫歐的那一半人。

        事情變得撲朔迷離,假定文翠珊的方案被否決,英國就會申請延長留歐時間,歐盟也會接納,然後工黨提出不信任投票,保守黨在議會是多數,大概也不會通過,那就會是保守黨換黨魁,真要名正言順留在歐盟,恐怕還是要第二次公投。

        英國脫歐兩年多以來耗盡政府精力,外國銀行,外國公司紛紛撤走,英國內傷很重,如果結果是不脫歐,真是啼笑皆非的事,已經走的,未必回來,經濟再要找新的平衡。

雜談

        「美國和中國自然資源的對比」

        在我們小學的地理書上,開宗明義第一句常常是:「我國是一個地大物博的國家」,地大是確實的,現在世界上領土面積最大的是俄羅斯,接下來加拿大,中國,美國,領土面積差不多,勉強要排位置的話,大概加拿大第二,中國第三,美國第四。

        但要說到「物博」,中國其實是很差的。如果以人口平均計,大概要排到世界倒數的位置上。

        我國國土雖大,但西南是西藏青海和雲南貴州高原,那都是大山,有小片高原平地,也因為高海拔低溫,不利農業。而我國西北部,是新彊,甘肅,分佈着大片沙漠,乾旱缺水,難於開發農耕,全國可開發而已開發的農地大約13億畝,平均每人一畝都不到。

        而美國平原易耕的土地很多,為了避免農產品過剩,美國政府經常要補貼農民休耕土地,你少種些土地,政府補貼給你,因為自然條件優越,農業機械化發達,美國的農牧業是全世界效率最高的。假定中國需要進口更多農產品,畜產品,美國隨時都可以擴大供應。

        再看其它基本資源,我國的石油天然氣蘊藏量是極少的,現在也依靠大量進口。而美國則有豐富的油氣資源,以前美國要從中東進口油氣,那是為了保護環境,保護資源,自從奧巴馬政府放寬控制,今天美國的油氣產量已超過沙特阿拉伯,成了淨出口國。中國也有油母頁岩,美國發現大片頁岩離地表一千多公尺,中國很多頁岩距地表三千米,生產成本當然不同啦!

        再看鐵礦,中國的蘊藏量很小,而且鞍山,馬鞍山,攀枝花的已發現礦產已經差不多開完了,而我們國產鐵礦的品位 (礦石中含鐵量) 很低,現在我國鋼鐵業幾乎完全依賴從澳大利亞和南美進口礦石,而美國有高品位優質鐵,祇是因為煉鐵煉鋼是低增值高污染工業,鋼鐵業也已在美國式微,乾脆進口鋼材更合算。

        我以這個題目來寫,是想突出中國和美國經濟的互補性非常強。

        所有煉鐵煉鋼,養豬養牛的苦活髒活都讓勤勞刻苦的中國人來幹,美國提供農產品,燃料,木材這些天然資源,不是兩相其美嗎?

雜談

        「中美貿易戰」

        我1月7日貼出中美貿易戰將會結束,現在看起來預言成真的可能性很大。

        關心這個話題的主流的分析家都認為,這是兩霸之爭,現在的霸主不會輕易罷手,將問題提到很高很複雜的層面,但實際上貿易問題相連的是雙方實質的經濟利益。我從中美貿易戰一開始就說,美國是個民主國家,在和平時間,政府不能要求人民和企業為了一個什麼意識形態的政策作出利益犧牲,現在看起來事實正是如此。

        從電視上看,美國商務部長說要中國增加進口美國產品不困難,但知識產權市場進入等議題簽協議容易,但中國遵守協議的往績不好,要設立一定的懲罰機制,美國商務部可能要做執法者。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是一臉無奈,怎麼來判定對手違約呢?國際仲裁早就證明是無牙老虎,美國商務部又怎麼懲罰中國政府呢?最多就是加關稅,而已經證明中國也會加關稅,結果是美國沒有便宜。

        貿易戰是一定要結束的,面對農民和企業渴望與中國做生意的背景,美國政府是頂不住的。

        我的估計最後協議中國承諾大量進口美國農業品,液化天然氣以及其它美國商品,降低貨物貿易逆差,同時中國承諾加強保護知識產權,嚴懲侵權 (中國一向都強調這方面做得很好!) 中國並承諾放寬外資准入條件,譬如TESLA就是獨資的,我還相信貿易條款中不大可能包含美國可以單方面懲罰中國違約的條款。中國強調談判必須是平等的,怎能容忍美國單方面懲罰中方的條款?

        最終協議應是取消現在2500億中國進口商品的10%關稅,很可能留一個小尾巴,雙方都保留向對方少量商品徵稅的條款,而這些商品可能彼此本來就沒有什麼交易,為什麼這麼做?可能祇是為了雙方面子。

        假定貿易戰這一不明朗因素消除,港股可能回到恒指28000點,如果美國今年不加息或祇加一次,中國繼續做積極的財政政策及穩定的貨幣政策,則今年股市應該不錯。

        但要記住,股市永遠是上上落落的,有買有沽才能有較好利潤。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1 及 2)」。

        「怎麼看蘋果公司?」

        蘋果公司曾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近兩個月股價急跌,現在寶座已經讓給了微軟。

        我其實一向是不太喜歡這樣極依賴單一產品的公司,當蘋果手機初初問世時,全世界非常鼓舞,原來可移動手機應該是這樣的!

        手機初問世的時候,最暢銷的牌子是諾基亞,愛立信等等,當然很快也出現了韓國,日本的類似品牌產品。當時的手機生產商始終視手機是一部流動電話,一切改良都困在如何通話更好這一框架裡。蘋果用嶄新的思維,將話音,訊息傳送跟一部小型電腦結合,造出了前所未有的智能手機,大受市場歡迎,所以蘋果手機可以有極高的邊際利潤,蘋果公司賺進了全世界無數的錢。

        但蘋果手機這個模式一出來,就有很多人開始仿效,使用Android制式的功能相像的手機很快出現,大一點的品牌像三星,華為,摩托羅拉,小的品牌更是不計其數。蘋果手機像其它工業制成品一樣,喪失了獨市的優勢,為了競爭先毛利率必須下降。

        蘋果估價的下跌可以說是必然的。

        雖然它有很多App’s,雖然它有音樂串流,視像串流,但在一切領域它都面臨競爭。

        自由市場有一條規律:如果你是第一個開發出某種商品或某種服務,受到市場歡迎,你就享受特高的邊際利潤,高的邊際利潤就吸引其它投資者加入,競爭的最後結果就是這個新產品或新服務,所能獲得的利潤也就是市場的平均利潤率,大約是3-5%。

        即使是享有專利保障,也是有時間限制的,而且競爭者也遲早能發展出功能近似的技術專利。

        蘋果也在開發比較平價的新產品,這不是好兆頭,一旦開始價格競爭,它的優勢就沒有了。

雜談 ( 2 )

        【「TESLA」在中國設廠】

        消息報導美國名氣很大的電動車生產商TESLA已在中國上海買了一塊地,投資20億美元,工廠現在開始動工,估計年底即可開始生產,明年可以量產。第一期每年25萬輛,第二期建成後可年產50萬輛。

        TESLA技術先進,名氣很大,訂單很多,甚至要求客戶預付10000美元,一年或兩年後交付,客人居然也都接受這樣的條款,可說匪夷所思。TESLA為什麼多年以來都無法突破大量生產的樽頸,當然理由沒有人知道,我們祇是知道它終於決定在中國大陸設廠,並有望解決供不應求的問題。

        事情發生在中美貿易戰正打得如火如荼之際,也甚有諷刺意味。

        這樣的大廠,可能需要上萬的熟練的勞工,在美國要請這麼多工人,並訓練他們能上崗操作,要多少投資?50萬輛車要多少特殊規格的鋼材!塑膠材料?美國有沒有這些材料的供應商呢?50萬輛車需多少配套的元件,組件,TESLA不可能自己製造每一顆鏍絲吧?

        中國製造業的優勢很明顯,對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戰是一個諷刺。

雜談

        「土地諮詢報告」

        政府花了近一年的時間,成立了一個規模不小的土地發展諮詢小組,終於發表了一份報告,雷聲很大,但報告毫無創意,羅列出來的都是人盡皆知的「結論」。這樣的報告,可能原意是要廣採民意,又希望形成香港土地供應緊張,希望各利益持份者體諒政府的難處,減少將來發展計劃的阻力。但事實上各利益團體寸步不讓,整個諮詢過程反而成了利益團體表達訴求的平台,各方吵鬧不休,不知有什麼好處?

        報告指發展棕地是最少爭議的,這又何需勞師動眾去調查?人人都知道的事實,但棕地並非閑置土地,棕地上有種種現在正在使用的設施,發展棕地如何去安置這些現在的使用者?這樣重要的問題並無答案!

        有趣的是「報告」煞有其事地提出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的部份土地,大約三十七公頃。香港這樣一個超級國際大都會,美輪美奐的高球場祇有這一個,我不是會員,也不打高爾夫球,也認為這樣做不值得,香港真的找不到37公頃土地嗎?這份報告既不能凝聚民意,也不能提供有價值的有創意的新建議,不知要來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