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雜談

雜談

        【英國「硬脫歐」?】

        英國脫歐的談判拖了兩年了,首相一再修訂她的脫歐方案,搞到保守黨內的強硬保守派都反對她,辭職不幹了。這一次歐盟非正式峰會,特麗莎․梅帶着她的方案,滿心以為可獲接納,到處求告,結果歐盟的回答是不能接受!英國必需再修改好的方案,首相可以說受辱。國內已經在責備她讓步太多,歐盟又不同意,裡外不是人,保守黨人沒有倒閣,祇因為沒有肯接這個燙手山芋。離脫歐限期大約還有六個月,很可能英國要在無協議下脫歐,意味着英國被踢出歐洲統一市場,對英國來說,後果可能是災難性的,單單是等報關手續,就可能令英國南部多佛一帶大塞車,交通癱瘓,英歐貿易會收縮,倫敦的金融區會蕭條,英鎊可能大跌。

        在六個月裡英國再來一次留歐公投也不是不可能的,不過對我們身在亞洲的人,影響不大,英國可能淪為一個三流國家,國際間影響力再下降。

廣告

雜談

        「淺釋晶片」

        晶片這個詞接觸很多,似懂非懂。美國制裁中興通訊以後,晶片的討論成了熱門話題,我也專門讀了一些文章,可以略作介紹,跟朋友分享相關知識。

        晶片早已進入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身份證上有一個晶片,銀行信用卡上有晶片,直到人工智能超級電腦核心部份都是晶片組成。

        為什麼叫它「晶片」?因為它是由單晶硅的結晶切割而成的,可以理解為一片像水晶那樣的東西。

        要利用它作為實用的計算機或通訊設備中用的集成電路元件,大概要包括下列三方面的技術。

1)     天然硅 (石英砂) →淨化高純度硅 (99.999999%)→熔化

        和結晶,製成單一晶體的硅柱→切割產品。

        提煉高純度的石英,要特殊技術,中國現在還沒有。

        在爐內熔化高純度硅,再拉晶製成

        單晶硅棒,也是極複雜精密的工藝,中國已有生產線,

        但是那熔爐和相關設備,日本才有,中國也沒有。

2)     線路設計:不同用途的晶片,有不同的設計。低端的

        做一般儲存或計算的設計技術,中國有。高端的技術

        都在高通,博通,英特爾等美國公司手中。

        有了設計,還要切割。從單晶硅體中切割出設計要求的

        線路,切割的設備是高精度的激光一等離子的光蝕

        設備,中國沒有。據說有一外國工作的中國學者帶了

        相關技術回國,能不能做出來仍不清楚。

        現在14納米 (14/1000000毫米) 晶體已採用。正在開發

        7納米的,小手指甲大小一塊晶片,可以容納100億個

        獨立的晶體管,像人的大腦細胞一樣,中國剛宣佈,

        掌握了14納米的技術。

3)     相關軟件,這一方面中國也是大大落後的。

         由以上的簡單描述可以知道晶片的製作是多麼困難,現在中國政府已下了大決心,投入大資本,各方去挖掘人才,但是真要看到成效至少仍需三、五年。

        生產低端晶片,例如祇用於儲存器,一些工廠的利潤也不差,因為各網絡都在大規模地建設儲存器中心。而生產高端晶片,雖然需求極大,但研發費用高,上市的幾家中國晶片公司由於研發開支大,要獲得大的盈利也不是短時間內的事。中國現在每年花在進口晶片上的錢比進口石油還要多,晶片生產行業前途是無可限量的,但要有可觀盈利,卻不知要等多少年?

雜談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及「生活情趣」。

        「颱風山竹的聯想」

        強颱風山竹給香港造成相當大的破壞,但香港僅僅是被它的尾巴掃了一下,如果颱風中心直撲香港,損失可能更大。

        從我房間下望,正好是山頂纜車軌道,坐落在馬己仙峽道裡,兩側是相當茂密的樹林,山竹過後目之所及,至少有十幾棵大樹倒下了,樹冠折斷搖搖欲墜的就有幾十棵,即使沒有折斷的樹,樹葉也七零八落掉了許多。這樣的風災卻沒有死一個人,當然有運氣的成份,但政府平時的管理有效也功不可沒,建築都達到相當的標準,沒有亂搭亂建,基礎建設的安全建設也做得好,沒有大的滑坡,泥石流發生,八號風球的制度,颱風的預警都做得好,值得一讚。颱風過後的第二天,交通混亂,搭車難,有人埋怨政府應宣佈休假一天,其實祇是怨言,政府是不能這麼做的,沒有制度,怎可開先例?但林鄭很大度,說市民有怨氣罵罵特首,出出氣沒關係,也值得一讚。

雜談 ( 1 )

        「資訊保密,國家安全」

        蘋果手機出現以後,過了一段時間,普通老百姓才知道自己用了蘋果手機,由於它有一個自動定位的系統,所以蘋果公司是知道自己生產的每一個手機現在所在的位置的。蘋果公司還曾發過一個聲明,它永遠不會使用這些資料,由於購買的時候以及你啟動這台手機以後,就等於蘋果公司知道是誰在使用某台手機,而且知道誰․誰․誰,現在身在何處。

        經過馬航飛機印度洋上失蹤以後,人們才知道飛機上的羅斯萊斯引擎,是有定位功能的,製造商知道它生產的某一台引擎,現在是在飛行中或熄機狀態,以及知道它的引擎當時所處的位置,生產商甚至可以遙控關閉或開啟那引擎。

        漸漸每架汽車上也都有了這樣類似的系統。

        美國,歐洲,澳洲,現在禁止用華為的通訊設備,是害怕一旦通訊設備由華為提供,大量的相關的資訊都可能落到華為手裡。華為可以發表聲明它不會利用它掌握到或竊聽到的資訊,像對蘋果公司一樣,會有幾個人真心相信呢?

        各國都是一樣的,中國也不會讓外國公司建造及運作自己的通訊網絡,政府機關的通訊設備,軍隊的通訊設備,就有更嚴格的保密要求。

        通訊技術越發達,使用者的私隱就越易外泄。電腦語言的原碼,現在世界上用的是微軟的Windows,谷歌的Android,還有Linex都在美國人手中,中國也在開發自己的獨立系統,迄今大概祇用在軍事及國家級保密的項目上,將來應會推到普通的電腦上,這些技術已經上升到國家安全的層面。

        伊朗曾經發生過控制濃縮鈾機器的電腦全部死機的事件,大國可以有力量,有市場發展自己獨立的操作系統,小國很難做到,國家安全操在它人手中。

雜談 ( 2 )

        「美國指揮棒失靈」

        仔細看近來的國際形勢,有幾件事看得到美國的指揮棒失靈。

        南韓一向是在美國的軍事保護傘之下,而且經濟非常依賴美國,以前是美國聽話的小兄弟。但文在寅總統上任之後,他的前任女總統從美國引進的薩德導彈系統,其實一直沒有啟用過,南韓政府不同意啟用這套軍事裝備,不願得罪中國。

        在北韓問題上,美國是想跟中國,南韓一起向北韓施壓,要北韓廢核,但中國不必提了,北韓又成了聽話的小兄弟,而南韓依然跟北韓發展關係,完全不理會美國對北韓禁運,制裁的政策。

        日本也是開始不聽話了,美國和西方在制裁俄羅斯,安倍卻跑到海參威去見普京,普京並答應履行1956 年的俄日協定,歸還北方四島中的兩島給日本,兩國在拉關係,在美國向中方施壓的同時,日本跟中國在改善關係,雙方同意管控分歧 (擱置爭議),發展關係。

        在制裁伊朗的問題上,歐盟公開不同意美國立場,日本則陽奉陰違。

        美國的指揮棒漸漸失靈了。

雜談

        「試分析特朗普的徵稅策略」

        特朗普大約在今年二月份開始發動他針對全世界的貿易戰,初初市場不以為意,認為他祇是為美國中期選舉造勢,似乎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在貿易上佔美國便宜,歷屆美國政府都不能糾正這個問題,他要來做這件事,美國第一,為美國爭利,市場以為他虛張聲勢,雷聲很大,實質祇觸及貿易量很小的商品,純粹是一種政治姿態。

        接着他似乎認真起來,要求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重開談判,又對歐盟、日本開始要徵稅,並要求進行貿易談判,特別是開始強硬對付中國。

        市場估計不到他會認真起來,沒有人敢相信他會實行自己痛也要別人痛的愚蠢政策。經過了近半年的局勢演變,我們開始明白,特朗普及他身邊的智囊,不是不明白大家都懂的道理,他們是明白的,他們的想法是利用美國在經濟上優勢,以加徵進口關稅為藉口,要求重開雙邊談判,逼對方接受美國的條件。他及他的智囊一廂情願地認為,在美國強大的壓力下,貿易對手會很快屈服,接受美國的要求,重訂貿易協議,大家恐懼的貿易戰對美國來說不打就已經結束了,簽了新的貿易協定美國已經獲益了,不必再打下去。

        對墨西哥這一招成功了,對加拿大已經不順利。其實美國爭的是很小的利益,但加拿大也有大選,政府也要向選民交代,頂住了不讓步。現在騎虎難下的反而是特朗普政府,美國國內反對搞亂美加貿易架構的聲浪極大,加拿大政府採拖字訣,時間對它有利。

        而這一策略用到中國,初初是有效的,中美貿易很重要,中國是準備讓步的,也達成過一些協議,但特朗普要價太高,達到中國政府無法接受的地步,再加上美方的言而無信,態度傲慢,中方才採取強硬不讓步策略。

        加拿大,中國不讓步,美國經濟就真的要痛了。國內商界反對的聲浪一天比一天高,現在是美國政府騎虎難下。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下一步應是雙方找下台階的方法了,如果美國的貿易戰策略失敗,特朗普威信盡失,信用盡失,難有作為了。

        中國也應該採取低調的政策,給美國一點下台階,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以後中美間的摩擦衝突會不斷有,希望鬥而不破,不要拉破臉,維持正常的互利的關係。

雜談

        「中美貿易戰」

        從中美貿易戰開打的第一天我就提出來,像美國這樣民主國家,除了國家處於戰爭狀態,政府可以要求民眾捍衛國家,不計犧牲,在和平時期民主國家的政府是不能做出損害國民既有利益的事的,老百姓是要大吵大鬧反抗的。特朗普向中國商品徵稅的政策,不利美國經濟,損害了很多美國人的利益,第一期向500億美元進口貨他做到了,但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大,這一次美國主動要求中國恢復貿易談判,2000億美元徵稅也不見提及了,不必提後面的2670億美元的徵稅了。

        特朗普的性格是莽撞大膽的,他又死要面子,如果真是因為商界反對 (他們才是美國的真正老闆),不得不停下來,找挽回面子的方法,應該不是特朗普的性格,他已被幕僚拉住了,不能作出決定,如果這一假設屬實,特朗普威望大降,他在美國極保守頑固的右翼一群人心中的英雄形象也立刻失色,往後兩年總統任期難有作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