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網友 – Derek

        Derek:謝謝你7月10日的留言。

      回顧歷史,其實無論西方東方,社會發展都經過了差不多一樣的軌跡。從原始人的平等社會,進入氏族領袖的奴隸主時代,王的家族親信,作為諸候分封各地。接着又進入皇權社會,開始建立了中央集權的,皇權絕對的封建時代。隨着中產的崛起,出現了人權,民主這些現代的思潮,皇權也衰落,代議政制興起。今天在發達的民主國家,兩黨兩院制,領袖由民選產生,領袖的任期受限制,權力受制約 (三權分立),發展出舉世認同的價值觀,差異祇在於世界各地發展的不均衡,文化傳統有不同,社會變革達到某一水平的時間不同,但我相信假以時日,譬如幾百年 (?),世界極可能進入世界大同的時代。

        先進的文化、科學、技術、生產力,不停地在全球各個角落裡擴散和發展,先進的人人平等高效的社會制度,最終也會衝破宗教,傳統保守觀念等的束縛。在今天仍落後的地區成長起來,歷史是億萬人共同創造的,我們不能預知在個別地區它是如何迂迴曲折地發展,但最終落後的地方會追趕上來。

        具體說到中國社會,中國沒有真正的民選制度,所以權力的公信力成疑。中國有法,但權力大於法,所以法律並不受到人民自覺的尊重和認同,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的情形比比皆是,這是我們制度中的缺陷。下至普通百姓,上至高層領導,有文化有自主思維的人其實都明白這一點,假如我們跟三十幾年前比,中國今天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譬如我們訂立了大量的法規,填補了以前法律真空的地帶,我們廢除了領袖終身在位的制度,也是一大進步。總之迄今我們仍在正確的方向上向前,前途應是光明的吧?

股市隨筆

        東方海外航運以400多億賣盤,是淨資產值的1.3倍,雖說航運業開始復甦,但淨利依然不高的。忽然想起了國泰航運,我曾在6月7日網址上提及,當時買入了一些,現領大約升了10%,國泰航空現價市值也是400多億,但股價比淨資產值祇是0.8倍,而且國泰跟東方海外不同,國泰的航權 (可以飛哪些國家?哪些城市?每月多少班次?) 是非常值錢的,國泰的商譽是非常值錢的,它現在股價低祇是原油對沖合約巨額虧損造成的,而這些合約是有期限的終將過去,捱過2018年,它在2019年的剩餘合約就非常小,比對起來國泰航空現價仍不算貴。

        我也在6月7日左右買入信義玻璃 (868),它在2015年上市,上市價2元,昨天收市價是8.31元/股,上市12年業績一直處於高速上升趨勢,而且大股東跟主要管理人員,經常買入,未見他們沽出。它在馬來西亞新廠,第一條生產線已經投產,正在建第二、第三條,產能將大幅擴張。現在對建築玻璃和汽車玻璃的市場需求很大,信義在行內有規模效應,歷史也證明它的董事局能幹。

        此外還有瑞聲科技 (2018),大家比較熟悉的了,也是2005年上市,上市價2.73元。

        所以好的公司或股價過低的好公司,都是可以長揸的。

        以上祇是一點自己的體會,並沒有推介的意思,祇是想說明價值投資法沒有死。

雜談

        「遼寧號航母訪港」

        遼寧號前身是前蘇聯在烏克蘭黑海叫尼古拉耶夫船廠建造的,1988年下水。但柏林牆倒下,前蘇聯解體,無論俄羅斯或烏克蘭政府,都無意也無財力再繼續建造航母。尼古拉耶夫船廠在將艦上所有機電設備拆除之後,打算將該艦買給拆船公司,但當時預計拆卸該船需花2.5億美元,但廢鋼祇值500萬美元,所以無人問津。直至1997年,有一位香港人徐增平,他的公司叫香港創律集團有限公司,表示有興趣買入瓦良格號,拖去澳門闢作賭場,雙方談了近兩年,定價為1800萬美元,最後買方提出要同時買入全套瓦良格號設計圖紙,烏克蘭方面也同意了,但售價提高至2000萬美元成交。我想此時烏克蘭方面應已猜到中國人買方的真正意圖,但似乎烏克蘭方面對轉讓航母技術,也並不介意。

        瓦良格號的空船殼最後被拖運到中國大連港,又經過十五年的改建,成了今天的遼寧號航母。

        瓦良格號的圖紙有20噸重,由專機從烏克蘭運到中國。

        瓦良格號建造是在三十年前,用的技術是五十年前的蘇聯技術,柴油機發動,不加油續航距離很短,艦載機理論上四十架,用的是弧形甲板,沒有起飛的彈射設備,飛機起降的效率很低。中國都承認,是用於學習和演習,為中國的航母技術開一個頭,本身並沒有很強的作戰和威懾能力。

        軍事專家已有很多論證,在現代戰爭中,由於有GPS定位系統,以及導彈本身的制導系統,導彈飛行一萬公里後落地的精準度在50英呎半徑之內,也就是說航母戰鬥群在戰時祇是一個靶子,存活率很低,航母戰鬥群並非設計來用於大國間的戰爭的,祇是國際憲兵嚇唬三流國家的工具。

        不過從這次遼寧號訪港來看,它還有一些政治和宣傳的作用。

        問題是花這麼多錢做這樣沒什麼用的龐然大物似乎不值得,今天英國,俄羅斯,印度,巴西,都有這樣的老爺航母,沒聽說它們起了什麼大的作用。

雜談

        「一種冥思:社會進步的最好方式──漸進的改良」

        我們都知道人類社會的形態不斷在變,從原始人的母系社會,變成今天這樣高度發達,極其多元化的現代社會,推動這種演變的原動力,是知識進步,技術進步,以及人類不斷追求更高效率,更為公平的社會結構,最後達到生活水平的提高,累積財富。原富論的著者亞當•史密斯,在十八世紀中葉,在他的書中論證了自由的人,在一個自由的市場體系中能激發出他最大的積極性和創造力,而這種能力可能祇是源自於他個人自私的對私利的追求。

        這話聽起來可能有些怪,但亞當•史密斯在原富論中清楚闡述:農民種小麥,磨坊主人將麥磨成麵粉,烘焙作坊主人將麵粉做成麵包賣給你,他們並不是在為你的利益工作,他們純粹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在工作,但通過協作,通過一個自由市場的連接,每個人的私利獲得越多,他們對社會的貢獻也越大,人人都是受益者。

        後來發展出一個學派,認為市場無形的手,會自動調節市場,政府最好不要干預。後來的歷史證明政府完全不干預也不行,無形的手有時會失控,於是政府介入,這就是有形的手了。

        後來赫赫有名的經濟學家凱恩斯,在歐洲幾次經濟危機和蕭條後提出了政府干預經濟的理論。他主張經濟蕭條發生時,政府應大力介入,利用龐大的赤字財政,投資於基礎建設,拉動就業,振興經濟。他的理論後來被羅斯福總統採納,將美國經濟從1921年的大蕭條中拉出來,甚至我們都還記得的2008年金融海嘯,美國聯儲局大做QE,也是凱恩斯理論成功的現代版。

        現在世界各國,政府都介入經濟,用立法來強化市場經濟自由運行規範化,又用調節利率,增減貨幣供應,調節市場,又通過徵稅來重新分配社會財富,令社會變得更美好。

        所以一個有公信力的,有效的政府,一個動作暢順的自由經濟市場和自由的人,三個要素組成了今天發達國家的繁榮社會。

        社會不會停留在今天這一點,社會還在變化,還在進步,歷史上社會的變革通過兩種手段完成,一種是革命和暴力,這是經常發生的。像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把皇帝殺了,在中國更是不斷地農民革命,皇朝更替,但代價是沉重的,法國的制度也並不比英國進步。在我們的中國,每次革命後社會結構並沒有大的改變。

        另一種是漸進式的改良。像在美國,獨立宣言說人人平等,但其實不包括女人,女人要到二十世紀初才有選舉權,黑人要等多五十年才有選舉權。

        所以我們需要一種制度,這種制度能反映出全社會各階層人的訴求,然後漸近地,和平地,修正本身制度中不完善不公平的地方。

        社會不斷進步,不用暴力手段,沒有革命,沒有戰爭。

        文明在進步,也許我們正在步向這種理想社會。

關心時事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關心時事」及「雜談」。

        「回歸二十週年」

        回歸二十週年,習大大親自來港,搞得很熱鬧。回顧這二十年,總體上可以說香港現狀不錯,經濟不知翻了多少倍?民生安定,治安良好,香港的生活水準,醫療保健,照顧弱勢社群,環境,交通的便捷,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大都市比。九七年前大量港人移民,對前途不安,心情忐忑,今天很多移民的人都回流,還後悔當年賣掉了樓。

        當然也有不少人仍不滿意,政改踏步不前,來自北京對香港事務的干預也越來越多。我曾寫過,一國兩制仍在,香港現在行使的仍是英國人留下的普通法,法治跟廉潔都還不錯,但高度自治沒有了,林鄭高票當選,她的票哪裡來的?當然是中聯辦在背後操控。

        話要說回來,假如香港政治的背後沒有這麼一股穩定的,強大的力量在操控,小小香港有那麼多不同黨派,人人都自以為自己掌握真理,自己是老大,局面不是要大亂?

        香港命運已跟中國大陸聯在一起,現在唯有希望中國好香港也更好。

        中國不在香港收稅,中國還免費保護香港 (看看新加坡就知道國防是什麼代價?) 中國提供了生產基地和廣大市場,帶動香港繁榮,港人可說很幸運,我們要接受今天的現實,保護兩制的底線,所謂港獨,自主,要顛覆今天的制度,這些人的主張不但不現實,而且危險,危害全體港人的福祉,他們想的可能祇是個人的野心。

        高度自制不提也罷,現在已經很少政治家說這句話了,強調的是中國對香港的主權。

雜談

        羅輯思維其中一節:「你還相信中醫嗎?」

        經常看我網址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對中醫是懷嚴厲的批判態度的。中醫直到今天,還是捧住了二千多年前的經書,說一大堆不着邊際的話。

        中醫沒有解剖學,這跟中國儒教文化可能有些關係。古代歷來是不允許解剖屍體的,解剖屍體被認為不道德,不合禮,刑法上要殺頭的。

        中醫也沒有細菌學,西方醫學早就用電子顯微鏡觀察細胞,近年來還破解了人體的DNA結構,中醫全然不關心,放大鏡都不需要。

        中醫也沒有病理學,一個人病了就用濕熱;溫涼;五行不調,高談闊論一番,完全不講科學理據。

        中醫在近十幾二十幾年裡,似乎越加受到吹捧,我想跟很多中成藥的製藥廠的廣告宣傳有關,社會上有一個相當有勢力的利益集團,誰都不敢批評中醫,動不動就可能被扣上不理解中國文化,甚至不愛國的大帽子。

        據說現在香港大學裡的中醫專業,用百分之三十的時間傳授西醫的基本理論,這樣培養出來的中醫生也許還可信一些。譬如一個生病的病人去求醫,這個中醫可能叫他拍X光片,並介紹他去服西醫的特效藥。

        去找一個完全沒受過西醫教育的中醫看病,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奉勸每一位網友,小病調養看看中醫無所謂,真要得了病一定要去看西醫!

股市隨筆

        「仙股風波」

        昨天有多隻股票一天之內失去股值幾十個百分點,甚至有一天之內跌去95%市值的。有股市俠者就說證監會監管不力,允許這些公司長期存在弊病很多。證監會則發聲明,股權高度集中,彼此控股關係複雜,證監正注意這一情形。

        也正因為股權高度集中,所以散戶手上有貨大概也不多,損害不會太大。

        有些公司成交額不大,但股價炒得極高,不知道「莊家」目的何在?如果是藉高價質押股票借錢,則借出錢的也不會是省油的燈。如此一跌可能控股權就易手了,不知是誰呃了誰?

        這種情形全世界的股票市場都有,責備證監跟交易,說說很容易,但執法要有違法的證據,往往查證困難。

        執法的人沒有人實名舉報,沒有有根據的懷疑也不能時時向上市公司查問,這樣反而會騷擾市場,風聲鶴唳,影響更壞。有這樣一些壞公司,市場中人自會辨認出來,如果有一些壞公司騙得到不明真相的投資者,這些投資者自己也有責任。

        我相信這種監管當局兩難的情形永遠會有。

        交易所想推出新板,讓同股不同權甚至有其它特別上市條款的公司上市,我也是支持的,開出新板,有人來集資,有人來投資就是成功,如果買賣疏落,自然會邊緣化,甚至淘汰,並不是大事,何必反對?何必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