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時事

        「一帶一路高峰會」

        中國倡議一帶一路,初提出時就被外媒評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馬歇爾計劃也不是一個負面的名詞,本質上是有相似之處。

        二戰結束,歐洲一片蕭條,美國卻有過剩產能。當年美國國務卿馬歇爾提出援助歐洲,由美國提供信貸,歐洲國家用此信貸購美國貨,機器設備或修復鐵路公路,公用設施,此計劃非常成功,結果是雙贏。中國今天的「一帶一路」,本質上也是中國出資,幫助沿綫國家發展基建,中國可以輸出產能,同時獲得政治影響,受援國當然也受惠。

        像印尼雅加達至萬隆的高鐵,孟加拉達卡的大橋,緬甸至雲南的輸油管等等,項目本身的還款能力不必懷疑,但政治風險是存在的,受援國換了政府,要求重簽合同,或者受援國貪腐嚴重,管理不善,也可能出問題,但在國家層面大量項目中有少量失敗也不是大事。

        中國主持這樣的高峰會,儼然是世界大國了,美國日本最終也派員參加確是好事,如果大國攜手,撇開意識形態分歧,在發展中國家搞基建,對世界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中國現在有強大的工業生產力,有先進的建築設備和技術,還有大量的人才,人力,財力由中國主導做這件事符合中國利益。

        有時想想,當年馬歇爾計劃的倡導者今天都在談「美國吃虧論」,沒有了大國氣度。昔日在國際上雖大但窮的中國,今天倡導全球聯通,大量向外投資,輸出產能,卻絕口不提援助,祇強調合作,中國在不開罪美國的前提下,藉友誼互惠之名,向第三世界擴大影響力,世界風水輪流轉。

股市隨筆

        「瑞聲科技 (2018) 受狙擊」

        瑞聲科技是難得的一隻高增長股份,前天遭到一家公司狙擊,發表報告指它由許多關聯公司的交易,抬高了毛利率,提高了銷售額,言不之義是瑞聲做假賬,並表示有更多資料披露,此報告一出瑞聲股價一天內跌了十多個百分點。

        瑞聲是我鍾意的股票,屬於祇買不賣的一種投資,見到報告初初有些疑惑,但兩天以後的現在,不太相信這報告是真的,昨天更入了一些貨。瑞聲並不是新公司,年年派息,營業額穩定增長,毛利率也不算特別高,蘋果i phone的毛利率更高,這是因為產品中的技術含量高,競爭者做不到它的品質,做不到它相應低的成本。

        瑞聲的客戶是頂尖的知名的生產商,賣了多少套產品由不得瑞聲做假,它產品的毛利率也一直是公開的,並非今年突然升高。此外,它似乎沒有做假的動機,做假賬的企業通常是業務嚴重虧損,而有大筆銀行債項,要掩飾困境,唯有做假,騙債權人。另一種動機是哄抬本身股價,高價甩身,瑞聲似乎兩者都不是。

        假如下週一狙擊它的公司拿不出有力證據,則純是一場鬧劇,狙擊者亦也獲利,可能獲利不多。

        這種惡意的狙擊報告,趁機沽空賺錢,不知有無觸犯法例?似乎迄今仍無規管。

雜談

        「國產大飛機C191試飛及其聯想」

        國產航程5500公里,載客200名的大飛機試飛,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現在世界上祇有美國的波音公司和歐洲的空中巴士公司,擁有全面的大型客機的製造技術,日本也沒有相應的技術。俄羅斯有它的大飛機,但始終拿不到美國和歐洲適航的認可,它的技術和工藝始終有些問題。

        雖然國產大飛機的引擎和不少部件都是進口的,但中國現在已有大飛機系統工程的技術和標準。在外國,生產引擎的也是一、兩家獨立的專門的公司,並不是飛機製造商自己生產的,大飛機的製造比發展航母技術有意義得多。民航飛機是一個龐大市場,中國本身的市場夠大,足夠支撐一家飛機製造廠,可以節省很多外匯。此外,大飛機技術有重大的軍事價值,大型運輸機,戰略空軍機隊 (可不着陸飛行一萬二千里,可載核彈),大型空中預警機,都要用到大飛機。

        最近新聞美國一架太空飛機X34在太空飛行兩年後回返基地,這不是普通飛機,是在以前太空穿梭機的技術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它有能力在地球軌道上不斷變軌,有能力接近或離開其它的在地球軌道上運行的人造衛星,現在的功能可能都是在軍事方面的。記得有一項科學幻想,人從地面用火箭升空,一、兩分鐘後就聯接到一架太空飛船,然後半小時後脫離,回歸地球,可能已完成從洛杉磯到上海的航程,現在看起來不是夢了。

股市隨筆

        9日恒指升300餘點,10日又升126點,專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A股在下跌,港幣在下跌,美股也似乎強弩之末,升不上去?港股升可能是受一些傳聞影響,有些央企要搞混改 (所有制混合改革),有些央企電力股,傳聞要大規模重組,將現有企業併成超級大企業,但所有制混改照中聯通老總說法,困難重重,而電力企業合併,不知有什麼好處?

        現在全球股市似乎一片昇平,美國VIX指數跌破10,是二十多年來新低。不知網友有沒有注意美銀美林及高盛都發表報告,指VIX指數處在極低時,常常會在兩、三個月內發生大調整,所有的說法都是估估吓,誰都不知道後市如何。我在恒指24000點時就看淡,短線證明看錯,但恒指再升,獲利回吐的壓力就越大,利淡因素不能忽略,高位絕不能追,有現金在手要耐心等待,股市中想獲利冷靜有耐心是非常重要的。

雜談 ( 1 )

        今天共有兩篇網誌,標題是「雜談 ( 1 及 2 )」。

        「人體器官移植」

        最近香港有一位充滿愛心的年輕女士,捐出自己差不多一半的活肝,去拯救一位素不相識的肝衰竭病危的好媽媽。這位年輕女士了不起的義舉感動了很多人,願意在死後捐出器官。在歐美生前做出這樣承諾的人很多,很普遍。

        有些網友可能知道,也許有更多網友不知道,我本人是一個做過肝移植手術的接受者。在我二十多歲時就染上了乙型肝炎,當年並沒有特效藥,此病一直折磨我三十多年,1998年時不得不去美國接受換肝手術,迄今19年了。我不知道捐肝者是誰,祇知道她當年十六歲,是一個女孩子,在車禍中身亡,如果沒有她捐出的肝,也沒有今天的我。

        器官移植在上世紀四十、五十年代開始,初初是眼角膜移植,或駁回斷了的手指等,接着發展到換腎,換肝,甚至換心,換肺,這一類手術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成熟,對於抗排斥,抗手術後併發症有了完整的處理方法,成功率非常高。

        人死了以後,軀體就化成了灰,就是土葬,身體也是很快腐爛分解,即使有些信仰,相信靈魂會升上天堂,軀體總是永遠消失了。所以死後捐出器官,是利它而自己並無損失的選擇。歐美一些先進國家,常在申請駕駛証的同時提供表格,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表達死後願意捐出器官的意願,讓可利用的活組織造福其它有需要的病人。

        我自己是一個接受肝臟移植的人,手術後醫生給我看了自己那個硬化壞掉了的肝臟,祇比一個檸檬大一點點,是新的肝臟給了我新的生命,感激那位捐出肝臟的姑娘,感激她的家人,也感激救我的醫務人員,也驚嘆科技的進步,科技如此發達,活的器官是寶貴的資源,不應被浪費。

雜談 ( 2 )

        「共和黨否決了奧巴馬醫保方案」

        我們都知道醫保方案在美國是一個重要的,廣受關注而又充滿爭議的議題,追溯到克林頓上任時,克林頓就讓他老婆希拉莉主持制定新醫保方案,結果是搞了二年都搞不成,無疾而終,直到奧巴馬上台,又是民主黨執政,才搞出了一個奧巴馬醫保,但受共和黨人深惡痛絕,結果特朗普一上台,就將舊方案推翻了。

        這個議題是極其複雜的,我們不可能明瞭其中細節及利益關係,但大致來分析一下還是可能的。

        首先,美國的醫療系統不像香港,我們有龐大的公立醫院網,祇要是港人生了病,醫院治療幾乎是免費的,需要開刀住院,每天100元港幣,還提供三餐飯食,當然沒有免費午餐,香港政府每年津貼醫院的金額是驚人的,政府開支第一位大約是公務員工資,第二位大約就是醫療了,第三位是教育,說香港是一個福地,港人真是有福的。全世界各地政府花在醫療衛生方面的預算,香港一定是非常高的。

        在美國並沒有「政府醫院」這一概念,有病就要付錢,未雨綢繆大家都要買保險。可是有些人很窮,買不起保險,有些人已有病,保險公司不接受他們買保險,這部份人大約有2500萬至3000萬人。奧巴馬醫保 (民主黨的政策) 就是要將這一部份人納入醫保體系,已經說過,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要將這一部份人納入醫保體系,必定會觸動現在體系中人的利益,有能力而且已經有醫保的人,他們享受的醫保資源會被分薄,醫生要接受保險公司的診金限制,收入受影響,保險公司要被迫接受它們以前不願受保的人,風險當然增加,要分散風險就要向有能力的人增收保險費。奧巴馬醫保對藥廠也有規限,但藥廠總是有辦法提高藥價,所以醫保方案牽動太多人的利益。特朗普推倒了奧巴馬醫保,大約2500萬美國人又要失去醫保,下次選總統他們會選誰還不清楚嗎?

        特朗普要大幅減稅,廢除遺產稅,站在富人一邊,當然美國的富人很多,但加劇了貧富不均,加劇了社會矛盾。

        現在我們應將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減稅方案,如果通過,則好消息出貨,美股可能調整一下,如果通不過,則是壞消息,美股更有調整的理由,今年投資要小心一些。

股市隨筆

        「香港寬頻」

        香港寬頻經營有線電視,九倉曾投下巨資舖設光纖網絡,但經營多年,長期虧蝕,我相信九倉早已準備放棄這盤業務,但暗中放盤應該是沒有人願意接手,然後借業績發佈會由吳天海發佈消息。九倉已決定五月之後不再注資香港寬頻,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九倉願意接受任何形式的收購,祇要有人願意接手繼續經營下去。如果沒有人接手,就是要清盤了,不但投資化為烏有,還要付出不少的清盤費用,遣散員工,可能又會被罵是無良僱主。

        現在買家出現了,以區區七億,買下寬頻增發的股份,成為大股東。雖然條件苛刻,小股東股權攤薄,但還算是一個三贏方案,否則九倉及寬頻小股東都會一無所有。

        新老闆認為電視仍可為,加強財經報導,爭取大陸的落地轉播權,節省經營費用即可賺錢,我相信一切可行的擴展有限寬頻的業務的辦法,現在老闆都已試過,香港電視業市場太小而競爭太激烈,現在年青人在手機上看新聞,看You tube,電視都不看了。

        新老闆要接手幾乎沒有可能重整旗鼓,國內的落地權,九倉爭取不到,新老闆也不容易做到。

        新老闆無非是看到投資很小,現時虧蝕不多,有點玩票的心理,我仍不看好這項業務的前景。